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香港台北兩地情

很多年前,帶著還沒滿八歲的小藍藍,母女倆第一次踏足台灣,說要花十四天的時間,儘遊台灣。

看我博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十四天要租車、自駕遊的,絕不困難;不過絕不是我本色。這遊最重要目的是親子教學遊——就是去到哪裡,都以教育為主。

2004 還不算太流行這類親子自遊行;由各處大家在我問路後,問道:「妳自己來玩?帶著這麼小的孩子來玩呀?不是跟團呀?哎唷!妳好厲害啊!」而知,當時像我這樣的,還算少。

當時駐台灣的JL老闆知道我這個打算也替我緊張,交帶台北公司同事替我安排接送幫忙預訂什麼,公司司機管接時說:「陳太,妳們打算來玩幾天?我哪一天送妳們到機場?」到送我們到機場時:「哎唷!妳們竟然玩了這麼多地方,我來台北住了十多年,妳去過的有些我還沒去過咧!」

其實,那時交通不算便利,我們單是去宜蘭都花了三天兩夜,還只不過只是在羅東一帶。

不過,這個旅程讓我跟台北好友 IY 一家交誼。

(有關這旅程的幾篇雜文記在舊博中《台灣:要跟筆友見面了》)

一轉眼,當日替一個新交朋友的孩子在家裡辦小生日會的這家人,相交已十多年。當中有兩家人過訪相聚,也有藍藍拉著大隊同學過去家訪來完成一個越洋文化對比的研究論文;也有我因利成便把一些台北的其他朋友引薦相交。不過,來到今次,是把我兩位自少年時代一起成長的閨蜜介紹相識。

以往幾年不是商務的原因就是個人速遊,很久沒有看過陽光中台北的上空。

20170921_111815 (1).jpg

晴空萬里,透過機艙的窗折射了彩虹色。卻不知道我們錯過了家裡上空真正的一道雙彩虹。

2004年那次遊,正值前總統陳水扁連屆競選,政治鬥爭鬧得正熱;當時媽媽心得很,擬出面截停我帶藍藍到那邊一遊。幸好有台灣朋友們指引,知道哪些地方去不得,哪些地方市面一切如常。

也是那年一遊,我透過跟不同層的當地人對話,才真正了解到台灣兩黨的分野;更進一步了解到外邊如我們這年紀的一直在香港中國歷史書本中看的中台歷史,裡面的大誤。

也是那年一遊,之後陸陸續續去過很多次,每次都得當地好友接風,還帶我去探覓各處好玩新奇之地。

這十多年,隨著兩地交通發展、政治環境、政治壓力相近,港台兩地驟變非常親近友好。有時跟台北的朋友談到兩地發展,都總愛「天涯若比鄰」一笑互持。

港台尤以台北,尤來越相靠近;不單止年輕一輩愛之自遊自在,我們一輩對之背景採國際上國之平等待視;也更是港台兩地交流、文化、思維越來越接近。

此行臨行前收拾行李,大塊笑:「妳現在飛台灣大阪,根本一如過海去澳門無異。」是,近之,因,友之情之所在。電話另一頭,有移民加國多年的兒時同學來訊:「我十一月跟老公去台灣自由行,知道妳最會玩,替我編的行程給些資料和意見好麼?」這是出遊前加我一點甜蜜壓力啊!好的好的,好說好說!


發表留言

英倫遊:聖保羅大教堂上空

DSC_9633_副本

巴洛克風格的聖保羅大教堂 (St. Paul’s Catherdral) 就在 Southwark 中心,這座大教堂不可不到。

我和藍藍是在遊完了 泰特現代美術館 (Tate Modern Museum) 後,就沿 Blackfriars Bridge 信步過河去。

那面前的廣場有我們最想見的英倫巴士不斷往來,有廣場上用腳走路的白鴿和超英倫風的……水鴨鳥。

DSC_9616

 

 

午後的時候,在沿河那些餐廳吃飽了漫步的感覺真的太好。

只是無心理準備下,迎上週日 St. Paul’s Catherdral Full Ringing 長鳴鐘聲;差點聾掉。這個鐘聲不是一般的教堂鐘聲,我懷疑整個倫敦都能聽到。而且一響就由下午 2.40 一直鳴響到 3.15;遊客像我們真的不習慣,於是一直向 Museum of  London 那邊閃去。

不過,眼睛都忍不停在這個建於17世紀的宏偉建築上;的確,好美麗的一座教堂,也是我見歐洲眾多教堂之中保養得最潔白華美。

旅遊書裡介紹可登上大教堂的圓頂迴廊去觀賞倫敦市容;可是鐘聲實在讓我們無法靠近。

抬頭,看見最大的圓頂鐘樓恰巧有飛機經過,連忙舉機去拍——

想不到回家來一看,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原來還在比較高空的航線裡有另一飛機同時出現。

這照遂成為這趟旅遊送自己最佳的紀念品。

collage st paul


發表留言

韓遊:飛機餐

一向不享受飛機餐的我,今次搭乘大韓航空,卻很乖乖地把整盤飯餐吃個美人照鏡。

只因為那位空中少爺的關係。

不是他長得俊美,不是他的聲音特別迷人。

而且,大塊藍藍都坐我身邊。

是因為他見我在選擇餐膳時,扁嘴巴,然後答:「不了,謝謝,我不餓。」

他問我:「你是要去韓國嗎?」他說的英文並不很標準,但笑容搭夠。

「當然,這航機飛首爾;不去韓國可以去哪?」

「那妳必須試試吃我們的韓國特色拌飯。」我開始猜想,他剛才其實是在問我是否第一次去韓國了。

他端著我們那行座位側,一直很努力說著。

「那好吧。」

拌飯不是石頭鍋的嗎?飛機上拌飯!

不過,我竟然都吃完了。的確,那像牙膏般的韓式辣醬確實不錯的。

而且,瓜菜在飛機上,吃的輕鬆,沒有濟漲不適感;也是好的。

然後,那男生又專程來問我:「妳覺得如何?」

「好吃,所以,我把它們全都吃清光了。」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