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關西追楓遊—神戶訪友

好像很久沒有寫遊記,久得像快要把自己的部落格都丟到腦後,久得連藍藍都說:「媽妳好像好幾次出遊都再沒記過一篇了。」

是的,好像沒太大意慾寫文章了。

生活的時鐘被切斷成小碎片,在家工作有在家工作的煩惱;一天在十多小時不斷轉換身份,然後,上郵局、去銀行、上市場、家居清潔(時間表太亂,鐘點也幫不上忙)、瀏網店也要分公事、家居、食用…等等。

而最大影響寫文章的,是——快樂。我曾經說過,生活上沒不如意事,就再沒有寫文章的衝動。可是,生活平淡是福。

這幾個月中,也忙著外遊,其中關西一遊,雖然地方都是我多年中去過很多趟(比在港去南丫島這類地方竟然還要多)。對於遊記,可能沒什麼值得一寫,但感受卻是很多;多得雖然用人生一些年才能反覆消化。

要記的事自然多,只是那些都是很刻骨的,記不記文,在腦褪化前都應該忘掉不了。

今早,偏想先記一件相遇事。

神戶這地方,2017年我來了三次,都為著去看望一下智子。去年年初新春時,她初跟病魔博鬥,我過去在她家裡待了好幾天。她一個好朋友專誠也過訪,智子將我介紹給她認識,就叫她丹生太太吧。

智子說我跟丹生太太有很多相似地方,working mom,喜歡小東西,喜歡做手工,喜歡佈置家裡,只有一個獨生女,女兒都愛藝術…

第一次見面,在智子家;丹生太太英文幾乎都不太懂,見面寒喧我的日文還能派用場,可是,一個下午談下去,智子可吃力了;在病中的她要替我們當翻譯。我和丹生太太所談的話題涉獵太多,尤其談到剛在選科的丹生小姐希望唸藝術,作為有望女成龍的一般小家庭媽媽該如何決定、自處、支持、調整心態……那時,藍藍剛開始唸多媒體藝術科,我自己也是摸石過河,大家分享一下慰寂一下還可,說是分享也沒什麼可分享。不過,只得一個獨女的媽媽,最大需要只不過是找個大家都有共同心態想法彼此和應一下、確定一下、共鳴一下也就很足夠;畢竟女兒是心肝塊肉,她要決定做什麼,媽媽又能拿她如何。

丹生太太為見面,早上親手造了盒意大利蛋白酥 Meringues,又手造了個小布鳥掛飾送我。那一個下午,就像智子說,有點累,但難得快樂!

2016-02-04-16-35-36.jpg

之後,我給丹生太太寫過兩封電郵,她也沒回;我在小人之心的想:「嗯,大抵那天她只是客氣客氣吧,文化差異,有時也不能一廂情願可以成為跨萬里的朋友。」這事我也沒有跟智子說,免她在病榻中還得掛念我這些事,又或教她失望了。

今次帶著兩個閨蜜遊關西,事前已經商議,行程無論如何走,我都想在神戶停一下。這兩年盡我所能,能夠停神戶,我都希望可以去見見智子,一天是一天,一個晚飯也就一個晚飯,能聚就聚。幾十年交情,來到這年頭,身邊好友都不易見面,她來到生命在博鬥時,每次跟我說:「B-chan,見著妳我都覺得好開心,我覺得要努力,下次見面妳帶我一起去玩。」我心都好痛;想到早年我是小妹時,她天天帶著我去開會、去午飯、假期調換我帶著她出去四處遊訪香港。我認識日本,也全因為她,每天跟我說著日本的過去、現在。

閨密知道我想法,都在努力替我構想行程怎麼靠鄰在關西範圍,讓我有週日全日安心陪智子去。這天清晨,我在兩位閨密還在睡夢中就起,一個人帶著聖誕松去探望,竟然踫巧智子在神社晨禱完回家時(為了早一點見到我,她這天不等媽媽完成神社工作駕車送她回家去,改為乘巴士),在巴士中相遇,她聲音好高,在日本公眾地方我從未見過她這樣高聲說話,她異常興奮,就像我從前在日本總是忘記肅靜,說話聲不自覺在高,她會笑著皺眉提我:「小聲點,B-chan!」

我自買了麵包在她家裡烤熱,我們做了咖啡;我倆最愛這些時候,每次在她家裡住,大家最能專心傾談就是這個時候。我就像個鄰居著的老朋友,智子丈夫下樓來笑著說:「哦,是B-chan,來了啊。」「買了些麵包,你也來吃。要咖啡?」「妳還造了麵包啊?」「才不哪,我住酒店哪,怎造麵包,都是在車站買的,合吃的嗎?」「妳就是什麼都會造,我不懷疑你會造麵包。哦,那家的,嗯,好吃,妳也總是很會買。」「B-chan已經像住在神戶很久啦,比我還懂地方。」……

阿裡旺旺圖片20171231120832

【小插曲】帶著這個聖誕松掛飾去智子家,的士司機聽到我是外地人日語口音,又帶著一束花不是花的東西,就問起我這樣早起要去哪裡。我說是探望朋友,就把我停在那巴士站就可以。他聽見那個巴士路線去的不是旅遊區,很擔心我去錯,連忙打去總台細問那路線要去的方向,又怕我記錯巴士站位置,先停在附近安全處,叫我等一下,他丟下車跑去站頭看了確定才讓我下車。要不是我能聽懂他所為,我會不會就擔心他不知在做什麼呢?要濫收嗎?(他是先停了錶,收了費,才自己下車去的)。日本的司機有時可愛得令人疑惑,又或者說,香港人是不是太慣於先以「對方為賊心」來衡量人?下車時,松枝掉下一些葉碎在車座上,我連忙在撿,司機先生開著門在等我,以為我是跌了什麼重要東西。我說:「不好意思,這弄髒了你車。」他卻說:「不要緊,讓我來好了,這些是有香味的吧,那很好很好的。」

像這像對話,總是在智子家裡起居間裡響著。有時候,連我都錯覺,我根本就是住在她隔壁。

「你看,B-chan給我帶了這個聖誕松,好香啊!」「妳在香港帶過來啊?!」「今次的在.這裡的花店買的,不過,我應該可以造得比這個好,哈哈。」「是啊。但這個好香…」智子將整個頭埋在那朿聖誕松去。

「啊呀,我省起了,我得撥電話給丹生太太,我跟她說妳來了,她說今天要跟妳聚一下,看是我們出去吃個茶還是去她家怎樣。」智子忽然想起,然後很忙碌去策劃。我或許該說:「妳會弄得自己很累,不要忙著這個嘛,我也只是偷這個白天來見見妳,見不見外人也不重要啦。」但見她很興奮地去相約,我又不好意思,只好隨她……

(續)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香港台北兩地情

很多年前,帶著還沒滿八歲的小藍藍,母女倆第一次踏足台灣,說要花十四天的時間,儘遊台灣。

看我博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十四天要租車、自駕遊的,絕不困難;不過絕不是我本色。這遊最重要目的是親子教學遊——就是去到哪裡,都以教育為主。

2004 還不算太流行這類親子自遊行;由各處大家在我問路後,問道:「妳自己來玩?帶著這麼小的孩子來玩呀?不是跟團呀?哎唷!妳好厲害啊!」而知,當時像我這樣的,還算少。

當時駐台灣的JL老闆知道我這個打算也替我緊張,交帶台北公司同事替我安排接送幫忙預訂什麼,公司司機管接時說:「陳太,妳們打算來玩幾天?我哪一天送妳們到機場?」到送我們到機場時:「哎唷!妳們竟然玩了這麼多地方,我來台北住了十多年,妳去過的有些我還沒去過咧!」

其實,那時交通不算便利,我們單是去宜蘭都花了三天兩夜,還只不過只是在羅東一帶。

不過,這個旅程讓我跟台北好友 IY 一家交誼。

(有關這旅程的幾篇雜文記在舊博中《台灣:要跟筆友見面了》)

一轉眼,當日替一個新交朋友的孩子在家裡辦小生日會的這家人,相交已十多年。當中有兩家人過訪相聚,也有藍藍拉著大隊同學過去家訪來完成一個越洋文化對比的研究論文;也有我因利成便把一些台北的其他朋友引薦相交。不過,來到今次,是把我兩位自少年時代一起成長的閨蜜介紹相識。

以往幾年不是商務的原因就是個人速遊,很久沒有看過陽光中台北的上空。

20170921_111815 (1).jpg

晴空萬里,透過機艙的窗折射了彩虹色。卻不知道我們錯過了家裡上空真正的一道雙彩虹。

2004年那次遊,正值前總統陳水扁連屆競選,政治鬥爭鬧得正熱;當時媽媽心得很,擬出面截停我帶藍藍到那邊一遊。幸好有台灣朋友們指引,知道哪些地方去不得,哪些地方市面一切如常。

也是那年一遊,我透過跟不同層的當地人對話,才真正了解到台灣兩黨的分野;更進一步了解到外邊如我們這年紀的一直在香港中國歷史書本中看的中台歷史,裡面的大誤。

也是那年一遊,之後陸陸續續去過很多次,每次都得當地好友接風,還帶我去探覓各處好玩新奇之地。

這十多年,隨著兩地交通發展、政治環境、政治壓力相近,港台兩地驟變非常親近友好。有時跟台北的朋友談到兩地發展,都總愛「天涯若比鄰」一笑互持。

港台尤以台北,尤來越相靠近;不單止年輕一輩愛之自遊自在,我們一輩對之背景採國際上國之平等待視;也更是港台兩地交流、文化、思維越來越接近。

此行臨行前收拾行李,大塊笑:「妳現在飛台灣大阪,根本一如過海去澳門無異。」是,近之,因,友之情之所在。電話另一頭,有移民加國多年的兒時同學來訊:「我十一月跟老公去台灣自由行,知道妳最會玩,替我編的行程給些資料和意見好麼?」這是出遊前加我一點甜蜜壓力啊!好的好的,好說好說!


發表留言

聖誕良朋共聚

很難得三劍俠,來到今時,大家仍然有最大的相處默契——早前 M Club 之旅,三個傻阿太遊泰國;大家已經共識,好趁現在大家生活上可以騰出空間相聚,把臂同遊;必須惜時多聚。

這個聖誕,原本工作排得密密的,又被合作的項目夥伴要求把時間預留,得隨時跟他去武漢跑一轉。於是,家裡的聖誕樹只佈置了一半,無心完成。也不敢相約朋友,Home Party 更加不敢安排。

結果在聖誕假期前兩天,那項目夥伴心思一轉;我的假期掛空。心情一落,看看日程,整個假期都沒約,心底忽然失落空虛。跑去麥當勞冷冷寒風下吃個雪糕新地,呼個雪雪,清醒一下;whatsapp 問兩個好友聖誕檔期。

我提議:「不如來試著弄弄玻璃曲奇吧!剛在Facebook見手作朋友做了些,才點省了那一直不明白的『彩色玻璃』部份,不是果醬是FOX果汁糖呢。」

倆回覆拍著掌的小圖。

不過只得聖誕日間時段。我也回了拍掌。大家都是有頭家的女人,節日晚上自然未必容易速約。

倒是大塊為了讓我們三個好友相聚節日;天一亮就釣魚去。

結果,玻璃曲奇沒造;卻喝了一瓶白酒,吃著前幾天與藍藍造的曲奇。輕煮了個白酒小蜆煙肉卡邦尼意大利粉;談了大半天,到酒意退去,一起造小手藝——布胸花。

兩好友並不如我常做手工,自謔「雞手鴨腳」;不過倒還是順利完成了。

這幾年,再沒有一大堆頭的員工聖誕派對,沒有事前度很多新玩意的需要,精心挑選的聖誕交換禮物,更加沒預先買一大堆食材、製作和事清理大堆食物食具的家宴…

這種親厚,隨意又隨性的好有聖誕聚會,來得更舒適、更溫馨。

來自友情的,餘溫嬝嬝,綣惜無止。只願友誼長存,直到老時。

1979952_10152627108961896_740692997194339867_o


發表留言

澳門:疼錫的他和他的她

很久沒有跟好友夫婦聚頭,這個相識在千禧那幾年,每週他來港向我報到幾次;在人前人後自稱「小弟」,被我們笑話多了;之後他只好改稱是B姐的小弟。

於是,大家直接了把他當成我的親信。也因為這樣,他因我而受下的氣還真不少。當年血氣方剛,遇有在我身上的不平事,他往往比我還要火;然後很多次他為我憤慨地吼敵方:「他不配!」我往往忍不住立時不怒反笑了。

人生曾有這麼些時刻,有這樣兩脅插刀的「親信」,夫復何求呢。

他對我這個大姐,確實既熱血又真心;我只不過踫巧出現在他人生發展起步的黃金期。他和其他幾個男生都總感恩在我身上學了很多;但今日回頭,我在他們身上也學不少。要不是這些小弟們在為我打墊,我怎麼可能兼顧公司的網絡系統管理呢。但心裡還是甜的。

上次去澳門工作,他忙得不得了。後來才知他剛離巢創業;加上太太懷孕不適臥床,他倆正值極壞心情。 今次終於喜聞他倆做人成功,快要正式當爸爸媽媽了,而且正期待雙生降臨,替他們由衷的欣慰。

今日見面,看著孕婦雖還有不適,但總算開開心心一起吃頓飽滿;小倆口在我面前互相嗔責呵護;大姐很安慰!也感恩前集團給予我們這些員工相遇相知。

我說小弟呀,你那爸爸模樣已經隱然出來了,你看大姐我我呀,正在學習預備十年八年後,就轉職婆婆啦。哈!人生啊!晃眼就是交下十多年的友情。

他夫婦倆知我嘴尖,每次都刻意為我挑好的餐廳。今次選了宋玉生廣場澳門皇朝;他們造的葡式鴨飯和葡國雞都相當不錯!iced hazel nut cappuccino 也都造得好,沒拍照,因為孕婦太羨慕卻只能看著不能吃,對她有點過份,我只好快快了結了這杯。

這家服務也很不錯,點這個還是侍應提議的,還保証說他們不會造得太甜的。

美麗的澳門夜,是好友與美食的好時光!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