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澳門:金沙城喜柏

好幾次都在金沙城的喜柏 Palms 裡吃下午茶,主要是約了客戶開會;今次,我才發現我一直誤會這家名字叫 TWG。

原來喜柏是屬於喜來登酒店的酒店餐飲,有點像酒店大堂咖啡室,但只供應小食及下午茶點;最多人被店前的 TWG 展視的品茶擺設及三層英式下午茶 (MOP298/兩位) 吸引了,就像我早幾次都相同錯覺了。

今次很餓,時間奇怪,不想吃甜;問有沒供應三文治,侍應答:「有啊,有好幾款。」原來不止,有精致的海南雞飯!雖然是有點肚餓的遲了午餐,不過,這是很罕有的一個讓我吃個「美人照鏡」的海南雞飯,連三個醬油都幾乎給我舔乾淨 (MOP138)。

芝士火腿三文治 (MOOP118) 也造得很精美,不過如果配的不是薯片,而是粗條薯條,我們會更加歡喜!

palms

咖啡嘛,不好喝的,我也不會一而再約人兒們去這裡嘍。我會說,這個下午茶絕不比那三層英式下午茶低分數啊。

小提示,怕吵的,選入一點,靠近賭場那邊,不要靠近路邊,在那查詢船票及往氹仔碼頭接駁車的櫃檯前總是堆著很多很多很緊張的內地自由行。

這家在鬧點裡,倒是闢出一分清靜。


澳門金沙城中心度假區大堂酒廊


發表留言

澳門:金沙城中心盛宴自助晚餐

近年很少主動提出去吃自助餐,總說如無特別需要,都不想選自助餐。

不過,前兩年在金沙城盛宴,一家三口在這裡有過一個很美好時光;今年要慰勞小助手藍藍,決定母女倆放棄出去覓食,留在金沙城裡乘涼慵懶(每年七月盛夏在澳門工作都是最考驗耐力,此非指工作上的難題,是面對澳門盛夏難耐的襖熱與毒陽)。

feast.jpg

今次遇上德隡斯州主題,烤的款式為主;不過雖然戶外設烤牛仔肉烤肉腸,但只得幾款,很多放在外邊的食品也只不過是室內的重複,有香港萬豪酒店的珠玉在前,這裡的戶外烤很遜色,而且太熱了啦,實在不想走出去取食物。室內供應的烤魚無論視覺與味覺都吸引,長腳蟹也有噱頭,美式烤鴨對我來說也相當新口味。

欣賞有長檯設了一列玻璃瓶,盛著的都是天然果乾,雖然有一兩瓶已故意大開瓶蓋,但可惜還是沒怎吸引到食客注意,我反而各款都拿了,索性跟藍藍母女一邊談一邊當零食。刺身還不俗,但可能國內同胞都對三文魚情有獨鍾,非三文魚食家如我,只得寥寥兩款。壽司賣相不好,直接跳過。沙律還可,但已拌厚厚奇妙醬的太多,不喜歡醬的可能會有點無奈。

甜品不算很出色,基本上跟兩年前的都變,我們焦點在橙酒煮Pancake 煎餅。

他們這「盛宴」收費MOP438一位加15%酒店服務費與稅金,卻將飲品抽離,各位侍應都會很落力向食客推薦買飲品套餐,分兩款,一款每位收費$138,另一款收費198,兩小時在飲品單中無限任選;他們說一個椰青加一杯啤酒已經超過這收費,所以這飲品套餐很平宜;的確,如果我喝兩杯白酒,已經值回,可是,這晚既不想喝紅白酒,他們飲品單沒我喜歡的啤酒,一大個椰青喝了半肚飽了,其他都只不過軟飲,一杯特飲都沒有,教人怎麼選得下手?

結果嘛,喝開水,悻悻然;納悶,因為自然少不了招侍應添開水時的表情。

在場那麼多桌客人在力銷下都決定不要,就該調整一下飲料套餐內容,而不是調整表情。


發表留言

澳門:氹氹轉遊氹仔

藍藍上次遊澳門,還是個小六生。

那次,有澳門同事照顧,大家都不放心我一個女人帶著個小孩隨處走;於是,在氹仔逗留的那三天,我只有臨走的早上,帶她去完成怨念中的豬扒包當早餐。

今次,我們從金沙城,步行經過新濠天地;受不了商場裡面濃得嗆我眼睛、鼻樑泛麻的香薰味道,放棄了水舞間,急腳跑了來;步向威尼斯人。

尤記得上一次帶著一整團從台灣來的同事們遊威尼斯人;另一位同事帶來兒子,跟藍藍兩個小孩,進不了賭場;於是我們在大運河購物商場中蹓躂。

今年,情況還是一樣,因為藍藍還沒長到廿一歲;整個酒店大堂正中都只讓成年人進去。結果,我們就在大運河商場裡留連,購物。

然後,迷路!

終於發現,由面向新濠天地的東翼大堂入口,直覺就在商場裡找西翼大堂的路牌。在商場裡兜來拐去,都不見任何指向西的指示牌;有的就只有北翼客房大樓,和南翼客房大樓。

好明顯,這是企圖讓大家迷失在這大運河購物中心裡,一直打困籠,只看著商店櫥窗,在迷迷糊糊中買個夠。藍藍對賭場把整個大堂的直路堵了,像她這種未足齡進不去賭場,就得走大運包著整幢酒店來走的,夠她氣的。

後來,與正在澳門金沙城裡當表演藝人的林家巧小聚,提到她樣子看來還像未足齡的少年,整天被查証件,也幾乎被拒經由賭場的直路,而要圍著整幢酒店走;都打趣說:「在澳門不夠廿一歲,很難受,因為走那些冤枉路,腿會斷。」

在大運河商場裡,轉了好多次圈的母女,終於都到達西翼大堂;聽說過手信官也街就在不遠;我們問準了方向,繼續前行。

「西翼大堂接駁巴士區,沿著右行,見天橋,走到天橋另一端就接上一段行人輸送道,再走過一小段路就到官也街。」

天已黑。前路沒路牌,路也有點靜。

見迎面有對母女,再問前路;那母親指示了,卻加上誇張的表情叮囑,路靜,要小心,警覺,加倍留神。

可是,這路已走大半,難道回頭?

輸送步帶過後,見小停車場,前面出現一雙情侶;於是我拉著藍藍趕貼這對情侶。

卻反被懷疑圖謀,情侶疑心幢幢的連連回頭打量,手裡拉緊她的手袋。

直至,聽到母女倆在笑說著閒事,前面那女的,才放下戒備。

面前一道長向下走的樓梯,樓梯盡頭正是官也街。這距離之近,也真是讓我竊喜竊喜。

官也街被稱作舊城區;可是眼前的官也街已跟當日我常來時的印象,變了很多。

順遊到銀河,這個以家庭實惠,綜合渡假式為標榜的;有很多地方還沒有開出來。 中央空間通道也還不是被賭場全封了嗎?

人又得在裡面轉來轉去;腿都快斷了!

不過,夜裡在那天橋上,左看新濠天地,右觀銀河;也實在是美不勝收的景致!

DSC_7656_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