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母女兵庫訪友記》涉皮丹波栗

今次正值金栗季節開始,我家婆媽女都是栗癡,這個時候在關西,栗子怎麼可能會少。

從前有智子總記掛我媽媽愛栗饅頭(一般大顆栗子作餡的甜品都被稱為栗饅頭);今次我專誠把行程最後半天留著,要一早去超市買夠栗饅頭才好上機回家。

每一次說到這裡,朋友們又問:「為什麼在機場沒看到你介紹的那些草餅、和子;甚至妳每次說得眉飛色舞的栗饅頭?」

因為機場賣的都是特別長的「罐頭甜品」,所謂罐頭不是真的盛在罐頭中,是指已包裝的禮盒甜品,適合較長期的存放;即是難免是防腐劑食品。

在市內超市買,大多是本地人吃的;當然接近聖誕元旦,也同時在賣「罐頭」的,是難免。不過,我還是喜歡每款買一個、兩個;志在試各種的味道,而不想太多包裝廢物。

這種食購,要注意:

  1. 回家送禮並不好看
  2. 攜帶不易
  3. (最重要!)一般食用期只三天

鑑於我對於人工食料很容易敏感,也再不需要為公事而買手信之類。以上的問題都不再成為問題。

這裡有款,擁有個好特別的名號叫「栗傳心」的栗饅頭,照片中手指住的是在關西大丸百貨地庫甜品專部所賣的。

很多時栗饅頭都會注明「涉皮栗」,這是丹波栗子其中一種最著名的處理方式,是指連皮在糖裡熬、浸淫三天夜,(給大塊帶回港的生栗,在造栗子雞時,他已投訴丹波栗的衣超難弄走,不及天津栗好造)的確,這是費時的工序,但就能令碩大的丹波栗保持整顆完整,這並特別適用於原粒造的甜品,外型討好多了。

神戶的大丸地庫裡子部,今次對於我有點失去吸引力;畢竟這裡已經變成「用支付寶」的旅遊熱區。

想起智子家那邊的區中心商場裡面的超市,那裡有小店賣的子都是每日新鮮造的。

「媽咪,就隨便挑一些回去吧!妳這樣在原地轉來轉去也不是辦法。」藍藍說。

結果我完全拋掉「和子」系,看上了這家由  Konigs-Krone Kobe 酒店的甜品師所設計的栗子酥。

果然,估計沒有錯誤,杏仁配上栗子的酥餅;豐厚甜美。


發表留言

續新的神戶情

自從今年春,智子的離世。

我有好一段時間,對寫作更加倍的提不起勁來。

雖說智子是一個說流利英語的日本人,從來不看中文,更不會讀我的文章;但她知道我有寫博,每次她介紹我給她身邊的朋友時,都會說別緻是個中文寫手,她在網上分享的生活很多元化,很豐盛……云云。

於是在日本的朋友們都會很自動地由我的博,我的 Facebook 開始去認識我。每次去看她,她都會叫我打開 Facebook 給她看。她喜歡看我跟不同朋友去旅行、吃飯、聚會、購物……她說,看這些她能很快知到我的動向,我在忙著什麼。

她離去,是傷心的。有時候在廚房做飯,會忽然想起她。於是只好多跟她介紹我認識的真理子多聊。真理子在學英語,讀英文的速度當然遠不及曾在美國生活多年的智子。但友情總是需要雙方的長期投放心機和時間。

早前,在智子離世悼念會上,智子媽媽所介紹給我另一位她們母女同屬的信仰法會裡的朋友;轉告我,智子丈夫打算打房子賣掉,智子媽媽要外遷出去自住,智子夫君則打算搬去跟大兒子媳婦孫兒一起住。這樣,我曾經旅居在智子的家,就要告別了。而且,那大兒子是她夫君前妻所生,智子的誦經壇及相片可能也未必會放在那「新家」。智子媽媽說想見我一下,我也好想為年過八十即將要面臨獨居的她,她的新居,見上一面,幫上一把。

於是,連忙在工作上整理出一個星期,飛去神戶,順道處理一下這些。

誰知,這行踫上日本假期,神戶祭會;整個神戶都沒有可住房間。雖說可住較多酒店的大阪,但每日來來回回,交通費不特止,早起夜趕回去也不好玩的事情。

這時,真理子說:「我倒是很歡迎妳來我家裡住,只要妳不要嫌棄我住的地方較偏遠。」好歹也是在神戶裡的地方,而且要進一步成為好朋友,大家都得要再將接觸推進一步。然後,定下來後,藍藍剛好工作上新變動,可以多出一個星期的假期,她說可以陪我一起去。

一個人變成兩個人,人家的家裡可能接受嗎?真理子倒是很歡迎,這好吧!一切定下來,她只擔心一個星期中,她有日常工作,也需要教學的課程,也需要照顧近來急病住在四國高松醫院的弟弟;就怕未能全程照顧好我母女倆。

「沒事,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神戶早已經接近第二個家,以往我住在智子家也是自行出入,她不也是要上班,要帶孩子的嗎?我不需要整天帶出帶入的,放心好了。」話雖這樣說,畢竟還是有打擾人家的家庭生活的,而且新交朋友,還是有很多生活上習慣可能不能太會接受。

「那就好了。反正平日也只有我和女兒兩個在家裡,她忙上課,我有我忙的。不過,妳來到那星期我調動一下時間,我們應該還是能有很多時間共處的。」沒過一天,她整理出一個時間表:

我到神戶的時間,第一二天去探望智子家的時間表,藍藍來那天我們怎麼早上各忙各,在三宮那裡集合……四個人的時間表列了出來。

「還記得林さん嗎?他們夫婦倆都期待著妳去。還是需要學習穿和服嗎?林さん說可以在她家裡上課。」

真的嗎?!實在太令人興奮啊!

《母女兵庫訪友記》就這樣展開了!


發表留言

四國滾動藝術遊:藝術展之豐島美術館

兩母女在2016年深秋的日本四國瀨戶內海的藝術展之旅,其實拍了大量照片。

可是,回來後一直在對話中回味,靈魂甚至像一直留在那裡,懶得回程。

更加懶於整理照片,甚至在大塊先生問道:「怎麼相架中還不見去日本的照片呢?」(他指家裡常開動著的電子相架) ;我才隨意挑一些放進去就算。

這個狀況不陌生,上次 2014年母女倆去英法也同樣。回來一直懶整理,除出在 facebook 那些即時揭載外,大半年後藍藍才省起她相機中的照片還沒套回硬盤去。

看來當一個旅程有太深刻感受時,我們反而沒心整理為文字。

豐島.jpg

這個看來像 Teletubbies 所住的小土墩的就是美術館的核心展廳,然後整個展廳就是展出這個建築物而生產出的天然展品——地下水的小水珠。(展館內嚴禁拍照、飲食、說話)

在寄這明信片回港給老爸的當時,其實也跟小士多裡的婆婆們對話了一陣子。

這個島上除出美術館裡有投遞服務,民用就只得這個郵件投寄箱,設在小辦館門外牆。

「剛才在美術館只管買明信片沒想起應該寫好寄出,那邊應該有特別的蓋章。」

14724522_10154124479236896_2431292265123749152_n.jpg

美術館一切採其天然資源!連食堂也只賣一款午飯,一款甜品。飯餐就是後生所種植的米和蔬菜。十月時份,眼前一片黃金稻田。

「那怎麼辦,總不能又走上那邊山坡再排隊入美術館吧。」

「在這裡寫一下,寄出,都還是豐島郵政蓋章吧。」就在人家店前長凳,在名信片草寫幾個字,反正都是家書——習慣去各處旅行都給我老爸寄張當地明信片,讓他開心。

「沒郵票,怎麼寄?」入去問辦館啊。裡面是三個老婆婆在閒聊。我用已經變得超蹩的日文斷字組句問,婆婆們是明白的,問我:「是哪國家的人?」

「香港,現在屬於中國地方了。」

「我知道,我去過。」其中一個婆婆朝我身上下打量:「你們還愛用日本貨?」她指著我身上掛的相機。

「是,還是有很多很多香港人愛來日本玩,對日本的東西很愛。」這非擦鞋,說的也是事實;不過這說來,讓婆婆很樂。

「妳那雙鞋子好漂亮,也是日本買的?」

「不是,是韓國人設計,在中國生產的。」

幾個婆婆啊啊連聲,用快得我再聽不太懂的日文在對話;大概就是慨嘆韓國跟中國都趕上來,日本再不及從前條件,四國裡都都是鄉村地方,都沒怎麼追上,人家已經一日千里……那些話。我當然再插不上嘴,而且這類話題說來甚長篇,足夠寫世界生產競爭導致國家收益及民生質素上昇之類的論文一百篇。

豐島美術館——一個很讓人重複回思的藝術館,但苦無一張明信片能夠表達出那內裡的韻味。那些小水點,怎麼拍,照片中看出來都是很無聊的水珠,這時想,要是能把老爸帶來這裡看,多好。(注:美術館不許攝錄,要完全安靜在裡面進行感觀欣賞或靈修。)

「公公會在裡面釣魚,我肯定!」老爸在這環境裡一坐下應該就盹著了,來到這美術館可是又車又船,攀山涉水的!

嗯,大概神悟,也是一種禪,哈哈。


發表留言

四川行:高鐵成綿樂

接到通知要去成都工作個多星期,中間有個長週末可以在那邊放假;這種出埠對於我現在年紀來說,是最快樂的事!

去九寨溝嗎?好像來回時間不太夠,而且,九寨溝黃龍機場來回成都的機票,竟然跟香港成都來回的相差無幾;那我不是順便一遊,是一倍價錢豪遊;這種態度要不得。再且,蒙蒙說現在天氣還太熱,姐這一個人去,怕曬病了回頭難處理後頭工作;這話太對,我向來在工作完成之前都不敢放肆去玩,心情放鬆難瞬間收復是其一,體質上過勞有可能令後面的不能順利處理不預期難題是其二;畢竟這次是受聘過境,不能令主辦擔心。

聽說都江堰也很不錯,蒙蒙說當天即回就可;她還早一星期先開車過去在一家新開的國家五星級酒店裡吃個英式下午茶,說是先替我探探路……確是很不錯——那個下午茶的照片;但,親愛的妹子,妳搞錯了!姐我一個人遊時並不需要這些,我可以蹲街檔吃豆腐花的;我需要景、人和情。

好吧,剩下來,最簡便的是就是樂山大佛——

記起小時候,姑丈在大學裡工作,每年冬夏兩個長假期,最愛跟姑母去各省旅遊,拍下很多很多照片給我們看,每次都會很詳細介紹…這些是冰掛,這裡杭州西湖,這呀是西藏草原…這是樂山大佛。大人們只哦哦連聲,趕著開搭子打牌;我,看的很認真,也記住一些地方名字。(姑丈,你在天國好嗎?還有遨遊八方嗎?) 這樂山大佛很著名,我在書本裡也好像讀過;那年,印象中,這大佛好大,地點距離香港好遠好遠!

當地人告訴我到步成都叫人去車站買票,這說讓我覺得好擔心;上次在上海去杭州那麼短程,駐上海的同事也說不要太過安心,早一點買了票妥當。這種大眾交通的確對於當地人來說很方便,但對於旅客,若任何一個關節對不上預定計劃,那一天可能就給掛掉;所以,我還是建議在這些設預訂的重要關口必先盡早給自己肯定為尚。

【購票】

購買這成綿樂鐵路票,港人不慣國內的網站售票,可以在攜程網上預購;一般會在車發當天計前兩星期開售。商務位售人民幣125元,一等座74元,二等座62元。大塊一句話:「妳一個小女人在途上,這點錢省不得,商務好歹都比較獲得特別照顧。」於是就成全了我這程高鐵的高貴體驗——

先說說我的票,這不算得 happy experience;以為在網上盯準了開售第一天即訂好了商務位是好事嗎?太天真了!票預訂網上全付,雖說訂票指引謂當日可憑登記的有關旅遊証件就可在發車前兩小時內到高鐵站自動票務機打印車票,進入車站大堂候車。

然而——問題來了!

經驗談,不要太相信內地的自動票務機。我是以列印訂單帶在身邊,當日在車發前2:15hr前到達車站,因為我入住的酒店跟成都東站很靠近,清晨也沒有上班車潮,我比預想再早了點抵達車站。這種早在我個人遊習慣上並不常見。但早有早著……我按指示,在成都東站站前一列自助票務機前,企圖掃描我那以回鄉証登記購買的高鐵車票,結果是有關証件不能成功讀取;如是者,我試了站前幾台的票務機;每台機都有著大概10人排隊,這已經花掉我接近20分鐘時間。

我投降,使用真人服務吧!一列開放式櫃位 (那是看得到票務人員在使用電腦),只有兩個正在服務。每櫃已經排著超過二十人次,沒辦法,也只得排,但竟然給截下說隊已經滿了,要我去另一邊密封式櫃位前排隊,那邊也只是開著一個半窗,那半個不明確表現著服務的;也都各排著近三十人。過程中櫃位服務要多慢有多慢的,有企圖插隊的,有互罵的,有企圖猜度哪個櫃窗忽然打開服務而企圖衝過去的,有同行分排兩隊又企圖調來調去的……這些只要曾經有中國人排隊的地方裡見過的,都不難立即意會。我要強調,現場不算混亂,以中國人生活習慣論已經是很守規矩很客氣的了。可是,我還是發車前不足半小時的時候,仍在隊中,仍然不知我還要排多久,仍然不知我的票是發生怎麼的一回事。

好吧!終於在發車前20分鐘,我前面忽然變得很順利,因為好幾個都走了去另外的隊或新開的窗了。雖然前面還發生了一個老兄吵著車要發,要我前面的女子給他先插,女子果然是當地人很牛,穿一身華美裙子高跟鞋,說不行就不行。我正擔心老兄要打換我隊主意,我猶疑要不要像前面的女子那樣說不?那老兄卻竟然頭也不回往外頭走去。我鬆一口大氣,天哪!票還沒拿到手,卻只因不用對老兄說不就鬆口氣,我這港女,強悍個屁!

這是一遭給我証明,港人的回鄉証在成都民間服務中是沒用的証件!自動票務機根本沒有準備過數據去認讀港人回鄉証!所以,買這動車線的港人,要不先在火車站預訂好票拿在手裡,要不預訂了還是早早去排隊,因為就是真人的票務櫃位也拿著我的回鄉証去請示上頭,一起研究好一會,才給我發車票!

(注:我沒有訂回程,是因為後來剛好訂票前收到通知我那個週末先留在成都,因為主辦單位打算帶我和幾位老師出去城裡遊遊,然後再工作兩天就放行讓我接上自己假期;這更樂了,我可以玩一星期才回成都去。)

【鐵路】

接下來,當然是匆匆忙忙去擠入口,衝向候車大堂,越過一眾在進入大堂後一群團隊討論要不要先上老麥買吃的,還是去後頭買喝的,誰要上廁所…的吵鬧人群。所以,外國朋友一直問我何故在中國人地方,我們都愛衝衝衝,時時像搶閘那樣的生活;那是因為我們有太多無必要但就是一直發生的理由給絆住腳到最後最後一分鐘去衝。

%e6%88%90%e9%83%bd%e6%9d%b1%e7%ab%99

終於,我順利上車了!然後,我終於明白,商務位,每發車,只得四個位!

%e5%8b%95%e8%bb%8a我為這一個小時準備好板腦;不過,原來內航飛機座的椅腳已備有板腦,車廂亦設 wifi,方便得很;所以,如果選乘,大可只隨身帶USB接口的配件,接插就可用。商務位還特別設有一盒精選零食,有服務員專程為閣下調配茶包紅茶,速調咖啡包的咖啡;那句零食,我看大概只有太平餅乾是味精眼測安全的。

於是我只好叫一下同我共享四人商務卡的鄰座小男生,說把這些送他。看他大包小包應該是大學生,就不知是畢業回家還是正準備去報到。

「阿姨我剛考入峨嵋大學,要去報到。」他很禮貌,知我一人在途,問我有沒帶夠衣服,上峨嵋金頂好冷。

我幾乎衝口問:「上峨嵋學輕功嗎?」這笑說不得,在內地,不熟的不好亂說笑;人家都好認真的。

一小時車程,跟小男生有一句沒一句搭著訕。

風光一般,天色一般,自然心情也都一般……


發表留言

四川行:成都博物館

在毫無預備下的,可以稱之為意外。

這也是一次意外,因為完全就是個意外的驚喜!成都的博物館——

我問蒙蒙:「未想過成都博物館竟然是新蓋的啊?」她在電話另一頭,愣了半響才省起:「是啊!這新館是最新的呢…好像上個月才公佈建成開放呢。」

我是乘搭地鐵去天府廣場站,原打算去美術館打個轉;卻在地鐵站見到博物館,突然扭軑而來。(見文:天府廣場站

1319509690515

博物館的外型設計很酷,這設計圖在百度網上摘來。

網上新聞資料,說這成都博物館新館就用上精鋼一萬多吨。只是如果為拍它外型,應該要從天府廣場站另一端的幾幢百貨公司大樓上才能拍張好照。

成都博物館.jpg

進入博物館,要先在館入口對面另一小廳中,寄存所帶的行李。事實上,館裡地方大得很,即使女仕們平常帶著的包包,在裡面也會變得負擔。寄存的行李隨身物品都會經過安檢,寄存櫃都採全自管程序。

博物館.jpg

入口後,直覺就是香港歷史博物館的「兄弟」作;不過每一層樓的佈置,又跟北京博物館有點相近。

這種博物館,要細評不易,我這半日遊,只算中度細看,不過,我只是入場欣賞的群眾,就將感覺歸納出幾個重點吧;反正細遊博物館這類的遊點,重點在個人體驗:

  • 分為先秦精品展示—大量巴蜀戰國時代出土文物。
  • 兩漢的時代的繁盛,我們為何被稱為漢人,兩漢文獻,非它莫「蜀」的在這裡找到大量鐵証。
  • 唐宋時的文化工藝直是世界頂峰;這裡的收藏直教人驚嘆。
  • 清代的到民國,再而八千里路雲和月,再到近代華洋商務;都以非常民間的生活,用各式人物像與實物環境去展示,這種「人物」像不單止是常見的銅像,還有布偶的。
  • 新穎,使用大量超高清投影式表現。令館的四處都設有各式互動,充滿著「活」的氣氛。
  • 天府,自然對中國人吃的文化有很多的搜羅與展示。

%e5%8d%9a%e7%89%a9%e9%a4%a81 %e5%8d%9a%e7%89%a9%e9%a4%a82%e5%8d%9a%e7%89%a9%e9%a4%a83

如果當年我會考時,能有家這樣的博物館,把歷史都整理那麼仔細,我的中國歷史科要拿個火箭就易如反掌啊。家若還有孩子在唸高小初中,這地方定必是非去不可!

成人嘛,我這類的,再去成都,也都會花一天半日,再去!剛在網上見他們最新的「盛世天子」——清的精品展館也開放了!

上面我還沒有提到這館裡另設的兩個專題展也是非看不可——

  1. 皮影
  2. 木偶

只能用四字說——目不暇給。皮影戲與木偶戲的收藏之豐,真不是字句能言傳。就是那些收集回來的皮影戲劇本,堆起以高柱狀展出,木偶戲與皮影戲的偶展品以千計展示;在裡面可由劇本、古時旅演的行裝、使用的樂器、偶動的支架、薄如蟬翼的皮影偶的人手工藝……等等,全都盡眼眼前。

%e5%8d%9a%e7%89%a9%e9%a4%a84


1 則迴響

四川行:天府廣場

在完全沒有預備的情況下,只為填了一個大半天的時間;我問蒙蒙,我那成都的朋友,我起的早,到我們見面前,可以去哪裡?

「姐,妳喜歡購物,在太古里裡買買東西,時間快過啊?」她說。大概以為所有香港人都是購物狂。

不!沒打算過在成都有什麼物可買,價錢比香港的還貴。「有沒有美術館之類的?」我也可以代藍藍的眼睛一遊。

「不知道美術館裡最近有沒好看的,不過就在天府廣場站走過去,很近。你靠近東門大橋,過去一個站就是;回來時就同路線回頭,春熙路站就是遠洋太古里了。」

然後,我就在天府廣場站前,看著出口指示牌,決定不去美術館,而轉去了博物館。

天府廣場站是個圓環狀的,看來是成都人最愛相約見面的地標,就像我們流傳「在天星五支旗桿下等」一樣吧!

%e5%a4%a9%e5%ba%9c%e5%bb%a3%e5%a0%b4

沿著地下街的指示牌走,穿過地下街商場的店子,五花八門的,是個多元一體的消費站;計有小型兒童教育用的動物與人體奧秘展覽館、也有很多年青的品牌店、潮流家品店、很多小攤也賣本地傳統特式手藝或小食……頗有香港旺角裡走著的錯覺;看來要來購物的遊客,單是這環中的商店,都能花掉一天半日。

在靠近博物館的出口負一層上地面去才能進入博物館,這時一出隧道口抬頭,就能見到毛澤東像。

%e5%a4%a9%e5%ba%9c%e5%bb%a3%e5%a0%b41

到這一刻,我還不知道,好戲在後頭。

因為,我眼睛還在四處預搜,待會逛過博物館,出來就可以午飯;是好好找家像樣的吃,還是在這些小攤子四處嚐當地小吃呢?

雖然近年味精敏感嚴重,但饞嘴習慣還沒能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