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香港台北兩地情

很多年前,帶著還沒滿八歲的小藍藍,母女倆第一次踏足台灣,說要花十四天的時間,儘遊台灣。

看我博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十四天要租車、自駕遊的,絕不困難;不過絕不是我本色。這遊最重要目的是親子教學遊——就是去到哪裡,都以教育為主。

2004 還不算太流行這類親子自遊行;由各處大家在我問路後,問道:「妳自己來玩?帶著這麼小的孩子來玩呀?不是跟團呀?哎唷!妳好厲害啊!」而知,當時像我這樣的,還算少。

當時駐台灣的JL老闆知道我這個打算也替我緊張,交帶台北公司同事替我安排接送幫忙預訂什麼,公司司機管接時說:「陳太,妳們打算來玩幾天?我哪一天送妳們到機場?」到送我們到機場時:「哎唷!妳們竟然玩了這麼多地方,我來台北住了十多年,妳去過的有些我還沒去過咧!」

其實,那時交通不算便利,我們單是去宜蘭都花了三天兩夜,還只不過只是在羅東一帶。

不過,這個旅程讓我跟台北好友 IY 一家交誼。

(有關這旅程的幾篇雜文記在舊博中《台灣:要跟筆友見面了》)

一轉眼,當日替一個新交朋友的孩子在家裡辦小生日會的這家人,相交已十多年。當中有兩家人過訪相聚,也有藍藍拉著大隊同學過去家訪來完成一個越洋文化對比的研究論文;也有我因利成便把一些台北的其他朋友引薦相交。不過,來到今次,是把我兩位自少年時代一起成長的閨蜜介紹相識。

以往幾年不是商務的原因就是個人速遊,很久沒有看過陽光中台北的上空。

20170921_111815 (1).jpg

晴空萬里,透過機艙的窗折射了彩虹色。卻不知道我們錯過了家裡上空真正的一道雙彩虹。

2004年那次遊,正值前總統陳水扁連屆競選,政治鬥爭鬧得正熱;當時媽媽心得很,擬出面截停我帶藍藍到那邊一遊。幸好有台灣朋友們指引,知道哪些地方去不得,哪些地方市面一切如常。

也是那年一遊,我透過跟不同層的當地人對話,才真正了解到台灣兩黨的分野;更進一步了解到外邊如我們這年紀的一直在香港中國歷史書本中看的中台歷史,裡面的大誤。

也是那年一遊,之後陸陸續續去過很多次,每次都得當地好友接風,還帶我去探覓各處好玩新奇之地。

這十多年,隨著兩地交通發展、政治環境、政治壓力相近,港台兩地驟變非常親近友好。有時跟台北的朋友談到兩地發展,都總愛「天涯若比鄰」一笑互持。

港台尤以台北,尤來越相靠近;不單止年輕一輩愛之自遊自在,我們一輩對之背景採國際上國之平等待視;也更是港台兩地交流、文化、思維越來越接近。

此行臨行前收拾行李,大塊笑:「妳現在飛台灣大阪,根本一如過海去澳門無異。」是,近之,因,友之情之所在。電話另一頭,有移民加國多年的兒時同學來訊:「我十一月跟老公去台灣自由行,知道妳最會玩,替我編的行程給些資料和意見好麼?」這是出遊前加我一點甜蜜壓力啊!好的好的,好說好說!


1 則迴響

四國滾動藝術遊:極上海鰻

「極上」這詞很日本吧!

但要我形容這次吃的海鰻,我找不出另外比這更恰到的形容詞。

吃鰻魚不少,藍藍長大後,愛上吃鰻魚,嘴刁,在東京吃每日只提供十份的「國產」關東流蒲燒鰻魚,吃過後念念不忘,直到——

這天,我們在一天前忽然心血來潮,拐個彎轉去廣島宮島,然後,我在途上給這家老鰻屋寫個電郵,看有沒這樣幸運能預訂一桌。

皇天不負有心人,餐廳很快回覆,說為我留了,提醒我別遲到。(我還以為只不過是日本人一向重視守時守約,這個提示只例行溫馨提示)殊不知,我們真箇太幸運,得到店經理特別眷顧,給我母女倆留了唯一的雅致廂座,這受寵若驚。

而更驚訝的事——

宮島海饅.jpg

坐在廂座看到一堆穿著隆重和服正裝的仕女們都得在店外或站著,或借坐花圃邊石墩上…等,等了又等!不單止是等位,有些只為等外賣的。

感恩!

不過,更感恩的是,能吃到那樣教人感動的 穴子;每一片的味道都是神聖的感受。日本人的烹調態度,就是吃的藝術。而這藝術不單是製造的精工及每一步驟的堅持和歷久的堅毅;就是吃的時候從不同感觀,也能感受出裡面的一份終生崇敬的專注,這種生活藝術感應。

然後,望向在外面優雅地等著的太太們,她們就像正向著麥加朝聖的信徒一樣。

不斷的相片急送在港的大塊爸爸,他說:「看到女兒那滿足的臉,就知道這碗饅魚飯太值了。」

有關《河鰻穴子大不同》可參考文章,或讀一下蔡瀾先生的《海鰻》一文。

1505498252

摘錄:德華商行有限公司官網


發表留言

正面對抗負能量一線間

話說某一個夜,我帶著藍藍去拜會一個他唸藝術設計類的一位學長級朋友。

這朋友交來有點特別,大家曾在年初一個活動策劃的項目中,當客席隊友;開過幾個會議。客客氣氣交手幾次。

直到在好友的 Facebook 中發現大家在私人朋友圈有連上,這位更加是他友好學妹;通過這位學妹引介,提議不如大家去探訪一下這位學兄的新工作室。

也是在新的活化工廈中分割出來一小個單位,設計人,近年都愛這種工作間;小小尺碼,附廁間,搭個來去水,放個冰櫃電烤箱,一張工作檯,加引沙發床;一日生活所需全備。

對象永遠是客戶,死期就是交客的作品!

一腳踼,包下跑郵局、銀行不止,連辦公室裡一切清潔都要一手包辦。

但好處也多;一個人靜靜工作,與世隔絕,連與同事社交胡謅的時間都省下,自然也不用煩惱升職加薪,誰人背後金手指,爭相贏得老闆歡心或趕交報告然後被上司退回來改三十次,最終原來那報告沒到過老闆手裡。自己做老闆,一切自己負責,做得好,客戶的錢與續下的訂單到。做不好,吃西北風也是自己的事。

一個人的公司,做得三更夜半,昏掉都沒人理你;直如獨居老人的生活。這位學長介紹著他工作室裡的90度列窗:「有時工作至半夜四時,早上陽光這裡來,照著沙發,不得不起來繼續拼命。夜裡實在餓不過去,再忙都得去冰櫃翻點吃的,有時倚著冰櫃見到月亮初上,心靈一刻安靜。」幾句話,道出一個人拼殺的愛和恨。

這一夜,一談幾小時,到有離意;已是夜半。幾個不同年齡的女生同樣怕黑,但也只好裝堅強。學長還有工作在趕,我們三女同行拍一拍胸口,有伴莫怕。人踏出舊工廈,寥寥幾盞昏黃小路燈一照,心當下一怯。

電梯幾個按鈕叫P, UG, 1, 2….就是欠了G;三人都沒為意來時是哪樓。「都按吧!不對就即關門再去。」

電梯到了最像的P,人走出去,是個死胡同,不像樣;走回電梯裡,打算按UG,對講機響起:「你們是要走嗎?我來接你們。」聽來是看更(大廈夜更管理員)聲音。

不久來了個看更伯伯:「這麼夜!」這句很正常,我們就答:「來探望朋友工作室。」話還沒說完,他下一句直教我們一凜!

「你們真夠膽的!這裡死過人,你們也夠膽這樣下來!」他可能見我們都有點僵在那裡不敢答,他再下一句(慌我們還還不夠慌的):「在這幢跳下來嘛,你們不知嗎?」

天哪!伯伯,你這是工作太悶找我們消譴嗎?前面那句不夠嚇人,誓將我們的呆推至怯!我相信我們三個面色那一刻都煞白了。

為禁止這位伯伯再進一步胡言亂語下去 (我要立即催眠自己面前這位老伯一定是生活太沉悶,難得有三個女性物體送到面前供他說兩句話,他只是一時太過興奮胡說),我立即拉著藍藍朝伯伯背後身位方向快步越過,嘴裡用比伯伯高的聲調一直密著說話,不容有空隙讓老伯又把話插入來:「啊,就是這裡啊,牆身建得有點迂迴啊,老大廈也難怪,那時的設計根本不太打算計較門面啦,這裡轉下去嗎?是停車場的嗎?啊,前面是街了,有燈光了……」其實我也胡言亂語中;還有一絲悟起,連忙小心感應背後可有涼風拂頸項,毛管有沒有顫動。緊拉著女兒手,催動一些從前學回來的「集氣」是否有念力貫到她手,暫不去理,先信!

走了後,其實有點猶有餘悸,但心裡趕著要集中精神澄明一片;這是很遠久以前一位得道師傅教的,人要保持心鏡澄明,一濁異物則易闖入控制;我覺得這說法很科學,一點不迷信,所有說法什麼入侵,無論名詞是光波也好,邪體也好;都是欺人的本體思想混亂。

直至在街頭明燈下,一切定神,覺得再無驚懼感,去買瓶飲品定定神,叫車直送回家。迷信不迷信也好,上車前,心裡還是默唸一次:「各歸各,路過也,你不侵我,我不犯你。請勿跟隨,各走各路!」

事隔幾星期後,某日早晨,才跟藍藍提起這事,幸好,母女連心,那刻大家所做的無大異。

負能量襲來,很多時只靠一念間驅之受之。對抗負能量,唯一種方法,來自自身的,無比大正能量!

各位平常多積認福德,解說可為多積厚正能量也。動用正能量,也就有說是一種正氣量,中外教派所說也皆同源。多為善,多積善德。正能量自是源源有之,負能量排之。

161709main_crystal


發表留言

老太婆一樣的生活

近年,我把工作地方遷回家裡;初時我覺得這樣實在有點不像樣,盡可能都不對外透露,只有很熟知我的好友們知道。

隨著很多工作夥伴,因為租金高漲高企高,結果也先後遷進那些活化工廈裡,很多本來是團隊的拆開小隊,有些藝術人索性租個開放式小套房模樣的作為工作室;雖不致於索性搬到那裡長居,但也設張沙發床,很多工作至深夜的晚上,索性就在那裡倒頭睡去。久而久之,為方便,小廁間要加上蓮蓬頭,附個微波烤爐、一個小煲;洗浴煮食同在。

我辦不來!我還有家人要照顧!

我寧願在家裡闢出一角,家裡永遠最舒適,最符合我需求。

家裡,自然是要附帶很多家務,也附帶有家人的生活時鐘和習慣的忌憚;這是其他使用工作室的所不願的;而慶幸我沒有太多這些忌憚。硬要找出的,應該是鄰居會對我有點不滿吧——

我心情煩燥,會開著大喇叭播音樂;各式歌曲也有,看我心情而定。

電話會議,火起來,肯定全層樓都能聽見:「…說好了要在什麼時候送到會場呀?人家會場不會因為你而特別提早安排人員在那裡等著的…」「…那是張公司本票,你究竟是不是銀行呀?分行收了票你現在說要退我的票嗎…」「…跟你說了這設計不成,你不改,現在算人家一次修改,你是什麼專業呀你…」

有時,覺得不好意思,電話太多,太雜亂;家裡日間傳出來的聲音,像足一個老太婆在漫罵;當然我比老太婆中氣好……

事實上,也怕到外頭去,尤其要獃在旺區,等開會接開會之間的空隙時間過去;街上的食肆不願接我們這這類填空隙時間,一杯咖啡坐兩小時的客人。樓上咖啡座,十居其九,「差到沒朋友」即入黑名單還好,起碼還賺過我一杯咖啡錢;有的,我過門掙扎三五秒,決定還是轉身走吧。

為什麼呢?

座位破的,我不高興!要不我的裙子被拉掉紗也不好吧!

窗框都是積著塵垢,我也不高興!我來喝杯咖啡,還得替你鼻孔吸塵乎?!

一蓬煙味道,我自然也不高興!不是說了室內禁煙嗎?那些樓上座,誰能管?我坐上一會,人家也能從我衣領嗅出煙臭,我多無辜!

入口的,更不得了,飲品永遠對不上門前的照片,咖啡不像咖啡,奶水的胡搞;喝了還要拉肚子,還得最後付足錢,更不高興!

年輕的經營飲食平台的朋友說:「都不見妳寫分享呀,不好的該記下讓大家都不要去。」你要成為上位的評論家,首先你什麼都讚一番!也得先有神農氏嚐百草,閒時平白無端不知誤吃哪草,昏掉十天八日。我才不想用自己做試管!要記下中袱遇害,我有最好的智能手機還不夠嗎?

幾個飲食分享的平台其實都跟淘寶網的評分一樣功能啦,大家還沒發現嗎?只供讚,不許彈!你要彈嗎?賣家來跟你瞎纏:「求求你!我們小本經營好慘,賺的極少,請改評分,不要給負分,跪求你啦…」其實用不著,你以後不要再賣劣貨不就行了嗎?可是不成啊,再沒有那些劣貨,他們還能當什麼賣家?

是道理嗎?!現世代裡,是的!似是而非的,就是道理!

有時候,我的確已經有感我像足一個老太婆,尤其是明明白白享用過成長那些年最好的東西!

雞蛋就是那味道;而不是口裡說:「啊!雞蛋有蛋味啊!」的今日。

你懂的,老太婆一族 (拍拍肩)!

old-woman


發表留言

人生時刻表看似奢侈的花時間

有朋友問我近年靜態究竟在做什麼,我其實從來無靜態過,我只是在適應轉換或尋找新的樂活慢活模式,這是一個濾化和沉澱的過程;我不知道需要多久,但我很享受在這個過程中,我尋回跟老公阿女的相處方式,也享受著每一天守候能跟阿女談人生的好時機,哪管只不過是她放工回來在廚房裡說兩句,還是早上吃著早餐的半小時。

這在多年營營役役的生活時刻表中計算的話,這是非常奢侈的一回事,我根本騰不出一副好正以暇,優哉悠哉的好心情,去面對女兒提出,或我從她反應中感應出的;一些困惑和煩惱。 現在能有那麼的從容,我覺得比什麼事都來得更重要。

就像今早,我們談論少年的瀟灑與人生的資產,少年踏入社會的不安與不斷想逃避現實的壓力。作為一個吹末世紀風的社會中一個家長,這些的啟悟就越是重要。

回想當年,我這年紀,從學校踏出社會工作,時常遇到不稱心的事情;同事們以大欺小,儘要我做一些懨煩的事情。簡單地說,每有揹鑊風險都先想到我頭上來;現在當然了解他們這些都不是故意欺我,只是看我年紀小,又偏偏得最上管理層的大頭頭們喜歡;才上班沒幾月,新禮聘而來為公司開天闢地的行政房管,直當我是誼女一樣。

公司員工派對,新到步的總經理邀我共舞。當年年少,怎麼會想到後面固然有花生派的人、持小刀恃機在旁的陰險派也自有、更有見風駛裡,把我當成新一代幸運女神,打算盡把惡行霉運轉嫁的。當年少女迷惘,自不像今日思想清析;也沒有誰能給我指點迷津。

有時,被彷如好意被安排,被逼一連幾星期更表早晚相連著,這晚工作至十一時回到家裡快深夜一時,次日就清晨七時得候命派樓層鑰匙,讓那些房務樓層主任簽到。那些日子,我直累得吃不下,話都不懂說,一下班兩眼直勾勾地腦袋空盪盪的。

可是,年輕的母親大人,還是會抱怨我下班一定是去了玩沒讓她知道;一直不停碎碎唸我外頭引誘多,別以為一出來工作就是大人,喜歡怎樣就怎樣去,待會給騙了也懵然不知……而我,心裡也倒抱怨她,要不是沒讓我出國去唸書、要不是每個月要求我得拿多少錢養家、要不是我好好的在中環一家洋行上班又被說沒出息、要不投考了空姐又不讓我去當……我,早就想罷了,回家從早到晚磨著也就罷了!

磨在家,沒錯;雖然家裡地方小,雖然家裡總是有弟妹在吵著,雖然家裡一天到晚總有車衣女工出入提料交貨,雖然家裡總有個很嘮穌的阿媽;但能夠磨在家裡自己那張書桌前,做自己喜歡的繪畫、做點字耕,做點媽媽常評為無無謂謂的手作,總是快樂的。

從這點看,我大概能明白隐蔽少年的心態;更何況現代有互聯網這一回事。

可是,我們都需要生活,生活就需要營生。

人生於世,本來就只為努力令自己好好生活,精彩生活,而將生命完整完全的走到盡頭。

不同的時段,努力做不同的;但恰當的、該做的事情。

年青時代,是學習期;有的是精力和吸收消化力;我愛形容自己這段時期是塊海棉,把所有水都吸,吸不盡了,也是經由海棉才滴出來。

進化期,已經儲下相當多的經驗和智慧,把自己當成一個液體狀;遇上什麼容器都能盡每個空間填滿它,適應它。

然後,像我現在;只是一個人生偶然出現的短暫休止符。樂曲不會在一開始就來休止符,也不會在最後來休止符;它只會在高潮過渡中來一個,讓聽者有一剎靜止、回味、期待……沒有前面的高潮,這休止符並無意義,沒有後面再來的高潮,這休止符也都毫無用處。

所以,休止符這時間是值得花,也必須花得適合準確;前面的勤奮換就精彩,也是為日後有好機緣,靜下來一小段,或轉變新挑戰的籌備蓄勢。

感恩上天安排我在這麼一個時刻,在人生路上放上這麼一個休止符;無論是我對人生的頓悟、還是對家庭的付出的量值、對伴侶感情的重新出發、還是作為一個剛踏不惑之年面對剛成年子女的路引;我都恰如其時,恰如其份地達成。

金錢固然不是萬能,也絕對認同沒錢萬萬不能;但當金錢值與人生路上適休值同時踫上之時,我願意作這麼的一個花時間。

在女兒為投考學位課程的未如意上,我對我的小雪老師說道:「我和老公眼中,就從來沒有過認為女兒可能是一個天才;我們自她出生就只祈望她天天生活都是晴天開心快活就是了;從來都灌輸她凡事盡力而為,從容足夠就好了,一切學習可以慢慢進展,最重要是好好享受過程中的得著。」 所以,她考不考進具名氣的大學,公開試有沒有5分,我們根本就不曾太過上心,我們一直只比喻入大學是人生其中一個遊樂場,裡面究竟好不好玩,要先拿得一張入場票,進去盡情玩過,才能作出中肯評語。

小雪老師——我人生良師,聽我說了後這樣回我一句:「這本來就是一種積極處世的哲學。」這其實是我在學校裡某天聽解關於出世與入世同道的一種積極處世態度;於這道中,未必於眼前受惠,卻是在人生歷煉過、濾化過後的智慧。

珍惜當下;就應時做好當下本份;隨緣作業——也都同理。

CHB207

文章記於 2014年7月


發表留言

三劍俠 M Club 之旅

當女兒都成年人,把「少女心」這字用在自己身上,總會有一陣別扭。

早前電視劇《女人俱樂部》 裡所掀起的一份熱潮,都是認識幾十年的當年少女們的友情見証。

兩個好朋友議起多年來沒試過有機會三劍俠一起出國旅遊;2/3 的機會曾經不少,但回頭,原來我們三個在不同時段中結婚、忙家庭、忙事業、忙孩子……就是沒有踫過頭一起優哉悠哉渡自己輕鬆的假期。

選期在今年的 thanksgiving day,用來慶祝相識33年吧!一同渡假去。可能上天刻意為我作這個安排,好多事務都自動讓路;而最重要是,大塊最先支持。這檔期原屬我跟他預祝結婚週年,臨時抽起,這一跳,他要放假就得跳到過年。

但大塊只說:「妳跟好友去吧,難得這麼些年,能有機會一起同行呢。我們就等過年,順就囡囡學校假期啦。」在廚房裡的一番話,令我好感動。他隔天就專程替我去買「自拍神棍」和「自拍遙控」,說是讓我們這個旅程多拍照回來作証。

已經很多年,慣於急行暴走,很久未試過這份超過一週的期待;今天想起小時候路家敏一首兒歌:「…明天跟老師攀山野外,宜家經已掛住野餐,明天需要的東西有限,無奈總掛住難閤眼…」估唔到這種少年心的感覺又回來了!

我們在 Whatsapp 中討論去哪裡喝一杯看晚霞、要認識什麼人、要學點什麼、要帶些什麼……要做些什麼。

然後每日會浮起很多少年回憶,那些枕頭戰,玩得累了一人倒在床的一小角綣著睡;輪流擔水給另一位洗澡、家裡都不煮食卻給整營的人造早餐、一起衝入教員室說要跟老師理論、一個鐘頭都在燒烤爐在搞起爐火、烤雞翼惹來一班野狗嚇得都在石凳上亂叫……太多太多!

當日的三劍俠也好、三絕師太也好,今日回頭都是一笑人生;今日能健健康康地,走在一起,一起去嘆頌這個世界,都是上天送我們一份恩緣。

這晚想起大塊一個由他會認得人起,就一起長大的好朋友——

阿勳,您在上天好嗎?

我代你給大塊一個擁抱,他想念您,把思念都寄托在我跟好友們情誼上,我能了解!

這個 Thanksgiving 我特別心軟,想起太多過去;像這篇短短幾百字,我一直在流著眼淚,悲悲喜喜,難以名狀之。

Thanks 我的好朋友們,Thanks 我的家人們!

Thanks 上天讓我們相識,讓我們這生相遇相持!

Thanksgiving – 感恩人生旅程上的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