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櫻桃甜酒小西瓜

近年的小西瓜特別可人;每次見到都忍不住買一個。

以前家裡買大西瓜,總是切成一大片的;媽媽會教我們搞笑的刨西瓜,吃的滿嘴滿臉都是西瓜水,很髒,但很快樂。

後來媽媽比較閒下來,我們就變得很嬌縱,她會預先把整個西瓜都切方丁;這方法工夫多,賣相好,大家也不自覺的吃多了。但就不再有那種吃西瓜狂態的任性快樂。

也許是回不去從前的,大家都成年人,總不能為吃塊水果都搞得上半身粘粘甜甜的。

這日,我用一個小西瓜,第一晚就刮出肉球,混入早前家釀的櫻桃酒一匙,把裡面的櫻桃舀出幾顆加入;再配上罐頭什果。又可愛又簡單。

這配搭夠做兩晚甜品,於是次日,我配上雪糕球。

西瓜,真的太好配搭。花一點小心思,快樂可以很簡單。

melon desserts.jpg


發表留言

沖繩柚柑果酒

偶爾在百佳超市見這酒,以前在大阪買過小盒便利裝飲過,記得它。

不過,事實日本果酒向來世界盛名;日本的時果本身已經是享負盛名的優品;所釀的果酒最普通品都不會令人失望。

回家,跟女兒晚飯對喝;只10%酒精,很輕鬆。

在Facebook裡介紹給好友,這天正想把它列入Blog裡作紀錄,卻發現另一照片——是香檳杯的遺照。

這杯來自一個多年前某一個盛宴的檯獎;檯獎對我來說也算特別,因為我很多年沒有好好坐下參加一個能有檯獎的機會。我通常都在宴會裡忙著,或根本座設如虛,我沒有回過去吃過一羹半味。

在搬這新家時竟然在一堆雜物中發現這對杯的,進駐我家的年份竟然完全無法辨認,在我家來說,可算奇事。

反正酒杯櫃裡有吉位,就上架。所以,這種杯的設計,隨猜都十多年前流行的設計 (雖然這類家品雜貨不同只要設計美觀,各有捧場客也不太會著緊在出產年份)。

由於藍藍只是近年開始會跟我一起餐前後嚐酒,沒見過這杯。這邊廂在評如果去掉那金環更好,我卻說人家是結婚祝酒對杯,那是指環的意思…那邊廂,大塊回來,飯後去洗,就給打破了!

他封號準沒錯——玻璃殺手!

這照本來是沒對好焦打算刪掉。因為它不在了,只好留著當紀念。

?

?


發表留言

待慢了對不起

早前有個工作在深圳,我當了一陣子每天中港兩跑的跨境「學童」。

短短幾個月裡,見識了很多;當中好壞差半。

有些事的確讓我大開眼界、有些巧遇的人緣叫我驚喜……卻有更多讓我好好反思港深兩地的文化差異。

某日,相約了當地新交朋友在她家附近的購物商場中午飯短聚;她忽爾有事,請我先行用膳,她會趕過來。

她平常很能吃,總會挑正式餐廳,配飯、配肉的。我卻恰恰相反,午飯長年慣了在中環儷人的三文治輕食訓練,午餐裡吃飯,就整個下午打呵欠;見她不會坐下同桌午飯,我就挑家新派意式輕食館。

這店主賣水果茶。就我所見,這類水果茶風,由台灣吹至,年青一族都受在戶外庭園,捧一大杯,冰冰的、甜甜的,三五成群談個暢快。

FB_IMG_13841436314397704

一客午餐加幾塊錢就換這樣一大杯這樣冰茶,比加錢要一杯咖啡還化算;況且我試過好多次,深圳大多的咖啡都靠不攏的。

只是,這杯東西對我來說,還是有點像雜七亂八的配搭;看到裡面的水果吧!其實果肉都沒味道了。那杯水調的果汁都打了糖,完全不是自然品。只是冰冰的,還不算難喝。

這麼一大杯先來,我呷著呷著;餐——等了又等。

最後,那主菜意粉自然是上菜了;只是時間不經不覺在電子閱讀間流逝。

要等的人反正還沒來,下面沒有急著要辦的事;於是也沒有追究誤了的時間。

這時,經理過來遞上一張像新印制的、粗糙的小印票:「抱歉!今日廚裡出了點狀況,送餐都延誤了,讓客人等久了,對不起!送上這贈飲券,希望妳包容,下次再光臨!」

一看贈飲的自然就是店裡這特別推介的果茶,贈飲期限也只不過是一週間。結果我收了的贈飲券自然沒有機會用上;但感覺還是算不錯的,最低限度把略扣的分數大大加回來。

這小事一樁;卻因為幾星期後從星加坡回港省親的朋友,提到香港某食肆中一件叫人氣憤的事,重勾起這小事相題一比;香港給比了下去——哎也,這氣是另一層次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