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雅加達:對峙

大道上,遇上雅加達的工人示威抗議;軍裝驚察在戒備,兩方在對恃中。

雅加達對峙1

再過一個路口,一個賣雜誌的小販,手拿著幾本中文英文入口雜誌,在繁忙馬路上的車輛間穿梭。

雅加達對峙2

 

同事說:「初來時,有次向他們買了本香港的X週刊;卻竟然是本舊得離譜的雜誌!」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雅加達:巴東菜

前一夜跟前輩伉儷吃飯,被問到在香港有沒有吃過印尼菜;我夫婦倆面面相覷,從來都沒有留心過香港哪兒有印尼菜館,莫講是嚐過。

只好搬一位遠嫁而來港的印尼表舅母出來,說偶爾她來我媽家也會帶上一些印尼特色糕點,像那種「千層甜糕」罷了;之所以有請賢伉儷把我夫婦大鄉里帶去吃一頓傳統印尼菜。

這一下,倒把話題帶過。

不過這一頓印尼傳統菜,除了餐廳裝潢典雅美麗,琴師聽說有遠客來自中國香港,彈了好幾首廣東名曲外,食物乏善足陳;而且環境太高檔優美,我實不敢貿貿然拿出相機拍食物照,就怕連賢伉儷都嚇退。

早知如此,我就應該贊同賢伉儷最初的提議去吃法國菜,那家位於我們入住的 Park Lane Hotel Jakarta 的RIVA 是米芝蓮審評的世界級排首之一的著名法國餐館;大抵應該比這頓印尼菜吸引。

只不過,旅遊本來就應該先嚐地道嘛,對不對。

被公司派駐印尼的一位朋友,她太太就提議試一下印尼另一特色菜——巴東菜。

菜館位於唐人街頭,是她跟一些新交本地朋友去過,覺得地方還相當潔淨而推介。  對這種當地特色,我們都顯得異常興奮。

甫入店,被安排到四人席去;因為塞車花時,我們連忙趕著上洗手間。待我從裡間出來,大塊頻叫:「快過來看,好誇張!」

桌面已經排滿了碟子,哇,誰叫這麼多菜?

雅加達巴東菜1 雅加達巴東菜2

「不啦,這裡不必點菜,誰個來賓,同樣招待,他們每一款都放下。
「怎麼個吃法?是每位定價嗎?」
「不要的可以叫他們拿走,那碟就不收費。」

最後,大大小小碟子共疊滿一桌,最高的疊了三層;每碟不同款式,相信也不同味道吧。

「還沒有試過,怎麼知哪個不好吃?」
「那就統統放著,大家盡情試好了。」

雅加達巴東菜3結果四位盛惠折合港幣$450。 值不值得,見仁見智,我們覺得浪費嗎,他們也會把剩餘臉食物倒回「重用」。而且,當地人覺得這菜最好宴客,是高檔次的啦。

就 連蒼蠅都伺機在旁,只要大家一停手,牠們立即進軍佔據;啊呀,一直忘了告訴大家,印尼的蒼蠅非常活躍,即使在峇里的五星級酒店露天咖啡室,客人都得要在吃 之餘,忙於招呼這些「好客」的印尼居民。 這家店嘛,就會在客人需要時,為那桌點燃一枝洋燭,驅趕蒼蠅;這也算是很高級的啦。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峇里:廁所UmUm冬菇

這幀照片在峇里機場的停車場側小食亭。

TOILET UMUM 原來 UMUM 意思是公眾。好搞笑!

不過印尼文真的在我們慣使用的廣東音去連想的,有很多都相當好笑——就例如我們幾日裡時常會聽到的一句:「冬菇。」

原來印尼文(音) 棟姑,解作等候,或等一等;於是我們必須先學會這話,來跟接載我們的司機們對話時用:「Lobby 冬菇!」

哈,好玩!

resserver.php


發表留言

雅加達:Joker

雅加達印度尼西亞的首都,也是最大的城市。

 

雖 然我入住的酒店距離最繁華的銀行金融區有大約15-20分鐘車程。但是當我們在酒店用早餐時,還是出現了一點窘態;Coffee Shop 中人人西服畢挺,本地女生們都穿著得很保守,是那種十年如一日的基本曼克頓格調,黑灰白裇衫西褲 (甚至不是西裝裙),有些上了年紀的印尼男士依然Batik 襯衣,不過選料講究畢挺威嚴。

偏偏就有兩個穿著寬寬鬆鬆,一臉惺忪的帶著峇里的渡假風情穿梭其間。 酒店侍應生看來也是勉為其難地壓下一份輕視,可是他們那眼神還是出賣了他們的專業,好幾次,我能督見他們用眼神互相交談著討論這兩個客人。

管它呢;我們還是在渡假中;要錯就是錯在把兩天渡期選點在這個城市。

被 公司派駐印尼的朋友,專程在上班途中,堅持先行來把我們接過去,說是好待那些名店購物商場開門,就叫司機送我們出去遊玩;原因還不是因為怕塞車,用車時間 難以掌控嘛。 我說:「你別來跟我客氣啦,我倆慣於四處自遊行,你別這樣擔心我們好不好。」他卻一再堅持:「儘量留在購物商場裡好了,別胡亂在街上亂走,這裡不是你懂的 那些城市呀。」

好好好,都聽你的。

車子在雅加達的金融區寬敞的大路上駛,前望大路看來雖不及香港繁華,倒也跟內地大城市、曼谷市中心的不遑多讓。 前一夜的「塞車」的心理上餘霾都稍稍消散。 眼前就跟所有大城市無異,車多塵多!

奇怪,出現在視線兩旁的,竟然是很多跟整個商業區形相迴異,絕不相配的男男女女老老幼幼,沿路兩旁一直伸延地間或排排站著;細看都老年男人或邋遢少年,更多是婦孺手抱手拖小孩子;衣著雖未致於行乞狀,也相當襤褸。倒是統統有一個共通相——把一隻或兩隻手指高高豎著。

「我 們儘叫這些人作 Joker!」朋友解釋道:「政府頒令商業區大馬路的車子載客流量,每輛車不能載少於三人,我們笑稱這個政策為『三合一』,違法的會受到站崗的交通警員向 司機發告票。票額約折港幣$300 到$500 不等。 由於告票採用即繳制,於是路面會出現『議價』情況。 有很多人為免麻煩,行人路就出現這種民間行業,Joker 舉高的指頭代表可上車當『人頭』數,一般『人頭』每位約折港幣$10 到 $20不等,視乎人頭需要坐車的距離。」

「我還以為你們塞車氣悶,要找些 Joker 上車娛樂一下。」我打趣說。

「不過啦,我見過很多車子還是會選揀『速逃』,反正交通警員只會在後面追幾步,頂多可以用警棍敲打車尾一下,後面的粗話車子裡的人聽不到的啦。」

(廣東話) 吓!咁都得?!


發表留言

峇里的機場

在峇里所入住的酒店叫 Discovery Kartika Plaza Hotel ,距離機場只不過八分鐘路程。

自從前一天我向酒店禮賓部查詢叫輛的士去 Semmiyak 逛街,他們說要 Rp130,000,而結果我們隨便在街上截一台,依照咪錶只不過 Rp40,000 不夠時,我對他們的「評估」失去信心。

提 示:酒店會提議租用酒店的士全日大約Rp400,000;但其實當地的士非常方便;只要緊記選揀粉藍色名為「Blue Bird」的計程車就行,因為這系列的司機是專為遊客而設,會說英語,車子也較新。遊客可以在車裡覺得車子乾淨,跟司機自行議好租用全日的價錢。不過依我 們看來,峇里還是很安全的,不過儘量不要引用於雅加達或其他印尼地區好了。

問了服務台又問了禮賓部,要預先多少時間到機場去登記入閘?他們答:「起飛前兩個小時!」

「神經病,我們只不過是由峇里飛回雅加達,可是內陸航機啊!」不過也不便太掉以輕心,因為我經驗過,這些亞熱帶國家中的小地方機場的工作人員服務的態度和速度,絕對有任何能力能叫你呆在當地吹鬚碌眼,無計可施,也無言以對。

明知道要白白在那小機場裡獃著實在很無奈,終於拖拉一下,一個半小時前在酒店出發好了;在那種小機場中可沒什麼細藝耶!

注:峇里的機場乏善足陳,如果打算在機場的小店買手信,還是別作期望好了。

我們自滿地認為這類小機場難不到我們,酒店的司機也自滿以為看了酒店給我們訂下的接送資料一切沒錯,大家就很高興地上車、下車;說掰掰啊謝謝啊。

一 到離境入口,就被立即指示過檢查閘;不單手錶首飾統統要脫下。我穿著的平跟方便小布鞋要脫下,就連大塊的皮腰帶也要脫下。 不過,別以為這樣就很高度保安戒備,其實身上無論有沒有金屬,那檢查卡都會響,但響了又不見得他們會用金屬探測器再在身上掃一次,即使坐在檢查輸送帶的電 腦前那位,也只是專注地跟旁邊的海關人員談話;我真搞不清楚他們的檢查「嚴密」定義。

搞了老半天,去到航空公司櫃檯前,地勤先生說:「小姐,你們是要去內陸航線離境大堂,這可是國際航線的。」

OH MY GOD!

一連沿著他們指示的方向,一直向前走,再問了幾遍沿路的人,總指著前方:「Over there!」

這個 Over there,就是兩個向有運動感充滿活力拖著兩件行李兩個手挽包,競跑十五分鐘。

上得到飛機,唉,忙替兩條緊張著的大腿肌肉推拿;昨日的SPA 白枉了啦。

後來跟印尼的一對前輩賢伉儷吃飯,我把這烏龍事搬出來娛賓;太太說:「哎也,妳應該抓一輛的士過去啦,那路程也不知,而且也不好走哪!」不好走的不是路面,是因為那裡總是有一堆一堆的人叢,你就是說了很多回 Excuse Me,都跨不過去就是。

 


發表留言

峇里:吃氣氛 Discovery Plaza 的 Atmosphere

記得 Discovery Plaza 臨海前,有家餐廳樓上設有露台,露台前捲著竹簾,遙看那些一副悠閒舒泰的卡座;若配上個峇里最美日落,實在叫人傾慕。

日落時短,想來夜幕星閃,應另有一番情調吧。

大塊啊,是時候我們去燭光晚餐了吧!

餐廳幽靜,這日不再是週末,看來峇里雖是個渡假勝地,非週末假日,生意還更顯孤清;全餐廳上下,就只有樓上露台雅座一桌有客人,與我倆共同包起這個場子。

這晚,只有兩顆明星伴著一彎月兒;卻有連綿的、沒有雷的閃電,不斷地在夜幕上劃著一條又一條的銀光。

從大馬的同事處得悉,亞熱帶地方,夜裡乾閃電是閒常事,不必驚奇。

餐廳用的是印尼菜,我們隨意點了些;那座位上的墊子,大得像床!

Live Music Band 走近來問:「Jaapanese?」不是!「Korean?」不是!「Aahh, Taiwanese?」也不是;只好答:「from Hong Kong.」一時間,兩方靜默了三秒。

這兩天一直重演著這個「來自何國」的問題,峇里島上的人似乎都對香港人很陌生。

Band 說:「是唱《上海灘》的嗎?」那太舊了吧!就隨便唱英文歌好了。Band 如獲大赦。

連 唱了兩首,我倆並沒有太大反應,他們問:「喜歡 Beattles 嗎?Beegee?還是 Carpenter?」我答:「No idea. whatever.」見唱的並不算出色;這夜Discovery Plaza 露天一處臨海表演場上,正有另一隊 Rock Band 在敲敲打打,電結他的強勁音樂搖撼著整個Kuta 沙灘;試問我們如何可以將左耳和右耳,分開傳入左腦與右腦,兩邊立體聲卻分別欣賞呢?要情趣的,要不轉個地方另覓寧靜;要不請走面前這隊好了。

峇里吃氣氛 Discovery Plaza 的 Atmosphere

上左:第一天遙望這個餐廳露台,就迷上了。
上中:Discovery Plaza 臨海散步道亮著一點點的藍燈,很是好看。
上右:從露台下望的花園景致。
中:一個卡座可供六人,要是老友一班,就真夠意思!情人嘛,就嫌太大了啦。
下左:Betutu Bali 印尼炆鴨 Rp70,000
下中:Princess Golden Crab Rp85,000
下右:Honey Thai Chicken Salad Rp32,000

座位太大,燈光太暗;我們太累,都不願多話;我更不知該坐還是跪著吃。 味道也只是一般,無甚特色,也不引誘食慾。 鴨煮得黑黑的,從味道感覺是一些像梅菜的東西去煮那鴨吧。蟹更是連商場上Food Court 的小食棚也比不上。

連飲品承惠折港幣$250;不過這種氣氛,香港恐怕還不易找,就是有,也不可能是這個價錢了。算吧,當是吃一頓氣氛。

原來,人家門前已經告誡過,只是當時迷昏了頭沒注意。

餐廳名字——Atmosphere!


發表留言

峇里:金巴蘭烤海鮮

在很多旅遊書上都推薦,到峇里去,不可不到金巴蘭海灘去。

最佳時刻是黃昏看最美夕陽,一直到日落後夜幕下;海灘四周會有一些街頭表演藝人 (我去的日子就沒看到,看來也得要是一些特別節日吧),不過酒吧夜市則每日人潮興旺。

餐廳林立,但最具風味的應該是有蓋露天食棚。

夜涼,寬敞,不必空調也不難受。

看遊人如鯽,小攤叫賣拉客。

峇里金巴蘭烤海鮮1

叫一客著名  Jinbaran Grill 金巴蘭烤海鮮

峇里金巴蘭烤海鮮2 峇里金巴蘭烤海鮮3

自選海鮮,加一個標準鮮鮮籃 Seafood Basket,折港幣約200元。

評語:把海鮮浪費掉!

烤得很焦,海鮮有多款蟹、蝦、魚則多是扁身像倉魚那類,也有小魔鬼魚等;可是烤得這樣子時,什麼也都是同樣感覺了!


發表留言

峇里:一切由雞蛋花開始

是什麼時候開始認得這種叫 Plumeria 的雞蛋花? 竟然是上次偶然看電視節目《芳草尋源》中的介紹;忽然連結起腦海中這花的獨有形象——一種潔白的、厚實的花瓣,瓣中翻出一段雞蛋黃色;吸引著我。

峇里一切由雞蛋花開始

原來,這花正正是在峇里島上四處盛放的花樹,清晨落滿一地;島上女仕們都愛摘下新鮮的別在鬢邊,煞是悄麗。

最可愛的,還算是一種仿造的髮飾,那種用發泡膠料造的雞蛋花髮夾,真是以假亂真,教人愛不釋手;成為我到峇里所買的第一份送給自己的手信。 學著當地女仕們一樣,整天把那白色雞蛋花頭飾束起我的長頭髮,圖個清爽。

來到峇里,最想做的兩件事情:一,要登 Odyssey Submarine 到海裡探奇。二,去找家有純樸風味的SPA去享受一下峇里特色香薰護膚療程。

卻原來,Odyssey Submarine 正進行維修,預計要三個月後才可以重開; 很失望!

於是我找上了這家——The Spa。 是位於 Sanur 一家小渡假酒店 Puri Santrian;這酒店看來只被列為三星,並不算很具規模,看來都只是較受一些熟玩旅客歡迎;但觀乎其花園陳設、沙灘上的設施;其實是相當不錯的。

峇里一切由雞蛋花開始2

參考過他們的資料,我反而覺得若有機會再到峇里去,我會把這家渡假酒店列作首選,就只可惜我的大塊先生,總是愛最方便的地方,他的評語是:「Kuta 附近有大型購物中心、有便利店、有高級餐廳……我還是寧願選那邊。」唉——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的渡假理念分歧似乎差落越來越大。

夫婦倆被推薦店裡專為愛侶們打造的甜蜜 Fruity Spa;有士多啤梨和芒果兩種選揀;嗯,看來還是芒果比較有峇里感覺。

在 石盆子花瓣片裡浸洗了腳後,躺到按摩床上去享受被喻為「峇里會跳舞的指頭」(所有峇里的按摩師都被喻為具有會跳舞的指頭) 在我們身體上跳動、在那種著名可以叫人放輕鬆的峇里傳統樂器揉合著大自然聲音的樂曲中混混沌沌地準備入夢。 按摩師接著把混著鮮芒果的,像乳酪的液體塗遍我們全身,再蓋上那張Batik 薄布被子;這時我已經在天花那風扇搖著的微風下沉沉睡去,像是過了很久,她在我身上推下那些乾涸了的乳酪,是為那去死皮(角質層)環節。

峇里一切由雞蛋花開始3

結果當我們浸浴在一缸飄著紅花瓣的「芒果汁」裡,喝著一杯鮮製芒果特飲時;感覺就像「已經變身成為一件滑得會顫動的芒果布丁」一樣!

兩件人肉芒果布丁,多謝承惠US$120。

值不值得?且看這問題是問我還是問大塊吧!他從沒有感覺過自己可以這樣皮光肉滑,這一下算是很值吧。至於我,就跟我平常自家浸浴的效果無大異樣,芒果味道也不見得會維持很久, (該慶幸啊,否則有蟻來爬!) 就該算不太值吧。

走出外面,記得車子沿路來時有一列路邊小店;於是依方向走去,原來統統跟 Kuta 那邊的舊式小街檔無異;見陽光正熱,想起剛才在 Spa 遺留了雞蛋花髮夾,就在小攤再補買一隻吧。

「Rp 200,000」竟然這樣開價!我大叫:「This is CRAZY!」轉身走。
「妳給我回價吧,多少?」他們拉著我。
「我昨天在 SOGO 裡買,Rp 15,000。」

「不可能吧,平一點特別給妳 Rp 150,000 ,如何。」
「You know I’m crazy for sure if I buy from you.」我是熱得冒汗要束頭髮,但我不是熱得瘋掉了。我頭也不回走了。
「Come Come,my friend said okay!Rp.15,000。」另一個在喊。

回到酒店,大塊在樹下拾一朵完整的雞蛋花,替我別在髮上。 這一刻的浪漫,勝過假期裡的任何!

峇里一切由雞蛋花開始4

(圖左是假的,圖右的是真的花)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耶加達: Barbie in Bath

愛甜品,故無論去到哪裡旅遊,總會特別留意當地甜品蛋糕等的造形模樣。

在印尼峇里,幾天沒有好的 Bakery 到胃,很不是味兒;峇里最著名的高級購物中心裡只有一家 Bread Talk 即是跟現時深圳有分店的麵包新語同集團,可惜櫥窗中最美 (也許是最尾)的蛋糕才只是這個模樣!(這裡沒有件裝蛋糕啦,旁邊一家 Daily Bakery 也只出產像Laminton 那種,又或 Pastries 果撻之類的。)

峇里Barbie in Bath

沒騙你吧,我看了三天,也都是這兩個,才深深不忿拍張照,勉強當是滿足過好了。(注:酒店中也沒有Cake Shop,自助早餐上的甜麵包就只有那些甜果酥、窩夫、Pancake;沒有cheese cake、sponge cake、pudding 什麼的。

回到雅加達,重要銀行中心區,也逛遍兩個被喻為最大商場,也不見得有很大的進步;蛋糕有的是有,就是沒有很精巧很吸引的,有點像放了在櫥窗當長期裝飾的那個樣子,你會「不忍心」吃它的。

終於在那金融中心區一家超市廣場 Grand Lucky 邊見到一家,算是我所見中最會花心思造餅的的了;可是,最漂亮的「莫過於」這個——— Barbie on the cake,或應稱 Barbie in Bath 吧;反正都只是「得啖笑」!

峇里Barbie in Bath2 峇里Barbie in Bath3

賣多少錢?約港幣兩百塊吧。

還好,是在洗澡中的 Barbie 啦,要是穿晚裝的 Barbie,多能還要貴呢!

問過在當地工作的「有女兒的爸爸」同事,他們也說蛋糕在那邊很「衿貴」,現成的蛋糕樣子都不很「蛋糕」,應該是使用的麵粉不太行吧。

現代人,渡假沒有美麗的Cake,還是有點遺憾吧。

可是,再想深一層;不對啊,同事不是說過女兒就讀的國際學校,同學家個個非富則貴,豪奢極侈的嗎?兒女生日會都極盡金碧輝煌嗎?哪麼——生日會的靈魂——美麗的蛋糕呢?!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峇里:吃一個實惠 Discovery Plaza Food Court

如果沒有好的東西吃,再美的美景,恐怕也不能吸引大塊先生;因為美景,他只看三分鐘,美食,他可以留三十分鐘;沒有寫錯,因為三十分鐘對他來說,已經算吃得不趕了。 至於 HEA,他覺得用了三分鐘已經相當 HEA。

我忘了數算著,我在旅程中問了多少遍:「你很趕時間嗎?」

所以,在渡假中的大塊先生,每日得會籌算著他的幾頓美膳,並視為那幾日人生中的首要大事。 而我,極其量是一個不合格的伴吃,因為我實在不能忽視「吃胖」的問題,雖然我實在已經早就不能抵禦大塊先生每日給我長時期的特訓。

於是,在我們倆的旅程中,最需要商討達至諧和的事,就是食事。我則堅持要先逛一會店才能增進食慾。

為了同時滿足兩個人慾望,加上還沒有適應臨海熱風,我們選了Discovery Plaza 上面美食廣場的露台地方,海景跟下面 Lagoon 小亭無異,居高臨下。我認為即使不是水準的,也總算給我多一點選揀吧,而且,太熱就躲回去商場中透一下空調好了。

小 店兩個印巴籍的侍應極盡九牛二虎之力,用非常有限的英語加在餐牌上指來劃去,游說我們點他們的 Couple Meal;因為不懂用英文說將餐飲的可樂轉為我要的芒果特飲要加費,只好搔頭抓耳一番,說:「Just You, can!」即是大贈送了。「More Friends!」他叮囑。

看這美食廣場生意也不好做,這日週六,檯子也不滿,每家食棚都需要大力拉客。

坐下不久,侍應女生已經為我們奉上鮮造芒果沙冰和木瓜沙冰。芒果不算得很驚訝,不過,卻從來沒嚐過木瓜可以這樣甜美多汁 (在香港台灣都是以木瓜打奶的,那是不一樣的味覺。本以為很了不起,原來木瓜可以這樣帶一點青澀的鮮甜。)

見鄰桌上了一碟炸魚,把魚身兩旁的肉切了翻向外,魚骨完整地連著,整條像飛魚豎立在碟上,真好看!

我們叫的是炸蟹,連添叫的一客什錦串燒,才不過是HK$80左右;蟹還是頂角膏蟹,無花無假:

峇里吃一個實惠 Discovery Plaza Food Court

食物質素:水準非常高
色香味濃:色香比較實質,沒有取巧美化,香味在露天消散較快,但是吃在嘴巴裡味道一流
環境衛生:餐桌座椅無花巧,在人客坐下會立即收拾,偶爾在地上會有一團擦過嘴巴的紙巾團;可是相比起香港茶餐廳,還要勝出老遠一籌
裝潢氣氛:以美食廣場而論,有點點本土風情,又能與高級食肆共用的海景,還需要什麼豪華裝潢?

離去,大塊說要專程過去給那兩個小男生一個讚,自己卻認不得店,大踏步過頭了。反而兩個小男生在我走過時,剛端個頭出來;我為他們補上一個 emotion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