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三俠葵花陣】澳門雅詩閣

此三俠早已嫁作人婦,葵花也自非浪漫處——

遠遊不成,月俠說短遊都要殺出個優閒來;不如先到澳門吃吃走走,再隨遊廣東,隨便找處什麼好看好玩的就留一下吧。

談著談著,各提了幾個玩點;好吧!別煩,就串連好了。

先出發去澳門;三年前,大家自中學時代後,第一次發起一同渡假;因著我在澳門有個幾天連週末的檔期,兩位老友過來相會;由那次開始,三俠的定期外遊會就啟動。三年後重來,大家已經慣於彼此旅遊習慣,各適其所了!

我一般都是負責旅程上所有統籌安排,已經很懂澳門酒店的習性、收費、地段、設施…為了有覺好睡,我們選了澳门新口岸皇朝區柏嘉街339号 雅詩閣 Ascott Hotel ;秉承我們必須整個墟擠在一個房裡,我選了住宅式套房。

ascott 1

空間一流,傢俱設施都不錯,不過當然別要期望那個「廚房」是真的可用。唯一不滿是,酒店推介的介紹的無敵海景是——

欠奉,因為只高層可以看到海景橋景,而高層的全都是月租式服務住宿層。

兩位俠太平時朝九晚五,沒什麼的別早上吵她倆起床。所以一般早泳就是我獨處時間。

Ascott 有室外室內泳池,清晨七時已經有員工在當值;這天室內池有位外省紋身大漢在池裡引吭高歌;我只好退到室外去。

其實室外空氣有點清洌,我游不了多久,上去曬太陽;酒店員工走過來問我:「是不是冷了,室內的泳池是室溫的,比較暖。」

「我不便打擾那位泳客雅興。」我笑。

酒店員工笑開了:「才不,是他打擾妳游泳的雅興才真。」對這樣會說話的服務員真心讚。我只好裹了毛巾重入去室內,的確,為雅興冷壞不值得。

甫入水,才知剛才多任性,外面冷很多。這時池裡泳客再沒高歌,跟我寒喧。

原來是從黑龍江來的,說工作是司機,公司安排入住樓上的月租式住宅酒店;問我是否也是過來澳門工作。我裝一副什麼都不曉的傻少婦:「你老闆對員工真的好!」對方是什麼樣的工作,老闆大概是怎麼的來頭,以他能入住這號的居宅,難送猜不出來。

他有斷斷續續地在我每次游一堂稍停時都向我問,我就總是有一句沒聽著一句地答,答都儘說些可有可無的答案;這種夢遊太極,我清晨就會耍得出神入化。

女人獨自在外,切忌對異性表露好奇和熱情,客氣、不著邊際;就是最好的交手。

就在他問我多大時,我對他說:「我兒子今年25歲。」

他一臉驚訝:「不會吧。」騙你作啥,其實也著實作了詐,反正都正上水回房去。

「妳保養真的很好。」

「嗯,算是吧,給人寵養的肥豬也是差不多質素。」對什麼人最好用他慣性所見的情景去架構謊話。

信不信也好,總之不會打算接續對話就是;我反正對這類「遇見」毫無興致。

打個哈哈,回房洗好澡,會合兩俠嘆早餐去。

ascott2

 


發表留言

澳門:金沙城喜柏

好幾次都在金沙城的喜柏 Palms 裡吃下午茶,主要是約了客戶開會;今次,我才發現我一直誤會這家名字叫 TWG。

原來喜柏是屬於喜來登酒店的酒店餐飲,有點像酒店大堂咖啡室,但只供應小食及下午茶點;最多人被店前的 TWG 展視的品茶擺設及三層英式下午茶 (MOP298/兩位) 吸引了,就像我早幾次都相同錯覺了。

今次很餓,時間奇怪,不想吃甜;問有沒供應三文治,侍應答:「有啊,有好幾款。」原來不止,有精致的海南雞飯!雖然是有點肚餓的遲了午餐,不過,這是很罕有的一個讓我吃個「美人照鏡」的海南雞飯,連三個醬油都幾乎給我舔乾淨 (MOP138)。

芝士火腿三文治 (MOOP118) 也造得很精美,不過如果配的不是薯片,而是粗條薯條,我們會更加歡喜!

palms

咖啡嘛,不好喝的,我也不會一而再約人兒們去這裡嘍。我會說,這個下午茶絕不比那三層英式下午茶低分數啊。

小提示,怕吵的,選入一點,靠近賭場那邊,不要靠近路邊,在那查詢船票及往氹仔碼頭接駁車的櫃檯前總是堆著很多很多很緊張的內地自由行。

這家在鬧點裡,倒是闢出一分清靜。


澳門金沙城中心度假區大堂酒廊


發表留言

澳門:金沙城中心盛宴自助晚餐

近年很少主動提出去吃自助餐,總說如無特別需要,都不想選自助餐。

不過,前兩年在金沙城盛宴,一家三口在這裡有過一個很美好時光;今年要慰勞小助手藍藍,決定母女倆放棄出去覓食,留在金沙城裡乘涼慵懶(每年七月盛夏在澳門工作都是最考驗耐力,此非指工作上的難題,是面對澳門盛夏難耐的襖熱與毒陽)。

feast.jpg

今次遇上德隡斯州主題,烤的款式為主;不過雖然戶外設烤牛仔肉烤肉腸,但只得幾款,很多放在外邊的食品也只不過是室內的重複,有香港萬豪酒店的珠玉在前,這裡的戶外烤很遜色,而且太熱了啦,實在不想走出去取食物。室內供應的烤魚無論視覺與味覺都吸引,長腳蟹也有噱頭,美式烤鴨對我來說也相當新口味。

欣賞有長檯設了一列玻璃瓶,盛著的都是天然果乾,雖然有一兩瓶已故意大開瓶蓋,但可惜還是沒怎吸引到食客注意,我反而各款都拿了,索性跟藍藍母女一邊談一邊當零食。刺身還不俗,但可能國內同胞都對三文魚情有獨鍾,非三文魚食家如我,只得寥寥兩款。壽司賣相不好,直接跳過。沙律還可,但已拌厚厚奇妙醬的太多,不喜歡醬的可能會有點無奈。

甜品不算很出色,基本上跟兩年前的都變,我們焦點在橙酒煮Pancake 煎餅。

他們這「盛宴」收費MOP438一位加15%酒店服務費與稅金,卻將飲品抽離,各位侍應都會很落力向食客推薦買飲品套餐,分兩款,一款每位收費$138,另一款收費198,兩小時在飲品單中無限任選;他們說一個椰青加一杯啤酒已經超過這收費,所以這飲品套餐很平宜;的確,如果我喝兩杯白酒,已經值回,可是,這晚既不想喝紅白酒,他們飲品單沒我喜歡的啤酒,一大個椰青喝了半肚飽了,其他都只不過軟飲,一杯特飲都沒有,教人怎麼選得下手?

結果嘛,喝開水,悻悻然;納悶,因為自然少不了招侍應添開水時的表情。

在場那麼多桌客人在力銷下都決定不要,就該調整一下飲料套餐內容,而不是調整表情。


發表留言

澳門:安記炸豬扒包

近年很多較年青的朋友提起澳門豬扒包,都說安記。

我卻想起很多年前,一班朋友澳門遊,豬扒包、辣魚包叫了一桌。

這次在澳門東望洋酒店住了一晚,只為清晨在松山走走。聽說東望洋酒店位處高起,腑瞰整個澳門夜景,是不錯之選。不過,之前已住過濠璟酒店;對於我,高地腑瞰,海景比市景迷人。而且酒店太多內地旅團,很煩擾;應該只此一次。

東望洋酒店沒設西式早餐,只有一家中菜,可以喝早茶;母女倆不感興味,走斜路下來,轉角就是西灣安記(得勝馬路)茶餐廳。

安記

叫了兩客炸豬扒包,這跟平常的煎豬扒有點分別;豬扒醮過蛋和粉漿炸過,比煎的豬扒包油面,感覺乾身一點,脆口感也不同;不過,正如我們常說,澳門豬扒包之好吃,其實豬扒是副,那脆包才是主。我點的一杯飲品才是我最想推介的,它名叫雞蛋鮮奶!

這飲品在香港茶餐廳餐單上消失了大概三十年了,小時候剛會讀冰室的餐牌時,總會對雞蛋鮮奶、蓮子冰好感興趣,但就是不敢向媽媽提出想試;媽媽也只會給我點滾水蛋,可能因為這個沒雞蛋鮮奶來得飽肚,小孩子喝不了一杯就可能一天吃不下其他。

嗯,這天經過前一日勞動,早餐後要在山上散步,有足夠理由,把一整杯喝下;非常滿足!


發表留言

澳門:水上宮海景美食

近幾年,因為一個工程,每年夏天,都會專程去澳門逗留幾天。而當中佈場的一天,就必須在澳門漁人碼頭裡午飯。往年我幾天中會有好幾趟往返酒店與會場之間,由於漁人碼頭的交通,尤其在展會期間,除出自駕與雙腿,所有公共交通也都非常糟糕。(今年就連我在碼頭叫車過去都給的士司機怨罵,可是我是搬著重行李耶!)

於是,我盡可能都漁人碼頭步距的酒店住宿;而吃嘛,主要得安排好午餐,晚餐可逃的盡量逃到旺區裡找好的吃。用上逃字,並不誇張。漁人碼頭裡就近可以吃的地方,也同樣地糟糕!

作為外地人,還曾經留意過漁人碼頭的觀光區發展的人,總還對它裡面的食街有著點夢,腦內殘留著那食街無論如何都該有幾家不錯的吃。

第一年,我已經失望透!一家粵菜,晚飯貴得超可怕,貴不要緊,普通菜也貴得沒譜!不過想要非常尊貴服務的所謂商務身份,無妨,四客被安坐十二人檯,有四侍應一經理一台專用電視全程招待。次年,又在那街上選中日本菜,今次菜好一點,不過還是貴很可怕,好吧,當商務價呀。

次年,工作太忙走不開,幸好客戶公司同事對我們好,知我味精敏感,專程為我挑毋味精餐廳送來外賣;(前一年的午飯,大太陽曬著,只好跑入金沙,一頓日本菜,價貴是早有預計,只是時間更貴,他們上菜上了一世紀,只一個侍應一直仿如停在前一夜夢裡未醒;結果客戶那邊有狀況,我們急得如熱鍋上的蟻,催促幾次才完成帳單。我有懷疑那侍應要將帳單送上金沙頂樓帳房等審批才在外太空回遊。)在佈場時趕工,在會場裡吃飯盒,是常理;飯盒味道不差,能裹腹就是幸福。

第三年我約了朋友偷個午飯會面,朋友比原訂時間遲來,時間正處於下午茶早了點,午飯剛過時候。走得遠不行,剛好見會場地面層向海一面,有幾張像大排檔的飯堂食桌;於是大家說,只要能坐下,喝杯茶就好。這家名叫「水上宮」,展覽廳入口有見過招客告示板,當時一直以為這家名字像海鮮酒家,應該也是在食街裡的那幾家其中一家,看來是規模太小我們沒看上眼吧!(注:漁人碼頭食街上的餐廳未必每家都設午飯,下午茶更就莫問,統統四時後才施施然準備開店服務。)

原來,水上宮不是吃海鮮,是中葡餐廳。是位置不好,總是被略過,但今年去到,他們仍守著中堅。而事實上,去年年中幾次在漁人碼頭開會時,已經有不同時段中幫襯過兩三次。今年是刻意帶藍藍這個小助手去試菜;然後,她也說:「媽,為什麼還聽妳介紹過這店?」

並不因為私心,主要是健忘。那幾次都是速訪,而且商務,回港後都沒認真回顧旅程中點滴。這就像很多朋友為公事遊遍全世界,卻無心好好記下多少麟爪。

今次記得拍照片,認真點記錄味道;試過餐單上幾項,誠意推薦:

首選海鮮意大利燴飯,葡汁焗飯也造得相當不錯;若是下午茶時份,這裡的豬扒包不比安記造的差,就是雪糕紅豆冰,也比很多香港冰室的好 (我這兩天就在香港一家老小區的冰室吃了杯不知所謂的紅豆冰而氣餒得很) 。

海景美食

雖然位置的確不怎麼好,但漁人碼頭今年正進行大型擴建,已經把那個噴火山峰剷平了,正準備蓋另一幢新酒店;看來去年新開張的勵庭海景酒店,進帳呢。

有機會經過漁人碼頭,不妨去這家小秘境支持一下,他們撐得不容易,幾年下來食品還能保持這樣水準,老闆夫婦常親駐店裡撐櫃,服務也熱情。另外小注:他們非繁忙時段,可有限量接受展場內的外賣單,又或先訂到店提取。


漁人碼頭寶石迷宮購物中心29-30號舖  2872 8838

(只接受現金)


發表留言

貴人

這天有工作在澳門,出發早上,下著雨。

大塊比我早出門,給我訊:「外面下雨,涼,帶衣帶傘。」我看一下我的手袋……

已經好重——

手機、叉電線、女人見客不能少的補妝工具、已經是最小號的水瓶、高跟鞋不能遠行所以得穿方便鞋把高跟鞋帶著、板腦、給午飯小相聚的朋友帶件手造禮物、外套、傘…每一項都有相當重量;可是唯美,當然不能帶著拉箱行李;可恨,帶個真皮造的大手袋 (已經是最輕的羊皮了),還是重得要命!

愛美的女強人,寧死不屈!

瞪著手袋半響,決定換上雙可以走半天路的布質粗矮跟鞋,不帶水瓶;其他的實在減無可減。

古曰:「貴人出路招風雨。」我希望這樣想,心比較寬。

為懶乘一個小時車程去中區再趕在人潮裡搭上信德碼頭的船去澳門;選用早上只得三班船期的屯門往澳門的;比預訂會面時間早出很多。

雨粉粉密綿綿,比香港更清冷;穿著的外套只勉強可以應付。但手裡打著傘又拿著重袋,有點吃不消。很多食肆都只開十一時;抬頭見葡萄園餐廳的燈亮起。想起這家餐廳實在不錯,之前兩次都跟朋友在這裡午飯,印象很好。於是辜且試試看可否讓我安頓。

拾級上樓,餐廳剛有員工上班,在準備中——

但難得服務員很熱情:「外邊天氣不好,妳不介意我們廚房樓面都未準備好,妳先坐下,我看看咖啡機應該已可以,那妳先點杯熱咖啡。要是妳打算一會點我們的行政午餐,我們都包了餐飲,我待會給妳扣除就是。」

我就這樣靠窗,嘆著咖啡,享用他們店裡的WiFi,看窗外雨景;坐了一個小時,中間還在他們店裡把手機再充電。我忽然覺得今日其實是遇上貴人才對。

朋友工作中的午飯時候趕來相會,服務生又替我們換了較舒服的檯,一直樂意服務週到。

這餐廳之前都只有行政午餐,起步價是70多元,再進一級別扒類是100左右。但今日竟見由50元起步;可見生意比前難做。

我選的葡國雞飯,相當不俗,才只不過70多元;比起上次在漁人碼頭工作,被逼在金沙的餐廳吃的,實惠多了。

葡萄園.jpg


發表留言

澳門:海洋海灣咖啡

好友住澳門氹仔住宅區。

去年年底,在一個漁人碼頭年宵展企劃提案,捧命出差到澳門談詳情。也偷了個晚上,跟這對夫婦朋友會了個面。那時,好友太太腹大便便,身體易累,自然脾氣也就有點毛燥;為她懷的是龍鳳胎;我這個大姐姐級的,自然也叮嚀著。

初春,收到龍鳳胎呱呱到臨世上的消息;替他倆高興得很。

六月,終於達成跟澳門第六屆孕嬰兒展的合作;機會來了。

縱使這個項目的工作並不輕鬆,但也抵不上第一天趕去跟這雙生兄妹見面。

哥哥不懼生,很快就在我手上笑起來,妹妹卻正在享餐和盹了去,只好下次再有機會抱一抱了。

孩子交下幫傭帶著,大人們才可以好好的去享頓晚餐,聚聚舊。可是,還是不能遠,就在附近的吃好了。於是這幾位氹仔朋友帶我去這家——

海洋海灣咖啡,說是海灣葡國餐廳的分店。

後者,在以前過去澳門工作時去過兩次,比較老派類的。

現在眼前這家則明顯走年輕街坊路線。

燒鱸魚、鹽燒肉眼扒、焗鴨飯、沙律;質素皆相當不俗,鴨飯也很出色。

週四晚,全店只兩檯客人,清靜,舒適。

冷盤由90元到百多元,主菜約140元到250元不等。價錢與份量也都很理想。

?

?

?

?

?

?

?

?

?

?

?

?

澳門暴走的聖誕一督

發表留言

婚後一次跟大塊和一對好友夫婦同遊澳門;乘過澳門巴士去拱北關閘。

那次巴士體驗,感覺不那麼好;之後多次在澳門無論是工作還是渡假,都再沒有選用公車。

於是,在澳門乘巴士,就那麼的一次!

這天,在澳門出席了一個手藝教學《CLASS IN BINSHU STUDIO, MACAU》,地點民居偏遠;我按指示,乘搭巴士。

途經噴水池廣場,拍下這幀留個紀念。

這鏡下的廣場,讓我又另有一種「驚訝」。


2014-12-06 17.04.39_副本


發表留言

澳門:疼錫的他和他的她

很久沒有跟好友夫婦聚頭,這個相識在千禧那幾年,每週他來港向我報到幾次;在人前人後自稱「小弟」,被我們笑話多了;之後他只好改稱是B姐的小弟。

於是,大家直接了把他當成我的親信。也因為這樣,他因我而受下的氣還真不少。當年血氣方剛,遇有在我身上的不平事,他往往比我還要火;然後很多次他為我憤慨地吼敵方:「他不配!」我往往忍不住立時不怒反笑了。

人生曾有這麼些時刻,有這樣兩脅插刀的「親信」,夫復何求呢。

他對我這個大姐,確實既熱血又真心;我只不過踫巧出現在他人生發展起步的黃金期。他和其他幾個男生都總感恩在我身上學了很多;但今日回頭,我在他們身上也學不少。要不是這些小弟們在為我打墊,我怎麼可能兼顧公司的網絡系統管理呢。但心裡還是甜的。

上次去澳門工作,他忙得不得了。後來才知他剛離巢創業;加上太太懷孕不適臥床,他倆正值極壞心情。 今次終於喜聞他倆做人成功,快要正式當爸爸媽媽了,而且正期待雙生降臨,替他們由衷的欣慰。

今日見面,看著孕婦雖還有不適,但總算開開心心一起吃頓飽滿;小倆口在我面前互相嗔責呵護;大姐很安慰!也感恩前集團給予我們這些員工相遇相知。

我說小弟呀,你那爸爸模樣已經隱然出來了,你看大姐我我呀,正在學習預備十年八年後,就轉職婆婆啦。哈!人生啊!晃眼就是交下十多年的友情。

他夫婦倆知我嘴尖,每次都刻意為我挑好的餐廳。今次選了宋玉生廣場澳門皇朝;他們造的葡式鴨飯和葡國雞都相當不錯!iced hazel nut cappuccino 也都造得好,沒拍照,因為孕婦太羨慕卻只能看著不能吃,對她有點過份,我只好快快了結了這杯。

這家服務也很不錯,點這個還是侍應提議的,還保証說他們不會造得太甜的。

美麗的澳門夜,是好友與美食的好時光!

image

image


發表留言

澳門:氹氹轉遊氹仔

藍藍上次遊澳門,還是個小六生。

那次,有澳門同事照顧,大家都不放心我一個女人帶著個小孩隨處走;於是,在氹仔逗留的那三天,我只有臨走的早上,帶她去完成怨念中的豬扒包當早餐。

今次,我們從金沙城,步行經過新濠天地;受不了商場裡面濃得嗆我眼睛、鼻樑泛麻的香薰味道,放棄了水舞間,急腳跑了來;步向威尼斯人。

尤記得上一次帶著一整團從台灣來的同事們遊威尼斯人;另一位同事帶來兒子,跟藍藍兩個小孩,進不了賭場;於是我們在大運河購物商場中蹓躂。

今年,情況還是一樣,因為藍藍還沒長到廿一歲;整個酒店大堂正中都只讓成年人進去。結果,我們就在大運河商場裡留連,購物。

然後,迷路!

終於發現,由面向新濠天地的東翼大堂入口,直覺就在商場裡找西翼大堂的路牌。在商場裡兜來拐去,都不見任何指向西的指示牌;有的就只有北翼客房大樓,和南翼客房大樓。

好明顯,這是企圖讓大家迷失在這大運河購物中心裡,一直打困籠,只看著商店櫥窗,在迷迷糊糊中買個夠。藍藍對賭場把整個大堂的直路堵了,像她這種未足齡進不去賭場,就得走大運包著整幢酒店來走的,夠她氣的。

後來,與正在澳門金沙城裡當表演藝人的林家巧小聚,提到她樣子看來還像未足齡的少年,整天被查証件,也幾乎被拒經由賭場的直路,而要圍著整幢酒店走;都打趣說:「在澳門不夠廿一歲,很難受,因為走那些冤枉路,腿會斷。」

在大運河商場裡,轉了好多次圈的母女,終於都到達西翼大堂;聽說過手信官也街就在不遠;我們問準了方向,繼續前行。

「西翼大堂接駁巴士區,沿著右行,見天橋,走到天橋另一端就接上一段行人輸送道,再走過一小段路就到官也街。」

天已黑。前路沒路牌,路也有點靜。

見迎面有對母女,再問前路;那母親指示了,卻加上誇張的表情叮囑,路靜,要小心,警覺,加倍留神。

可是,這路已走大半,難道回頭?

輸送步帶過後,見小停車場,前面出現一雙情侶;於是我拉著藍藍趕貼這對情侶。

卻反被懷疑圖謀,情侶疑心幢幢的連連回頭打量,手裡拉緊她的手袋。

直至,聽到母女倆在笑說著閒事,前面那女的,才放下戒備。

面前一道長向下走的樓梯,樓梯盡頭正是官也街。這距離之近,也真是讓我竊喜竊喜。

官也街被稱作舊城區;可是眼前的官也街已跟當日我常來時的印象,變了很多。

順遊到銀河,這個以家庭實惠,綜合渡假式為標榜的;有很多地方還沒有開出來。 中央空間通道也還不是被賭場全封了嗎?

人又得在裡面轉來轉去;腿都快斷了!

不過,夜裡在那天橋上,左看新濠天地,右觀銀河;也實在是美不勝收的景致!

DSC_7656_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