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異鄉人…記〈秋鯨擱淺〉

22089191_10155257156621896_2907886974570245645_n

很久沒有寫舞台劇記。的確,也彷彿有一陣懶洋洋,沒什麼勁兒去看舞台劇。

是什麼原因?說不上來…

最初可能是早一兩年看的太密集,卻沒幾齣有很深的感覺;歸根究底,可能是我太刻意淡恬生活,在轉換生活模式中,連一些愛恨情愁的感情也淡了。

像看人家的故事,再不覺得有太多感言;看完,只說好,一般,也不錯,還可以……這些行貨,跟我這個人的過往形象太不合襯。

學妹曉薇新一個由故事改編而搬上舞台的作品要推出,捧場是應該的;這小妹當年在校友會第一屆成立時,還是大學生,腼腆的神情;到近年組織小家庭,成為受學生愛戴桃李滿門的老師,再而成為新一代香港文壇新秀。

她寫的故事都貼近年青人,像她身邊學生們的小故事;從她眼中看出的人生,透露著年青人應該持有的執著、充滿青春的熾熱。

這是第二次看她的作品,上一齣《家·寶 The Name of The Rose》看來也引起相當大的城市迴響,也正準備籌辦重演。看她的作品,我是有年齡差;就像當年看彭秀慧的「29+1」無論城中的年青一群有多轟熱的感動,我跨過了那個年齡層;只能碎片地去召喚從前的記憶,引對零碎的碎片。

《秋鯨擱淺》大概同樣,只是有一段,或者說,有一種想法;還是狠狠地從我心底拉出一連串的,早已埋得很深的痛;這痛,也是我們這代年齡層最深卻又最多痂的傷口——

「異鄉人」

她,離開自己的故鄉,移居到別人的地方;
她,留在熟悉的城裡,自己的地方竟變成異鄉;

我們,住在這個小漁港;一直以為自己就是這個小島的原住民;卻原來我們都是異鄉人。

我家,住在這個小島上,具記錄的都已屆七代,我一直都以「最正宗的香港人」自居;卻其實也只不過是個異鄉人。

香港,這個地方,從來都只是用作避難的;台詞裡說道。

不!我們並不是因為逃難而來,我們代化為這個小海港經商奮鬥,可是來自這代,家族各自己搬遷世界各處定居;都不願在這個「家」裡留下。

是為什麼我們都甘願放棄,寧願移居到別人的,陌生的地方去?

又是為什麼,我們留在熟悉的城裡,卻覺得這個城市越來越陌生,生活越來越不像從前,環壞、面孔統統變得陌生,無法投入感情,看出來的負面多正面少,眼白白自己的地方變成異鄉;而竟然在任何其他地方抓麟片的感覺去認為一刻舒適,去求一時治逾,都比處身的城市裡更快樂?

「…畢竟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成長的地方…」是近年三劍出遊時最想提到的討論。但每次我都無法揮走心底的問題:「還是真切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嗎?真是我成長的那個香港嗎?」

曾聽說每個深夜某個地方,有著最深的思量,
到底哪裡是吾家?餘生何處是吾鄉?

2017年中秋月滿前的深夜,月還缺那麼一點點,像人生,總不能圓滿。

 

 


發表留言

香港的特色究竟是什麼?

最近為一項活動,要開手作資料搜集;當中涉及香港特色。

自己平常自命最地道香港人;但當面對這個問題,仍然呆了半響——是蛋撻嗎?避風塘炒蟹嗎?

不要都往吃裡想好吧!哪——是太平山嗎?還是中銀大廈?國金?

什麼也好,就是請別再說金紫荊廣場。

上維基找了好幾篇,都很片面的東西。

原來,我這個上推十代都原居這小漁港,祖父母輩到父母輩,也是港島與九龍半島的自由戀愛蒂配下的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原居民;到頭來,都還很疑惑。

整理一下,香港還是有很多特色的食、住、行、地標、文化的。 只是,近廿年,舊的建築物不斷地被遷拆,食店不斷被地價上升的舖租逼得再不能維持下去,而把傳統的食品都被慢慢地消失於城市。 住的,城市人要求居住質素,舊的居所模式被替代,原也難怪。交通,可能總算是變化最少,起碼外形還在,傳統留不住也是難怪,難道我們還要招手叫輛人力車吧。

可是,地標建築物,就不能好好留下嗎?好了,自從天星碼頭、皇后碼頭事件,大家都意識到舊建築物再讓地產不斷的收購改建,我們的香港下代,怕且只有文物博物館裡,才能看回自己的城市演變和追朔?

中環的人力車?喔!自從天星碼頭遷了,皇后碼頭沒了,我都再想不到它們在哪裡出現?

海港的「幻彩詠香江」嗎?上次看那浮在海港的黃色橡皮鴨時,正巧是這雷射燈亂掃的表演時段;結果,灰灰的夜空斷斷續續地見到幾道毫無節奏的綠燈線、白燈線,在那夜空現一現,掃兩掃,停三幾分鐘……看得人好納悶,完全感覺不到它易如何開始,什麼時候演示完畢。身旁幾個內地遊客失望的問:「嗄!就是這樣了呀?」

海港的中式帆船?活動的佈景板!換了彩衣的天星小輪嗎?我倒還是愛綠色白色的那幾艘。

建築大廈群嗎?還不是灰灰沉沉的水泥堆。沒有藍天,沒有星夜,它們都不顯得漂亮。

還有什麼呢?怕要數到長洲太平清醮了、大澳船屋?

已經好多次,外地來的好友們,來了兩次後,都說:「香港除了在商場裡走,坐下來吃吃休休,真的沒什麼看頭。」

抱歉,我又要說;新界西岸,青馬大橋的落日,真的美;也因為那裡的天、山、海、路和樓,還是各自有展示嬌姿的空間。 夏末秋初,颱風前夕,雲霞變幻;冬盡風高,落日極美。

可是,香港的特色;就是,香港人都忙得累死,天天趕在商業區裡、地底裡鑽;回到狹小家居裡倒頭就睡;家的空間隨著地價,越來越小,在家生活的閒情,又隨著社會經濟緊縮,又越來越少。

回頭,香港的傳統特色文化,越離我們越遠。

想起上環大笪地;夜了消譴,買點地道什麼……現在誰還會夜了找三五知己在路邊摺檯摺凳,冰凍啤酒,兩碟滷水小菜嗎?

圖片來源:網上搜尋

 

 


發表留言

老人家

昨日客送我的一大袋從鄉果田產地直送的荔枝,昨日吃了些都出骨燥喉痛,雪櫃中還是有一大袋,原是留給爸媽,怕是媽昨晚忘了。媽也容易燥火,不宜多吃;食用期有限,打算分一些給鄰居共享。

鄰室住一對老夫婦,婆婆隅爾也會踫上一下,大家點點問好。開門來的是老伯伯,無論我說著什麼,他都重複著:「不在。」

他應該是跟我:婆婆不在家。看來老伯伯聽力不好,我在門外指手劃腳一番,結果老伯伯還是給我閉門羹早餐。

(那我以後在家唱K方便啊,怪不得從來沒投訴我家的disco 聲浪,哈哈哈,說說笑罷了)

看到老人家們獨留在家裡好寂寞;香港長者比率越來越高,老人服務是我們要關注的事情。想起前幾天,媽還跟我說過幾天可以去排隊申請那全民運動日,她和一班長者朋友都常相約去健健身打打球,運動量比我還多,就感到很感恩。

長者們真的需要多動動,自建互助社區;身體無錯是會隨住時日逐漸退化,長者們必須要正視,良好的健康身心的生活,年輕化的思想有助減慢老化,切忌一心覺得自己老了什麼都不行,那只會催化老退化。

我們的下一代,已經變成大多都是由祖毋父母一輩帶養而成;多記記公公、婆婆、爺爺、嫲嫲棉乾絮濕的帶大。生孩子真的不難,頂多苦十個月,但帶孩子;天天按時上課、督教、飲食、清潔、睡好……還沒算那些生病時。

有時候,藍藍也會抱怨婆婆是太皇太后煩瑣碎碎唸;我曉得我家母親大人年青時那種霸權。但看見藍藍訴呀訴呀,就變成笑罵,我就覺得好安慰,她比我更懂體諒兩位璋腦(張老先生太太)。的確,我們都嫌老人家長氣、諸多管制;有時解說他們明白已難,說了過後又忘。爸爸學電腦,學習班老師說他打字太慢進度太慢,請他別繼續佔著那個學位,其實對他很倒彩,因為原先是我鼓勵他去上課學,他興高采烈的去學,我們還笑稱他是班中最年輕「同學仔」他不知多高興。他聽力也不好,但也積極去上課學習在線;那份學習新事物的心境原是大好,可是被拒的落差也令人更失落。

當然面對社會資源問題,我不能說那導師這說的不對,但我們是否也該多撥資源,針對現時社會中長者適用的社區學習,讓他們多為不同活動或節目,增大與同齡朋友見面,有更多共同話題和動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