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娃衣櫥:Blythe 的娃娃裙子

一直以來,我家都是以 Pullip 們為主,所以,對Blythe做衣服是極少的。直至 B2 (我家現時只有兩個 Blythe ,因為懈,我索性叫她們B溫,B2) 來臨。

我開始為她添些裙子,然後發現Blythe的裙子,比較起Pullip,總是會出現小孩子樣。(以往替 Dal 造的才會造得比較小孩的娃娃裙。)

10174952_323361601203890_6121967750281806271_n 10325744_323352137871503_6324637225720145408_n


發表留言

娃衣:元旦派對酒會服

為我的Bee2 (Blythe) 在2015元旦趕起了一件新酒會裙子,配及個小手袋。

image

這裙子,就是過年出去旅行,看來也很不錯。

小翼袖,正正因為要跟我們去星加坡渡歲,那裡不冷嘛,但當然得要有氣氛!


發表留言

娃:遇娃友帶商機

近期忙新事業,幾乎都無時間可以踫踫家裡的娃娃們;他們都逐步長居在藍藍房間的櫃裡。

就是幾個月前好友送來表妹的 Blythe (另見文章 《娃:B1 & BEE2》) ,都一直擱在書櫃上。由於娃放著陳設了經年,妝容都有點老了,只好去找專家為她們整整容。

經另一位玩娃朋友介紹,結識了Rei;到她店子 Raspberry 放下了Bee2,請她幫忙為娃化妝。

whatsapp 回覆說那娃的配件老化,怕打開後頭蓋的塑膠會崩破。 於是又去找好友求教,她說近月認識一位愛修理模型人物的玩家,為她維修了很多的洋娃娃,最喜歡向高難度挑戰。還沒緣見這個高手,只看過由他修復的好友家裡娃娃,確是相當神技。於是請 Rei 放膽打開 Bee2的頭蓋,進行在眼蓋上色、開鼻頭下的人中位……等等工序。

因為這娃的背景故事,我在whatsapp 跟 Rei 談了起來。 待得她通知Bee2新妝已完成;我這夜去領她回家。

在Raspberry 店裡,遇見另一位帶她 Blythe 娃娃們去維修的Sonia;她跟我年紀相約,在一家服裝製造商裡當品牌發行;一聊,我們的共同話題可多了。

她看我不忌自己專業,反而好開朗告訴身邊所有人我這個喜好,就連家裡兩老、老公大人也不忌諱或表示不滿;都顯得很羨慕。 「公司裡的人還是很介意這些【玩大頭娃娃的無聊人】啊。」她說,一臉無奈。

我倒是覺得,如果一家時裝品牌製造商裡的人員,都這麼不能接受同事的個人興趣,這還是愛時尚、愛衣料、愛服裝設計、愛美麗東西的人最自然的投射。 這公司的老闆也該檢討一下,幹麼公司裡盡是沒能包容或欣賞這些業內員工最該必備條件的員工?

我和Sonia交換卡片,很認真耹聽彼此的工作範疇和專業,她還隆而重之把我名片收好,說要為我轉介另一位好可能需要我公司服務的好友;那一刻,我們就如最正規的業務交往禮儀——只是,我們都是玩洋娃娃的女人,在改洋娃娃的店堂裡相遇罷了。

如說人都以相識滿天下為豪,這天下自然要覆蓋著生活裡每一個可能吧!今日還在困惑如何尋覓新客戶的老闆們、市場推廣員們,是否都該重檢一下自己的嗜好,那些有可能帶來的商機?不過,「的忠告,免費的!」 那重點根本不在個人嗜好上,是你如何在耹聽人家嗜好時,所表現出的真心尊重與誠心學習。

易學難精?不!是易明白,卻難真正的會。

Dolls meeting

Dolls meeting


發表留言

娃:B1 & BEE2

Doll Bee2

Doll Bee2

Doll B1

Doll B1

在一些不玩娃娃的朋友眼中,我可能是個怪怪的媽媽,一把年紀,跟女兒一起玩洋娃娃;又很多朋友以為,為求跟女兒有更多共同話題,自己也陪著玩,真是難得。

其實我本身向來是個娃娃收藏家,自小已經只愛人偶娃娃,對毛毛玩偶感覺一般;看過我文章《我的寶寶—結緣》與《我的寶寶—相依》就明白。

我在90年中,向美國水滴娃娃(Precious Moments)總代理申請成為香港經營權網上銷售店。2000年又把珍藏的芭比 Barbie粉紅系列(Pink Box)限量版轉賣,從而認識了幾位海外朋友,聯絡至今。

玩洋娃娃,是由我影響我家藍藍;當然兩母女一起玩,一起為娃娃做衣服、拍照,帶他們去渡假;都是樂趣盎然。

但對於一般對大眼(或叫大頭)娃娃不大認知的,都會以為我家平常收藏的統統是Blythe(多稱B女),其實我以往都偏愛由韓國設計的Pullip品牌關節娃;直至近來,我家終於有兩個日本設計的Blythe了!

為何要解釋得那麼仔細呢,原因是我想為大家說說這兩個B女的背後故事。

B1 與Bee2(藍藍說媽媽改名越來越沒品味),來自一位本來自小就跟這款Blythe娃娃長得極相似的女孩,她叫Bella,是我好友的表妹。

Bella自小由她姨母帶,由幼稚園時候已常跟著我們幾個大姐姐和她表姐四處去玩。可以說她的成長就跟我少女期有很多共同的笑聲和回憶。

這女生,是家中獨女,人很聰穎懂事;跟父母關係甚至姨母家各人,同住的祖母都非常親厚,是個人見人愛的可人兒。家裡收集了很多跟自己相像的blythe 娃娃,她閒時還去醫院替兒童病房髹牆畫,又跟病房的孩子們說故事。

可是,某日夜裡傳來噩耗,Bella在睡夢中離開了人世所有愛她的人,親人教友朋友們統統在她喪禮中哭乾了淚。她媽媽反而勉力安慰大家,女兒生來像小天使,這是天父恩寵,將來還是會在天國相會。這喪女之痛未復,翌年,丈夫也隨女兒到天堂去。這媽媽一直細心打理著家裡的blythe娃,以慰一腔思念。大家看了不忍,多勸她展望自己在世時光,天父把她留在人世,必有意旨與安排。

我們都靜靜地守望這位安蒂,在Facebook 中看見她這幾年重新在社交中活躍起來,把更多關愛傳播開去;都暗暗為她高興。終於等得她決家把家裡重新裝修,決定把blythe送給有緣人。

好友為表妹安排這些收藏品,把其中兩個送來給我。

其中上面的Bee2,就說一看,就覺得跟我相像。

我把她的頭髮修好,換了個新的妝容;看來就跟我更像了。

這是代表著Bella也在天國守護我這個大姐吧,這娃紀念著我們的相識;那個小時候向我鬧別扭要抱的,像天使般的笑臉,依然在腦內飄著。

Bella,您在天國好嗎?我會好好為妳照顧B1和Bee2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