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停工不停學之寶石皂

轉眼間,我被這個新冠肺炎(前稱武漢肺炎)COVID-19,人和發展計劃被濟留在港,已有一年。

這一年,我有工作但不用工作,我有職場卻職場關門,拒在門外,我有同事但同事因為公司裁員離開,令團隊七零八落,我有看來省下很多時間,卻忙得團團亂轉,我有目標卻無法前行,我超想念人和地,卻無法親近……

但我相信,我並非世上一人如此;事實上,這場世紀疫症的襲擊,令全球人類都變得手足無措,綁手綁腳,困足困惱,無法可施。

不能大動,小動就是最好的平衡。沒有工作日程,就試著學些新事物新手藝來填充時間。

除了重新學習日語成為一個基本,考了蠟藝師教學資格,考了駕駛執照;我還在緊密的日程中搾出點滴來練習蠟藝技術,還參加各式不同的小手工課程;四處拜師學藝。

與其為技術而學的說,倒不如就當成優閒興趣陶冶一下也好,平衡一下疫情中犯愁的情緒也是好。

一直看著那寶石水晶皂就愛,如果能研究出像京都那塊,我一直在用的金泊苣蒻皂,把這種像寶石顏色的放進去的話,就一定會太美妙的了。

於是幾經艱苦才湊合到合適課程期,教室原來設在太古城的誠品裡面。

老遠從新界西跑去上了 JEWEL SOAP by J,Josephine 老師的寶石皂課。

Josephine 老師的作品
我的三色層水晶皂
不過,相比起主要的那大寶石皂;我更加愛這種小小的寶石皂。

上了四個多小時的寶石皂課,享受勝一切。同場也認識了,同樣由新界西跑去上這課的同學;由上課到回家的路上,大家交了朋友(都說屯門人在各區踫上,能直接成為朋友的比率,特別的高)。

【後補上別注】

次天早上起床,Josephine 老師傳來些日本語的留言;雖然說在上課時,我也有提到我在日的事務所會另有一個功能,就是希望接到世界各地手藝人到日本進行小工藝的技巧及文化交流。當時 Josephine 有問我日本語是否非常流利,我就解釋道我這人太懶,一直都沒有好好善用我在日本的人際關係把日本語學好好,相反卻變相鼓勵了很多日本朋友為遷就我而努力學好英語。原來 Josephine 少女時代已經在日本留學並在那邊工作,婚後育兒也一直教著孩子日語。


發表留言

壯觀的肥皂列

在深圳高級超市裡逛,看到五月旅英回來第一次見得的「肥皂壯觀列架」。

每一塊都捧在鼻前嗅嗅,超市的售貨員忍下住過來跟我說話了。可能發現這女人不是瘋的,還好,就極力推銷應該最受港人歡迎的浴液。嗯!錯了!這女人確實有點瘋,只愛嗅香皂。

嗅出不同的花香,把肥皂在手裡反來覆去看小字,看成份和來源地,就笑著。

真的覺得好愉快啊!看!快樂其實真的可以簡單,就看你能不能停下腳步一下,找著什麼喜歡的小事情!

wpid-20141111_165535.jpg

wpid-20141111_170112.jpg

wpid-20141111_170205.jpg

 

由韓國的米造皂,到意大利的各種花香皂;應有盡有。

然後慨嘆,香港人真的好窮—-生活質素早已變得一窮二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