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由孩子來跟你說道理

自從藍藍成年,我開始享用到成年子女回來感慨在外所見所聞,與家裡教育,或我多年刻意灌注她思維,又或生活習慣文化的相同;又或大不同。

她說,我在聽…

又或許說,我一直期待聽到;那些她的發現。

這種感覺很妙趣,當她小時候,大多時候我說她聽,她雖然比很多小朋友來說比較早熟,比較多向我提疑問,也喜歡與我討論;但明顯地,她在小道理上,或很顯見的事實上,會很快回應到我所說的。但在大道理,或比較哲學的問題上,她會靜下去,進入沉思,然後,很快地,又被其他事情吸引去了;就像剛才沒有什麼重要的話題經談論過,又或根本沒上心過。

我相信很多媽媽都有這種經驗,我見過有媽媽認為孩子不專注,自己說的話孩子記不上心。每逢跟孩子說道理,孩子就隨便牽扯過去,又或只不過當媽媽說話是耳邊風。我媽媽是其中一位,我自小每逢她說道理,我都會擺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然後她說得火了,有時就順便送一巴掌。

我都有過這樣的疑惑,孩子究竟聽不聽得懂?有沒有記在心?

但每次我都會記起媽媽所用的,然後,我會深呼吸;告訴自己她這刻沒有回應不代表她沒聽,她樣子心不在焉不代表不同意,只不過不想繼續這話題下去,又或者她覺得壓力,消化不了。我會記下,企圖找下一個更好的機會,跟孩子再好好的說一次。

更好的機會,是時、地、人……缺一不可。

時也,是氣氛;要跟孩子共同找出一個大家都能心平氣和,隨意談天,天馬行空的時候。幼移園時代,自然玩著說道理。小學時,上學放學時段的散步不錯,不過可能大人總是趕忙買菜帶孩子,又或只管跟其他家長在談閒事,又或天氣熱流著汗心情已不爽,就都把這些好時光不知不覺間殺掉。如能在孩子幼稚園和小學時,都養成這種牽著手說說話的慣性交談時間,我會告訴家長,你們已經成功一半,中學時,應該絕無困難可以隨時互動出談心事的時候。

給大家一點我的選時作參考:女兒幼稚園前,我們最愛一起洗澡,一邊洗一邊說故事,一邊天馬行空。每次乘的士、長途車都是談天時候。小學時就開始週六早上在床上繾綣,早餐桌對話。這時已經很容易在任何好時光下隨意的談。我亦已經可以很流暢地在下一輪適合時,接回去上一輪未完的討論。高中後,已交棒由藍藍主講,我主聽,給意見。

地也,把家裡預設一些位置,最初要儘量固定在這些方位上,因為日後這模式會植入了大家的腦裡,每逢一坐到那裡,心情與話題就會自動接上。如果能在家裡設定或開發出更多位置,那恭喜您,這是很成功的。所以上一輩一家之主要堅持一張飯桌,每晚回家人齊吃飯,這是一件同意義的事。只是有時一招用得過了,用得老了;初心也就失了。

人也,不用多說;沒有人,說什麼都假。如何令這個人會聽,也要說的人要費心思。凡事兩面,鏡子效應;想說道理的人沒整理好道理,沒想好怎麼清析地表達,沒心思把話好好的說;抓個人來聽,誰喜歡?長年累月都被逼著聽,誰願意?所以,要孩子聽道理,首先同自己說說這道理!

然後,像我;待得一日,由孩子嘴巴跟你說回你給他的道理,這種感覺能讓你心間滿滿溢溢,比任何事業更成功,更被肯定。然後,他跟你說因為這個道理,他戰勝了什麼心魔,他發掘了什麼新的點子,他游說了誰改過了,他鼓勵了誰在失敗中重新站起來……一切的道理,早已成為了他的核心道理。

我是個很普通的在職媽媽,我沒有很偉大的事業,也不能提供無敵父幹祖蔭,但我給孩子的是一副強大的心理盾,保衛著她成長期被打擊的心,讓她知道她有足夠力量抵禦誘惑,還能騰出她的愛與關護給她關心的朋友。

34


發表留言

媽媽是好友

每個家長都想成為子女的朋友,但說是容易做是難。我聽過好多家長跟我說:「看見妳和藍藍一起的甜蜜,好羨慕。」

從前我仍然好努力去培養這個「習慣」,也不想太公然在博裡自稱我很懂做女兒的朋友;但隨著她真的長大了,對「媽媽是好友」甚至「藍藍媽媽也是我朋友」的形成與來自各方坦言;藍藍媽媽是藍藍知心友這個名字,我可以勇敢地去對其他人說了。

這分水嶺其實在於,作為家長心裡期望,還是孩子在日常交際中自信的表達。

小學時,藍藍說:「老師老是問我偶像是誰?我想說媽媽,但被取笑,老師叫我再想一個,我只好隨口答容祖兒吧。」媽媽輸了給樂壇天后。我聳聳肩,就跟她說了一番打從我第一次跟容祖兒見面對她的感覺到她在樂壇的勤奮目標不變全速前進的勇氣。

如果看官也是父母,就會明白,心底不是不酸溜溜的。

中學,藍藍又說:「同學都覺得我嘴邊常掛著『媽媽說過…』很作狀,為什麼整天要把媽媽當擋箭牌,但我真的覺得媽媽說的有道理,為什麼硬要因為我說媽媽話就不選用那方法而去挑個無理由又錯誤的方案啊。」

我嘴巴裡答:「那既然是妳消化過的道理,下次就不必再當面加上媽媽話,那是妳決定了。妳覺得是最行得通的就耐心點解釋給其他同學聽;他們不採用,那也沒辦法,須知每個小社區自有少數服從多數制度,而且年輕人也需要由錯誤裡成長。錯了一次下次妳再提出時就有理據。」

「才不啦,他們都只羊群心態;誰個漂亮多人追求,誰個欺欺霸霸裝模作樣,大家都不是討論分析,只一心怕被孤立而一窩蜂地贊同。明明上次大家因為決定出錯吃苦果,下一趟又重複著錯誤;哪,他們要錯多少趟才懂選好方案呀?!」我無言。

家長,即使閣下在外頭強如猛將,率萬軍;對著孩子,閣下也都只能用一雙耳朵–如果你還想有下一段收聽機會。

近年,有一個最大的變化;而我開始有種「修成正果」的安慰。

自從家裡多了弟弟的小女兒,藍藍婆婆總將藍藍叫錯她小女兒的名字;即是她腦裡的直射反應是藍藍根本不是她外孫是她孻女兒。連帶我也總出錯,時時對著藍藍說:「妳媽媽…」是想指她外婆我自己媽媽。不過最妙是,藍藍也很慣地總接上,換言之,她心中的「媽媽」這角色已經由外婆完全換上。

她把我給她隔空的whatsapp對話給新認識的、覺得談得投契的新交朋友看。對方說:「哈!妳媽好搞笑。」她答:「是啊,她是很搞笑的。」又如我倆認識的網友有日在facebook笑我說:「妳真萌!」(某程度由日動漫演變而來的詞,原形容那些很能引發少男性衝動愛念的一種可愛感,後來被誤而廣泛用為可愛解。)。藍藍隔空嚷:「別『萌』我媽媽!」大夥笑得翻了。

現在,她仍然會跟我十指緊扣;會約會我,問我週六日會去哪,好不好相伴去看點什麼的;也會跟我一起去為一個英式下午茶而兩眼亮亮一股作氣去嘆一頓;會商議我工作上難題,討論我見過的哪位……

當她知道誰一位大哥哥大姐姐尊稱我為「老師」、「師傅」時,她會搶著說:「我先入門拜師,我才是大師姐!」然後,大哥哥大姐姐們又很樂意喊她一句:「大師姐。」

我卻送她:「學無前後,達者為先。要保住大師姐之位,功夫就不能落於人前。請加油!」

【分享】
關係是一個很穩定、持久、雙方堅定的互信之成立。收成除出播種、水利、陽光、土壤、每日巡視檢查……缺一不可;家長與孩子都別奢望有空隨便做一下,幾年後自有收成;這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