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別緻話訪】從玩具到藝術雕塑— Keo Wan

跟 Keo 的認識很轉折,是原先我邀請他一位客戶藝術家 Mr Clement為我接受訪問,Mr Clement說他在法國做展正忙,不如先訪 Keo,他的作品比較有趣。

正巧遇有客戶想找人設計產品代言有趣味的 Designer Toys;我找Keo幫忙;但最後客戶那邊的發展辦不成,未果。

問:早前你說去台灣辦展覽,好能回來在【別緻話訪】跟大家分享這裡邊趣事;那展辦得怎樣?

答:不算好運,正遇上台灣五十年大颱風,原本四天的展覽,我們都被濟留在酒店二天半,最後所有媒體訪問、訪客都擠在那最後一天半,應付不了,大家太急也太辛苦了;不過反應也很熱情,令我們振奮。

問:把辦公室狠狠的整頓過,騰出這麼大的一片空間,是有什麼打算嗎?

答:與其在港難找合適的展場,場租也太貴,倒不如把這自己辦公室重組空間,把這裡變展覽室,無定期邀請目標參觀者來欣賞作品就是了。其實,我們現處這幢工廠大廈,你別看它舊得這樣子,內藏好多電影工作室、道具模型製作室、玩具模型創作公司…等等。前幾天,好友的女兒正巧去樓上一個排練室排舞,順道來探探我,就說女兒剛才就在樓上跟 Harry 哥哥在排練一齣舞台音樂劇。

問:Keo,你是什麼年紀開始愛上這些雕塑的嗎?最初都玩玩陶黏土這樣的嗎?

答:無錯,很小就開始喜歡雕塑這東西,不過主要是從中學階段的啟發。我的人生重變得要從中學開始說起。我在港唸書時代一切還很模糊,還得要謝謝大姐姐提議我不如去英國唸書,我當時只覺得哇!正好!年青人只管往外闖什麼都不理,那學校離倫敦市郊得駕車三小時,是個相當落後的小鎮。媽媽偷偷跟我說:「你老爸為你去英國哭了。」大哥們出去唸書都沒流過淚,幹麼我出去就要哭?老人家的心思和感應,我們太年青都不懂。

問:最小的兒子是最心疼的吧。

答:當時他也沒說清楚,我當然只顧著一心可以衝出去展開我的新世界啊。卻一年後,當我開始適應了彼邦生活,放假回家了,又高高興興回英國去,才一週過去,家裡就來電話,說爸去世了。我拿著電話不懂說話;那晚躲起來一直哭,淚都濕了一條大浴巾;覺得好歉疚,好傷痛,所有感情在那時崩潰開來,不可抑制。整所學校的人找不到我,急死了,驚動警方;鬧了場不小的事情。但次日,校長太太親自駕車送我去機場安排回港,安慰著我;可惜當時我根本沒辦法表達,憋著一句話也沒說。

問:那最終還是回到這學校,還是轉了另一家繼續學業?

答:本來家裡再沒辦法讓我回到英國的學校去;樹倒猢猻散,爸爸的生意變得七零八落,家裡原來一直沒有人懂得在適當時候學習把生意好好接上;家裡原本都同意了我回到香港繼續唸中學就好。很感激英國的學校,他們的確給予了我最大額外仁慈和通融;他們讓我以十份一的學費繼續學業,又為我找一些好心家庭小工湊生活費;那還不是什麼低下難為的工作,只不過跟著另外兩個當地少年在清早派報紙牛奶,清晨早起踏單車,我不覺得苦,相反,我覺得是一件樂事。為了不再讓家裡為我生活憂心,就像所有學生,在餐館裡工作,批馬鈴薯皮自是一定,我什麼也做,洗碗碟、捧餐、清潔……慶幸遇上另一個貴人,他教會我每日在開店前要讀完最少一份報紙,那是所有客人的共同話題;捧餐不只要技術,也要跟人家溝通;是我學社交的第一門。那裡錢賺得很辛苦,但餐館上上下下都喜歡我,我也樂於每一個流程上學習;我覺得流程這回事,就是管理,也是我們諗設計最困難領會的;是一種對客戶要求、對設計產品要求的了解,和整合。而且,最大的受惠是資源管理。從此,我學會了量入為出,對手上賺的每一分錢都懂得分配,會分析好才決定用在哪裡,因為在未發薪金前,隨時是有可能連一包餅乾都買不到,是確實會餓死異鄉的。

問:那這些修習,結果又怎麼用回到你的專業上?

答:一股狠勁吧,又或者大家都見到我的勤奮;當我在大學修 Product Design 與 Graphic Design,我決定把兩者合成一起同步,那其實被校方要求得更高,是很困纏的課業。Product Design 講求工學,跟 Graphic Design 的平面美學其實大相徑庭,但從學校對我的推薦,我覺得自己的確很幸運。

問:是怎樣一回事?校方把你推薦到哪裡?

答:這是我展開我職業時代第一關卡,那年我才十九歲,學校把我推薦給一家公司設計網站,然後又推薦我給維珍航空,在那裡我學懂團隊工作,以及一整團隊工作的力量;我也為了好想在團隊得到賞識,加倍賣力,人家想我設計一套在網站用的按鈕,我卻設計了五十套,結果管理層自此把這些列到公司資源館當作集團常用。能夠在這樣的集團裡受訓,是我幸運,他們對創意很尊崇,也不管我只不過是個黃毛小子,我的提議,他們都認真地討論可行性,會接納會執行,那胸懷是我們香港企業該好好學習的。

問:好啦,我們要回到香港,這裡你的工作室。為什麼你對這些模型雕塑那麼入迷?你在業務中擔當什麼角色?

答:從英國中學時期開始全修 Art & Design, 當中3D設計比較出色, 所以放較多時間在雕塑創作, 我回港後也曾經做過不同的崗位,最後發覺不如自己創業吧,自己成立生產線, 再同朋友創作搪膠家品發售海外等地,由於搪膠用於 Designer Toys 為多, 所以自己同時幫好多設計師出 Designer toys, 因為要求高和數量小,很多製作公司和生產廠都不太樂於接單, 加上自己對立體創作認識, 所以就幫大部份本地設計師製作怹們的立體作品, 從玩具到藝術雕塑~ 我擔當的角色有幾種: 1)代客戶解決立體創作, 因好多都只懂得平面正面, 但不知道側面和後面, 原創者就交由我幫助設計, 2)從一張草圖到成品,3) 市場和藝術角度建議 ,所以我視乎客戶要求情況而定.

問:這些都是手藝,雕塑玩具製作應該也分為很多不同類型吧?

答:是,你現在所見的有比較 realistic 真實性強的模型人型,玩具中,這好多時都被列入收藏,一個軍人、時代人物,他們被塑成不同形像,由頭臉、表情、肌肉形態、到衣著配備;都是收藏家很注重的小節。

問:但我見你還有很多其他比較是潮流、童趣設計等等;你替客戶創作和製作其實莊諧兩方都兼備。

答:設計師和製作人都是要幫客戶解決問題,所以什麼類型都要識,客戶層先可以大。

問:就像這個 Molly 嗎?但為什麼是黑色的?是因為原稿嗎?但這大小又不像吧!

答:這個本來是放在展覽中,你知道Molly本來是色彩豐富的形像,在展後,原創設計師 Kenny Wong 把其中一個展品送我留念。我就問準他把 Molly 重新掃成全黑色;妳看我這裡喜歡把一些次展品都掃了黑色,因為我的工作對色彩要有很高靈敏度,過量的彩色會影響我對平面設計的靈敏度。

問:就如展場中的冰櫃吧?

答:(打個哈哈)是,讓你發現了。

問: 我對這類雕塑認識不深,但在一般黏土、陶泥製作中,學員都會因為搓捏技術不好,而浪費很多原材料,你這種油泥會不會也這樣?

答:不會,油泥只會對新手在上手時花上較長時間,因為溫度和水的控制很難,油泥變換軟硬度很快,但可以雕塑很細微的所以很適合做初模、製模,或高度真實的人像等等,所以也最合適與動畫電影合作。但也因為一小丁點的搓捏不對,得要重新再做。不過,油黏土始終可用熱風重新回到原狀;油泥的控制不算最難,是雕塑師對那形像的小節捕捉塑形才是最難。

問:家人對你在這行業發展應該感到很驕傲吧?

答:嗯;剛回港不久,我想過在家居設計品中打出一個品牌,從廚浴的小東西開始吧。就問媽媽,爸爸那內地廠房可否給我一小個空間,放台機械試做一個產品生產線。花了兩千塊買來一台搪膠機,卻花了很長時間都沒辦法拿到營業登記。最後媽替我找了親戚花了多重關係辦到了,卻在一席菜中被奚落;媽為我不值,覺得我受了委屈, 叫我放棄啦不要做吧。我卻跟她說:「這在我之前的人生早經歷無數,甚至比這更狠,這不算什麼的,別擔心!」其實最難過是讓媽媽見到。這之後,小小一台機,不單為我帶來很穩定的生產線,還很快就擴充到一百工人的廠房。送你這些當個小紀念品 (是個以英國禦林軍形態設計的洗紅酒杯專用刷子)。

問:還沒說到你的創作品牌,重點耶!是如何有 Lazy Burger 這念頭?

答:這是跟一個朋友有共同理念而組成的二人創作組合 , 我們想表達一種生活態度,Lazy 一下,be crazy一下;是我們現在生活裡好需要的平衡。你看到他鼻管裡噴出一個氣,那是我們在城市中的忙與盲,而形成一個嘆;這嘆可能是一種情感釋放、一刻感覺、一份優閒等等。

問:為什麼一個 Designer Figure 的產品包裝上,又跟上一張音樂 CD?

答:你看到的 lazy burger 是黑的來配不同顏色,是我們在展會專程推出的特別版,找來音樂人朋友 INK 為我們創作並灌錄了六首歌,是因為我們覺得音樂就是表現生活態度的一種媒介。你看我們的CD套,包裝盒;甚至CD套上面的熱粉燙字;每一部份都是我跟合伙人親手逐一件一件製作的,很辛苦,但也帶來很大的成功感與樂趣;這就是我們想表達的一種態度。

訪問就在大家肚子咚咚響著之下完結,我帶著那些七彩繽紛的「御林軍」離開他的工作室。對這個本來只是新交的朋友的認識,彷彿一下子進展了很多。 Keo 並不藝術家,也不商家,他很有自己的創性,怪不得 Mr Clement 和很多跟他接觸過的人都對他愛護有加,力為他推薦。

keo 1

keo 2


注:此文原先 2013年8月,於http://www.berspective.com 揭載,但2015年1月1日起,由於 Berspective 改版,別緻話訪停載 ;原文重記於這裡作紀錄。


發表留言

【別緻話訪】畢幸的創作轉出今日的梁苑欣

訪問中,我跟繪本故事《畢幸不幸轉轉轉》的作者——梁苑欣,和跟她同來,書中的一幫小人物。

20130715_182357

畢幸的創作轉出今日的梁苑欣

某日在一個手作人的Facebook分享組中,見到梁苑欣把她書中那些角色用激絨布造成小玩偶;小玩偶不止造工很精細,她還把它們帶到戶外,為它們拍故事插圖照。再而,從她向我介紹的博裡,分享到她提到曾出版的一本故事書;也分享了她近年為出版社繪插圖,所撰的手工藝工具叢書;所教的迷你書、立體故事書、用激絨創作小娃娃屋佈景……等等。

她的創作路起步很順利,創作的熱力,被冷言冷語迅速冷卻。不過,她沒有就這樣打碎創作的念頭;她嘗試用其他方法去將書裡平板板的故事轉化;這是人生中以積極轉化難關。結果,最立體的表達不幸轉轉轉,其實就是她自己個人。

問:您好!我對你的「畢幸不幸轉轉轉」那故事繪本在刊出多年,再以手作造出裡面角色的想法很感興趣。我時時覺得在生活中將一些小想法,落實製作出來也是一種很積極的生活態度。

xbl0k_0cover

答:我的繪本書是2008年刊的,應該已經沒有存貨在架上了,網上書店還可以試看開首幾頁;不過我在網上續寫的小故事,可能讓大家了解更多的!

http://lyy214-badluck.blogspot.hk/2009/11/1.html

我本身是一個插畫師,在2000年,有一位大哥哥鼓勵我創作自己的故事,就這樣我開始繪畫了「第一天」這個單元故事,因為童年往事在我心中太深刻!畫好了,我大膽地向出可是這書銷量並不太理想,第一本之後就沒再刊,下面的故事都沒機會在書中出現。後來我覺得心灰意冷之下,就自己把做書中的所有角色都做出來拍照。

問:書看來有點黑色意味,那你那些角色是想表達什麼?

答:這是我在幼稚園發生的往事,那些往事令到我的成長充滿陰影…我把他寫成故事,是想成年人知道大人眼中的鎖碎事;是小孩心中的大事!不要小看這件鎖碎事,這可能是童年陰影的開始 …

問:怎麼會想到把插圖人物實體化?

答:完成了書後,我一直很想把書的的人物脫離黑暗的世界(像一種心靈釋放)…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她們變成實體化,帶領她們走進現實,創造一個新的世界!(帶公仔去拍照,可以說是平衡空間)

20130715_182505

 

問:看來妳在創作的過程中經歷了一場辛酸的日子,當中是否令妳對人生有很深的感受?

答:當初對創作我抱著熱血之火,被現實世界中冷水狠狠的淋熄…就在心灰意冷時,令我走上另一條有趣的路;我開始寫網誌,開始把喜歡的圖畫變成可愛的布公仔,開始為她們更多更多人生中的故事!漸漸地…將我也訓練成一個手作人,令我的創作世界,就由平面變成立體!

問:這是否在告訴我,不要覺得失敗就乾生自己氣;試試其他的方式,可能就尋到新的出口?

答:是,我發現創作都是由自己出發的,不能只為別人而創作。要記著自己是創作者,如果連自己都不愛,那作品就永遠不可能有成功了!

問:雖然妳說「畢幸」是妳的投影,但現在看得出妳心境在變換,這歷程令妳從困難的暗淡中轉為正面;我覺得,這反而更立體地表達妳整個故事的構思,畢幸雖然經歷不快樂的童年,卻努力轉轉轉,轉出新的人生。我看整個故事想表達的其實有點思想上複雜,可是因為一直在講述畢幸這個孩子在幼稚園時的事情,那麼,妳這書其實是想給哪個年齡層的讀者看?

答:這是一直被人問到的問題,我最想是年青人看,因為這是轉變大人的年齡,他們不想變成大人,仍有一份童真的心!

不如,妳女兒看完我的書後,也告訴我她的閱後感好嗎?我在努力收集不同年齡層的閱後感呢!

問:呵呵,我女兒其實昨晚在收到妳的書已第一時間看了,她好欣賞你把那些小布偶的紙樣做法也放了進去。驟看書的故事太暗面,的確起的確令人有點不安,不過,我女兒本身繪畫也比較喜歡用畫去表達這種內心不安的人和故事。

答:妳對妳女兒用這樣的方法表達心裡不安,會有擔心的嗎?

問:哈。的確,起初我見到她的畫,也會擔心她是否有情緒了,奇怪她眼中的世界為何都那樣灰沉沉;時時吟哦她是不是有事情想不開來?她卻說她只是喜歡在畫裡將一些感受表現出來,不一定困擾的,有些感受不能用說話只能在畫裡表達。這樣,我和她發明了一個暗語,叫「家長關愛」,即是我或者有長輩對她那畫的表現好奇或擔心。那,妳的書媽媽有看過嗎?妳跟家人關係又如何?

答:我和家人感情非常好,只是媽媽也是看了這書後,才知我幼稚園的生產原來是不開心的。而姐姐更是在看到書裡一些情節後哭了;因為想起當時她也在現場裡,想起了那些發生在我身上不愉快的經歷。我從前不懂得表達,幼稚園裡發生的事,令我在小學已開始害怕與人相處,開始把自己隱藏起來,慢慢變成透明人一樣。直至讀設計學校後,才開始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了,漸漸地發現,原來我不是一個人,並不孤單的,我可以有很多同道的朋友,現在我也時常回到設計學校探望我的老師。

photoshake_1373911213171

 

問:好啦,現在妳這將這些書中的人物實體化,讓他們進入了真生活,之後還有什麼樣的打算嗎?

答:我最想把她們製作成立體小動畫,這可能需要很長時間和其他的技巧;但我會努力的!

問:非常好!希望我們很快可以見到妳的畢幸有更新的一樣生活方式面世。請繼續加油!

 

此文原先於http://www.berspective.com 揭載,但2015年1月1日起,由於 Berspective 改版,別緻話訪停載 ;原文重記於這裡作紀錄。

bgi's interview


發表留言

預告【別緻話訪】

最初網絡媒體平台「格berspective」邀請我寫一個專欄,談談人生、藝術、管理等生活話題。

我結果回覆:「如果由我寫,總是不夠深入。倒不如由我找來一些好友,在他們各個專業或背景中牽引出他們人生裡的藝術關係吧。」

的確,我人生最大一個藝術成就是:很多朋友打由新認識我,就覺得彼此間有種相知多年的奇妙感覺;可以坦誠、可以交心。

相交的朋友都別獨特式,又或許我們都在說:「每個人背後都總有動人的故事」,而且每個人的人生都存在著不同的藝術。而我這個主持人,就是負責把那些既動人又能表達受訪的嘉賓對藝術牽引出來、又或藝術於他生命中的獨特價值表露出來。

邀請幾位在藝術工作中的炙手或表表者好友出手相助,得到正在網上電台的人氣主播又是誇媒體的創作人伍諾韻,為我打響頭炮,還有幾位也是舞台藝術、美學等好友支持。

於是,平常跟我一起工作的攝影團隊就提出;既然是網上平台,何不拍片,錄影的真情對話遠比文字吸引!

這說,若然我還年青貌美是真不錯的提議,可是我遠離鏡頭焦點多年,當一個主持已有點手足無措,還要面對鏡頭,這壓力關口不好衝破;我花了些藉口去把這個提議推掉,換來大家都勸:「妳什麼也不必想,我們想看的作品,就是平日最真的妳!」

這句話,就成了這輯 【別緻話訪】 我的最大信心憑藉!

第一輯【別緻話訪–伍諾韻】將於下週在www.berspective.com 推出,敬請留意與支持!

先為大家送上攝隊的為我辛勞的成品snapshot, 諾韻也說拍得好美,微電影的氣氛相當濃;當然嚕,攝隊正是香港微電影協會成員 Pose21

image


發表留言

新的挑戰

最近被一個媒體專欄平台邀請,寫寫生活文章;原意就像我勤寫blog時的那樣。

然後跟他們管理人談過了後,切合他們其他平台寫手的主題範疇,我們決定由一個管理人身份去寫。可是,在想了兩個星期後,我跟他們反動議;與其我自己寫管理,還不如我來邀請不問的管理人來談管理;況且,說商業管理的太多,我業務上既有意推動本幫產業本地文化本地創意,何不一舉兩得,由我邀請不同行業上的管理人,去談他們跟本地藝術文化的關係;這頭一開,有好些從事藝術、設計或非藝術但也熱衷這些想法的好友都紛紛贊成。

於是,堂妹妹為我這個專欄題了名,沿用了我筆名「別緻」,加上「話訪」;取諧音「畫舫」。於是【別緻話訪】忽爾多了一份湖中盪舟,細談人生,風花雪月的雅致詩意了。

我原只打算筆訪各位好友,在網上分享;卻偏遇上自己公關公司後勤攝隊的推波助瀾,導演一看我辦公室一面玻璃板上所訂的訪者名單,就嚷:「那是線上平,那幾位在城中都具點名氣的嘉賓,不錄下訪問,怎麼說得過去?起碼幾位較公眾的被訪嘉賓就必須要錄影啦。」

就是這樣,我大起膽子,扮演訪問主持來。

【別緻話訪】第一輯嘉賓定下了,是現時城中一位閃亮亮的網台女主播。一個沒經驗的訪問主持如何在第一集就對上牙尖嘴利天天在實戰訓練的女主播呢;還不是要感謝這位女主播好友的鼎力支持,我的攝製隊各位對我不足的包容。我非具備主持的質素,但能扣成這個機緣,這件作品,我只盡我能力當裡面的小配角。順便得要感謝上天,為我安排了個黃色暴雨下午,令我們借用的咖啡室場地,因為突如其來的烏雲密佈,嚇怕了打算嘆杯咖啡的食客,我們才能有機會由借用靠窗的小角落,變成佔用了整家咖啡室一整個下午。兩組燈光、兩台機組、遠鏡下的我們看來更悠閒隨談心事,感覺相當不錯。

雖說少年時代自組過劇團,但一直都主力導與編,唸書及成年後都不乏為公司及私人宴會擔任司儀,但這種主題訪問,對我又是一個新嘗試,戰戰競競地,畢竟我並非長一副開麥拉面孔;只好聽從各方意見,盡力做好自己本份。


發表留言

複貼:blog中文作家聯盟之書緣—專訪Bee

記於

blog中文作家聯盟

 

被訪者:bee
採訪者:世杰

完成這個專訪以後,我幾乎沒有面目再見別緻bee與二元對立。事關打從得悉要替bee做專訪開始,我便遲遲未動工,完成之後又擔擱了好一段日子。期間多得bee與二元無比的忍耐,在此我深表由衷的謝意與歉疚。

Bee的博客文章之多,實在出乎我的意料。瀏覽量與留言量也驚人,相比起我那門可羅雀的博客,令我不禁自慚形愧。

以下是我跟她的一席話,從中可進一步認識bee與她的博客:

1
謝:你是何時開始博客的寫作生涯呢?是甚麼使你寫得這樣起勁,這樣投入的呢?

 


Bee: 我正式開始寫博是在 2005年2月16日,建於 台灣網站 PC Home 中,定名為「別緻台」。我在中學時代已經開始寫作,曾以投稿當過賺取零用錢《 HYPERLINK “http://bgibee.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44400″ “_blank" 我的 BLOG 究竟要放什麼》,也替兩家社區中心當 newsletter editor,並替自己和好友成立的「Club Tee Bee」寫稿子。可能這樣說吧,我是個不寫不舒服的人;一日裡總有很多大事小事,很喜歡跟人分享,很愛讓人家了解我思我想。

我的工作,本來就角色複雜,繁瑣;對很多人來說是一個難以想像大的巨壓,當然我也會覺著壓力,但更多時問題能叫我塞住在當場,我都能靠寫寫東西,發洩也好,整理頭緒也好來得到抒散解決。

女兒為我帶來很多靈感,很重大的性格思想改變;讓我變得更詳和更通情。 幾年前我答應替中學母校建立校友會,創立的工作也艱巨得很,但也為我的人際網更拓闊至新大。現今我仍常為校訊之校友會專欄撰文,我想我文章還算流暢,用來表達、當個溝通橋樑還算不賴吧。

其 實,因為mysinablog 的氣氛影響,在我文章留言的,有部份是因為交了朋友的支持者,而更多的反而是不留言的知音;有很多親朋好友,早已愛看我文章,我的最親厚小姨姨、我親妹 妹、我台灣的好朋友及她一家、前助手、前同事、我妹妹的好朋友們……都是我博常客,有時會只為來看看我近況,有時是以讀者追稿子。反正為自己為大家,我都 好像有寫不完的動力就是了。

2
謝:以我所見,你於博客的人緣甚廣,有很多支持者。文章得覓知音實在是人生一大樂事,可以分享一下你成功的秘訣嗎?

bee: 我在 mysinablog 的博,始於 2005年11月11日;在加盟不久,即得到很多同場博客來訪,算是人緣不錯吧。很榮幸能交下這麼多的博客好友,也因為我有很多時愛在博裡亂溜,四處留 言。也因為曾經參加過mysinablog一次大型聚會 HYPERLINK “http://bgibee.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28196″ “_blank" 武林大會之武池道,再後來,又力辦過一次BBQ聚會 HYPERLINK “http://bgibee.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33162″ “_blank" 第一個新浪健康孩子寫交 BLOG BLOG QUEUE (兒童節更新);於是跟很多blog好友見過面,自然多聯繫。

我 想我還沒有到分享什麼成功秘訣的層次,我還只是隨心地寫。 文章得人認同,有欣賞的知音自然難得,我也很重視這裡建立出來的關係,似乎轉化了一份使命,透過博,可以將我快樂的感染更多人,不快樂的、有困難的,就如 何去面對去解決,過程跟大家分享;我想這些都是正能量,就像人和人的交情間,彼此支持和鼓舞的元素。

3
謝:你的博客中文章甚多、文體繁雜,沒一定的規範,這可說成是你的創作風格嗎?這與你的生活或寫作理念有關嗎?

bee: 我寫文從來不先打稿 (這的確是個壞習慣),打字的速度也不錯;於是,我由大約十年前開始,己經改由用電腦來寫日記的習慣;也有廿年使用PDA的習慣,這些習慣就形成我無論去 到哪裡,見著什麼也會記下;特別事情、特別東西、特別的人、和忽萌的構想。 也因為這樣,我想我可以寫的題目,也就真的可以很多很多。而且,也因為這樣,我覺得我腦袋不斷受著風暴帶動的旋風練習,思想也比較靈敏和迅捷;這些就成為 我對人處事寫博的武功和條件。

我的博或許算是最沒風格的啦,哈哈。這跟我個人喜好和性格有很大關係,我是個什麼人也愛、什麼事情也愛、 什麼東西也愛的博愛酷玩一族。 總時時迷戀新玩意中,學的東西很雜、看的書很雜、交往的人也雜 (國藉的、性格的、階層的、行業的、年齡的);於是我一向不愛太多規限,也不喜歡太堅持於一個形式裡頭,我想博就是很個人的西,因為那裡就是表現著自己。

4
謝:雖說你寫文章的範疇很博,可是瀏覽你的博客,卻覺得你安排得井井有條,可說說你博客中的分類嗎?

bee: 分類也算是我一個寫博客的里程碑,我喜歡以專集已將我的興趣分類,也因為我有時會因為某個特別工作歷程而寫,如「納民工作歷程」和近月的「伴我再創奇 蹟……」一連幾篇都是 Ad Project 分享。 所以,只有寫兒時的,寫和媽媽感情,和女兒感情才會是穿梭於中間。

一般比較容易探 看我的真生活,就是《無懨工作間 》寫的都是我的工作有關的事,辦公室裡的事,《愛藍事 》是我和女兒間的情感,《隨筆也別緻》是一般生活雜文,《斯人妙韻前半曲》是我寫 Blog 前或比較久遠的年輕生活事;有興趣知我和其他 Blogger 間關係或我在 Mysinablog 裡所體驗的 Blog 事,則多記在《雜置架》。

5
謝:看你近期的新作多談及靈異的內容,你於這方便有特別興趣或體驗嗎?

bee:寫 靈異,是因為我的助手。 在那次澳門工作中,發現她這個女生怕黑怕得要命,於是我想起也許我應該把我一些這樣的經歷和當中—克服的體驗寫出來,讓她和我的女兒也可以分享。其實我自 己是挺怕聽或看恐佈片什麼的,只是那些真實體驗,一直也沒機會好好寄下,就趁這個引子寫將開來。

6
謝:知道你的女兒也是博客的新秀,小小年紀已有當相出色的表現,順道向大家介紹一下你女兒的《小冰環遊世界》好嗎?

bee: 女兒冰藍的博客年資只比我少一年,而且一直是我的博客最忠實讀者。她愛看,也愛討論,會為我寫她的事而興奮,也因為看了我寫我和媽媽關係而包容她對外婆一 些教育方式的不滿意。當她自己決定開始寫博客,我跟她就多了一重芳鄰關係,我會為她介紹一些有趣的博客和文章,她有時也會跟我說在哪裡哪裡看過一篇很好 笑。我們把很多博客約了出來去BBQ見面,她也跟博客中很多媽咪博客做了朋友,尤其是跟微塵點滴的Agnes女兒Angel一見如故。而冰藍亦私下跟金婆 婆成了好朋友,有時週末會在網上對話聊天。

《小冰環遊世界》是冰藍某日看到由伊達之部屋發起的一個鮮奶國奇遇記,而引發起覺得有需要發 起另一個專為小孩子而設的博踢接龍故事。於是,《小冰環遊世界》就正式啟程,故事是講及一個擁有魔法寶盒的小妹妹小冰,需要冒險去尋得一顆夜明珠和伊利洛 藍寶石,讓其發生魔法平復一個因為仇恨而內戰的國家,途中歷遊各國,踫上很多有魔法力量的好人和壞人,克服重重困難,甚至要獻出了生命,結果也因為她的愛 和犧牲,才讓伊利洛藍寶石發生了力量——
這個故事原想請各博客中的新秀孩子參與,後來發現續踢越來越難,而且在現時博客中真正能自行管理及使用中 文輸入法的孩子非常少。所以,結果還是交到一班博客寫手手裡,故事不單規定較多,也有每集要有意旨和哲理意義,還得有期限完成;令一眾平日揮灑自如的寫手 都大感頭痛。不過,最後都能順利完成,誠為博客中一項盛事。

7
謝:你這麼喜歡寫作,也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有成立或參與文社活動的打算麼?一方面可以文會友,另一方面也可實踐一些理想。

bee: 所以,還是別太因為定有什麼目標來寫,就寫得最能自由自在,最瀟灑吧。我其實早在中學畢業後,就已經私人自組社交活動交誼會,辦過很多活動,也因此結識很 多朋友,當中很多當年的活動至今還叫人津津樂道。幾年前,中學母校來邀請我出任首屆校友會主席,為會創基,也因此,這些年我結識了一大班好弟妹,常有往 還。

在博客中,我也因為曾為孩子們搞個BBQ派對,而跟一大班博客見面交往,很多進而成了朋友。 我想我還是挺活躍於各種各樣社交活動的,但為寫作而設立,暫時對我來說是還是沒有太多頭緒,我想在這裡,我未算一個好寫作人,也暫無什麼理想可言,以文會 友,我想博客給予我的,在我基本上忙得不可開交的工作加親子裡,也就已經很足夠,我未必有能力有時間去以文章結集和交往更多,可能時機還未到吧,一切就隨 緣好了。反正沒了哪個現存生活元素,我的文也就沒那麼多的數量和繁類了。

8
謝:你的作品數量甚多,有想過結集出版麼?尤其是你跟女兒那種「芳鄰關係」,實在是一種很出色的親子教育方式。

bee: 出書、當作家是我兒時夢想;但現在於香港結集出書,也要看名氣和關係。我想我未必具有很現成的商業價值,恐怕沒什麼人有興趣為我出版了啦。 我跟女兒現下見面只有在週末假期,加上她已成長,以這麼少的日常歷練來論親子教育未免太過自負。我有時想女兒入小一前,是在家裡帶的,天天見面,那時才應 有更多感受能作分享,可惜那時還未有博客,現在來寫又已經事過了,似乎都再沒有那即時的觸情。


發表留言

複刊:blog中文作家聯盟 專訪 Dosss Corner

被訪者:Doss
採訪者:Bee
  當日加盟中文作家聯盟時,並沒有很用心地考慮過,將要跟其他盟友來個一對一的專訪,一心以為同盟會員都只是透過這個聯盟可以擴闊一點Blog 的視野。  當然,這不等於我今日不樂意接受這樣的安排;相反地非常贊成,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會員互相認識交流的推動力;可是啊,在細閱之前各位盟友所完成的專訪後,我真有點自慚不如。  加上要訪問的Dosss,在他的Blog 中都以日本樂評為主;縱使家裡夫君對黑膠唱片及混音狂熱這十多年,但這位太太對日本樂壇,幾乎只限於中森明菜和Checkers 年代;即使是本地樂壇,除了跑karaoke 時外,其餘時候,都可堪稱對樂壇不聞不問之至。一想到這裡,不禁汗顏;在拜讀過 Dosss 各篇文章,他提到過的唱片或音樂,我聽都未聽過!思前想後,縱想此行不易還須易;只好硬住頭皮,開始吧!

或者引用Dosss 跟 Happy Prince 專訪中提到:「也許大家不要當這是一個訪問,而是大家透過網誌來閒聊一番,在閒適之中總也有一點相知相遇的樂趣吧!」

就先問一些比較標準的,環繞Blog 的先吧!

1) 我是先看到你近日為婚禮一事的幾篇文章,然後再倒回頭,由你的Blog 建成日開始讀;我覺得這個小登科似乎不單止改變了你的生活,也同時加闊了你的寫作範圍。太太有分享你的Blog嗎? 將來也會將更多的生活瑣事,也加入你的Blog 中跟大家分享嗎?

婚禮一事對我現在的生活也著實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我也是慣了沒有太多朋友,一直也是過著自我滿足的小圈子生活。太太也有看我的blog,但她不太懂打 中 文,若然懂的話她大概會天天和我罵戰,因為她說我的內容很不合邏輯,亦沒有幻想力。其實寫blog也一定會提到生活瑣事,只不過我認為那些瑣事要夠特別, 又或夠「抵死」才會擺上來,其他的就沒必要了。

2) 近期在各大小Blog裡,大家都對「寫Blog 是不是為出名」這個話題而談得鬧哄哄,你又認為,寫Blog 是不是先要有這個祈望元素在內?而寫Blog 又有沒有為你帶來了些什麼「利益」?

能夠有人看了我的文章,然後高價收購成為收費專欄兼夾上市打跛腳唔駛做。就算不能如願,好歹也有些文化潮流中人號召寫寫專欄賺賺外快,畢竟結了婚多些 錢傍身也是應該的嘛。可惜到目前為止仍未因為這個blog而有實質利益,不過我見過大人引用過我的文章,然後說我甚麼「應該是一位文字工作者」,哈,倒也 自我感覺良好,雖然根本覺得自己甚麼也不是。

3) 在你 Blog 較早期作品,似乎也不乏一些時事評論,都市熱題;細看不難猜估你好有可能,跟我是同一個中環天空下的金融業人員,對嗎?工作會不會很忙,而平時你是怎樣去安排時間,尋找你喜愛的唱片收藏、細聽音樂和將感評寫下?

我不是金融從業員(我都想,不如介紹幾隻必賺股俾我呀?)。那些評論只是有感而發,不用認真。工作不是太忙,一週總會有一、兩天去旺角看,打口唱片。已 很 少買正價唱片,極其量也是二手盤。樂評其實是不敢當的,倒是發覺沒有太多香港人寫這方面的東西,所以嘗試硬著頭皮,不懂日文也試試寫寫。


4) 你的Blog 所列的親厚連結似乎不多,這是因為你是寫Blog 比看Blog 的多嗎?一般遊 Blog 的方式或取向又如何?

Blog來來去去也是那幾個啦,但是寫我也不十分勤力,畢竟不想迫自己視此為一項功課。遊blog也沒有特定偏好,但很喜歡用google blog search,勁好用!

5) 現時寫Blog 相信也被認同新一代的寫手,你對於現下本港的Blog 水平有什麼評語?你有沒有看過一些海外的Blog 風,例如日本;你又覺得香港同這些地方的Blog有什麼不同?

我對本港blog的水平沒有太大意見。其他地方的blog和香港的也差不多,爛的一樣爛,好看的一樣好看。不過我覺得現在很多人在自己blog上又加音樂又加相片又加乜又加物,比較煩了點,多媒體之餘也令我分了心,中文主題就在色彩斑爛中迷失了。
問過了官方的,自然要加問一些關於你Blog 的主線資訊了。
1) 日本樂壇在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對香港的樂壇影響尤深,記得當時有很多日本歌曲,幾乎是在本曲推出的同時,就有廣東話改編版本同期推出。但來到今 日,日本樂壇似乎再不能在香港樂壇掌話事權,是因為本地創作抬頭,還是香港樂迷向來以一朝一朝更替之潮流而生存呢?

嘩,這些問題應該去問「是日本人」鄭嘉輝,我一來不懂日文,二來聽的東西亦不多,沒有資格說三道四。我抱著的觀賞原則是:改編歌也可以是好的改編歌。日 本 歌絕對係潮流帶動的啦,你看bathing ape著到全街都是nigo翻版,但實際上沒有太多人知nigo主理的唱片請了全世界最好的製作人來做hip hop音樂。況且始終是日文歌,日文不是如英文般有崇高地位,不是second language,所以不受重視也理所當然的。這樣也好,那些獨音日本音樂的碟可以賣得不那麼貴。

2) 近年似乎有興起英文歌曲改自華語歌曲,你覺得這個華語已經可能領出新的世界潮流指標來嗎?

是嗎?有此情況?我真的未聽聞過,我只聽過那些口水DJ將「吻別」改成英文版「喪爆K場」跳舞版,那些不算數吧!

3) 你似乎對80-90 代歌手比較偏好,是因為覺得現時年青一輩的歌曲在大洪流中越顯退步還是另有因由?

首先,其實80-90年代的歌曲仍算是年青的,大部分歌曲的視野要比現在的更高更遠。其實也不存在甚麼進步退步的問題,每代人都有自己的情意結,我也常 被 上一輩的人指我們生長在一個沒有文化的時代,但事實上我們也有自己的生活,不用老是覺得生不逢時。我那時聽林憶蓮李克勤,和現在的人聽twins沒有分 別,每個年代都有其主題曲。只是年紀大了,總會從另一個角度看事物,又總會覺得現時的流行曲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其實不變的是流行曲,變的是人心。以前聽 歌,那會想到甚麼社會文化、工業生產?人大了,總喜歡甚麼也解讀一番。

昨天看曹仁超在專欄內寫,想要發達的其中一項特質是不要把自 己看得太重要,任何職業都是可貴的,對前輩要尊重,對後輩也不要裝出一副「你唔係我地果皮」的 無聊相。聽流行曲也一樣,聽古典前衛爵士的用不著對聽krusty的怒目相向。音樂與感情一樣,只講「有無feel」,無feel的任憑你拿幾多個獎有幾 多讚美也無補於事。


4) 如果由你去作為政府反「老翻」部門長官,你會如何去議陳你的方法來令大家買正版音樂?

治亂世用重典,買親老翻,一經定罪,判監十年,兼沒收家產,發放邊陲,睇你點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