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4 則迴響

告別娃醫B爸

今日突然接到一位因為我和藍藍的娃娃,而加盟了娃友行列,近年對收藏那些大眼睛有關節的洋娃娃發生巨大興趣的女友通知,說專為大家娃友們醫治娃娃的B爸不幸過世了。〈前有撰文:娃醫

B爸——娃界的一位大國手,用仁心仁術來形容他絕不誇大;他從來不懨其煩各位登門造訪的娃友們的奇難雜症(娃娃的問題),他一直無私地教導各位娃媽娃爸們 (注:娃娃收藏家都愛稱自己收藏的娃娃為孩子,而自稱娃媽/爸)。

他總是常常跟大家笑言,又鼓勵大家在玩娃這事上多學習;要知道玩洋娃娃、洋娃娃收藏家這圈子裡其實不存在年紀分歧,這類具有關節的洋娃娃,每個本體最基本的售價由$1,000-5,000以上不等,有收藏價值的有甚至可以超過萬元市值一個。而且,很多娃娃的關節都需要「拉根」這根不是錯字,是指拉動關節位的橡根;需要特定的工具和技巧;還有每個洋娃娃可以經過重新打磨五官、改妝容假髮、換眼色、改身體甚至重新噴色加雕塑打磨……等等。很多經朋友轉介找上B爸的店來求救/教,像我和藍藍。

我大概2006年在網上見到一個改娃,面頰上有一顆小小白色的心型,就像「娥羅納英雪花膏廣告」,娃娃樣子好甜美,眼睛特別的水靈靈的;我就與當時一位彼此因為 Barbie 收藏系列 Pink Box 而結識的台灣朋友說:「這娃好可愛,想買一個,知不知道在哪裡有賣?」

娥羅納英雪花膏廣告.JPG

這台灣好友一有空就替我在網上搜尋,然後我們開始留意上一個大眼娃娃——韓國設計,日本出產的 當時購價只不過三百多港幣;Dal 系列中 Coral;她好像小時候的藍藍啊,整天都嘟著嘴巴的。

568160994_cd43ccf657.jpg

就這樣,我和大塊就買了這個娃娃當藍藍11歲生日禮物。而由此,我這個本來就喜歡收藏 Precious Moments 及 Pink Box Barbie 的媽媽,就開始陪著女兒,一起開始我們與這些關節娃娃的生活。更具趣味的是,因為網絡科技,我們在娃娃論壇中找到大班同樣喜歡收藏娃娃的同好者,我們會搞聚會,會在網上分享各式資料,會互相學習。

然後,我們認識 Chic の 堡的一家專賣娃娃各式假髮的店子,叫 JOSEPHINA DI VENETIA,名字總記不住,但大家都愛稱店長 B爸。他是這娃娃假髮的生產商,但更愛修整各式娃娃。

他從來不介意誰介紹而來、有沒幫襯買他店裡產品、究竟上次給詳細講解後有沒學好、有沒聽教如何好好保養娃娃、是否新學初手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去求他幫忙;他都不厭其煩,一一都給我們送來店裡的娃娃們醫好、弄好、換身驅的換好,全不收費;還每每搞好娃身上給我們亂七八糟搞出來的,各式各樣的壞損,和給娃娃改造的古怪要求。

他敬業樂業,初見他會覺得他強嘴不好相與;但其實他說話神態這樣,手裡可從來沒有拒絕幫忙;時時捱不過大家磨蹭軟語,他就手不停給娃娃弄弄這弄弄那。他從來不硬銷自己店裡產品,可是大家都很樂意跟他買配件;而且說實在的,他工場出品的娃娃假髮質量非常好的。

只要相見熟了,他會一邊手給娃娃改身,一邊笑著跟大家打趣。

大家總記得他手裡一管紅色膠漿,他稱「血」,有時會跟娃娃做手術時,笑著:「總要流一點點血的啦,沒血怎麼像樣?」

他店子背牆貼著大家的「孩子」照;有一天,他跟我另一個也玩娃娃的好友說:「妳們還沒送過我孩子照。」

「你背牆都滿啦,我們不好意思送你,怕不及你背牆上那些拍的好看。」

「笑話,各有各好看。誰說沒空位,挪一挪就有。」著我們給送了一幅,又說:「遲下搬店,得再送一張更漂亮的給我掛著。」他身後大大說說都有近幾十幀,他卻張張珍如拱璧,如數家珍;每個在他店的熟客問到,他都能指這個是誰的孩子,那個又是誰家的。

他對大家的笑語,實在難以忘懷。

離去的這樣突然,我們像損失了一個娃娃教父!

只希望 B爸 你一路走好,太太和女兒都能節哀順變,勇敢未來。

我知道日後每次摸上 由B爸店出品的娃用假髮時,我們都會懷念 B爸你。

朋友,好好安息吧!

送上都是曾經得過 B爸 細心照顧過治療的孩子們,他們還是用著 B爸 店出品的頭髮。

puppehouse 副本.jpg


歡迎瀏覽其他我們娃娃的世界分享


發表留言

台灣娃友的聖誕禮物

對於我是一位「娃友」這個話題已經說過不少。

(有興趣翻翻我舊文我是個怎麼樣的娃娃玩家可擊這連結裡的幾篇文章。)

或許有些朋友已經慣了我這麼大一個人還玩娃 (恐怕還夠膽量在我面前說這個話的,一定得給我吵著個小時);可是,還是有朋友認為玩娃是我堅持天真的原因。

給大家介紹一些我因為玩娃娃而認識的各方各地朋友;近我年齡的人們,如果你還是覺得自己的社交世界很寂寥,可能就是時候認真地去發掘你的興趣,別再閉起門來呻吟難交友,難有知音,和老化得太快。

上次與一班中學同學聚舊,有位比較少見面的問我:「看妳 facebook 裡,認識的朋友可多哪,妳交遊廣闊呢。」我笑說我有好幾個朋友圈,他們可以完全無關連的;就像玩洋娃娃的都一大堆。

「那她們都是妳女兒的朋友嗎?」不一定,雖然藍藍都是洋娃娃收藏家,收的比我還多,但跟我交友的,未必就認識她。

朋友聽來一頭霧水——

來!今日讓我介紹一位——台北的娃友阿茶。認識2009於網上娃娃的圖片分享,以及在一些以娃娃為論壇的討論區;剛項我2010有個半工半私的台北旅程,可以騰半天時間,就相約一聚。

DSCF7203

談笑當然是共歡,才能繼續發展友誼啦。

之後大家都時有往來,在 facebook 裡互相開始有了更多娃娃以外的交流,又隨著她的女兒成長,我們有時也會說說孩子的事情,已經不單止於娃娃孩子(愛玩娃的都儘喜歡稱自己的娃娃為孩子)。

今年十二月初,茶給我短訊:「姐姐,我想送妳聖誕禮物呢。」

一直都好喜歡茶所拍的娃娃照片,「娃娃向前跑」裡的娃的照片都可愛得很。要知道,跟娃娃拍照,可以像初手那樣隨便把娃娃站住,隨手用手機拍;但,也可以是找場景,量好比例角度,穿好配場景的衣裝,調好光,拍了還得回去做電腦後製……是否很專業?像極了正式拍影片的?

的確是!可能只有更麻煩的,因為娃娃好處是不會動,任憑處置;但同時也就壞處不會動,要擺合適甫士表情就是要多做很多功夫,有很多制肘。

以為她在女兒出生後,也難像從前那樣熱愛替娃娃拍沙龍,可是2014 年幾張更叫我訝然她的心思更勝從前。

10259746_1627952550764860_1438640549178863569_n

這日收到她寄來的桌曆,裡面是以一個她改了容貌的娃娃為三眼觀音佛相,專題「月下菩提」所拍的十二幀照片集成。

照片都花過很多心思,是一件藝術品。

收到這樣遠方寄來一份心意,為這個聖誕添上一份特別的感受。


發表留言

娃:遇娃友帶商機

近期忙新事業,幾乎都無時間可以踫踫家裡的娃娃們;他們都逐步長居在藍藍房間的櫃裡。

就是幾個月前好友送來表妹的 Blythe (另見文章 《娃:B1 & BEE2》) ,都一直擱在書櫃上。由於娃放著陳設了經年,妝容都有點老了,只好去找專家為她們整整容。

經另一位玩娃朋友介紹,結識了Rei;到她店子 Raspberry 放下了Bee2,請她幫忙為娃化妝。

whatsapp 回覆說那娃的配件老化,怕打開後頭蓋的塑膠會崩破。 於是又去找好友求教,她說近月認識一位愛修理模型人物的玩家,為她維修了很多的洋娃娃,最喜歡向高難度挑戰。還沒緣見這個高手,只看過由他修復的好友家裡娃娃,確是相當神技。於是請 Rei 放膽打開 Bee2的頭蓋,進行在眼蓋上色、開鼻頭下的人中位……等等工序。

因為這娃的背景故事,我在whatsapp 跟 Rei 談了起來。 待得她通知Bee2新妝已完成;我這夜去領她回家。

在Raspberry 店裡,遇見另一位帶她 Blythe 娃娃們去維修的Sonia;她跟我年紀相約,在一家服裝製造商裡當品牌發行;一聊,我們的共同話題可多了。

她看我不忌自己專業,反而好開朗告訴身邊所有人我這個喜好,就連家裡兩老、老公大人也不忌諱或表示不滿;都顯得很羨慕。 「公司裡的人還是很介意這些【玩大頭娃娃的無聊人】啊。」她說,一臉無奈。

我倒是覺得,如果一家時裝品牌製造商裡的人員,都這麼不能接受同事的個人興趣,這還是愛時尚、愛衣料、愛服裝設計、愛美麗東西的人最自然的投射。 這公司的老闆也該檢討一下,幹麼公司裡盡是沒能包容或欣賞這些業內員工最該必備條件的員工?

我和Sonia交換卡片,很認真耹聽彼此的工作範疇和專業,她還隆而重之把我名片收好,說要為我轉介另一位好可能需要我公司服務的好友;那一刻,我們就如最正規的業務交往禮儀——只是,我們都是玩洋娃娃的女人,在改洋娃娃的店堂裡相遇罷了。

如說人都以相識滿天下為豪,這天下自然要覆蓋著生活裡每一個可能吧!今日還在困惑如何尋覓新客戶的老闆們、市場推廣員們,是否都該重檢一下自己的嗜好,那些有可能帶來的商機?不過,「的忠告,免費的!」 那重點根本不在個人嗜好上,是你如何在耹聽人家嗜好時,所表現出的真心尊重與誠心學習。

易學難精?不!是易明白,卻難真正的會。

Dolls meeting

Dolls meeting


發表留言

華麗明星賽

上星期跟自己許下一個造娃衣預約,就是要造幾件「華麗」服。

這些華麗服對於,我的工作室其實不易,因為我用的都是再用布料,剩餘物料啊。

今日造了兩件華麗的,讓娃娃也去參加最後一集華麗明星賽。

249799_10150209420191896_1152723_n

Clover: 媽媽,呢件好熱呀,留返聖誕先著得唔得呀!
我:天鵝絨華麗丫嘛!

噶芝:媽媽,我唔要熱,我要滑滑。
我:真係識貨,呢塊係來自我個條好靚嘅真絲裙來架。
噶芝:媽媽,快D做,快D做!

六個小時後……這個真絲料,真是玩弄我,超難做,錯了不能拆,絲不斷甩出來,中間絲又易勾個洞;做到想哭啦,好煩呀。

嘓芝:媽媽,快D啦!趕唔切啦,華麗明星賽開始啦。
我:咪嘈啦。

終於,總算做成啦。吁———

251324_10150209426471896_2330087_n


發表留言

一件舊黑Tee變出

我家女兒長得快,衣服每季都有些不合穿的衣服。我這個媽媽最喜歡將這些舊衣服,甚至原先只是一條小手帕,我都會讓它變身,變到娃娃們身上。

993954_10151597279501896_367785545_n

像一件黑色配黑白間條的,藍藍嚷著要沿她那Tee的原樣,複做一件,讓她設定的創作角色穿上,扮作「Mini me」

254183_10150208627881896_1989180_n

餘下的,想起在網上見過Blythe有過這樣一套小海盜裝束,也複了一套給我家的娃娃,卻只有Agatha穿得好看。

253543_10150208550711896_7609554_n

配另一件有小圓點的,又變出完全不同的味道。

313895_10150316980851896_1989754982_n

大家也去翻翻自己的舊衣服,會充滿驚喜啊!


發表留言

娃衣紙樣之 一件頭學生泳衣

合用對象:Pullip / Dal/ Byul / Blythe

要用具有彈性的棉Tee來造啊,不必開鈕或魔術貼的。

紙樣,記得度清楚旁邊的量尺才是合用的大小呀。

打開摺疊左,裁剪好,就是這個樣子。

把兩旁縫起,所有領邊、袖圈縫好就成。


發表留言

見茶

在最初開始收集 Pullip 娃娃時,也有考慮過收集在日本紅極的大眼娃娃 Blythe,只因她名稱簡之B女——我最初踏足社會的同事和前輩都這樣叫我。

可是,關節不能動的B女,不比 Pullip (普利普) 令我和藍藍著迷。

最初是日本少女們為B女造時裝,帶她們去遊玩,後來熱風傳及不少都是設計師、專業攝影師;依著名世界品牌的時尚新款式時裝造型,為娃娃拍了影集明信片集,大賣!

我喜歡看娃娃的照片,即使不是B女的;也喜歡。在迷你的、夢幻的世界裡一份永恆的童真。

在網上翻各地的「名家」為這類娃娃們拍的特寫照;找到了住在台北的一個相片部落格叫《娃娃向前跑》;留了言,收到回覆,交了空氣中的網友;這位把娃娃照片拍得美美的,原是位攝影師,名叫——茶。

近年事忙我根本自身也無暇玩娃娃拍造形照的時候,藍藍曾抱怨過:「媽媽不再陪著我玩,我也變得沒興趣了。」

計劃在台北自由行,想起了這位網友;很久沒有直接交流過。貿然去她的部落格留言:「方便相見嗎?」然後收到她興奮的回覆。 卻由於在我旅台的日子正恰遇她也要外遊,我們只能有一天的機會見個面;就是我們抵台北的那個下午。

她原刻意挑了個好地方,想我們這次聚面更加特別;可是天雨,航機抵台遲了、道路擠塞著、我們低估了由下車站點到飯店的距離和我們拉著行李箱的速度……結果,當我們終於到達相約的101大樓時,茶已經在呆等我們近兩個小時。

沿途給她搖電話,很擔心讓她覺得我這個人交友沒誠意;只是,電話傳來她沒有太多寒喧和雜話,也沒有怨言不滿,還竟然對我說:「別擔心,這些本來就是很難預 計的時間,我這邊等的也很輕鬆,我走走看看也不覺得時間難過的,妳和朋友慢慢來別急……」能夠在這種狀況下也從容不急,量度是不少的;那一刻,即使人還沒 見上,我已經覺得這個朋友值得交啊。

見了面,由我去決定一個好吃茶的地方;其實那幾乎是晚飯時段開始,只是,下午茶還是比較適合我們這種會面吧。 我挑了101五樓中庭的奧地利茶室;一列胡桃木英式茶具櫃子開放式茶水間,前面一個玻璃甜品櫃裡的奶油蛋糕,都精致得叫人眼前大亮。

我們就在一個靜靜的角落展開我們滔滔不停的女仕談話會,把我們大家帶來的娃娃都拿出來交換欣賞,討論著港台的娃娃收藏家交流文化……

然後,就連鄰座的、商場中的途人、甚至茶室的侍應生都被吸引過來。

原來茶也是工作婦女,女兒歲多,她因為當攝影時勞損了肩膊,工作時間也難於帶孩子;只好將攝影保留作自己個人嗜好。收藏的娃娃超過五十個,也見過其他來自香港的娃娃收藏家,只是大多都不能像我和好友,能通國語,又或太過年輕,話題不通;於是溝通就顯得困難。

這刻大家原來背景根近,喜好相同,聽到她說很留意我們之前所拍的娃娃照片和編寫的故事,感覺就是那種臭味相投的興奮。

雖然這次會面時間不長,但感覺卻像是識了好一段日子的好友;茶,謝謝您為我們揭起這些旅台先行揭起一份浪漫溫馨的興奮感。


發表留言

只因它讓我學得更多

自從開始收集這種洋娃娃之後,我和藍藍的生活多了很多共同的玩樂和話題。

有時,我們在週末會為娃娃們構想一下場地——例如帶他們到樓下公園拍拍照。有時,我們會相約一些娃會裡的朋友們,一起去替娃娃們取景。 有時,不單拍照,也要構想好故事,要娃娃演出。

為了分享,我們都學會一手改圖的技術;也為了將自己所想像的形像和想像,促令自己在拍攝上的進步。

為了更加令娃娃們漂亮時尚,我重新提起疏懶多年的女紅針黹,把針步逐一重溫。買了縫衣車,重新學習車縫。因為需要分享教學,逼著自己把每一個步驟整理得井井有條,一步一方鋪砌好。

參加娃會後,還結識了一班活潑的年輕人;別以為統統都是藍藍的年紀,其實她算是早開始的娃齡,其他的都平均是中四至大學畢業而初入社會的。 這班年輕人很多是唸設計的、不過也有來自不同行業。

因為這些聚會,我竟然認識在母校正就讀的學妹和她的同學。

也因為這些娃娃,我認識了另一位比我年長的小學老師,投契非常;分享由生活、工作、到婚姻關係維繫、教兒、交友……無所不談。

更加因為這些娃娃,我開始結交在海外各地的收藏家。其中就結識了一對西班牙的姐妹,和她們當設計師的媽媽。這家人不單一起玩娃,一起改娃,還一起創作。 看過她們一家為聖誕而合力製作的基督馬槽,令我和女兒重新感受什麼才是聖誕節的真義,親子的真義。

 看一下這姐妹倆;妹妹為了達成自己最喜歡的森林小精靈童話,而創作改妝娃娃而成的各款精靈。


她姐姐最近更將IQ博士中的小雲由一個Blythe 娃改妝而成。


兩人為了得到更多機會跟其他愛好者分享,創立了一個西班牙語的娃論壇 mipullip.com ;找上了香港她們很仰慕的設計師 Kenji,請他接受 mipullip 的專訪,向他請教改娃心得。而這篇專訪,就交到我手上來作翻譯。

所以別少看任何一個嗜好,只要是愛好,只要是認真的;都可以是一門學問。 也因為沉迷過、認真過;就學懂欣賞人家的愛好,欣賞人家的收藏,欣賞人家的作品,進而自然是會懂得欣賞人、尊重人。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var linkwithin_site_id = 341515;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