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廣東話的正斗

在中環當白領儷人十多年近廿年,尤其在國際金融中心二期落成後頭幾個入伙單位,最初那幾個年頭,可算是陪著這幢大樓的成長。

這幢樓最早時期,樓層還沒入滿,於是管理公司非常樂意和熱誠邀請大樓中各租戶的行政管理人參詳各項管理細則,不停修正改進,態度非常正面。

雖然偶爾還是會出現不同人不同視野的差歧而有小執拗,但當時大廈管理一方的客戶專員們都以實在的以客為尊態度。最高指揮的會跟我說:「我們會以酒店式服務作營運基準。」說的是一口字正腔圓廣東話的外籍人仕,他告訴我很小時候已經在香港了。

也有試過一個特別客戶咨詢的小團隊,定時邀請我進行檢討會議。大時大節,他們會盡心在樓宇中擋出當年還是空置的樓層辦康娛活動,聖誕派對等;每一年都有一點「指標」,讓他們的團隊人員更多與各租戶特派員交流。

那時,這幢大樓充滿著友愛和笑容。記得一次上司太太與我同車,車子駛回大樓時,守在入閘的看守員給我們敬軍禮(注:當時大樓有聘請前駐港啹喀兵 (*注1) 駐守在大樓主要的車或工程庫之出入位),我們都輕輕跟他點了頭,上司太太跟我說:「縱觀全港的保安職員,就只得這裡的最有禮。」

後來的事,就是這國際金融中心,原隸屬於地下鐵路公司的大廈管理分公司,已可獨當一面,更在世界得到大廈管理服務大獎,亦贏取了深圳很多新蓋的金融商業大廈的管理服務合約,以及順理成章成為深圳地鐵的站管理公司。

那時候基一場「租戶個別咨詢會議」中,我們提及「正斗」這家雲吞麵將會進駐這大廈商場。而在這場會面前一次會談,正正就是我提出商場裡的食肆太少,太側偏美容時尚。他們回覆:「我們也有注意這方向,所以也努力跟本地飲食業推介,希望引薦得到他們進駐,擴闊我們的餐飲範疇。」

我還笑說:「那正斗進駐就正正合名合時。」當時其中一位與會的女仕輕輕問:「正斗是因為它在本城很出名的嗎?」另一位她同事笑:「別介意,她在外地成長,剛回港加入我們不久,對本城文化不算很認識。」

「哪會介意。」於是我們話題一轉,入到廣東話裡「正斗」的意思。(*注2)

而那時,這公司、這種營運的心思、這一班同寅的誠懇心向…上上下下的聯成,讓這幢大樓也是本城最「正斗」的國際金融重地。

十多年後所見,雖外在一切彷彿形還在,但神韻卻都俱往矣。

唯是當中的——正斗雲吞麵,還是堅持著本質。

注:
(1) 尼泊爾僱傭兵(俗稱「啹喀兵)為九七前英國政府所聘駐港軍人。九十年代後,英政府大幅減省軍事經費,解散這批啹喀兵。零五年前,他們都轉到一些大型機構、高級公用地點如商場等駐守保安。
(2) 廣東話中的「正」有上等、純正、地道…等的意思,也引申指好的、美的。至於「斗」字則與古時的一些地主、貪官有關。古時,不論是官府收糧或是地主收租,貪婪的人往往會利用一些不合規格的「假斗」來欺詐老百姓。老百姓希望能用合格的量斗收糧,因此「正斗」意為「好」。(摘自網上文章)


發表留言

編椅

這個編椅,小時候家裡有兩張,是媽媽朋友的丈夫所編,當時是用鐵枝架加包了膠的繩索所編織而成,包著膠的繩索會現出橘子繩索的顏色,但膠面因時日而老化變黃。記憶中,這兩張椅在搬到西部的家裡時,還在廳裡放過一陣子的。

見到這構造一模一樣的,感覺特別異樣。當然這椅比以前那張更具質感,更透氣,更有格調;時空畢竟穿梭了四十多年。

有關這張椅資料,會跟同場展覽的其他椅子設計師,在另一篇中作詳細介紹。

照片來自 神戶,竹中大工道具館 一個椅子年展。

圖左下就是兩椅摺起來的時候。可惜沒找得出兩椅打開的相片了。


發表留言

香港的特色究竟是什麼?

最近為一項活動,要開手作資料搜集;當中涉及香港特色。

自己平常自命最地道香港人;但當面對這個問題,仍然呆了半響——是蛋撻嗎?避風塘炒蟹嗎?

不要都往吃裡想好吧!哪——是太平山嗎?還是中銀大廈?國金?

什麼也好,就是請別再說金紫荊廣場。

上維基找了好幾篇,都很片面的東西。

原來,我這個上推十代都原居這小漁港,祖父母輩到父母輩,也是港島與九龍半島的自由戀愛蒂配下的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原居民;到頭來,都還很疑惑。

整理一下,香港還是有很多特色的食、住、行、地標、文化的。 只是,近廿年,舊的建築物不斷地被遷拆,食店不斷被地價上升的舖租逼得再不能維持下去,而把傳統的食品都被慢慢地消失於城市。 住的,城市人要求居住質素,舊的居所模式被替代,原也難怪。交通,可能總算是變化最少,起碼外形還在,傳統留不住也是難怪,難道我們還要招手叫輛人力車吧。

可是,地標建築物,就不能好好留下嗎?好了,自從天星碼頭、皇后碼頭事件,大家都意識到舊建築物再讓地產不斷的收購改建,我們的香港下代,怕且只有文物博物館裡,才能看回自己的城市演變和追朔?

中環的人力車?喔!自從天星碼頭遷了,皇后碼頭沒了,我都再想不到它們在哪裡出現?

海港的「幻彩詠香江」嗎?上次看那浮在海港的黃色橡皮鴨時,正巧是這雷射燈亂掃的表演時段;結果,灰灰的夜空斷斷續續地見到幾道毫無節奏的綠燈線、白燈線,在那夜空現一現,掃兩掃,停三幾分鐘……看得人好納悶,完全感覺不到它易如何開始,什麼時候演示完畢。身旁幾個內地遊客失望的問:「嗄!就是這樣了呀?」

海港的中式帆船?活動的佈景板!換了彩衣的天星小輪嗎?我倒還是愛綠色白色的那幾艘。

建築大廈群嗎?還不是灰灰沉沉的水泥堆。沒有藍天,沒有星夜,它們都不顯得漂亮。

還有什麼呢?怕要數到長洲太平清醮了、大澳船屋?

已經好多次,外地來的好友們,來了兩次後,都說:「香港除了在商場裡走,坐下來吃吃休休,真的沒什麼看頭。」

抱歉,我又要說;新界西岸,青馬大橋的落日,真的美;也因為那裡的天、山、海、路和樓,還是各自有展示嬌姿的空間。 夏末秋初,颱風前夕,雲霞變幻;冬盡風高,落日極美。

可是,香港的特色;就是,香港人都忙得累死,天天趕在商業區裡、地底裡鑽;回到狹小家居裡倒頭就睡;家的空間隨著地價,越來越小,在家生活的閒情,又隨著社會經濟緊縮,又越來越少。

回頭,香港的傳統特色文化,越離我們越遠。

想起上環大笪地;夜了消譴,買點地道什麼……現在誰還會夜了找三五知己在路邊摺檯摺凳,冰凍啤酒,兩碟滷水小菜嗎?

圖片來源:網上搜尋

 

 


發表留言

將快消失的大廈

image

以往,我的生活只來回新界西與中區;北角這地方好像只有小時候上一個姨母家去渡假之外,就極少機會踏足。 最近有兩個客戶都分別位處這街道的頭和尾,我就在這幢大廈前來回走了好幾次。 在它的樓下簷蓬下路過;沒太大在意一連好幾家店子都沒開;然後,一家門前貼著:「我們還沒搬,仍在營業」,細看,那家小食店正是大半年前我跟合伙人在拜訪附近夥伴陳列室時,幫襯過的一家。 走到大廈對面,把整幢拍下來—- 很快,這裡又是另一幢全新,高聳入雲的商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