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借錢

話說藍藍去天水圍一家小學的應用學習計劃的視藝科授課;第一課後,回家的晚飯就跟父母說日裡教學的事情。

「學生都很皮嗎?」

「沒有呀,都很乖啊,比我想像中好多了。」她之前同系的同學也同樣在另一區裡授課,卻整天說學生皮得完全失控。「只一個比較愛受注意,但也很容易處理,他就是愛活動,然後想要老師讚句乖啦。」

「學生程度都很參差嗎?」

「還好,整體都能明白。」

「那麼,下一課妳就可以放鬆點給她們多訂些啟發啦。」她原先擔心小一二孩子們的程度,先訂第一課讓他們先畫畫簡單線條的。

「那看來很不錯啊。」

「不過,有個學生比較特別。原先一直好靜,我在旁督看過她,見畫得不錯,也就沒特別留意著她。突然她舉手:『老師,我想借錢!』嚇我一跳。」

借錢?

「借淺藍色。」(注:廣東音,錢與淺同聲) 「她吃掉了藍色那個字。」

大塊說:「安信兄弟有沒有立即入來?」

 

04ed10p29c

借自網圖

 


發表留言

興意作畫

聽過一些朋友說起近年很流行這個稱為 Happening Arts 的玩意,大家都擬想我這個人向來都好像很喜歡這些「藝術東西」的,應該都玩過啦。

還沒呢!

不過,早前某天見到Facebook中一個親子同行優惠,我又姑且去試一下。買了券撥電話過去預約,他們問:「孩子是小過十二歲嗎?」

哎也,這媽媽真是,腦中還是老記著親子就是和女兒一起的時光,殊沒想起女兒早已進入青少年期,這「親子活動」早已不合用。

幸好對方說推廣,沒問題。

檔期一延再延,終於訂好了這個週六,跟藍藍好期待的老遠由新界西,趕路東行;地點是觀塘的觀點中心。

恰巧遇上公路小意外,塞起車來;害我們又再把檔期再延晚上。忽然多了兩個小時,母女倆在APM漫遊起來。

晚餐於和民,乏善足陳;在不同時段不同日子不同需要不同分店都到過幾次,卻從來無一次令我覺得「不俗啊」;可以說,可以選擇之下,我不認為是好選;可是想不通為何還竟然一直被年青一族喻為王道。

晚餐時間不對,食物不知其味,吃得很不是味道。

到達畫室時,確實有點「三虛」——肚子空虛、思想空虛、情緒空虛。

這類即興作畫,不是一直推廣是有很專業的畫師在旁引導嗎?結果我們只不過像去了一家獵頭公司,畫室空盪盪,豎著幾個立地畫架,接待櫃檯上一隻蘋果電腦;甫坐下,遞來一份表格,要我填寫資料!

接著我們移到角落已置好的畫架前,負責人請我們隨意到一列書架上放置的書中,隨意找尋「靈感」;那些只不過是一些內地名畫翻印集,又或是不知名的生活雜誌一類的相片冊。我翻了又翻都翻不到可參考的!

帶著孩子的媽最易犯上己所不欲,移嫁小孩事件;就是見勢頭不對,或自己意興闌珊,負面情緒直接轉移、灌入、影響同行孩子;令孩子對那事失去孩子應有的好奇和興致——我一再告誡自己。

再且,既來之,則安之!難道我必需有導師才會作畫嗎?藍藍還需要導師嗎?回到最底線,就當成讓我們玩玩塑膠彩的一節週末晚親子耍樂好了!

夜深,很滿足地抱著這兩件大東西回家去。滿足——因為兩母女一起專心一致地作畫!這畫室,不打算推介,但這玩意卻確實不錯,值得一試!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9/03/11

很喜歡第二幅母女呀~
甚麼’低能作’,真是亂說!
簡直想找你幫我兩母女畫畫像呢~

Can
[引用] | 作者 Can | 24/03/11 11:35 AM

 

哈哈哈,多謝多謝!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28/03/11 13:01 PM


發表留言

心中有情

image

情人節,老夫老妻的夫在忙,小情人又已長大有自己約會,我自約好老友午後短聚,晚上回娘家。

這個偷出悠閒早上,獨個兒清靜的另一種甜蜜;練練字,繪繪畫。

image

祝大家都有個快樂的情人節!


發表留言

論畫後畫

話說,上星期東華三院中學聯校視覺藝術展,引來我和藍藍之間的一番討論。

我問藍藍那件展品最引起她感覺,她選了自己學校的展品——

那幅有七個人站著,每個人前面是一幅代表著X-光片的黑布,而每個人眼前都被綁著一條黑布帶,布帶上都是一些障礙標記;例如:讀寫障礙、聽障、肥胖……

畫述中寫:那是作者想藉著這畫表示,人總愛用不同的標籤去界分其他人,尤其人家有一點障礙,就會被孤立被歧視,但X-光片其實大家都是那副一樣的骨頭。

藍藍說這畫好有深度,令她佩服。

而且最令她觸動的,是周校長身體力行成為那在畫中站著被標籤的示範模特兒;只跟他們一班當展覽導賞員的學生囑:「低調呀,別告訴人那個是我呀。」

我倒對那畫有點想法。於是把想法說出來,然後藍藍補充著;我們就在車程中一直增減變換,最後結論是:

畫評

引用  Andy Warhol 的 Pop Arts 表現方式,將這畫同樣多變三幅,當然上面的人物都不能只是照樣複印過去,而是總共請來28個不同的人,被綁上更多不同的,常被歧視的理由。

Pop Arts 代表普遍人們的思想,四色代表人總帶著有色眼鏡的思想,也代表著不同的人種。

藍藍卻說:「可惜啊!作這畫的那位學姐,已經畢業離校了啦!」

四年一次的聯校視藝展,相隔太遠了;我還是向聯校校董委提出了,好希望能縮短年份,三年,甚至兩年一次就更好了。

場地也應該更大更寬敞,讓更多大型小組創作能展於人前。

 

 


發表留言

黃色鴨之吻

客的會議改期,我想起藍藍一直嚷著還沒跟那瘋魔了整個重港的黃色巨鴨。

決定待她完成學校視覺藝術展卸展工作完成,就向老師申請自行離隊回程;一於村姑出走尖沙嘴匯合媽媽,去見鴨鴨。

人多,藍藍一定會怪叫:「想速速離場!」我把她帶到海運中心頂樓停車場,由高處看鴨。

忽然碼頭沿海的人潮傳來一陣哇聲,正舉機拍照的我問:「什麼事?」

「大風吹得鴨鴨變了型吧,我猜。」藍藍答。她也在用她的相機在拍鴨。

再聽到一起哇動,細看原來是風吹鴨動,鴨像向人潮點頭微微鞠躬,所以人潮哄動起來。

「是鴨鴨鞠躬呢。」我說。

「什麼?鴨鴨谷胸?鴨胸?」

「什麼鴨胸呀,老是想吃的!」我嘖她。

「鴨胸不錯。嘻嘻。」

我在人潮中辛苦擠近跟迎面的大嘴鴨拍了張「到此一遊打卡照」,名為「錫錫」,給facebook的好友們。

image

回程跟藍藍討論畫思,決定畫張這樣的。

image


發表留言

DIY 女兒的畫板袋

女兒選了修讀視覺藝術科已過了一年,我總說為她做一個畫板專用袋。可是一直還沒兌現。

 

 

 

 

 

 

 

早前在日本買的一片 Alice in Wonderland 插畫印花棉布,結果把那些圖案剪拆,分別造了四個放在起坐間的沙發上。

最大那張 Alice 肖像,就因為尺碼太大,捨不得剪裁;結果就成了最好的畫板袋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