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納民之旅十都走了

週日清晨,因為大多客人都在這天離開,各自返回自己的國家去;這個早晨,忙於收拾、退房……

我的早餐吃的最是安穩的一頓。

午時,客人分批送上旅遊車,送他們到機場去。

老闆Y問:「妳為什麼沒有帶行李箱的?」

好同事代答:「她要在酒店最後查數埋單,協助所有客人都安全離開,她最後打點過才回程返港。」

老闆Y點頭:「這也好,倒是周到。」

我回頭到酒店,會計部請我直接去辦公室一趟;一大疊房帳,算來算去算不清楚;真虧它那麼大一家渡假酒店;連我都忍不住借台計算機,右手幾指飛快地在鍵上飛動;那會計部眾人不禁嚇呆了眼。我其實也不是什麼會計專材,只是打數字鍵盤,是最標準的矇眼速敲罷了。

好吧!終於帳單都核對好,帳簽署也辦了。

「糟糕,要趕飛機了!」

「我們用車送妳!」

到達機場櫃位登記,櫃位前的地勤人員一直在談電話。我一邊敲著櫃檯,一邊乾瞪著他。最後,我敲了敲檯,很不客氣地說:「我要趕著上機!」

地勤人員睨了我一眼,索性別過頭不理我。我再等了三分鐘,再也等不下去,眼見我乘的機登記最後時間已過;我老實不客氣攀過那櫃檯,抓那地勤人員衣袖。他很惱,給我老大瞪眼,我面色也不見得好看,互睨著。

「我要登機,我乘的飛機要關閘了,你只顧著談電話,你這是什麼服務……」

「小姐,你要乘的飛機已準備起飛,妳得要去航空公司辦理轉另一班飛機。」他懶得理我,把手一指不遠處的航空公司辦事處;然後又轉過頭去談他的電話。

跑過去航空公司,已關門,午飯去。我氣得怪叫,只想著同樣事情在香港的話根本不可能發生。當地分公司一位秘書打來我手機,我咆吼著。

她連忙替我打去她相熟那航空公司工作的好友,可是再回電時,自然是,飛機已走了;什麼辦法、什麼人事都用不上;正是「飛機不等人」!

航空公司辦公室,大概得知有個來自香港,需要特別照顧的貴賓乘客,正一肚子氣坐在他們辦公室外不知何去何從;他們派了個主任從午飯處跑回來,說可以替我安排轉從吉隆坡的當日航機,不過我得在轉飛吉隆坡後等三小時,然後,抵港是晚上十時!

我已經累得連說「不!」都幾乎沒有了,分公司的秘書打來勸我倒不如多留一晚,派車子來把我先送回酒店去。

也沒辦法了,打了個電話給早已回程的上司,報告因為跟酒店帳房對數時出了點狀況,延了回程;上司還不知我們在他走後在阿庇幾日裡的事情,總算還不在電話裡頭細問,只說儘快回來好了。掛了線,心裡安慰自己:「忙了兩個多星期,就當讓自己好好休假一天吧,回去就在泳池舒舒服服浸個夠,今次再不會有人走來問:『我們今晚有什麼節目?』『去哪裡吃飯?』。」

卻誰知,一回酒店,發現最可惡的親戚不知不覺地跟了來,還要無聲無息地,卻一來到就哇啦哇啦的——我說的正是廣東人對女生月事的隱喻為「姨媽」。

來得兇湧,連下床到酒店小便利店買衛生用品也不行;結果過了最「嘆」最「優閒」的半日一夜,就是向酒店房務人員求救,連餐食都要房間直送——唉!

翌日,一個人提著超大行李箱,近乎神遊與虛脫,獨自回港。人消瘦了整整一大圈;同事問:「是否很辛苦?」我——芫爾。

 

【後注:此文在2013年2月在舊文稿中尋回,補記。  有關這次在2012年7月在納民的工作紀,南合共十篇,完成了,也完整了。  2013年2月17日】


發表留言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機場無疑是新蓋的,處處雪白,可是卻只空曠一片。

銀行的總經理、開幕禮籌委的領頭男生、小鹿都一同來接我機,兩輛最新型號的家庭旅行車在機場離境廳外亮得發光,在這個小島上,好明顯這樣的新車還是觸目非常。 連同兩個司機,一行人浩浩盪盪接在面前,實在令我有點受寵若驚。

小 鹿戴個小圓框太陽墨鏡,碩大的身型穿件黑Tee 實在有點搞笑;但熱情洋溢,看來跟這小島結下感情;只是咀巴裡盡是埋怨:「這裡什麼娛樂也無,悶得要發瘋! 週末只得飛到阿庇渡渡假,才能算是有點生活,否則鬱都鬱悶得快要自殺!」想起剛才從阿庇機場過來,我有點懷疑他說話的誇張。 看著他言之鑿鑿的模樣,我快要笑死才對。

司機直送我到喜來登酒店,才不過五分鐘車程。

毗鄰一幢國際金融綜合大樓,那才是全島最新最大,唯一一個商業中心根據地。 而這幢大廈,正正是大馬這個離岸財經基地的發展中心心臟地帶。

SONY DSC
五層高的大型商場上建有一幢商業大樓和兩幢住宅式套房大樓。 銀灰色的全玻璃幕牆設計,在小島的平地上拔地而起,份外高聳宏偉。 查實商廈大樓才只不過那廿來層的樓高而已。

能夠將這籍籍無名的小島,搖身一變為亞洲地區第一個離岸金融企業基地,這兩幢大廈都是最重要的佈景。

開 幕籌委的男生小飛是個彬彬小子,可能是我在島上所見最像樣的一個年輕人。 他告訴我,開幕禮前都先會把賓客們招呼在這酒店內,我已經想直跳出去,先就查看一下四週環境。  但是我被按住了,小鹿說:「別忙啦,他們會以為你是個工作狂魔的啦。」他們——是指一班籌委。 小鹿又說:「讓我先帶你四周走動一下吧。」

人 一踏進辦公室,就發現好多雙好奇的眼睛在我身上聚焦,我的笑容沒有一刻膽敢稍斂,一直用愉快的聲調說嗨。 來到總經理的秘書處,小鹿替我介紹,這位我早就在電話裡頭交過手的女生阿思。 操著一口加國腔,直率得有點……跟這個辦公室有點格格不入,也狀若熱情地跟我說:「歡迎您!」語調中卻沒有啥感情:「小鹿常提起妳,大家都很期待妳的到 來。」幸好,最後加送了個像樣點的微笑,否則我真會懷疑大家其實都有:在等我來表演出洋相的陰謀。

大廈內部直等同中環一般只舊了點的B級商廈,我知道總經理在設計方面,已經花過很多心思;聽說裝修物料、傢俱等統統船運到納民也都不是易事。

肚 子還餓著,小鹿連忙陪我到樓下商場去找點吃的。  最像樣的莫過於正正在辦公大樓入口處的「KFC」和「Pizza Hut」。  對這兩家,我一點興趣也無;隨後所到的所有食肆,都像是當地那種室內大排檔模式,餐牌欠奉,統共只得幾隻馬來文字寫在牆上。 想想這兩週還得靠自己過活,搞不好早午晚都豈不是得在那兩家知名食肆完成? 只好苦纏小鹿一個老大不情願,帶我遊遍整個商場去考察每家吃的什麼。

這個堪稱全島最宏偉的獨一無二大型購物中心,內裡黑壓壓的,跟檳城、那邊的古老購物中心相彷;賣的都是馬拉人生活用品,不過還好有一家像樣點的大型百貨店 (規模其實只等同香港一間較大呎碼的屈臣氏一樣) ,但總算裡面有個超市 (規模大約是一間最小的華潤超市一般)。

納民3綜合大樓綜合文化

綜合大樓對面,統統都只是平房的住宅。

最後我寧願在一間大馬小吃館子裡坐下,吃牛肉餡包和我心愛的串燒 (這個令我想起婚後不久,跟大塊在浮羅交怡的一個快樂假期),這樣還能夠讓我充一點電,好去面對往下的奮鬥。

聽小鹿談他來到這裡後的生活,聽他說他感情上的變化和落寞,聽他對這裡「零個美女」的控訴,聽他說公司的人事是非……

「嘴巴好積點口德吧,日後別都應在你女兒頭上去!」我勸他。這個大男孩,一天到晚都說這個女生如何糟糕,那個女生又如何難入眼;盡把女人統統評審個體無完膚。 要不是早把我當大姐,恐怕我也自不可豁免。

「我開始過約會,但這裡的女生跟我實在走不來。」知道他那走了近七年的女友,因為他長年不在身邊而再捱不下去,跑了。 小鹿心裡一直鬱鬱,不忿的死結一直不能釋懷。

「只有阿思比較談得來,我們常相約去喝酒。 我跟她說過,今次她必須聽我的,要好好跟大姐交往交往,她就會知道為什麼我這樣愛大姐。」我噗嗤一聲笑出來,伸手打他頭殼:「你這小子去追女生,別拿我出來當藉口,搞不好人家以為你有戀姐狂。」

跟 小鹿回到公司,籌委大夥都已經在會議室裡集齊人在等我,我不禁有點過意不去:自我介紹的語調裡,特別多了衷心誠懇的謙和。 小飛跟阿思都示意會議使用英語對話,不過在聽過各單位向小飛匯報各自所負責小項目時,我就發現原來一個會裡坐著的,包括我總共九員,一共在交互使用五種 語言:馬來話、福建話、廣東話、國語和英語。

猶幸這個向來也慣跑江湖的小女人,也不甘示弱,趁機好好露上一手;正是英語的回英語、國語的 回國語、廣東話的回廣東話;至於馬來話,我剛才在機場跟地勤小姐學來的一句「你好」和「這樣就好」,先就抄個現賣,在英語對答最前和最後加上這個;至於福 建話,哎也,這個真的不行呀。

大家聽得我這個能耐,眼中也閃過了佩服;往下的會議,氣氛大大真正的融和起來,大家嘴角邊都帶上微笑;對我這個空降將軍,總算開始了一份認同。

 

2003年10月

 

有關這個旅程的文章: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納民之旅二大陸小巴式飛機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納民之旅四休息和憂心

納民之旅五週日小鎮風情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納民之旅七開幕閉幕再開幕

納民之旅八高潮一夜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下班


1 則迴響

納民之旅二大陸小巴式飛機

一直對我忠心不異的 PDA,先替我備好五套長篇小說,安排我可以靜靜地在轉機室渡過三個小時。 (當然是因為航期延誤,機場服務員在我反眼反肚前,安慰我說這是常有發生的事情。) 雖然有小說為伴,等候往納民島的內陸航機,還是叫我像等了半個世紀一樣。

終 於整個機場響起轟隆轟隆聲音,就像是腳底下向我坐著的等候椅鑽將上來一樣;不是沒有被嚇了老大一跳的。  只是看一下跟我同樣坐得盤骨快裂的另外兩個明顯是本地人的包頭巾女仕,對這樣的聲響竟無反應;照想聲響雖是有點嚇人,我也就不便為此彈跳起來,免得讓人笑 話,不知哪裡鑽出個這樣衣著堂煌的鄉下女人。

等候這班航機的乘客,在過去三個小時裡,統共才十個不夠。不過,隨著這聲響,人潮湧入的迴異景象也真夠照;一時間,這個登機閘都站得滿滿是人。 腳底下的轟隆轟隆,叫我相信是航機造成,可是,又不禁懷疑什麼航機會停到樓下來呀?忽然再等不下去,非得要去看個究竟。

這時一堆堆的人都隨意地站在登機閘的附近,沒有列隊;大多都是穿著整齊的男女,甚至西裝畢挺。 到過大馬的朋友相信都會了解,這些南洋地方,即使是大首都工商區,大太陽底下,誰會有耐性穿著畢挺西服。 好明顯,納民那新建的國際金融中心點,還是有點意思的。

看到這些人,我才稍為安心;起碼這樣的裝束令我這個向來在中環裡過活的小女人,有點熟悉的感覺。

沒有電腦印機驗証的登機程序,大家就像進戲院看戲一樣,把手上的登機証向地勤小姐揚一下,就隨隊沿樓梯往下走。 屈指一算,我才不過是在機場第三層,停在下面的內陸小飛機,一定小得可愛;好奇之心更盛,急步趕在前頭。

的確引來不少人向我細細打量,因為這樣瀟灑的異地女郎 (在所有包著頭巾,穿著套裝的女人當中,這個穿著薄印度紗棉小襯衣跟白長褲,配一對十隻腳趾盡露在外頭的小跟涼鞋),原來極盡突出之能事。

因為目的地在望、因為甩掉那巨大行李箱,因為結束那折人的漫長等待;我差不多一邊跳著步,一邊快要哼著小調,蹦蹦地走下去。

終於見到這隻轟隆轟隆聲音製造者,是隻螺旋槳飛機;算我這個小女人大鄉里,生平第一次看見什麼叫螺旋槳飛機。

乘客陸續上機,機艙是左右每邊兩座位一列,大約全機才只得廿列;正中間開出一條只容一位乘客側身走過的甬道;我走在前頭找登記証上所印座號,後面的那大袍子男人催促我快坐下。 原來,座號一點都不重要,塞在甬道上,叫後面一大堆又提又攜各式物事的人暴燥,才真是夠瞧。

坐下來看看四週,有人手提大鳥籠、有拿著大綑牆紙、有幾個夾著大堆書本畫報、也有個把一盞座地燈平放直霸下甬道……可想而知我當時的樣子,正是眼珠子就差點沒掉出機外。

說來真幸好連忙把眼珠子按緊,因為螺旋漿的轟隆聲響得更甚;這時飛機要起飛了。 咦!怎麼頭髮會吹得飄起啊!

抬頭一看,喲!飛機上的小窗都統統打開著的!  上機後只管看著地上的奇景,還沒機會抬頭向上望;這對我來說,也算是另一個奇景——飛機開著窗,沒有空調。

飛 機只飛離海面不太高的空中,沿途隔著半開的小窗看兩旁海面風光;南亞風情的確另有一種味道,藍的藍、白的白,連海水也那樣湛藍地閃著粼光,感覺自己像童話 裡的小仙,滑翔中就有閃閃金光隨身灑下;要不是那螺旋槳的巨響和面前鳥籠裡隱隱的鳥叫聲——我想就能夢在浮雲裡飄盪了。

這只是半個小時的航程,卻是全個飛行里程中,最為我添盡撲撲風塵。 螺旋機作下降之勢時,我正在奇怪眼前目的地納民島,怎麼只是一片空曠之地上豎著個不高不低的小燈塔……

2003年10月

有關這個旅程的文章: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納民之旅二大陸小巴式飛機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納民之旅四休息和憂心

納民之旅五週日小鎮風情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納民之旅七開幕閉幕再開幕

納民之旅八高潮一夜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


1 則迴響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飛大馬已經不是第一次,但飛到沙巴東面某個小島則還是首次。

對這個小島不算陌生,早在二月開始,協助集團成立那邊的離岸分公司時,已經稍稍對當地作過些文獻上研習。

這個小島叫——Labuan 納民

最初聽得大老闆指示,要在這處成立離岸公司,並將協助有連繫之銀行集團,申辦一個離岸銀行業務牌照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掩不住嘴角笑意:「什麼,沒聽錯吧,難民島?」

終於,連繫之銀行要開幕了;我被指派過去協助他們的開幕盛典。那是在開幕前兩個星期才接到的通知;當接到手上所有資料細看時,進行狀態把我嚇了一驚:「什麼?什麼也都還沒有開始?」

怪不得要我出動!可是,我對當地不熟悉,去當空降將軍,人家一眾原公司的籌委人員又會如何想法?

老闆說:「那邊的總經理已得他上頭指示,會絕對配合你。」話雖如此,眼前只剩下兩個星期,大家不是以為我真懂魔法吧!

天 幸,那邊公司早已有一隊八員,被委派作為這個開幕禮的籌辦單位,只是這些人員還都是新聘的,本身也來自不同部門單位,只不過沒誰個有這方面經驗。 這樣的大盛典,直是他們平生第一次面對的大宴會;雖然請柬早就發出了,秘書也早開始協助 RSVP;但左右除卻這些,統統都還停在「等候指示」的狀態中。

沒 辦法,最快得在隨後一個週五,就得拖著行李上機獨自起程。一隻30 吋的行李箱,放得滿滿的不是衣服化裝品,而是一應要從香港帶過去,作開幕禮用的道具;計有,剪彩用的金剪刀十件、真皮托盤附手造真絲織錦緞墊子、送開幕嘉賓 的紀念品、送給主禮拿督的紀念品、十五位女生當日所穿著的制服、到場嘉賓簽名冊、絲帶花球……等等、等等。

秘書所訂的機票是週四早上,方便我到達時先跟大家會會面,休息一個晚上,次日早晨就到那納民辦公室去跟籌委們見面,之後週末可以預先作一點場地考察。

在 香港機場登機,無任何困難;相反,我一向好享受獨來獨往的自由感覺。買下幾本娛樂雜誌,是小鹿的要求,他在早前被派到那邊工作,認識他是另一個有趣故事, 希望將來有機會提及。 好些日子沒有見他,雖說偶爾他會在MSN 裡要求我開動小眼,讓他看我一下;這個昂藏七尺大男孩,有時會像個小男生跟你瞎纏,怪討厭地,但作為老大姐的,有時也總自暗裡歡喜。

抵達 阿庇機場是中午,由於早就知道要耽在這裡轉機層兩個多小時,滿想挑個好餐廳慢慢嘆個悠閒午餐,就好先消化掉一個鐘頭。跟大馬很多小島機場一樣,阿庇的機場 還算相當光亮清朗了。   我時常都以提取行李處的運輸帶作為機場規模的評估 (當然有些只專當國外轉機、運輸機等的機場則作不得準)。面前兩條舊式運輸帶在轟轟轟轟地運作,抬頭班次指示燈還是那種固定式亮燈號碼……我告訴自己,還 是別要抱太大的寄望。

過海關時,忽然發現手上的行李單,目的地竟然是列著「阿庇」;一定是港龍那位空姐的疏忽,剛才不是已跟我確定過我目 的地是納民而不是阿庇嗎,結果還是要出錯,真氣人!只好先提一次行李,再跑去登記處轉航班去。  海關人員指示我要先提取了行李,到下一樓層入境登處重新登行李,自己才再回到這層轉機處。

阿庇是旅遊區,英文不是個問題,但溝通有時不因為語言;這位包著頭巾的馬拉關員,在我問了好幾次有沒有電梯可達時,就好不耐煩地指著那個唯一離境通道——那是一條高樓層轉兩個大弧圈的步行樓梯耶。

「我需要行李員啊!」我指著我那30吋行李箱;女關員沒有改變她的語氣和手勢,只有更肯定地把她的食指向下指,可能是想說樓下有。

沒錯,我是用我一雙手,跟這個又超重又超大的行李箱,博鬥著地逐一逐一階級爬下去。 感謝關員,她先替我花掉十五分鐘,只可惜我還沒有吃,連丁點早上吃奶來的力,都使盡了出來。

總 算甩掉行李箱,爬回轉機層;細心一看,一條直直迴廊,通共只得八間小店:書籍的、馬來傳統衣服的、小吃的、巧克力的、玻璃陶瓷的、書本的、香水化裝品的 —— 只有一個開放式的吃攤;統共放著三個自助餐使用的有蓋銀盤子,打開蓋來,是那種抄雜碎拌著濃茨汁,賣相倒胃口之極的菜汁物體。

肚裡正餓得咕咕直叫,還是只好買了巧克力、薯片和冰條來充飢。 冰條方方長長一條一條很可愛,有點像泰國賣的那種模樣;但這裡是比較重奶的份量;第一次能吃到大樹菠蘿和榴槤味道,還頂不錯啊;然而,用來當午餐就實在很不是味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3年10月

有關這個旅程的文章: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納民之旅二大陸小巴式飛機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納民之旅四休息和憂心

納民之旅五週日小鎮風情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納民之旅七開幕閉幕再開幕

納民之旅八高潮一夜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