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父親節

今早見到一個朋友在面書貼了這個:

13450230_10153743247642705_3835064543537176013_n.jpg

夜裡,藍藍在看醫生,等待執藥時,在商場裡的醫務所那落地玻璃外人影沸沸,配藥員笑說:「今日商場好多的人。」我答:「父親節嘛。」她卻說:「母親節那天,人多更多,不過母親節時人流都堆在那酒樓外,今日卻堆在KFC 和爭鮮啊。」

我和配藥員相對一笑,藍藍有點疑惑:「有分別嗎?」母親一向被喻為比父親相對來得付出更多,犧牲更大;然後,重點,母親節,是父親付款來討好嫲嫲、外婆、丈母娘、媽媽、老婆;但父親節嘛,也還不是父親付帳,慶祝自己,實惠的就好。

其實,沒分別——只要窩心的就好。

今年,大塊的業務的旺季來得有點早,這當然是好事,但也就說,這週日,他這個父親需要上班工作;連他最愛的釣魚活動也不能。我前一晚問別緻爹:「要一起去吃早茶嗎?」我知道他了解我最怕上茶樓,怕排隊等位。不過,他最關注的應該是:「等女婿一起才慶祝啦。」大塊與丈人的關係有時比我這個女兒跟爹爹看上去還要親厚多。每一年我問大塊:「父親節你想去哪裡慶祝?」「問妳爸爸想去哪裡啊。」而最重要的是,平常能陪我爹爹說最多話,討論賽馬貼士賽果、結伴去釣魚…都是大塊。

黃昏前,大塊致電回來,急著叫約爹爹媽媽去晚飯慶祝;於是,我準備好的這份禮物,終於在這正日裡送給爸爸。

其實是我好想念小時候坐爹爹大腿上學寫大字的情景一種感情投射;現在,當然不可能坐在老爹腿上了,從前被同事朋友稱為「大隻佬」的爹爹,現在比我還瘦。

13427726_10153799890411896_6664900620453941009_n

今日也替他設定好他新轉用的手機,這機其實是我之前用的,他一直不太會用智慧型手機,記不住太多的圖示所代表的功能。我們為求讓他一步一步感到興趣去學習去記住去試玩,只好將不同程度但界面是相似制式的幾支手機給他去習慣。今次我將 Note3 替他改了簡易版面,設定大字顯示。

有朋友問:「為什麼不是買新手機?」之前我們都是買新的,然後每次爹爹都不滿意 (不是說鈴聲太細,字太小…反正他就是不太享受使用手機),沒興趣的事情他就是覺得好煩,你還要他記著什麼圖示暗了就沒了響聲,什麼app沒在線就不會動,什麼開著出境後就變數據……對於一位向來愛靜,雙耳關掉多年的;不是方便他是煩著他。

不過,當賞他知道這款手機附有枝筆,可以讓他無限地練字,也又可以畫圖畫時,佢終於像小朋友表示有點興致,表現出可以開始去學習同這支手機多作「溝通」。

我什麼時候可以收到爹爹係 whatsapp 給我們第一句留言 (他說他會用 whatsapp 就是沒興趣給我們留言寫句什麼的)。其實,他隨便給我們畫點什麼我也高興。

想起少年時,爹爹總喜歡在報紙上練字,仿著政治漫畫來繪畫那種美式漫畫人物。藍藍說:「我見過,我真的見過,我小時候跟外公住時,他還是那樣的。」

 


發表留言

日本:93歲依然活躍藝能界的內海桂子

在友人家裡造飯,見到友人電視機裡一個老婆婆在接受訪問;訪問的主持人是我認得的黑柳彻子,我有拜讀她一系列的窓ぎわのトットちゃん〈窗邊的小豆豆〉。這系列書,我常有提議育有孩子的家長要看;裡面最好看的是黑柳媽媽的育兒想法,黑柳彻子是受惠人,但也因為當日種的因,日後的黑柳彻子完美表現出與別不同的氣質來。

2016-02-05 12.05.06.jpg

然後,我被標題吸引了;93歲的內海桂子與徒兒們接受訪問。我第一感覺裡猜想這些徒兒在接受訪問而把老師請出來;原來不是!

電視隨即在播內海桂子的最新演藝節目裡擔演的角色,及飾演她那角色裡的年輕版的女演員。

那麼,意思是說,她現年93歲,還仍然是位活躍的演員?!友人答:「是啊!她在日本映画大学裡當講師,滿門桃李。」

回家,試試翻查一下這位老人家的作品,能讀得的中文介紹不多;但單是她的個人wikipedia,已經夠教人佩服。她不單止是演員(藝人。女優)活躍於電影電視節目,還是相聲(漫才)家。

怪不得以這樣高齡還那樣得到行內後輩的尊崇與愛戴;從她的晚婚(在花甲之年下嫁比她小24歲的丈夫內海)、現時還是親自回覆刊載Twitter裡的短文及消息發佈,網上一些提到上她的課的學生也盛讚上她的課,常有很大得悟。網上更有文章提到當時內海桂子的晚婚婚訊,很是轟動,由於丈夫比她的長子還年輕,很受兒子的反對;可是,很快地她所居住的地區,鄰居都很接受這對新夫婦,認為他們生活很和諧。

在日本藝能界中跨越70年的演藝事業,當中生命出現多次大型健康波折,幾次大型手術,但仍然堅持演藝與教學;是真正的將一生都奉獻於舞台的女優。這日在電視裡見到現年已93歲的她,腰依然板直,反應靈敏,與徒弟們對答如流,時作補充;單是這樣的表現已經不易。

反觀我們的演藝文化,越趨「只單一年輕化樣貌」全線演員無論是演孤寡老太后,還是原著明明註寫老醜婦的角色;統統都要以不死青春駐顏術演之;飾演太后的女演員跟新選入宮的才人要鬥年輕鬥艷,終要將觀眾的關係連想邏輯打亂為旨。

看見也屆年長輩的黑柳彻子(現年82歲),與93歲的內海桂子訪談;我真心的覺得一個國家對年長的尊重,不應只著重於提供「老人優惠」的硬件發展上。

一個時時號稱自己是國際城市,對年長的敬重——就該有更深層次的樂納、鼓勵與支持。

回看我們的城市,人口平均年齡一直推高;可是我們的政府對老人敬意,又有多少?又有多深?我們對家中老者,莫說視之為寶,又其實有多少關注與自豪?

“It`s not how old you are, it`s how you are old.”
Jules Ren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