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是求雨舞嗎 Flee fly flo

好友因為下雨前翳悶的氣溫令她頭痛難受,就說請大家替她唱求雨歌,跳求雨舞。

當然是說笑,反正就是氣悶時說著氣話。

但這卻讓我想起一件「無謂的技能」,趁這刻記起,連忙抄寫在自己的部落格,把這幾乎丟失到海洋深處的一段歡樂時光,用文字記下來。

當年中學畢業後,滿以為自己可以稍後被安排去澳洲續學,會考成績考的不好,也不太緊張,也沒像其他同學去「撲」求個中六學位;反正夜校收了,就叫我以自修生重報考一次會考,希望能換一張更好的會考成績表,將來求職時好看點。

日間沒事做,跟社區的教世軍青年中心裡頭各位社工正交好,他們鼓勵我把那些替小學生的私人補習時間,全數改掛單在這青年中心裡。於是跟好友倆,開始設計小學生合用的各式趣味教學,和課後補習班。

我變成天天都得回到救世軍教書,因為同時也接下了另一間在附近的YWCA兒童社區中心教功輔班。回看,我當年的課堂也真不比正規老師上的少,週六日還都會帶著學生去不同的戶外活動,其中一部份的是小領袖訓練課程下,延伸出來的一系列不同類型訓練課程。

我已記不起是誰教曉我唱一支美國童謠,教我的人當時說,這是印第安人的求雨歌,後來成為美國孩子很愛唱詠的。

就這樣,像一堆沒甚意義的音節,給我硬記下來。想當年我硬記音節也真的很到家,好像什麼聽進耳兩三次就都能依樣葫蘆,似模似樣。

我幾乎每逢去戶外時都會教小孩們唱。雖然當時我一直覺得這曲子不太像求雨,但反正那年代只口傳,哪裡去求真。我自然也不為真的求得成雨,只為求讓我帶著的小朋友笑得滾地。這首歌配合一些動作變化,是很容易上口,只要跟得上動作,小朋友們盡都會玩得很開心。

想不到,入社會工作後幾十年,我幾乎都完全忘記了歌詞,甚至曾經有這麼一回事;這麼些充滿著笑聲的時光。

上網去找尋,最後,給我以一丁點一丁點的勾起幾句音節,終於找到了——

原來這小曲真的不是求雨用,是印第安的歡呼童謠,我猜想可能因為能夠得到下雨,也就會引來歡呼,是這樣變出了誤解吧!

無論如何,這小曲會一邊唱一邊動起來,做一些自創可愛的動作,就變成很好玩的小孩集體遊戲。網上找來版本好多,而我亦終於重新記起我的版本(應該說由「哪前輩」給我口傳下,做了修改的版本)

Flee
Flee fly
Flee fly flo
Vista
Coomalah, coomalah, coomalah vista
Oh no la no la the vista
that’s a meeny sa la meeny, oo-ah do-la
that’s a meeny sa la meeny, oo-ah do-la
it belly oh bo oh bo e ding-dum
Shhhhhhh!

也摘來網上唱這小調歡呼的一班學生(最像當年我帶著小學生遊玩時的那些時光模樣)。感謝那些曾經給我人生送上真摯無愁無慮,真純的卡卡卡大笑的孩子們。合指一算,都已經是人家的父母了吧!不知有哪位會有一秒,忽爾想起過,曾經有我這麼一個笑得瘋瘋顛顛的少女老師,跟他們一起笑得倒地。

後小感,有時我真的不太了解我年少時幹麼總能學上一些現今看來都很無厘頭的東西,同齡的朋友同學們都在學業上拼全力用功時;我就忙著學美國俚語、英文裡頭不太禮貌的粗話俗語、世界各地的奇怪文化、研究各地民族服發展、時界時裝潮流發展史……就是沒有一刻全心放過在自己的學業上。

早幾年也有對女兒小抱怨,說著:幹嗎妳一天到夜盡去學些稀奇古怪的什麼鬼魔法、人類與動物心理、古羅馬神話……就不能好好唸個好成績,考好個試呢?

原來,不要怪人,都是自己的奇異基因。


發表留言

別緻的棉布口罩

要不是這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我被逼留在家裡,我又怎麼可能會變成一個布口罩生產者。

以家居小工作室而論,稱自己為口罩生產者,應該是很合適了。由二月中開始正式動工至今,我生產了快將兩百個棉布口罩。只那麼短短兩個月,一雙手,一部家庭衣車…

靠的是,有很多四方好友在農曆年假期過後,物料最緊張時期,給我在亞洲各站搜羅到的物料寄給我。又,多謝有朋友每週一兩天一有閒著就來相助,幫忙剪線頭、開料裁布,剪輔料…

更感恩各地親友在見到我的製成品後,大有信心向朋友推介,於是訂單雖不說如雪片般飛來,也夠讓我一雙手忙個不亦樂乎。

在物料最缺的時候,幸好家裡小工作室布倉存著相當數量,全部由我這幾年在日本時搜集回來的布料,都全是高質純棉的。這些布有的原打算給家居佈置用,有的是給我和女兒造衣裙用。

這合該派上用場,給我都剪裁了,變成布口罩。

最意料不到的是,因為這疫情,我跟很多散落在各地的表親連繫上,早年移居各城的老好朋友也來支持,還給我轉介朋友。而每個收到我作品的,無論是我送贈,還是向我訂購的,都歡喜,都覺得實用。

疫症無情,人間卻因此重新感受愛與濃情。

我總稱口罩軍,被我派出的口罩軍小隊,帶著我的祝福和愛,被指派到世界各地去守護與防衛。

截文順記錄一下,別緻口罩軍被派駐的國家計有:

  • 日本
  • 台灣
  • 南韓
  • 美國
  • 法國
  • 英國
  • 加拿大
  • 瑞士
  • 澳洲

香港與澳門就自不在話下。

如果有緣收到過別緻造的口罩,好希望您能好好使用,得到很好的保護;然後很快的將來,它將成為我們之間的一件「紀念品」,只用來提醒我們,這場疫症的為地球所帶來的災害,人類所曾犯下的錯誤所導致這場災難所帶走的生命和損失,千萬不要再重蹈覆徹,因為這場災難比起2003年的SARS更痛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