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首爾華川冰雪節冰魚

「燈登蹬凳…!!」

這個五天旅行,為的就是大塊這個重點節目——釣冰魚!

他跟團裡的大男人們都異口同聲說道:「參加這個旅行團,就是一算,帶著又大又小的,冰天雪地的跑這麼一整日,單是車程就抵算了;其他的懶管他。」

我們這一晚,住到京畿道的 Siheung 始興市,方便清晨出發去華川。入住的酒店不算很華麗,但因為每房都是三張不太小的單人床,配備電腦,就能令旅行團中的大小家庭們滿意。在我眼中,這種酒店在韓國只算三星,但還算乾淨企理,空間夠大,在來去匆匆忙忙的家庭旅行團來詳說就已經很足夠。

*始興市(韓語:시흥시始興市 Siheung si */?)是大韓民國京畿道中部的一個市。

這日,酒店為夜臨的團友們每家送上一大盒炸雞,男人們在大堂裡的便利店買啤酒汽水,每個房間都充滿難得一家輕鬆出遊,隨意吃喝談天,就是心滿意足的時光了。

車出發時,早上7時半,氣溫-2°C。

華川沿路.jpg

前一夜下過雪,沿路鋪著白雪;心情大好。幾次嚴冬來首爾,都是滿街滿地黑雪,這由25年前第一次自助遊到今時今日,還是很讓我納悶的。韓國的雪相對日本的都濕,雨雪的時候居多,尤多夜裡下,早上陽光一照,統統溶得一塌糊塗。加上韓國人很少處理門前路上的積雪,隨由它在車輾出一攤一攤黑雪、溶成冰層,滑不滑倒是個人自理問題。(25年前看著男男女女在路上撲咚滑倒,無人有意欲會伸手去扶,管你是六十大叔還是妙齡少女,滑倒就像丟件垃圾一樣的普遍;當年也因為街上人這樣的態度,令我說過:「我不想再來韓國」的話。)

冰湖倒影.jpg

這幾年,來多了首爾,看著這個城市地方文化和人們生活的變化,那種惡感早已沒了。只是要跟日本在我心中的評價相比,還是差去好大一截。

今次入山看著結了冰的湖,才算是對韓國重新燃起一份興奮感。導遊說他今年帶了好幾團遊客來這個冰雪節玩了,但只我們上一團,冰才真的結好了,之前的都只是白來一趟。

華川冰雪節.jpg

在停車場處等導遊替我們安排入場票,大家在那樹下積出6-8厘米的乾淨新雪找出玩點,那位年屆50多的司機先生也下車來跟團裡小伙子們玩擲雪球;我也弄了個Snoopy小雪人。

我們外人眼中,這冰雪節人不少,導遊卻說這日算不人多,畢竟已經是尾聲,而且準備過年;無論如何理由,對我來說也是高興的。

天氣很好,有點點陽光不致太寒冷,這時戶外氣溫只得-14°C。

%e9%87%a3%e5%86%b0%e9%ad%9a

原來外國人被特別劃分一個小區,方便能說英語的工作人員能提供協助,一般本地遊5000圜,可以釣三條,自行拿到場內餐廳裡排隊烤魚。我們這些旅行團的,也是可以每人釣三尾魚,不過,因時間關係,吃的不會是自己釣上來的,把魚交去烤魚場,卻吃那裡已烤好的。大家只是享受那過程;之不過,團裡有朋友釣了十多條,也有一直嚷著要吃自己釣的。

華川冰雪節裡.jpg

場內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冰上玩意,有滑冰撐板、有滑雪梯,有家庭的雪橇車…不過,我比較喜歡盪遊,試不同小吃;也另有風味。

還是那個評語,相比起日本的,韓國的民風比較老派,很多有利遊人的方便設施都會理所當然地欠奉,往來的通道會很濕滑,也黑雪滿地,吃喝的款式不夠多元化……

不過,理解這是韓國,不是日本;就是了!


發表留言

咿又見B姨姨的玩具

某日打開一個專存放著未完成的小手作品;這裡有兩個由激絨片剪好,有待我縫製的孩子拋圈的布玩具;我把這些拋圈做成冬甩甜甜圈模樣。

見兩個不夠,多造了三個。

然後,打算,在校友盤菜宴上,帶給剛添了千金的老好友 Nipon;想他兒子玩大抵還可以見這有趣玩玩,幾個月後妹妹也可接上玩了。

Nipon 兒子見了,玩了一下放下;這夜他在陌生地方太多陌生的成年人,在鬧情緒。

我還道是我玩具對男孩子不吸引,罷了。

Nipon 跟著問我:「你這不是送我兒子的吧?你不是去年已送了套嗎?他已經在玩。」

啊!是嗎?怪不得他不覺得怎麼有趣。

怎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還一直懸掛著心,覺得那套玩具還沒弄好,怕孩子大得快,時間不對了。

坐身旁的蕭叔問我這些是否我正在做的生意。

蕭叔是我在讀時的校役,跟我很投契,為我修理過被我打破了的光管,也為我解決過在台上表演靴子手偶劇的困境。

「這只是嗜好吧。我閒來喜歡弄弄小手工,所以就造給孩子們當玩意。」

「很趣致,那就轉送我吧。我孫女現在六個月大,送她玩。」他問。

當然,我的榮幸!

1003428_10151533908026896_1685883386_n

297901_10150283323146896_1586441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