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神戶探親記:国立神戸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

清晨,等不及見好友,著她去覆診前先車停酒店,把我接走。

見她,先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她抱歉,臉上頸項都紅通通,是新在用的藥物帶來皮膚敏感,她很努力在讓它們褪掉紅腫,但實在還不宜上脂粉……

日本女人!

「我這是來看我好朋友康復情況,不是來選美的!妳化不化妝都是我認識的那位,有什麼關係嗎?醫生有嫌棄妳沒化妝去覆診嗎?」她笑:「但妳有化妝嘛。」

「我呀!前一夜就是沒化妝沒塗好臉上飛機,一心就是素臉好倒頭就睡,誰知機場在放暖氣,烘得我臉缺水,敏感紅點爆微絲血管都跑出來,我今天還不上點底妝把它蓋著,我怕下午整張臉都漲腫得像蘋果!」

「妳臉總是像蘋果」她捏我。

「正確來說,我臉像乾皮的紅茄。」

「所以我要把臉封在手術口罩下,妳知道,在日本不化妝跑出街是件超奇怪的事。」

我反她白眼,有多奇怪?日本女人就是這樣;不刮掉全身上下的汗毛叫奇怪,不化妝叫奇怪,戴著個口罩又叫奇怪,絲襪走了絲破了洞又叫奇怪…

女人,見面總是無法先從自己蛋臉上的事情豁出去!

她現時基本的每週覆診地方就是国立神戸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這院每日診症相當多,病院的停車場不夠用,於是停車場外一直停著車的長龍,然後,長龍到了外街,大家就知道不能再排下去,只能一直兜著圈等。就是一輛一輛排著入停車場的直路,也是一出才能一入;友人抱歉說:「我們可能得在這小路在車上等著大半小時的。」

小事呀,香港隨便哪裡一等都一兩小時吧!我告訴她最近紅起來的芝士撻,預約了還得去排隊而兩個多三個小時,為的只是一件甜品;妳這是為覆診呀!

「可是,每次見醫生,有可能中途加見另一位醫生,每個都得要等,有時一等就一個多小時啦。」「放心,香港的同樣,我們都慣了。城市人,見醫生是最奢侈的事。」

終於我們只不過花了大概20分鐘就泊好了車,去到醫院取掛號籌,先去驗血,只不過等了15分鐘。然後等見醫生,本來顯示屏裡,她的籌可以在半小時後見到醫生,我們就去了醫院所屬的咖啡室用餐。

這咖啡室除出用餐後要自行把餐具收拾外,設計完全是一家酒店裡的咖啡室無異,座位的舒適、佈置、藝術飾品的放置,客人們一身高雅,也完全是一派悠然自得,寧靜寫意。

友人想我留在咖啡室裡等她,誰知,她那邊輸候顯示屏提示;醫生在留院病人那邊出診有事延了,要再等。我過去陪了她一會,因為公司裡有點事要處理,我怕手機談話騷攝其他輪候病人,我退了去醫院的 WIFI 熱點處。

那是一個設在咖啡室後的自助休息間,長凳、自助飲料販賣機之外,沿兩牆都設有電源,可供人自行手機充電用。

hospital

其實這病院驟眼就跟香港的、甚至中山、廣州的大醫院的設備、分科、服務流程並無分別;可是,最大的分別應該就是病人的質素,引用素質這詞,是素養與品格質素——整個病院其實人不少,但都非常靜,非常守禮守規。沒有一個人把袋子礙在等候凳上,大家都盡量往中間位子上安坐地等,留下近路邊的空位,要用手機的都自動自覺去WiFi 間去;大家只留意著顯示屏上公佈。不見得病人都是老人家,也不見得老人家都不用手機,就是不會在等候椅裡大刺刺呀!

就是電子付帳,也不見得每個人都一走近那台機就懂用,但大家就是保持那樣靜靜的,找幫忙也是靜靜的,那裡就有工作人員,一個接一個地提問題,未輪到的,不會吵著,也不會搶先。

2016-02-12 06.35.17

醫院的分科路上,就這樣設著三月女兒節的全座擺設。好友說看這套也應算是有相當年份的收藏品。可是人家就這樣放置著,沒有圍欄也沒有高台。

自律——整個醫院好像只那麼十來人存在的聲量,珍藏的東西放著展覽,大家就只會安靜地觀賞,不會企圖去摘下來看,更不會去踫它弄它的。

對於我們這些中國人、香港人;這可是個不可思議嗎?!就是人家的國民意識,所以我們都做不來的嗎?


發表留言

迪士尼胸針

由第一次去迪士尼,我最喜歡搜購的是首飾。

當然,那時未有資格買什麼珍貴珠寶,但即場吹玻璃的小米尼吊墜是我最愛一件;可惜在一次搬家時打破了。

後來最愛買胸針與領帶夾,原意是送給弟妹;妹妹收藏了一些日子,覺得不會再配戴,送回來給我。也還好她沒有隨手丟了,我今日還能有機會藏著這三顆胸針。

因為,自從香港迪士尼樂園開幕以來,每一次我自己去,還是有朋友去,我都請大家為我留意有沒有胸針;結果大家只為我買來襟章。

重申!我不是要襟章,我是想要胸針;優雅的胸針。

終於我們都肯定香港迪士尼中是不存在「胸針」這樣產品。然後大家都問:「周生生珠寶店不是進駐了嗎?他們沒有嗎?」

我不是要金店的那些珠寶!

同時,也請所有會去其他國家的迪士尼的朋友為我找;結果全都無功而回。

好友們,大家來看看,這三顆就是我辛辛苦苦藏著的迪士尼胸針;如各位有所發現,歡迎給我指引!

左上: 購於 1990,右上:購於1992,圖下:購於1989

image


發表留言

日本電話卡

以往去日本,一定會買電話卡。一為神功 (在本地沿路跟旅館確認訂房,和跟好友家保持聯絡),二為弟子 (把用完又或用不完的電話卡收集起來)。所以對一下機第一時間去挑張漂亮的電話卡,對我來說是一件小探險的樂事。(注:當時電話卡都是依儲值賣,但每張上面的廣告都不一樣,買時都不能挑,隨意發送。)

隨著3G流動電話的普及,今次去東京,為自己業務和剛辭去交替中的工作保持支援聯繫;決定得要保持手機隨身功能。事實上,時至今日,身邊沒有手機,恐怕連遊玩都未能有好心情。

向日本電訊公司租手機號碼卡,要每日¥120,要按金¥7,000;旅客要預先在有關的日本電訊公司網上所附表格填妥預辦一個日本電話號碼,蠻方便的,他們會有懂英語的人員指引如何在抵步時在機場接過他們預備好的電話卡及補上有關的旅遊証件資料,在旅程完了去原櫃檯送還那電話卡即行。

舊同事聽見我要去日本,分享了資訊。吩咐我可試用 Mobal Phone,她其實也是 Softbank Telecom 的分枝公司。

這個服務,相對 Softbank Telecom 自然不說得很全面,旅客必須預先經由他們的網站電郵預約服務,到達東京成田機場時,到他們的機場櫃位領取那預備好的電話卡或手機租機服務,而離開時,又必須回到這個設在到境樓層的相同櫃位退還。

不過,只定額每日收費¥100租卡,具有足夠通話限額,流動數據則用多少算多少,收費也相對其他便宜。

旅程上也就備了自己慣常用的iPhone方便隨時拍照和翻個人常用資料,和另一台只作本地流動電話通訊用;心比較安定,卻失了那些年那種悠然假期的暇致,自然也失了順道收集一張幾張電話卡的理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