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臭豆腐

我不是特別迷臭豆腐,但一年裡,總遇有幾次外賓訪港,也許這是我榮幸,被指定帶遊的景點(就不明何解慢慢,大家就盛傳我嘴很挑,我能放進口,還願親自陪去吃,那必是好物)。

這一年的動盪,造就我足一年多了,沒有經過這裡。

可惜……沒想到,或該想到的變遷;景在物在,味不在,該有的堅持也不在了。

店裡大姑就是誰遞個十圓,她就隨手在面前,拿個已入紙袋,凍了良久的臭豆腐給誰。

我問:「有熱的嗎?」她老大不願意在後頭,剛炸起的那些,拿一個給我。

算了吧。

更可惜…豆腐不臭,皮好硬,根本就沒脆口感。

可能,這家曾經臭得讓樓上住客都投訴,要求額外安裝特別抽風系統的「臭豆腐名店」,早已形在,神不在了。

最想念從前,寶齡街的那位臭豆腐伯伯;由我好怕這味道,老遠躲開去;到長大了被男友引去試吃;伯伯教我們怎麼吃,還有跟我說過他造的酸水不一樣,是老方子,問我有沒興趣看……

我拒絕,只恨那年我還是太小;只沒想到,有些東西,是會消失的,而且就在我還有生之年,就已失去,或準備失去。

Image may contain: food, text that says "Hello Hella 唔通以後要係台灣.. Thursday 天陰,moody 天陰 moody Oct.29, Oct.29,2020 2020"


發表留言

公和豆品

今早經過旺角公和荳品店,忽然興之所至,想放縱一下自己的胃口。

就是晨早流流,吃一碟豬紅蘿蔔,但店沒有賣蘿蔔,只好點了豬腸配我想吃的豬紅。

冰荳奶,是到這店必然需要!

好像還是不夠滿足,再來了一客蘿蔔糕。

結果;油膩——油膩——油膩——

而且,蘿蔔糕是屬於中伏級別。

所以,再沒下次,怕怕!再來,只能回到單純的「荳製品」上去。

盛惠港幣六十多,扁扁滿是油的嘴。

2014-11-07 10.27.20

後小注:出門來,遇一位跟我差不多年紀的OL,一同等過馬路;她向我微笑點頭,不認識,但基於禮貌,我也回她微笑。

她悄聲問:「佔中有沒有對妳有影響?」

「我?沒有,我很少到這邊來。」

「對我好大影響,我每日都要走多很多路。」

「這也是沒辦法的。」不想說太多。

「是,怪不得他們;只好忍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