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給小栗造的睡衣(第一試造)

小栗自從 PaPa 讓他跟上主人床睡之後,牠就開始了「睡前小便」與「睡前穿好睡衣」。

很多朋友都說他們的小狗,不會喜歡穿衣服。但也有些朋友的 Poodle 都喜歡穿衣服,喜歡得到主人或其他人讚美;於是,我又想可能只因為小栗是 Poodle就有這種「愛美」的基因吧。

小栗開始學會穿衣服的習慣,源自把牠接回家時,牠的皮膚有點狀況,毛很稀薄,冬天,牠對自己的床、被子都不太習慣,又為怕牠抓癢;於是隨手把藍藍一件舊棉T-shirt,就剪裁好給牠縫一隻裙子。款式很簡單,但她竟然很喜歡。

第一次見到她聽懂坐好讓我拍照——

之後,買牠裙子一套又一套,冬天就小棉衣裙。小栗開始學會給我們回應去表示體感氣溫要厚還是要薄的質料,也學始對不同顏色有不同的反應…

粉藍色不是小栗喜歡的顏色,不過,牠總是很合作,對於MaMa 給她手造衣服,都特別喜愛;只要不是太不合身的,在縫製中無論要牠試身多少次,牠都很合作,表現很期待。

PaPa 看來對於小栗穿粉藍色米奇唐老鴨的睡衣看來不是很滿意,把他的寵寵小女兒穿得像男小狗吧。MaMa只不過是用一片剛好夠造這一套睡衣的布碎料罷了,好吧!再來!再造更漂亮的吧!

有一個很喜歡造寵物衣服的 MaMa,與一隻很喜歡穿衣服的小狗,很完美配搭嘛。


發表留言

編織無煩惱

別緻的手作中,向來很少編織類。

其實我六歲學編第一條頸巾,媽媽娘家有幾個很利害的編織安蒂們。

年青時編過大小紐繩圖案的毛衣,送男友,送妹妹;就是不會送給自己穿。

而且總是中間天氣冷熱,就懨了毛線在手上不舒服,還有我本身就對很多羊毛有點敏感;太多理由,一擱就過了季節。下一年,就連圖案都忘了。

就是沒耐性。

但每次看到人家穿著很漂亮合身的毛衣,心又癢。

我身型不易買毛衣,不太深入認識我的會覺得很難理解,毛衣不是有彈性嗎?

不過啦,有時也會想,到老,不再怕毛線在手裡惹冒汗時,也許就會團在沙發裡替外孫們打毛衣;因為小號嘛,大塊那號身型,我應該用杵桿來編還好點!

看見這個網址,好用,還是會心癢。

把需要的量度數字鍵入,就連每幅要幾針都替你數好!有了這個,我不怕把大塊的加長袖了!

http://www.tata-tatao.to/knit/twin/sylkcardigangraph.html

4Q]AT_2Q$CW}Q0NO4[V]4}X

 


發表留言

追隨達成

近年受「雜貨少女」日系手作時尚影響,也愛上純棉布玩樂。

家裡書櫃早就收藏很多時裝設計及紙樣的書藉;少年時代上過的裁剪班,幼受庭訓的服裝製造知識和技術……等,都因為沒有一個連續長時間靜休期,沒機會啟動;於是它們於我只是知識,沒甚實踐。

就是當年有緣當了幾個月童裝設計師,出過幾套小男孩便服產品,也只懂畫和寫說明給裁床師傅;要親手做時裝,還堪算是只說不做。

近年由小童裙開始,但始終不是自己親自受惠,很快那推進力又停下來。好了,終於等到再不需要華衣美服上班了,可以回到純自然衣料,舒適為尚派;又在藍藍身上取得了些成功的鼓勵——她穿著由媽媽造的連身裙去作她的中樂晚會表演服;又穿著剛新造起的裙子去上班。

我開始有足夠信心去為自己造一些自己稱心稱身衣裳,尋找這種獨一無二的滿足感。

當然凡事要遁序漸進的,就由一些簡單剪裁開始實習。有一本書在08年時遊日買了後一直沒有認真地學習。

想起一套電影【Julie & Julia】中文戲名譯【美味關係】;片中,一位仰慕美食家 Julia (Meryl Streep 飾演) 的人生及她的美食食譜著作的女子 Julie (Amy Adams 飾演),在一個工作懨倦的當兒 (她白天是公務員,負責接社會上各界對政府事務的投訴),決定以偶像著作食譜名典中每一味美食作為自修課程;作為一項自我挑戰。在過程中遇上失敗重來,想中途放棄,挑選試練,跳頁回頭重試……甚至必須保持苛己嚴評的堅持。

正是裝備自己;可以是任何啟發、自發和任何時候。

movie 電影 美食 學習 人生

看來很無謂的個人小事情,但其實這些都是人生無休止的修習,所需的鍛煉。

坦白說,看這電影時,在家的沙發有幾個鏡我都悶得走神接近敲周公門去了;怎麼也想不到,在許多日子後,在生活無意間會想起這電影。

就像這天,我忽然又想起它;而且,也有意仿這個設定挑戰,來個不設限期的個人目標。

只是,這書作者並非我什麼偶像;我只喜歡這書編者和作者這手作書的編輯花過用心,且很週到。日本的手作工具書一般都具備這個簡單的基準,所以,很少會特別在書評中見有讀者讚道;不過熟用手作工具書的讀者就是愛日本工具書吧。我們祖國書商那種抄襲、亂編、亂套、有圖沒紙樣,紙樣不知出來啥樣的……哪可入流比較。

995467_10152321484506896_2852390472754821708_n

DIY 爽爽小上衣

DIY 爽爽小上衣

 

 

 


發表留言

DIY:黑裙子

藍藍入讀中一,她早已聽聞過學校裡的中樂團是學界相當享名的一隊。

她結果考進去中樂班,開始學她的琵琶。

她對音樂的領悟似乎從來沒得過我和大塊的什麼音樂細胞,小時候學鋼琴,聽著叮叮咚咚就渴睡;對唱歌也不甚了了,從來不熱衷給長輩表演唱歌,就是每個孩子都最愛唱歌娛賓的年歲,也只不過偷偷給媽媽唱兩段卡通主題曲。

但她聲音其實一點不差,只是愛聲演。

聽過一些朋友說:「那是她未找出興趣,讓她去報讀其他音樂的。」有,從來只要她感到興趣我都不阻攔,但學不出興趣,我也不反對她退出。

見過她參加中樂班後的第一次中樂表演會,我問:「白襯衣黑裙子是團服?」

「是啊。」
「但為何長短不一?」
「只要求白襯衣黑下裙就可以。」

「妳上次去文化中心聽的那場演奏會,看人家穿那種團服,也是白襯衣和黑裙子,但人家的黑裙子都是長長的,襯衣稍稍配一點蕾絲,優雅氣質就出來了。你們團長老師是不是該要求得仔細點?我見到有女隊員坐著把琴一擱上大腿,裙短得過份,有兩個坐在最前頭,都走光了。」

「媽咪,我只是中樂班學員,要升格成為中樂隊隊員才有資格談團服意見,我現在還沒得進入表演隊伍……」

於是,我翻出一條黑厚緞疊摺長半裙;早年我媽媽替我做好預備我不時參加重要場合用的;就像某年被邀重回母校為畢業禮頒畢業証書那次,我也穿這裙代表我的尊重與莊重。

交給藍藍:「我在等妳穿這裙為我表演妳的琵琶。」
「那麼隆重,又得遭同學白眼啦。」她咕噥著,好不情願。

其實來日方長,我並不認真要求她把這事必須達成,但只是想憑借這身外物,告訴她媽媽的鼓勵和期望。

終於,她被挑進中樂隊了;我問:「今年畢業禮應該可以見到妳穿那裙子手拿琵琶了吧?」

誰知,她呶嘴:「才不,隊裡泛起不要穿黑色裙,說不夠好看,想要色彩的,正在討論大家訂造團服。我卻覺得這搞變得不知所謂。」

我了解女兒,她嘴裡雖說著不太滿意隊裡這搞是無謂,實情她也為不能穿那裙子而悶納悶。」

其實,這的確是可惜,但裙子早已備好給她,氣質也早在,什麼場合下穿它也是一份心意。

今日,又造了條黑裙子;這原本是裁給自己穿的,因為擱太久忘了原形,縫好了改,改了又改,結果變成藍藍合穿。

我笑她:「這是給妳考大學入學試用的備好啦。」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