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愛上髮型師

曾經有人說過:「男人最大可疑的情敵,就是老婆的髮型師。」

當然,這不會是我,因為我的髮型師,是愛了我幾十年的表弟,他整天纏著我抱抱的時候,我老公還沒出現,嘿。

不過,跟髮型師種下一些特殊感情,也是能理解的。

因為女人時時都在 bad hair day 心情煩燥,頭髮亂七八糟的時候踏入髮型屋,然後神彩飛揚,被讚美讚得飄飄然的離開;她們的髮型師就好像有魔法的,摸摸女人的頭,她們就會靜心。

我的三千煩惱絲,比很多女性朋友,多出一倍;所以這詞用在我頭,應該名為六千煩惱絲。

去過一家髮型屋,兩個髮型師悄聲在我背後竊竊私語:「那個長草頭。」指的正是我這尊頭。

可是,我並不是太久沒去剪髮;只是太難搞。

中學時代的同學大概有印象我一畢業那年,把一頭長髮一口氣剪短到像小男生;大家都認不得我。

可是不到一週看不順眼,再剪,好了,今次剪到自己也哭起來,只好用頭巾把頭髮包起來。

那些年,認識第一位建立長久關係的髮型師,他叫Danny;是個標準藝術家。

少女初踏社會,對打電話預約髮型師感到有點怯怯不好意思;於是就時時出現以下情況,走到店去,他老闆說:「Danny 今天不上班,不知哪裡去。」

又或者:「他說會回來,等一下吧。」我一等就一兩個小時。有時,他更有趣,剪了一回,對我說:「手累了,餓,先去吃飯,別走,我一會回來。」於是,丟我在那裡又一坐個多小時。

我對藝術家們的耐性,可能拜他發掘的。哈。

但我還是喜歡他,因為他對我的一頭又長又濃厚又鬈的頭髮,很見喜愛;每次只有他有時間,會請我讓他練習,讓他編辮子,為我梳髮髻,有時隨手在店裡找朵小花為我別上;我也隨他,反正他很會逗我開心。到後來,他也不再問我想如何剪的髮型,我一坐下,他只會問什麼長度,款式就完全隨他。 (今日表弟也是這樣對待我。可見我實在很隨和的一個人啦。嘻嘻!)

這髮型屋,一直到我結婚後還在用;直到有日,他說:「我跟老婆移民了。」 也沒放下聯絡,也沒說哪一天離港;總之某日的 Goodbye 後就再沒見過面。

反而那髮型屋的老闆,我還是會偶爾去幫襯;跟他總沒跟Danny的說話多,人夾人緣的吧。

但感謝他某年在我弄傷了肋骨在靜養時,為我體貼過;因為那時我根本無法彎腰洗髮;每次去他那裡,都彷彿公主出巡,他跟店員們都由店門迎我,一直護送,為我墊好背;整個店裡都為我忙;但也還只收標準費用。

我不好意思,他卻說:「老朋友嘛。」

後來十幾年,搬了家地點不順路,沒去。

今日又踫巧經過他店前,而他又正好站在那兒,認出我。

原來晃眼,跟他相交,又幾十年了。

老朋友嘛!真的。


發表留言

我的孖辮

藍藍的頭髮很多,又密又厚又偏硬,還在頭頂出現一個呈品字型的三個髮轉圈圈;自小就懂為自己編頭髮甚至編古裝髮髻的我,竟然在對著自己女兒的頭髮會出現一籌莫展的情況。

編馬尾辮,無論怎麼梳,頭頂都不能平滑,會有一半球狀在頭頂谷起;梳孖辮就無法把頭鬆平均分好兩邊,髮界會出現狗牙狀;之不過,分孖辮還是始終較馬尾辮好, 原因是一般頭髮少、頭髮薄和頭髮柔軟的,即使成年女人或小女孩,都不容易明白頭髮多得像我家的女仕們會有多煩;一般束髮條如何也不夠綁得緊,綁緊了又如何 地半天就鬧頭痛。

偏生寶貝女兒自己、寶貝爸媽、寶貝婆婆都不喜歡女孩子剪短頭髮;就是這樣,我家這位寶貝女,就只好自小束著孖辮;無論上課還是上街。

當上了中學生,還真沒有想過;這小孖辮會帶來一點點……麻煩。

先是同級同學看不過眼,大抵無論任何年代,中學生當中總會有些很自詡時尚的女生,愛將人家來評;無論是媽媽年代還是女兒年代。 背後為她起了個「孖辮妹」名號,不多久,怕是傳呀傳後丟了字;某日測考,鄰班男生坐在她身邊時,說:「啊,原來妳就是孖妹。」

孖妹?!

「你答他嘛:『我不是Twins,我回家問問媽我的姐妹生了沒有?』哈哈哈。」我說。

時常有人藉故走近問:「妳為什麼要天天綁孖辮?是在裝可愛嗎?」女兒說

「的 確相當可愛,我可不是裝出來的啦,你說是不是?」如果是問我,我會這樣答;不過我也明白孩子在新環境中為這樣小問題,是有可能引發大格鬥的。我唸中一時也 是綁個賀燕秋(當時電視劇『京華春夢』中由汪明荃主演的角色) 髮型上課,那時電視劇《京華春夢》正熱,我背後也受了不少批評,但也同時引來過不少男生藉故相識。

「鄰班有個女生,原本也梳著孖辮;聽人家這樣說我,她倒是第一時間放棄了。有一天卻走過來跟我說:『啊,妳還在梳呀?為什麼他們不再笑了呀?』」藍藍說。

「跟她們鬥『長氣堅毅』啊!」大家要是批評我,我堅持,你們又奈何得了我麼!這就是「Nina」孖辮論說啦。 (大家看我是怎麼教女!)

「哎,我也懶理人家;反正頭髮是我的,頭痛也是我的。難道我得要跟所有人解釋我綁馬尾會頭痛嗎?」說話由孩子說出來,証明真的看透了重點;我等的也是這句話。

「要人人明白也確實不易,總不成拿個大聲公在操場裡大叫啊。 嗯,我倒有一個法子讓人人明白你要綁孖辮的苦處呀;把一張紙寫『我綁馬尾辮會頭痛』貼在額頭就成!哇哈哈!」

後序:某日跟師婆說起藍藍這事,師婆也說:「啊對!也有老師問起過,這個中一生為什麼總是綁孖辮上學啊?」原來她小辮成了標誌啦。問題是,中學生不可以綁孖辮嗎?

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
[5] Re: agnes

agnes :
原來藍藍也上中學了!時間過得真快呢!
我女兒的學校,女同學長髮及肩就要束起來,但不許學生束孖辮,只可束馬尾呢(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方便校方管理吧。)
可不可以剪個碎一點的髮尾,偷薄點頭髮便沒那麼重呢?

真的,時間過得好快。不許學生束孖辮有點奇怪的校規,難道束孖辮就不整齊?其實表舅父是星級髮型師,已經替她把尾後修得很薄, 但太薄在放假放下來時又不好看的;不過我想主要還是從來都不慣攏到後面梳馬尾,一梳就頭痛,我近年也是,有時上班懶就想挽個髻梳馬尾,結果半日就頭痛。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17/01/09 02:29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盧依喬

盧依喬 :
哎,我也懶理人家;反正頭髮是我的,頭痛也是我的。
很豁達的藍藍~ 做媽媽的也可以放心啦!

有時作為媽媽兜兜轉轉,詐傻扮蠢,咪就係要套佢把重點講出口,好堅定信心嘛。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17/01/09 02:21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藍藍很懂事呢 ^^

HaPPy
[引用] | 作者 HaPPy | 16/01/09 15:5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原來藍藍也上中學了!時間過得真快呢!

我女兒的學校,女同學長髮及肩就要束起來,但不許學生束孖辮,只可束馬尾呢(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方便校方管理吧。)

可不可以剪個碎一點的髮尾,偷薄點頭髮便沒那麼重呢?

agnes
[引用] | 作者 agnes | 16/01/09 13:3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1]

哎,我也懶理人家;反正頭髮是我的,頭痛也是我的。

很豁達的藍藍~ 做媽媽的也可以放心啦!

盧依喬
[引用] | 作者 盧依喬 | 16/01/09 12:42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