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相遇保良局動感青年天地

隅遇這個新地方,是緣,也許是它叫我前來相認的吧。

才只不過路經門外,我已經能認出這是一處發掘我人生光輝的那個青年中心的相仿地。

老朋友,記得嗎?青年閣、領袖少年計劃、小孩甜品班……那裡有我們青春印記。

我禁不住撞入去,殷殷相詢這處何地;中心負責人很愕然,但還是立即熱情地為我介紹中心的設施;那一刻我眼前的劉姓中心人員,根本就是當年老是不懂唸我英文名,整天喚我biscuit的那個小男生。

令我墮入如同回到當日少年夢中的,不止他,還有是那場地的一切設施:竟然是小廚教室,天啊,當年我們多希望申請一台小焗爐,這裡備了五台;一個小cafe模樣的青年閣,配備了漫畫書,不就是當年我們命名青年閣的小天地嗎?當年我還抄著日本漫畫裡的侍應,造了兩件蕾絲大圍裙,當起了青年閣的侍應生嗎?

他們的多功能室會已備了電子琴、擴音系統,我們不必企圖把妳家裡的電子琴移送那裡了。

可是,那裡沒有了「老豆陳敦亮」。老豆,您好嗎?我今日好想您,好想我們年少時代的領導人們,還有張朝星,阿珍!

太陽光一照,我才省起我身處的是2013年元朗宏業街香港保良局動感青年天地,絕不是1986年的救世軍蝴蝶村青少年中心。

也許我的急進快話一串,也看來過份熱情;讓這中心的負責人Mandy姑娘有點不知所措;可是,我真心的,我不是前來問生意,我當然不會介意為這個能喚起我無限少年朝氣的地方,提供發展意見,我願意為這樣在23年後培育更多將來能把領袖才華發揮而立身社會的年青一代;抱歉,這天我的匆忙和失儀,可能嚇著大家,那只是…只是…我真的太興奮了。

無論日後我和這處地方,是否像當年那處的一樣結緣,我亦希望這地方好好的成長;畢竟23年前我們花了很多心力才能有一個雛形,而且,那裡有我人生一段快樂的回憶。

image

看著這些活動單張,讓我有太多回憶;那年,我每週都為不同的活動單張手繪圖畫、設計排版;那就是我最原初的美術訓練。


發表留言

白髮只因心多煩擾

這半年的新一頁生活,天天新鮮考驗,與奮鬥的刺激興奮;換來是精力越見缺貨,而且也微現白髮增「植」。 慨嘆嗎?並不!

生活的充實感讓我豁然。 在有能力支付予有意義的事情,我覺得那是值得的。

可是白髮的打擊,卻是來自我女兒。

在女兒鬢邊發現一條白髮,對我的震動遠比自己額角上、髮芯裡都再掩不住時的,更大震撼。

「女,幹麼妳總要像足妳爸,他呀,年少就黑白髮間著了。」我和她婆婆撫著她那萬黑叢中一根白。

藍藍卻一臉泰然:「同學的更多,一點不奇事。」

現代的年青人!

我十六時,髮正茂密,烏黑蓬勃。二十歲,額角長新髮小叢。

「女,妳這年齡也心煩嗎?」

「煩呀——煩學業啦、煩畫思啦、煩前途啦、煩社交啦……什麼也煩!」

天呀!看來比我煩的還真要多!反而就沒我當年的煩戀愛;這年頭的新一代「成熟」,究竟是怎麼搞的?!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今日一根髮,就教我如此悵惘。

Quoted: website http://rie-takeichi.com 花と女性のイラストレーション 武市りえ 繪師 Rie Takeic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