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你的孩子會吃你不喜歡吃的食物嗎

有一次跟同事午飯,同事把碟裡的小甘荀全都撥到牛油碟去。

同席一位男同事問:「妳這是一點也不吃的?」我提議這男同事幫忙把這小碟的甘荀代吃掉,不要浪費。

我問這女同事:「那麼,妳兒子也不吃甘荀嗎?」

她說:「不知道,好像也不吃的。」

我又問:「有讓他試過嗎?有沒有把甘荀磨成蓉或弄很可愛的樣子,讓他習慣吃?」我這糾纏不休,一時間令女同事出現尷尬;我見她這樣,只好讓話題撇過。其實,我出自真心的關心;只是一時情急。

對於孩子的偏食,我是有點微慍的。尤其親眼看過好多人在抱怨自己孩子挑飲食,然後又剛才給我看到什麼解釋都是枉然,源頭根本就來自家長本身。

「我不吃自然不會煮給他吃。」聽過這答,這人還算夠坦率;可惜不能因此獲同情分;因為這不是值得鼓勵的。

我不愛吃芝麻糊,但藍藍自小很鍾情小孩子都認為怪色的食物,尤其是黑色;她試過看見人家甜品店前聽見人家說最馳名黑芝麻糊,也不理自己穿著一身白裙子,要求吃。她四歲,吃不完一碗,餵了白裙子一大片黑。作為媽媽當然有過一分鐘很生氣,但回心一想,她沒有因為我說:「不好吧!媽咪不想吃,妳又穿白裙,弄不好搞髒了不好洗……balabala…」而放棄,那她是真的喜歡,而且,她是會爭取,而且她真的好喜歡。好吧,這一碗後,我們協定日後穿白裙時最好避免一下。我跟她說:「媽媽不是很喜歡吃這個,妳愛吃就請儘量吃多點,真的吃不下去才留給媽媽吃完好了,因為我們不能浪費。」

這說,是為著令她明白,因為她堅決喜歡,我才從她,我不為她任性生氣,讓她自己明白任性一次後需要承擔後果 (那天裙子上一直有一灘灰灰的印子),她喜歡的不一定是媽媽喜歡的,我們在互相尊重喜好。

她易上火,外婆保持給她煲不同的湯水,性涼的食品等;涼茶廿四味,她統統骨碌就一口氣喝完,視龜苓膏為恩物,很小已懂分辨幾家涼茶店的龜苓膏味道。幾年前試過在涼茶店前喝廿四味,遇上另一家,女兒的當下就對老爸說:「要我喝這碗東西,我寧願死呀。」她老爸勸了兩句,女兒拉下臉走快步去另一家店。涼茶掌櫃望著藍藍,陪笑:「喝一碗,不需說要死吧,真是!」我們莞爾。

有一次在飲宴中,藍藍很興奮地在餐碟旁檢起飾碟的一棵茜菜,我按住她:「人家還沒有吃完,不得無禮貌。」在旁的人打圓場,替她拿過來她碟上,笑問:「這有趣?」以為她是想拿來玩。誰知她拔下來就放入嘴巴;我只好跟其他人解釋,因為有過一次我給她介紹過茜菜可以清洗嘴巴裡上一個菜的味道,就像法國菜裡吃雪葩的方法那樣;她覺得好玩,就很喜歡吃這些茜菜。席間的大人們都覺得好驚訝,其實沒什麼好驚訝;教孩子吃,也是有趣的故事。

時至今日,她成年了,嘴巴挺尖,但不挑惕;好的吃不好的也會吃,頂多分別在主動多吃還是吃完這餐後說期望明晚吃什麼罷了。對於「怪色」食品嘛;她最愛這款——芝士菠菜咖喱。

今夜這家做得比較嫩綠,因為水牛芝士都是一磚一磚在裡面,試過另外幾家都是溶芝士煮在裡頭,看出來是鴨屎綠的顏色,有時造得還真挺難看的。

一家三口的對話——

「這碟東西很難看的!」大塊面無表情的說。

「我很醜但我很美味啊。」

「人家又要說妳專是喜歡吃這種怪東西。」我說。

「我就是有這樣的父母,會陪我吃這醜怪的食物嘛。」

所以,有孩子的父母們,要孩子不偏吃;先要自己有所犧牲的。然後將來準會聽到你的孩子親口說:「我好幸福,因為我有這樣的父母。」這句就是最大的回報。

10983156_10152819096346896_6097142121837292023_n


發表留言

我們這家姓大

家有一童,童言童話就會為家裡帶來好多歡樂。

小珩這個牙尖嘴利的孩子,自從姑媽教她玩「我訪問你」遊戲之後;每次見到姑媽的手機上那個裝飾用的鑽石球 (像的士高的轉動球那樣),就搶著要拔出來,拿著那小小的把手,把球放在嘴邊,嚷:「我問你丫!」

這日小珩在喝茶間,又對姑媽說:「我問你丫,你叫什麼名?」

我答:「我叫別緻。」

她大嚷:「不是唷!你叫大姑媽!」硬逼我對著她那個閃亮亮的咪高峰答多一次:「哦,我叫大姑媽。」

「對啦!」她裝模作樣。

又問我身旁的藍藍:「我問你丫,你叫什麼名?」

表姐就答她:「我叫藍藍表姐。」

她又大嚷:「不是唷!你叫大表姐!」

表姐無奈,又對著咪高峰答:「我叫大表姐。」

當然接下去,大塊也不能免 (自從小珩給我們說大塊是巨人後嘻嘻笑了,就開始不怕這個巨人),問巨人:「我問你丫,你叫什麼名?」問問題時已能保持一貫風格。

大塊今次答:「我叫大姑丈。」

小珩「老積」樣:「這就對啦。」沒忘記把咪高峰移回自己那裡對著說。

我們問小珩:「我問你丫,你媽媽叫什麼名?」

小珩不虞表姐有詐,答:「大媽咪。」

呵呵………

boo

boo


2 則迴響

【別緻話訪】– 小丑SoundSound的一蚊雞滿足

現代社會,一蚊雞 (粵俚語,意指一塊錢) 能買什麼?

這年頭,什麼都通漲得那麼嚴重;一蚊雞,能買什麼呢?請不要告訴我之前那廣告說孩子以一塊錢對他爸爸說想買爸爸一分鐘的關注。

SoundSound 會告訴大家,他為孩子辦生日會,只收費一蚊雞。

【別緻話訪】– 我們不是改衣店 S.16 Bulb Fashion & Bags 的店主那裡認識了小丑SoundSound,原來這位氣球小丑哥哥跟我也有很多共同的來自氣球界的朋友;談起來,很快就熟絡起來。

我邀請他接受我訪問,想不到他反邀請我參加他跟循理會屯門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為孩子合辦的生日會。這是不定時,但平均是一個月辦一回的生日會。於是我們一直在等這個三方同時踫頭的檔期。

終於,趕在年底前12月14日,我參加了他們為一個名叫樂曦的小妹妹辦的生日會;SoundSound 提議我也備一份食物來一起快樂分享。這樣的事情,我自然樂意。

2014-12-14 別緻話訪—小丑SoundSound

我帶了家造蘋果批,原來,籌辦「一蚊雞生日會」的一班常務義工,青年中心的職工,大家都會各備食物。這種派對,我可能已經有十多年沒有體驗過了。

2014-12-14 14.17.36

問:「我還以為是每月之星那種為社區孩子辦的生日會,卻原來只是為一個孩子來辦的!這讓我好意外呢。」
良田堂社工Echo回應:「我們覺得一班在同一個月裡生日的生日會,學校會辦,或很多地方也會辦的。可是,有些孩子因為家裡困難,從來都沒有過一次自己所擁有的生日會。我們跟SoundSound提議這個想法,SoundSound 非常熱心,一口就答應了。於是我們就開始這個社區計劃,而今次已經是第十次的生日會了。」

2014-12-14 13.58.33

問:「那麼,你們是自行去接觸有這個需要的家庭嗎?」

答:「我們這裡本身就服務著這社區很多的低收入家庭,很多已有社工在跟進他們家庭狀況。不過,我們還是在決定籌辦這個計劃之後,就在社區中心張貼出SoundSound 的宣傳。孩子的家長會主動來向我們申請,我們會經過很嚴謹的面試,在當中詳細瞭解這個有需要的家庭的狀況,然後會審批這個申請是否真的合符資格,這樣一個生日會是否能對該孩子帶來一個大的幫助。」

2014-12-14 14.16.12

問:「一個生日會真的能做到為一個家庭或一個孩子的性格或正面思想帶來幫助嗎?」

答:「這在過往辦過的生日會來看,成績是肯定的。但當然在我們幸褔一群人眼中去看,生日會可能是每年都有的慣例事,又或者不那麼稀罕的事情。可是,對於生活在貧窮線下的家庭,又或一些在嚴重家庭問題中生活的孩子來說,一個屬於自己的生日會是一件奢望。」

問:「那麼當中有沒有一些特別案例,令你們覺得有信心及使命感要把這個活動辦下去的?」

答:「我們理念是不必過度「洋蔥」專只辦賺人熱淚的案例,我們都希望幫一些家庭去為孩子辦個開開心心,學會感恩的生日會;從中讓他們不必感到自卑,明白社會有愛。當中也當然有些很讓人難忘的案例;例如有個孩子自少父母雙亡,由祖母一手帶大,祖母年老多病,沒有能力為孫兒辦個生日會,所以那次生日會是這孩子的第一次自己邀請同學來參加的生日會。」

2014-12-14 16.05.49

這日的生日會主角是個因過度活躍症狀而缺乏適當社交的孩子,平時不容易跟同學或同齡孩子交朋友,卻偏時常誤會媽媽只偏重妹妹對其疏忽。於是慢慢形成一種很孤辟的性格。於是,大家都希望這個生日會讓她明白媽媽對她和妹妹一視同仁,也利用這個生日會教領著這個壽星女應該如何跟人作交流及感恩。

這專訪對象當然仍然是 SoundSound,不過他說他只不過是個盡綿力,用自己可以做的去影響其他人,將這種愛一個接一個的傳播開去;正如這一天,他召來幾個年青義工幫忙生日會;也正如這天,他帶來一個首次參加生日會的朋友——他是一位患有相當嚴重的視障者,SoundSound 希望他參與,並觀看 SoundSound的小丑表演,如果發掘了興趣,就可以跟SoundSound 學習並展開對社區的義務工作。

2014-12-14 15.54.58

我從旁看 SoundSound,看他對這麼一個小小生日會當義工表演者,但也絕不馬乎其事;還會從旁扶持著一位擔任主持的,和另一位負責音響的青年義工一起進行整個生日會流程。場內參加生日會受惠家庭、邀請參與的朋友和義工;大家都享受這麼一個下午,大家嘻嘻哈哈的熱鬧著。

看SoundSound 對孩子們那發自內心歡喜的真性情,孩子們對他的熱愛;又看他在背後的堅持和支持;我想,這樣的專訪比任何問與答來得更真實。

2014-12-14 15.32.45

後注:【別緻話訪】本來是於 格 Berspective 的一個專欄,但卻在15年改版,卻沒有知會下,這專欄已不再存在。不過,我會將這重列回我的部落格中的專集;因為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希望它沒有了格的平台,還能繼續下去。


發表留言

在 Kidotown 回望十六歲

今日不是我生日,但我好想回望自己十六那年,我做了些什麼?

中學畢業,那時之前,我已經很頻繁地出現於區內的救世軍青少年中心。最初我是去參加他們的領袖生訓練課程,(他們和我自己也是) 糊裡糊塗,讓我和好友兩個黃毛丫頭,變了中心裡的半個職工;正確來說是義工;可是,我們又因為在那裡同時擔任小學補習班老師,和籌備暑假兒童興趣班的導師,於是,我們某程度也真確在那裡支著薪的。

當年這小區像我們這像年紀的學生不多,在這區中學上課的學生大多住在元朗或九龍其他地方;騰得出課餘時間教學的,全區極之少數。我第一個補習學生,是在我中二時候 (哇!真不得了!中二就能具有教學經驗的,在現在看來有點不可思議吧!);一位住同幢大廈低樓層的小四學生媽媽上門敲門,問我媽媽可否讓我替她兒子補習。中二教小四,現代除出親哥親姐,恐怕是不可能發生的委任。

所以中五畢業,我已經具有三年高密度排程的補習老師,同步教救世軍兩級小學班,也教女青年會拔尖班,還在教那初升中的小男生。不過,我這些教學排程還不及我一位同學;當年,我們都這樣,這麼早就要賺自己零用,能夠教補習已經是優差。於是記憶中,中三後已經沒有跟媽要過零用錢。

十六歲,會為中心辦活動,提議喜歡的活動,不斷構想新的玩意,提議想去的地方旅行 (當然得帶著那班常把我膝蓋當坐墊的初小學生,他們都是我興趣班裡的學生們,或是長期報名參加我們辦的戶外活動班的小孩子) (粉絲相當多的),提議中心把成人班的廚房給我們辦小朋友甜品班。真的!這膽粗得很,自己都不怎入廚房,竟然去逐一打電話給中心會員推銷孩子興趣班,解答如何保証孩子在做甜品時的安全,編課程項目,盤點工具,買材料……(中心主任又讓我們瘋,現在想想也覺得離譜的吧!)

應中心開設的少年閣,自行造兩套白蕾絲花邊白圍裙,十足十現今動漫迷的小蘿莉,設計少年閣飲品吧裡的飲料清單,還跳蹦蹦的去當俏女侍應。那些繪海報、油宣傳板、派傳單、電話行銷……統統都做;而且做得不知多興奮。

女青年會的辦學班風格不比救世軍那邊給我們的創意無限支持,那邊都是一班比較保守的女社工。當年還未主倡標籤尖子生,但他們基於一些管理操作,集了一班都是在學校中考十名內的學生。在那裡,我開始面對家長的要求,家長的期望,學生的抗拒……但我戰勝了,學生無一不愛死我,家長主動跟中心職員說不讓他們的孩子上補習,他們會犯燥,統統第一次發現子女不必催促,自行關掉剛播完的卡通片,趕著來上我課。

這些全因——我顛覆了補習班的教學方法。方法在這快三十年後今日道來並無任何稀奇;不過當日,這些小法門在香港還不普及,我也不是受過什麼海外教育人員專業訓練;我只基於三個原因:

  1.  我也是個大不透的孩子,我愛玩,愛鬧;我只是他們大姐姐;所以,我覺得好玩不悶蛋的,他們都喜歡。
  2. 我多年都是坐不住的外表乖學生,內裡夢遊的學生;要對付跟自己一樣的學生,還不太容易了嗎?
  3. 他們成績都考得那麼好,我幹麼太緊張他們考高一個名次?還不如玩著學?

當然,還有好的書本,都在圖書館裡找來,學會的。

誤打誤撞也好,我從自己身上學習的真理也好。總之,我的十六歲充滿了教室中的創意、玩樂和笑聲!

今日這一切回憶回來了!

我去了九龍城 Kidotown ,去鎮長也是我偶像的 Harry wong(Harry 哥哥) 聚聚,誰知他在會議中忙著,要等他開完會後再跟我一起午飯。Kidotown 的工作人員帶我參觀這偌大,佈置非常有趣的教學中心。我興趣盎然,跟這位少女無聊下,暢談起我對兒童啟思教學的感受,又分享了當年那些顛覆的活動教學方式。事實上,這個教學中心的佈置,正正就是當年的夢想地,要是當年能有這樣一處地方出現,我想我會改變人生,全力將自己投入兒童教學的工作中。

每個角落設計都花足心思,連我都忍不住拍幾張selfies

每個角落設計都花足心思,連我都忍不住拍幾張selfies

這是小主播訓練室,但設備已達很多小型電台的水平。在節目進行中,商場的走廊會聽到,大小小孩都會停在窗前觀看播音室裡的一切。

這是小主播訓練室,但設備已達很多小型電台的水平。在節目進行中,商場的走廊會聽到,大小小孩都會停在窗前觀看播音室裡的一切。

用polymer 泥同其他輕塑物料,以世界名畫作主題,引發孩子創意及對學習英語的興趣。

用polymer 泥同其他輕塑物料,以世界名畫作主題,引發孩子創意及對學習英語的興趣。

這樣的 Art Room 莫說小孩,連我見到都興奮到想大叫!

這樣的 Art Room 莫說小孩,連我見到都興奮到想大叫!

十六歲時,我正在跟那班小學生一邊唱「藍精靈」、「一休和尚」、「忍者小靈精」……幾乎每首兒歌都會唱,還一邊做動作,又唱又跳,十跟十 para para dance 一樣……

很傻,但很快樂!

(附注:那年申請我第一本回鄉証,職業上注「導師」。在每次過境內地時,關員總會問一次:「導師是什麼意思?」「教小孩子的。」「那叫老師!」「我不在學校裡教學。」「那也是老師,什麼鬼導師,不明不白的。」十六歲不懂辯白,被無緣無故責不懂中文亂編職稱。)


發表留言

爸爸眼裡有魚魚

侄女紀紀繼續著用一種食物去形容著每一個家庭成員。

「大姑丈是魚。」因為姑丈時常去釣魚。

「那爺爺呢?」

「爺爺也是魚。」

「我知道妳爸爸也是魚。」她偏過頭思考,好明顯給我難倒了。 (跟孩子對話,不能總是他們說,大人聽;要訓練孩子思維快捷,大人必須跟他們鬥天馬行空,讓孩子思考,然後在那些思考中探索出趣味。)

「不是。爸爸不是魚。」

「真的,沒騙妳。」

她又好認真皺著眉在想。

「那麼,妳要不要知道為什麼妳爸爸也是魚?」

她點頭。

「妳叫爸爸笑,爸爸眼有兩條魚會游出來的。」

她去叫她爸爸笑;她爸爸已聽到我姑侄倆的對話,故意把眼尾的紋弄得更深;紀紀看到了,哈哈大笑起來。

「妳待會找爺爺,也把爺爺的兩條魚也叫出來啊。」她看來知道給我作弄了,還在嘻嘻笑。

「嫲嫲呢?」她開始煞有趣味去找這些「小魚」們。

她祖母也故意弄出眼後深深的魚紋給她看。

這時推著點心車的那個相熟阿姨經過,見到藍婆婆懷裡抱著的小男孫;就問候寒喧起來:「……這BB像誰呀?」

紀紀爭著說:「像我!」她這陣子最喜歡要人同意,她弟弟最像她。事實上,弟弟也真的長得跟姐姐嬰兒時一般無異。

「那麼,妳又像誰?」我又去考問她。

「我像爸爸。」

「妳爸爸像誰?」

她嘻嘻地笑:「爸爸像媽媽。」

大夥兒已經笑翻。


發表留言

中秋節娘家團圓樂

自從藍藍長大了,雖然她還算是很「群腳」的女兒,節日總也撒嬌,買點小玩意;但總是應節的多,真正陪著她玩的童趣,畢竟越來越淡。

家裡孩子樂,就恰有弟弟的一對兒女補替上了。

這日當藍婆婆忙準備晚餐,待我們三弟妹三個家回去跟爸媽吃中秋家庭宴前;侄女抓住藍藍大表姐先玩一個下午;切甜甜大白桃、摺小船和彈跳青蛙。藍藍表姐終於找到陪她玩森林家族的伴兒啦。晚飯後,兩個還一起造湯丸。

而「張家細佬仔」 Karsten 已經三個月,會認得人,要跟人「對話」,會笑,最愛看著自己的拳頭沉思,然後,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吃這一回事。

這種菱角,是傳統民間小玩意;老爸在我們小時候都給我們造過來玩。我們都記不起這回事,但今日他又給他的孫女造一個,我們又重溫了兒時的中秋事。

節日是小孩子最愛的日子,而中秋更加是孩子們「夜遊」「夜樂」的特別御准日;那些燈籠總是掛著孩子們的期盼,然後四周掛著彩色繽紛的歡欣!

20140907 collage_cheung family mid aut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