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記曾居港七年智子記憶中的美好香港

https://www.likejapan.com/life/23-jp-in-hk-place/

網上見到這麼一篇。

我想起的自然先是智子;其次就是曾經在港工作的堤小姐。

前者在港的記憶有近八成跟我連著關係,後者只是新交朋友,很多她和家人在港的感受還有待日後交流分享。

次,智子來港開會;順便留了個週末。尖沙嘴海旁與山頂餐廳是她可以私時間逗留必叫要去的。她總是會站在海旁很久很久。

在我們最後一次一起晚飯那夜,我提到了香港已變得跟她認得的很不一樣,人和文化統統都變了,一切已經不是她記憶中那些美好;她紅著眼跟我說:「我很抱歉聽到妳這樣說,我還是好想跟妳回去好好看一下我跟妳一起覺得很美好的香港,但我也知道已經不可能了。」那刻,我心思只留在那句「已經不可能回到那美好的香港」,但沒有留意她是想說「我生命應該不允許我有機會再回去了」。

(對於當時我剎那只停在「我的香港」而顯得很像一點自我及自私,沒有即時感應她對於她病情告急,在往後已經很自責。那刻我面前的她雖然消瘦,但前一天跟我們去吃茶時還精神奕奕,我妹妹還在網上即時回應我們的合照,說智子姐姐看來好多了。而事實上,她全因見上我而興奮,她當日吃的比平常多,神情快樂;在之後她丈夫看當日相片時,眼中滿是神奇,她已經很久沒有顯出這種興奮高漲的精神了。)

這段對話後,我們沉默很久。然後,我在她身後的靈前說:「妳喜歡幾時到香港來也可以了;妳喜歡到哪個妳愛的香港的時空也可以了,我總是會在那裡了。」

居港日本人對香港的愛,很玄妙,智子曾經說在加洲唸書時代很快樂,很多疼她的人。

後來那些年也總是美國、英國及其他地方的來回跑,可是她很少提到她喜歡那些地方。

每次我們在溫泉裡浸著,她也在說:「我好想跟妳出去好好的玩。」「我去的地方還遠不及妳多啦。」「但聽著妳說就很好玩,妳總是最懂得什麼是好玩的。」「哈哈…因為我人就是愛玩啦。妳不是不知道,而且,好歹這些其實都是妳教曉我的。」「是嗎?我都忘記了……是啊,所以就說,我在香港的那些年,好幸福啊,生活天天都是好的回憶。」

我笑她:「因為那時妳身在高位,老闆在遠,賺的是日圓水平花的是港圓消費。還有,那時妳年輕,樣貌可愛,有男朋友有約會,然後,妳還有我這個在地小妹啦。加起來,確是太幸福啊。」

我也好想陪著妳去玩玩,想跟妳說那些人這些年怎麼去把妳和我都喜歡的香港,破壞得體無完膚。又想如果能有這一天,我細細跟妳說這些,好像對妳很是殘忍;可是,我也就只能對妳這樣殘忍,因為妳能聽得懂我意思。

又,如果有那麼一天,也許我們都已經對這個地方,無語了。


發表留言

只看價錢牌

神戶還沒有到賞櫻的日子(有是有的開始有結好苞,有些也在努力開放了;但不多。加上前天才又下了雪,剛開了些的花苞應該又給冰壞了);現在時刻,是正梅花盛放。

這個週末,藍藍跟同學們買些吃的,就去嘗嘗蓆地賞花的活動。

因為早前,大塊爸一直有暗下幽幽的說女兒報回來的家書(當然是電子啦)太少,我叫他要關心就自己去跟女兒問呀;我沒有太掛念,因為藍藍總是沒隔上天都會跟媽媽私下聊。

但是,單隻手掌打不響;只好用上媽媽叮嚀,專程去唸藍藍;妳爸念記,妳都知道妳爸是傲嬌啦,妳不主動說,他怎麼好一天到晚去問妳話呢?可是啊,女兒寶貝,說到底,誰個父母不惦孩子的?妳就是吃了件什麼蛋糕,買了件什麼新衣,吃個五百円的好便宜的壽司丼也好,吃個三千円晚飯也好,就是有天妳能宴請三千友好也好;當父母都依然想知道想分享得到。簡單俗氣的說,女兒就是放了個臭屁,父母還是想知道是消化不良吃多了,還是吃錯了什麼鬧肚子啦。妳不寫不說,我們天天在念,卻無從更新著去關心的。

在我催促,加上每當父女在開始網談時故意保持諴默不答腔,成為近來我的習慣。讓他倆在討論,讓女兒給爸預想將來他在地住的時候可能遇上的不習慣,先就做點預告。

這天,傳來照片,也很罕有的,這「家書」貼在媽媽娘家眾人分享的群組裡面。然後,阿姨跟大塊爸,幾乎是下一秒立即就瞟上那地鋪墊上面食物堆裡的壽司包上的價錢牌!

「好平宜的啊!才498円哪!」大塊直叫。

先生,那只是代表你老婆之前在那邊有拍照給你看的,你都無理會啦;上次我們一直都在說,四囯那邊現場竟然比神戶買的,同樣的壽司便當,質量更鮮,價錢還平宜近15%啦!

當然這498円的,也是很好的價錢。在當地生活,只要不是只為方便,懂找上當地生活區的家居供應店的,生活消費還算很踏實的。


1 則迴響

共浴三

幼稚園裡有個好友淑儀,她家住在九龍當時最著名的上海街裡的一幢唐樓的頂層。那是一幢不錯的屋子,那時家裡能擁有一個天台是一個富裕的代表。

她家的天台是我倆玩耍的樂園,平常她下課後會約同住她樓下的一雙姐妹一起玩在一塊。

她媽媽是個很和靄的主婦,一家人對她這個小老么疼得不得了。對小老么的這位由幼稚園到小學裡的好朋友又甚是歡迎,於是假期裡這個小訪客就會寄居到這家裡來,跟淑儀同卷鋪被、同窩沙發、還有同攀到她大哥和小哥背上去玩鬥跑樓梯。

天台並沒有種植很多的花草植物,卻將房子裡的廚房改了作大女兒的閨房;再於天台闢了一室作廚房。於是,每次晚飯,淑儀媽媽就會讓孩子們在樓梯當傳菜員,把飯菜送到飯廳去。

相信大家都沒能想像,這個廚房對這兩個女孩子來說,還有另一個很特別的用途——

夏日裡,兩個娃娃玩得大汗淋漓,就會捧出淑儀嬰孩時的貴妃浴盆,兩個就在天台裡脫過清光,擠到浴盆去。

縱然這個浴盆已比一般的嬰孩浴盆大出得多,但要讓兩個小女娃擠下去,也夠讓手手腳腳都交纏到一起去。 浴盆大小從來沒上讓兩個小小的心留意上,溢滿而出一地的也不單止是水,還有嘻哈不斷的笑聲和友誼。

maxresdefault

(注:此文原記於 mysinablog 別緻BEE | 27/12/05, 21:41 PM )


發表留言

韓楓遊:夜機

同行好友A工作,近年大多機構都人手緊絀;為了出遊;大家想盡量爭取最大同遊時期,工作先得要安排得當,大家都得盡最大努力榨出時間;最後我們選了韓亞航空的夜機,爭取多一天出遊時間。

除出飛歐洲,我還是首次飛半夜的航機。

這天,我也很趕;是 iStage 劉浩翔老師開辦的編劇班最後一節課,我要最早得在晚上十時才在上環文娛中心下課。為免交通失誤,我在上課前就將行李箱寄運到香港機鐵站去。

這節課上得很興奮,這課程不算什麼很正規的課,卻也是我最喜歡的模式。互動的多,小組合作及研討的多,啟發的多;這課完了,幾位同學都依依不捨,相約再會。

我得在宣佈下課前跑著去機鐵站,坐上直趕機場的列車;那邊已經有兩位好友在等著我——好期待的每年一遊,要出發了。

三位太太出遊,當然要先得老公們的支持。新一代夫婦可能不覺得這個很重要,但對於結婚廿年以上的,另一半的支持如果是零的話,那可是很惡劣的關係;相反是支持的話就絕對錦上添花。

我們這一代的太太,其實都是多年工作婦女,跟再上一代需要丈夫經濟上的支持是有點不同;可是,想想一家主婦要出遊幾天,家裡一切運作都得預先作些安排,重點是孩子們的學習、飲食、家居安排…等等。我是較幸運的一個,我一直得到非常大的自由度,我向來只需交待一聲,外子與孩子都獨立,自動接上替補;不過這閨密遊,是一種非必要事項;大塊鼓勵幾個女人無事多聚好好去玩,這些說話勝過一切甜言蜜語。所以,我這行擔心的反而是我近年所種植的九層塔與薄荷葉。

然而,在我們這一代,另一半有時已經不限於家裡那位,工作上也有「另一半」(合作者 / 隊員們);總而言之,好好珍惜與友出遊機會,年紀越大,顧慮越多,困難越多;包容、欣賞、互相幫忙、多些遷就絕不能少。

?

快樂旅程,是一種關係昇華的其中一種渡化過程。正如多少情侶過不了一起旅遊而在回程後分手的一樣,這種在外遊中共患難的歷程,從來都不會少,不能一起克服就不能再往下前進。

這次旅程第一個關口就是:究竟幾時才踏出機場呀?!

過夜的航機,大家比預期中更不能睡;我堪稱是任何客機,直背座位,兩旁都擠個美國大肥佬;都能勉強自己斷斷續續地寐片刻那樣。不過今次真的太糟糕。沒錯航機很新淨,新得甚至所有設備都像發光。用的光源也很強;好吧,我已經取出很少需要上場的眼罩。可是,航機細,聲音很迴響,雖已沒有人在大聲說話,空中服務員也很小心翼翼 (論這方面水準已經勝過CX) 可是,還是不能屏除聲音。也因為航機細,不設個人視像屏。音樂選曲頻道太少,選曲也不太適合安眠。

三個女人吃飽了,喝了整罐韓國啤酒 (竟然沒有其他酒精類提供),都睡不了。

下機了!眼睜睜地,面浮浮地,一臉疲乏。

很氣餒——不!振作!渡假啊,什麼是重點?

要靚!

12191809_10153315359881896_7020773837620344360_n

被老朋友們笑問我們這三個這趟是否去韓國整容;真的不說不知,在機場發現這個櫃檯——所有美容美肌整容整形……服務資訊全備,真是嘆為觀止!這個令我連想到香港,聽說很多內地產婦來港產子只不過因為醫療的安全性,那些專為這些產婦服務的經紀員安排一連串的醫生會診、產前檢查、產前學習班、生產醫護安排、月子服務……不也是一種可以發展開去的新跨國產業嗎?(這在我上次手術期間,手術室一位醫護人員也跟醫生在討論有關他們醫院將新加設產房設施時也提到過。) (這當然要先解決當中可能涉及的一些香港居留及公民權利。)

大塊見我遲遲未報平安,打來問我狀況,我報告:0530到埗,0630先填完入境卡,行李都被人丟出行李輸送帶外了,標板上航機資料都被刪掉。可是,0730 還在機場挑早餐點,0830 還沒搭上機場快線列車啊!

三個女人的行進,慢得誇張。之前還在擔心那麼早到機場,會有車去市區嗎?結果我們換好厚衣,整好妝容,吃飽了早餐,搞好了當地手機網絡……人家都上班時間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