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旅程後感受

這個旅程很特別!也許每次旅程後,都總有一股這樣感覺;但是,這次的確有點不一樣。

已經很久沒有一個人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中,超過五天。今次整整十日!

旅途上有很多難題,也有很多可以靜靜思考的時候,遇上很多新的朋友,也將原先對這城市認定的感覺平反了過來……照片拍了兩千多張,這數字相對一家三口三台相機互拍來說不算多,但以一個人沿途要問路,要交友,要戒備隨身物品,要小心中暑,要跟家人保持聯絡,又要跟當地原聘我過去工作單位通消息;這可算夠誇張的;而且竟然精品不少。

沿路腦海已經不斷泛起很多旅記篇章必須寫出來 (不能再像前年跟女兒去英法之旅,回來連照片也懶整理),可是,原以為獨處時該很多空閒時間,結果預備隨身的水彩與畫紙完全沒拿過出來,隨行的娃娃也一直躲在行李箱裡沒見過天日,文章稿件自然更沒時間動筆。

最初一星期可能天氣實在太熱了,也可能一直在作戰狀態,也可能去到後頭太累了,反正最後兩天,城市終於下了雨 (據說已半個月來沒降雨,持續高溫),的氣溫急降,風大了,滾起塵埃,我體質弱了,過敏了,受寒了…

回程狂咳嗽,鼻水抑不住,狂打噴嚏,失了聲……

到港了,雖無發燒跡象,但耳鼻喉都病了。

錯過了原答應老人中心的水彩花字繪學習班教學第一課;歉甚!

休息,就讓旅程回來一切先擱在大廳裡,乖乖吃藥,睡覺!

這篇先許下遊記預告,也是叮囑自己要趕快回復正常。

注:感謝工作好伙伴,連忙為我送來兩大瓶的家造萍果雪梨蜜;這一刻太需要這個了!

有家人朋友關懷愛護,比什麼都重要,很感恩!

14102332_10153972892106896_2316285957936171853_n

 

 


發表留言

愛心止咳鹽燉柳丁

這幾日,患了感冒,咳得死去活來,肺葉抽得陣陣痛。

西醫的藥計得時間非常準確, 吃了藥水,咳嗽大概止住了三小時四十五分,身體鬧鐘自動响起,咳聲不絕。

前一晚已買了柳丁,讓大塊給我燉了吃;這古方,的確有用。最低限度,熱的柳丁吃下去,肺葉有緩和攤開的好感。

不知是否病得味覺鈍了,覺得鹽味不夠。

今晚大塊再弄一趟,超鹽柳丁,卻鹹死了!

image


發表留言

苦藥人情味

公司每年最大的宴會,就是我每年最耗心力的工程。 晚宴前兩三週,我幾乎連所有時間都不能預訂。

天氣驟冷驟暖;又恰逢為晚宴細節,頻撲於幾位大老闆辦公室和在外面各單位會議;跑來跑去,為免日間拿著太多衣服,只敢帶著輕便行裝。

幾夜超時工作,饑寒交逼;回到家可以坐下來吃晚餐,已經是十時多,沒胃口了。

背後肌肉崩得好緊,清晨氣溫一轉,開始喘咳,知道自己臨界生病,沒空看醫生,一直靠清水、水果、維他命跟成藥給病菌壓著。

於是此項工程一完,成個人都跨下來;左面皮膚敏感一片又紅又粗糙,整個背和小腿痛得像揹著幾噸巨鐵,每一下動作,所有關節都卡卡卡作響。

途經 OTO 揼揼鬆,那過年的優惠價最後幾天,也就忍不住買一個回去鬆鬆。

當然,這只是治標不治本,也只不過是輕鬆一下心靈上緊崩罷了。

結果嘛,背太痛了,還是告了一天病假,決定要找個中醫師,替替我好好驅走這風邪。

在這個小社區長大,見著區內有家小中藥店,經營十來廿年了;我就是從來沒有幫襯過。店堂窄窄,門前有時會有幾個大箕曬曬中藥;有時途經見一列老人家在排隊。

反正就是沒有太大意欲和需要進去看看。今日途經見店堂沒人在等,堂中掛有註冊中醫四字,也定了心,進去,店堂嬸嬸跟我親切打招呼。

「醫師不在嗎?」我問。

「在呀,請坐。」

我還怕她就正是那位醫師;聽她向內堂召喚,先出來的是位八十高齡以上的老太太;天啊,不是吧?!

隨後,出店堂來的是位六十多歲老伯,這個相貌比較像樣了。

這時,我才看見店堂最裡面掛著02年由當時還任中醫註冊主任的陳馮富珍所簽署的註冊証,還有另一張註冊中醫委員的委任狀。這下我比較安心了。

然後醫師問我要了身份証,就打開面前的電腦系統,把我資料逐一輸入系統;雖然動作慢,但一絲不茍。

醫師這時請我伸出手,放在脈枕上;我見到他工作上的玻璃壓著的是本年度的註冊証。 他輕輕重重的,輪流按著我左右脈,也細心為我進行四診——望聞問切一番之後,又回頭在電腦系統上輸入藥單,指示印機把藥單印出來。

看著這一連串舉動,我已經很有點驚訝於他的專業;因為以往經驗,具有這種電腦化的,一般都只限於在中西區那些裝潢得很高雅模樣的中醫診所,內裡有一應掛號護士、抓藥護士等等。

負責按列印的藥單抓藥的,就是剛才看店的嬸嬸;她言詞簡單清析,向我解釋幾次藥,會省掉會診費,但喝了覺得不舒服醫師還是會替我再看一次是否有需要修正藥方;又吩咐我在一個小時後回去喝藥,若是時間不能準確,她就先存到藥瓶去等我。話不冗,但令人很安心。

吃藥時間到,雖然店不見有其他病人,但嬸嬸還是一再問了我名字;然後跟內堂的婆婆笑:「是喔,是BEE妹妹來吃藥喔。」

這一句妹妹,連我都禁不住笑了。

感覺非常好,就連那張病假書也是從電腦列印出來的呢。

那診金只是我在公司附近那家的五份之一;而且近我家,舒舒服服的按時去吃藥;那苦藥不覺得很苦,因為那份人情味有點甜的。對喔,最重要的是,那嬸嬸喚我一聲妹妹,病也好得快一點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