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永遠的28

13178849_10153472015085988_9202887974384490874_n

在欣賞過姚嘉兒的「永遠的28演唱會」,我在想——

我28 的時候,在做什麼呢?

1997年!香港!

女兒一歲!

忙著,就像所有新手媽媽一樣,把所有時間都跟那個只比熱水壺大一點的娃娃對耗。(廣東人60-70年代,都愛將嬰兒比作熱水壺大小;猜想應該是因為紅A牌子的玻璃內膽式熱水壺,紅彤彤的搶眼外形是香港一項劃時代的發明,席捲整個生活品市場成為熱話。壺大,女人常需要兩手抱著,手勢就像抱著個嬰兒一樣。)

當然97年的香港是大時代,再忙都會因為這個巨輪而在生命中刻劃一段很特別的歷史。

那年雖然也充斥著各種各樣對未來的憂慮,但整體來說,還是希望比憂慮多。家裡有新生命,更值牙牙學語,每一天都是新的學習,每一月都是寶寶新的發展階段;這家庭滿是一種未來的期望;時刻都因為見到這個孩子的健康成長而快樂,滿屋笑聲。

甚至,因為這樣,我們不在乎樓價高企,甘心成為負資產的樓奴。很快地負資產成為包袱,卻只閒閒地認為這總會過去,猶幸投資不托大,負數有限,最壞卻也最好的打算就是把那每月供款當成租貴了的租金罷了。

這是很樂天也很樂觀。大抵不全因為家有小生命的動力;也因為社會環境的安穩,社會普遍對香港大圍環境的信心。

這回顧,跟今日的時局一比;不必我多說,大家都能立即掃出一籮筐一籮筐的怨訴。

沒有什麼比對自己生活的地方再沒有信心來得更灰的。

可是,也沒有比長年生活在灰天黑地心情的更傷懷。

生活再苦,都得要活得有希望,有動力,有信心;所以,我會阿Q地繼續在生活中找小趣味,努力每日都有點別緻的小玩味。

97年於我不算得人生最好的一年,但我還是願意認為,如果能永遠保持著這一年的快樂感覺和安穩的社會環境,也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pink-tilted-tiara-and-number-28-md


發表留言

踫上古典音樂

面前一頭「雲」狀髮型的是位年青音樂指揮家。

不到十分鐘會面,氣氛已熱;他笑起來很可愛,告訴我平時比較傻氣,對著樂隊會吼叫。(當然後來知道他跟我同是獅子星人,這種表現就一點不奇怪。)

我在跟他提到我女兒十八了,他瞪眼張嘴合不上,也可愛。

我們在計劃一些年輕音樂家的夢,我簡喻這構思為「鐵甲萬能俠」,他笑不可支。

要把他們的表演一一達成出來,我還需要很多個人對古典樂團、樂器、組合方式……應合到每個表演場合場地的變奏;他們不介意教我這個門外漢。因為我們都希望有更多新一代接觸古典音樂就像時下歌手一樣。

替他們洽談表演?我不敢妄自托大。雖然接下來有些工作有可能把這資源連上;但還在努力推賣中。

轉頭,接下個面會,由澳門專程來找雅謍合作的公司派員……

竟然甫坐下就問:「想在澳門辦年輕音樂家快閃,有沒資源?」

世事有時就是這樣,緣份來到了,就像伸手那麼遠……

k6869165

文章記於2014年初春


3 則迴響

佐餐音樂

從來沒有這樣覺得 lullaby 是這樣令我難受過——

爭秋奪暑,週日炎夏午後地面反蒸的熱氣已夠讓人難受。

午後躲到小酒吧喝一杯冰凍雞尾酒,逃過了午熱,但距離晚上八時去上環文娛中心看舞台劇《祠堂告急》,看看錶,五時,去shopping 太趕,去吃晚飯太早……

在上環踱了兩圈,看來餐廳都不能坐太久;都恨香港土地太少,沒幾處可以像那些作家前輩,能打坐半天寫上百頁稿紙的茶室了。

與女兒兩個撐檯腳,吃不多,中菜也本非最大熱愛,一般不會選;但這個情況,就只有酒樓可以坐最久。北苑還沒開門,抬頭見富聲海鮮酒家,進去一試。猶幸接待小姐熱情招呼我們進去先安頓,經理和待應們還在旁邊開例會準備。

一切都很好,坐的舒適;看見門前貼著華爾街報曾將這酒家列為香港七大推選酒家;有點踴踴欲試了!

兩母女今日只能小試牛刀;胡椒湯只點一客,料足,胡椒原粒在碗底剩下都有近五六顆,相當有胡椒的辣,但這才正點,愛喝胡椒湯的就知道,裡面還有銀杏、豬肚洗得可跟白肺相比。

咕嚕肉,是招牌菜,叫脆口咕嚕肉,坦白說我家娘親做這菜很有一手,連那醬汁也全手造;不過家裡火喉始終不及酒樓;這菜果然是招牌貨,一送上桌來,垂涎一地,筷子忍不住了!濃但稠得恰好的醬裡有鮮菠蘿汁,鮮果汁可以滿滿一口,炒的是大切塊紅青椒與厚片鮮菠蘿,當然咕嚕肉是真的——脆卜卜!

薑汁芥蘭都是平凡小菜,但老薑粗粒加濃薑汁炒,是平凡中的老師傅。

贈送的糖水還有三款選擇,陳皮紅豆沙、南瓜露與楊枝金露;我們都選楊枝金露,不過,單甜品論,這奶太多,芒果肉很老;畢竟大家都在外頭甜品店被縱慣了;不過,既然是贈品,是算相當不俗。

可是啊!

酒家一直重複播放著一隻滿滿祝安睡、lullaby 樂曲的音樂碟,還竟是當中最慢的版本;聽得人好睏,胃口全無,只想一頭倒下睡去。我一直望著餐牌在暗打著睏,無心點菜,也無心跟女兒說話。睏意越濃,我開始覺得連待會去看劇的興味都快打掉了。問經理可否轉過另一樂碟,竟回答不行,這是公司規定的;但見我說這實在不行,我無意欲吃;他們願意先關掉音樂。結果反而舒舒服服地吃了。

富聲

好認真地提議他們公司,找個專業人仕認真一點選些合用的曲子,這方面不是隨便抓些感覺柔和就是陪吃曲,一個聲音(樂章)和味道,都是觸感一種,會直接影響胃口和神經!lullaby 是太熟耳的安眠曲,由小到大的習慣式,會令思想直接就連到要睡眠去;加上天色入夜,空調舒適……過份舒軟了,什麼都不想做,怎麼有意欲去吃呢?!


發表留言

香港青少年表演藝術節2014

自從甲狀腺出現問題,脖子漲大,而且每次緊張及遇有大型活動的壓力會令整個人嚴重水腫;好些年了,一直以「年長了,輪廓不漂亮了,所以不想擔任司儀」為理由,一直推掉很多朋友婚禮司儀一職的邀請。

事實上,在前工作的集團裡的那些年,我已經開始享受在台下任整個晚會的指揮;這種一齊在掌握之內的感覺實在大好。

隨著年齡,說話的從容和應變的經驗;我開始對自己外觀不再太過執著。作為一個司儀,有漂亮妝容固然賞心悅目,但也見過更多有資歷、具鎮台氣勢的司儀都不著重焦點放在外表,而是口齒是否清析伶俐,聲音是否清脆動聽。於是我改為在生之年,還能有機緣讓我表現的,我不再推辭。

這次有幸被邀為「香港青少年表演藝術節2014暨優勝者慈善音樂會」擔任第一節典禮司儀。還得藍藍相伴當我小助手,週日清晨出發,抖擻精神,好好去享受一下站在台上的一刻。

DSC_1285

IMG_9947

IMG_0013

 


發表留言

香檳美點陽光音樂

父親節。

藍藍正值考試,作為父親的大塊不想打擾她的溫習,虛耗了她的精力。

早上忽然興致說:「去拍拖吧!」其真正目的其實是要我補償他生日那天開的空頭支票「吃自助餐」!

可是,近年香港,比較有口碑的自助餐都得要最少一週前預定;像我們即興的,還要是父親節……

想起跟他那些年在情人節玩即興的惡果!今天良辰,別又最後吵架。遷就他一下吧,他要求不高,只想多款吃個滿足,我要求也其實簡單,不要等位,不要長途跋涉大太陽下走路!

黃金海岸吧!我說。

「妳肯定?」是的,雖然我為了跟他「拍拖」也刻意打扮,去這麼一處常去的就近地方,太不像我平常的素求。

他很樂意,他還是懷念他那「黃金閒人」的日子。去吧,讓他樂一下,找找他相熟的朋友,那管喝瓶啤酒也很浪漫,這不也是我平常說的理論嗎?!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