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三代相伴去見腦科醫生

有關這一系列〈家中長者患上腦退化〉歷程文章,請擊入看文章列

由外婆帶大的女兒,陪著我帶著我爸媽去見腦科醫生。2017年的秋。

對於找哪一位醫生,當時沒有太多概念。經一位在醫務集團工作的朋友向他們集團裡的醫生問推介。我當時意思是,如果是一位女醫生,可能給媽媽在相談時更多一點鎮靜力量,媽媽會願意多談一點。

一行人有點浩盪的去到醫生的診所;主要是想給媽媽強大的支持力量。

在見醫生前,由護士給媽媽做測驗;我們雖則在旁,但卻沒有太多經驗去消化護士跟媽媽的對話;但見氣氛整體還是很輕鬆的。

到陪著媽媽進去見那位老人腦科專科醫生,只見醫生很年輕,溫柔是溫柔,卻似乎不引領著問診的對話,反而給我媽媽一直牽引著。於是感覺上,醫生只一味重聆聽和附和我媽媽的回覆。醫生問的問題也很簡單,然後跟媽媽檢查過腿關節,身體平衡力——

醫生問:「平時有做運動的嗎?」媽媽答:「一直有參加康文署辦的那些健體班。有時會組織一下一班朋友們一起打羽球,這班朋友有老有少…我和外子間場打一下,會追追球出點汗,不算太過劇烈。」

醫生問:「那平時有什麼嗜好或消譴嗎?」媽媽答:「有呀,有跟朋友打打麻將;有時也跟朋友們去吃個茶,那樣吧。」

醫生問:「最近有出過門嗎?」媽媽答:「沒有出門,一向不喜歡出門;不過近年有時也會去看看我的孫兒們,週末就跟他們在他們家的附近公園玩玩那樣。」

醫生問:「那麼由家裡去要多久,記得怎麼乘車的嗎?」媽媽答:「由新界西我們住的地方去姻親家住九龍東。有時跟外子一起,有時我自己去,乘車也會…(把乘車的過程說了)。」

於是醫生的結論就是:「一切很好,記憶力衰退有時不一定就全因為腦退化症的;年長本身也會有不同程度的記憶退化。無錯,妳媽媽情況也開始有腦退化徵狀,但屬很輕微;建議可以先由一些對大腦健康的補給健康食品開始,先緊密觀察著。如果還是覺得這樣不習慣,覺得有影響生活,可以嘗試使用一款藥貼,它對於病人記憶衰褪可以有幫助的;不過也會有人認為這加速了病人依賴。」

當時,我們決定先同媽媽試用一些補腦補健品,密切關切她狀況再行決定。

如是者,我們開始讓她試了日本一款「強腦素」,但媽媽不喜歡;也許這是第一款要她接受每天定時定量的藥樣的補腦食品,她不習慣,反正就是推說不想吃。

我們只好再替她物色另一款;最後我們選了本地品牌草姬的「腦還童」。這次,她吃了大概一個月,她覺得感覺不錯,沒有覺得哪裡有帶來不適,彷彿也沒覺得那長期困撓她多年的「耳水不平衡」的頭暈感也好像沒有出現。

於是我們讓她將服用這保健品成為生活習慣,大約在兩個月後,已經再沒有見她有重複著打電話重複地說剛才說過的話。

我大膽在假設,她的耳水不平衡症,其實也是腦退化的初徵。可是我嘗試問過不同家有腦退化長者的朋友,都說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和資料。

不過,眼見媽媽的狀況好像已回復原初;也不再為意這關係了。

日子一直這樣,媽媽那腦退化初徵的病況,就好像感冒過去了一樣;好像再沒有需要更新的注意;日子來到2019年……

Photo by cottonbro on Pexels.com


發表留言

媽媽每一回都說著前一番話

有關這一系列〈家中長者患上腦退化〉歷程文章,請擊入看文章列

第一次察覺媽媽出現不對勁,要倒數到2017年的秋(當時沒太在意,所以只是依稀記得這段時間)。

媽媽的狀況

媽媽每隔兩三日,就會忽然一連打幾次電話來,每一次都是說上一通電話中說的。就例如:「今晚回來晚飯嗎?」「不會啊,今晚要開會。過兩天應該可以,再給你電話確定吧。」掛線十多分鐘後再打來,跟上一通電話對話完全一樣。「媽,剛才不是說過了嗎?妳沒聽到?」「哦,是嗎?」如是者,發生過好幾次。

然後,想起媽媽近年常說記憶差了,很多事情都記不住。我們當時還笑說:「妳就平生太牽掛所有瑣事,忘記就由得它忘了吧,又不是重要事,幹嗎整天苦苦思索忘記什麼呢,我這麼年青都一天到晚忘這丟那,只要不是重要事,就隨它吧,人類哪記得住那麼多日常芝麻綠豆事呢。」

媽媽從前記性很好,她沒唸過書,靠看電視看報紙看著我們做家課,學識認字,後來廿三十歲後會寫一些簡單的字,筆序很亂,像砌積木,但總是寫得到,認得到。

來到2017,有親朋說近年見媽媽跟爸爸越老越親蜜,去哪裡都見媽媽緊緊抓著爸爸,爸上一趟洗手間,媽都全程好緊張東張西望;我們只管在笑兩老越老越糖黐豆了。卻沒有細心留意,其實媽媽是對短暫記憶的一種恐懼。

可是,要她去見腦科醫生,她不願意,也不能跟她提腦退化症,她直覺腦袋壞掉了,理解跟失心瘋是同樣的恐懼。

恐懼…我們開始發現媽媽有著一種無法釋解的恐懼。

我們的理解

就算我之前因為前輩將當時由中文大學退休後,而進駐我工作的集團合夥的一家電子半導體開發項目公司時,為我引介而讓我有機會認識當時還精神奕奕,毫無架子的高錕博士;再到後來他患上腦退化症後,太太以他名義所建的高錕慈善基金會,因一次機緣,請我團隊為基金會設計一些校內巡迴推廣展覽;而令我有機會近距離接觸更多有關腦退化症的資料……

我也只能在媽媽這些狀況發生時,果斷堅持要帶媽媽去見一趟腦科醫生。

所以,在往後,很多朋友來電,尷尬一番都不知如何啟齒查詢我們是如何地陪媽媽走進這腦退化抗戰之路時,我好明白。這在家人心理戰裡,第一關口已經殊不容易去克服。

可是,我可以好肯定的說,跟每一個來查詢意見的朋友都是說:「家人要與病人站在同一線,信任醫生,接受病情,面對這個病症,不要猶疑,越早面對越好。這種並肩和支持才是最重要的。」

Photo by Elly Fairytale on Pexels.com


發表留言

家中有患上腦退化的長者—前言

對於把媽媽病情寫出來,公諸於世;一直有好大的猶疑;畢竟這很私人,而且不是我的私人事,是我媽媽的私人事。

由最初我們發現媽媽這症狀,媽媽不想讓親朋好友知道;到她自己亂打電話給親戚,電話裡頭胡言亂語,親戚們聽出不對勁,電話打回頭我這邊關心妃媽狀況,我們都逼不得已把事情和盤托出。

媽媽一向是個非常緊張人家眼中如何看她,看她的家;的一個傳統女性。

當然,能夠養出我這種獨斷獨行的女兒,她的「緊張」也不致無可救藥的頑固的。

隨周遭越來越多親人朋友都面對家中長者患上這症狀,我在過去年多,由四周去請教曾有這種經驗的朋友,到四方八面轉介而來向我查詢媽媽的狀況;我們家不知不覺間與媽媽走過幾年的「經驗」和「進度」。

今日,突然決定開一個新文集,希望記下媽媽的狀況,我們為她覓醫的過程;也是因為好友看來不幸也進入這種狀況,在今早一席話,她說:「一定要寫。」

好!開始去寫;寫得一篇是一篇。縱使這完全不輕易。

也許我難於榨出一丁點的時間坐好在電腦前打中文文章了,也許我文耕再不如從前靈活了,也許媽媽有時狀況倒差了,也許治療中間生出變化了……

也算是將來為我們家對媽媽這一段日子的記錄。

對不起,媽媽,我當然希望您能長命百歲,但更時勢這年頭要安全長命百歲殊不容易。所以,我一直都在跟妳說像妳兒孫長大都健康精靈,生活安穩,你和爸爸依然相愛,人生已是無憾,活在當下,享受每一天;每一天都是福氣。

我不敢說對社會有大貢獻,惟只求這些文章記下,也可幫到身邊有需要的家庭,希望也算一份功業。

文集就放在「和平烘焙坊」下。

會盡我力分享所思所感,以謝上天給媽媽的厚愛。

有關這一系列〈家中長者患上腦退化〉歷程文章,請擊入看文章列

Photo by Edu Carvalho on Pexe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