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廣東話的正斗

在中環當白領儷人十多年近廿年,尤其在國際金融中心二期落成後頭幾個入伙單位,最初那幾個年頭,可算是陪著這幢大樓的成長。

這幢樓最早時期,樓層還沒入滿,於是管理公司非常樂意和熱誠邀請大樓中各租戶的行政管理人參詳各項管理細則,不停修正改進,態度非常正面。

雖然偶爾還是會出現不同人不同視野的差歧而有小執拗,但當時大廈管理一方的客戶專員們都以實在的以客為尊態度。最高指揮的會跟我說:「我們會以酒店式服務作營運基準。」說的是一口字正腔圓廣東話的外籍人仕,他告訴我很小時候已經在香港了。

也有試過一個特別客戶咨詢的小團隊,定時邀請我進行檢討會議。大時大節,他們會盡心在樓宇中擋出當年還是空置的樓層辦康娛活動,聖誕派對等;每一年都有一點「指標」,讓他們的團隊人員更多與各租戶特派員交流。

那時,這幢大樓充滿著友愛和笑容。記得一次上司太太與我同車,車子駛回大樓時,守在入閘的看守員給我們敬軍禮(注:當時大樓有聘請前駐港啹喀兵 (*注1) 駐守在大樓主要的車或工程庫之出入位),我們都輕輕跟他點了頭,上司太太跟我說:「縱觀全港的保安職員,就只得這裡的最有禮。」

後來的事,就是這國際金融中心,原隸屬於地下鐵路公司的大廈管理分公司,已可獨當一面,更在世界得到大廈管理服務大獎,亦贏取了深圳很多新蓋的金融商業大廈的管理服務合約,以及順理成章成為深圳地鐵的站管理公司。

那時候基一場「租戶個別咨詢會議」中,我們提及「正斗」這家雲吞麵將會進駐這大廈商場。而在這場會面前一次會談,正正就是我提出商場裡的食肆太少,太側偏美容時尚。他們回覆:「我們也有注意這方向,所以也努力跟本地飲食業推介,希望引薦得到他們進駐,擴闊我們的餐飲範疇。」

我還笑說:「那正斗進駐就正正合名合時。」當時其中一位與會的女仕輕輕問:「正斗是因為它在本城很出名的嗎?」另一位她同事笑:「別介意,她在外地成長,剛回港加入我們不久,對本城文化不算很認識。」

「哪會介意。」於是我們話題一轉,入到廣東話裡「正斗」的意思。(*注2)

而那時,這公司、這種營運的心思、這一班同寅的誠懇心向…上上下下的聯成,讓這幢大樓也是本城最「正斗」的國際金融重地。

十多年後所見,雖外在一切彷彿形還在,但神韻卻都俱往矣。

唯是當中的——正斗雲吞麵,還是堅持著本質。

注:
(1) 尼泊爾僱傭兵(俗稱「啹喀兵)為九七前英國政府所聘駐港軍人。九十年代後,英政府大幅減省軍事經費,解散這批啹喀兵。零五年前,他們都轉到一些大型機構、高級公用地點如商場等駐守保安。
(2) 廣東話中的「正」有上等、純正、地道…等的意思,也引申指好的、美的。至於「斗」字則與古時的一些地主、貪官有關。古時,不論是官府收糧或是地主收租,貪婪的人往往會利用一些不合規格的「假斗」來欺詐老百姓。老百姓希望能用合格的量斗收糧,因此「正斗」意為「好」。(摘自網上文章)


發表留言

大埔大戶人家

昨晚跟一班朋友去大埔的大戶人家吃飯,對於一個從不主動提議上酒樓吃中菜的女人,這飯很有令我大開眼界的感覺。

開的眼界——

不是酒樓的裝潢;它只不過是大埔墟一家很本地的中式酒樓。

不是菜式的特別;幾味菜也是地道的,帶點鄉村餘韻的粵菜。

不是服務的殷勤;雖然在坐的是他們老顧客,他們依然老實不客氣,催促著我們吃完好快走,他們得按時關門打烊。

是味覺上的;或者該稱為味覺大開吧!但又不算很對。

先說說,他們碟頭之大;盤盤都恰可跟洗臉盆比。烤乳豬,皮薄脆,可是昨晚吃的還已經不是早預訂的,只是晚市剩下的餘貨;如果一桌預訂,應該更加叫人拍案叫絕。相片欠奉,因為沒想過那樣出色,然後在下面十分鐘碟上已經只剩下豬頭。

另一個魚湯泡飯也一絕,飯焦甘香,烘得顆顆都香脆,魚湯清;但必須趁米飯在上菜泡入湯後儘快完成;否則飯泡久了失了那窩巴趣味。

然後,昨晚,經過兩位現場味精敏感的人體測試,食物沒有味精。我喝了兩大碗湯,而不覺得對可口可樂感到需要。

只可惜,這店下月因租約,要關門大吉了!

要吃必須快去!

屯門有家,找天帶爸媽去吃一頓比較比較。

大戶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