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給智子的第一個母親節祝福

這標題,是一個遺憾。要不是前幾天跟藍藍一段對話,要不是剛好是母親節,想給她說一段話;我還沒想過,我從來沒有跟她說過一句「祝母親節快樂!」

我們相交的年代,除卻跟自己母親大人說母親節快樂,並不太流行跟其他人說。而且,我跟智子間比較像姐妹,我們也都是尊自己家媽媽為家裡「唯一的母親大人」,所以我們之間的母親節,都很少預先交換商議,不過在之後,會說:「母親節那日,我們跟「母親大人」怎麼慶祝了。」而完全忘記自己也已經是人家母親。

我們的孩子怎麼跟我們慶祝,反而很沒所謂;大概就在家裡的牆壁,四角會找到蛛絲馬跡,通常就是孩子跟我們畫的圖畫,做的小手工。這是我倆很類同的習慣,也因為,我們只需這些都很滿足。

這個月份,是她走了的第一個春來的花季,丈夫已經撥開陰霾把家裡什物清好、重新整理過家裡所有傢俱,以及重新整理花園。我派了藍藍去幫忙大掃除,因為過去這個冬天,藍藍終於搬了過去跟智子的家人同住。

當藍藍前幾天,笑著說面前的日本本地農作蜜瓜甜得太過份,她覺得食禱不該只向天父,也好想說多謝智子Auntie。 這段日子藍藍能夠有好的環境,安全、安然、安靜地生活,我們一家也確實對智子一家上下非常感激。

於是藉著這個母親節,我特別撰文感謝故友,吩咐藍藍代我為她造一杯 法式歐蕾咖啡加碎果仁 (nutty Cafe Au Lait),是她的早上最愛,也是她教曉我享用。那些年,我跟她在香港四處問咖啡店有沒造這個,那些是我們一些很有趣的共同回憶。

過去半年裡,感謝一切,以前只由她主力卻原來是為著我而計劃的,因為她生前所種下的因和緣,我和藍藍都得到啟承,很多珍貴的友誼,獲益的多看來日後只會更多;更衷心感受到她早年所思考的,著實替我省掉了很多冤枉路;雖然她已不在人世兩年了,但好多事情在默默進行時,竟然都能感到她在旁的守護。很多進程因為我決擇而兜兜轉轉後,竟然還是回到按她早想好的,最為合適之選。

世事之奇妙,早有安排;令我不想迷信,但亦不到我不誠心地去相信了。

那夜最後的一次晚飯,席間,她忽然說:「妳快搬來住,我恐怕等不到了。」我那刻臉上輕佻笑著,好像不在乎她的話,也許她當時也會這樣感覺吧。其實我並不是不在乎,只是無法也不懂適當反應她說:剛過了醫生開出的「最後三個月限期」。而那刻,我,實在哪一方面,什麼都沒準備好。

希望妳在天家跟妳爸爸一起很快樂,好好享受妳最愛的「少女時代日子,Daddy’s little darling」。我們都很好!妳或許也很驚訝大塊先生那天在看我新買的日本語辞書啊?他大概在擔心他的 little darling 日後只會說日文不理他啦。🤣

當阿女前幾日,笑住話對個甜到離哂譜的蜜瓜禱食時,應該唔止要向著天父,也想多謝 auntie;呢段日子佢能夠有好的環境,安全安然安靜地生活,我地確實好感激智子一家上下。

呢個母親節,我都特別要多謝呢位故友,叫藍藍代我為佢整杯 nutty Cafe Au Lait,佢嘅最愛,亦係佢教識我飲嘅,然後,我地四處問邊間cafe 識整,那些共同的回憶。

過去半年裡面,多謝一切由佢以前主力所為我計劃的,並因她而種下好多因和緣,我和藍藍啟承了佢好多珍貴嘅友誼,獲益很多,更多謝佢早年所思考的,已替我省掉了好多冤枉路;雖然佢已不在人世已有兩年,但我有好多事在默默進行時,都能感到佢在旁守護,很多進程兜兜轉轉後,竟然還是按佢早想好的是最合適。

我不是迷信,但亦唔到我唔誠心去相信。

在那晚最後的一次晚飯,席間,她說:「妳快搬來住,我恐怕等不到了。」我那刻臉上輕佻笑著,好像不在乎妳的話,其實我只係唔知點反應妳講剛過咗醫生的「最後三個月限期」。而那刻,我又真係實在什麼都未沒準備好。

這個母親節,妳不要太想念孩子們,包括妳的兒子、妳丈夫的大兒子們和孩子們,也不必想藍藍,我跟妳都是那種「總是當不好一個溫惋賢淑媽媽」的女子,但是,我們的孩子們都好習慣,也好敬佩;所以,那「好母親」名號,真的不要緊的。

希望妳在天家跟妳爸爸一起很快樂,好好享受妳最愛的「少女時代日子,Daddy’s little darling」是,我記得妳說過的,妳總想念小時候跟爸爸一起的時光。

我們都很好!妳或許也很驚訝大塊先生那天在看我新買的日本語辞書啊?他大概在擔心他的 little darling 日後只會說日語,不理他啦。🤣 就是啊,妳有無聽得懂她跟妳說的日本語?從前妳總說好期待小藍藍用日本語跟她對話嘛。

這個母親節,願所有的母親和她們的女兒們都好好享受這種「女人們之間一種特有的愛」!


發表留言

迷惘媽媽的暗裡自白

女兒長大了,帶來母親的尷尬的心情。

當然,女兒忽然無聲無息間,已經長得跟媽媽一樣高大;正確來說,只要媽媽不踩在那些惡魔高跟鞋上時,女兒就已經明顯地比媽媽高…把手一比劃:「媽咪,妳好矮!」,「媽咪,我的視線看到你髮線啊!」又或者媽媽在替女兒買衣服時的出錯頻率每況激增:「媽咪,這短褲的褲管太窄啦。」,「媽咪,這Tee長度剛巧包著我的屁股不好看,還是妳穿吧。」

這些都夠我忙著去調整好心態,要當一個比我高大的孩子的媽媽,還要比有個上中學的孩子的媽媽的壓力上,再多添一重。

這兩年,她的成長往往比我的心理調整還要快得多。每一個假期過後,她就像初春的嫩筍,又或是竹樹上的芽尖;脫了一層皮,身體換上一個高了幾公分的新軀殼,配過新的,成熟了幾分的蛋臉面孔;稚氣以像河流急水般迅速地滑走,眨眼間又去掉一些,剩微的一些又好像晃眼間又少去了些……

母女間的對話越益深入,越益凝重;人生論說幾乎佔下八成時間。媽媽好像就怕明日就再沒機會說,要頃刻間把一生所有的感言,所有的哲理都急不及待地灌進女兒腦袋去——不過,不是媽媽害怕教育的時間不夠,是害怕不夠城市中那些罪惡的細菌滋長的步伐快,更加怕在女兒因為成長中荷蒙變化,而腦下垂體發出的反叛訊息的變奏快。

還有,無窮盡的擔憂;還是孩子化的蛋臉,初熟不穩的思維,好奇與躍躍的心,剛長成的成人外殼……統統都教媽媽愁盡白髮。單是每每一靜下,就夠擔憂得心紋痛眼紅紅。

孩子是媽媽腹中一片肉,爸爸沒有這種無形態卻終生的牽腸掛肚,總勸說女兒長大,要放鬆點;何故孩子小時候反沒見媽媽現在的緊張兮兮。

在爸爸眼中,家中有女初長成,許只是不必再要在外出時幫忙拿東西,不必擔心夜歸時要把孩子扛回家,而且身邊除出老婆外又多了個小情人。

可是在媽媽心目中,要設想的、要擔心的、要牽掛的、要拖拉的、要貼近的……萬般感情,卻越加無處可托;才懂回想當年有時自己耍小任性,實在不該。

那天藍藍剛出院,在我手裡抱著,遠方舅母問:「現在感覺怎樣?」
「很迷惘!」我答。
「不要緊的,我女兒都快要出閣,我也還不是一樣迷惘。媽媽的人生,就是迷惘啊。」她在電話裡頭吃吃地笑。

是的,今早,我在人潮中趕返辦公室的時候,聽見背後有嬰孩哭喊聲;我竟然忍不住回頭去找尋哭聲來源,然後有那麼一剎那間,我在想家裡的藍藍有沒有哭呢?!

為什麼呢?孩子都入中學了,為什麼我還有這麼一剎在中環地鐵站裡迷惘愣著?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34


 

此文原記:別緻BEE | 05/06/09

[3]

明白妳的心情!因為我也有個比我高些,上了中學的女兒。

JJ
[引用] | 作者 JJ | 15/06/09 10:19 AM
啊,真好,以後大家多分享交流啊!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5/06/09 21:02 PM

[2]

人們說,女兒總是比媽媽長得更高的,這該是值得高興的事吧?^^

或者試回想自己是藍藍現在這個年紀的時候,會更了解女兒一些,知道女兒希望母親給予多少的空間與信任,以及她需要多少的關心與提醒。

bee媽媽,試試放鬆一點,自己和藍藍就都會舒服一點。

桔子
[引用] | 作者 桔子 | 08/06/09 16:28 PM
明白的,桔子不必擔心。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5/06/09 20:57 PM

[1]

好明白妳這種心態,心就常游走在放手與捉緊之間……

agnes
[引用] | 作者 agnes | 05/06/09 18:06 PM
互勉啊,老友。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5/06/09 20:56 PM


發表留言

掛念

今早特別想念我的小天使。

也許因為今日是週五,週末候群症。
也許因為腰痛得令我想起十二年前懷著這個巨嬰。
也許因為昨夜見了 William 的兩個孩兒,與牆上一幅貼得滿滿的孩子成長照。
也許,也許……

統統也只不過是自己給自己的藉口罷了!
想念孩子,根本就是媽媽的本能。
也只有他們才能解下媽媽的疲累與哀愁。

孩子,您可知道媽媽對妳轉眼長成;
忽爾的無奈與慨嘆。

我的孩子,我的心愛;
但願時光停留,但願妳仍然愛賴在我懷抱;
喚聲:「媽媽,我愛妳,我想抱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PICT4282


此文記於別緻BEE | 20/02/09

[6]

真的長得很像啊!

以前是媽媽和寶寶,現在也是媽媽和寶寶,但又像多了一重關係,就是越來越像如姊妹般的親。

Bee媽媽不用愁,女兒漸漸長大,可以跟你分享更多話題啦。:)

[引用] | 作者 桔子 | 26/02/09 11:20 AM

[5] Re: Frostig

Frostig : 艾力 :你地兩姊妹好似樣。 :)雖然照片不太清楚,不過看眼晴和笑容都很像啊! 😉 有更清楚的照片一看嗎? ^^

是貼紙相啦,一定好矇架囉。但貼紙相成日會影得我好後生嘛,哈哈。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25/02/09 16:17 PM

[4] Re: 艾力

艾力 :
你地兩姊妹好似樣。 🙂

雖然照片不太清楚,不過看眼晴和笑容都很像啊! ;-)有更清楚的照片一看嗎?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24/02/09 16:19 PM

[3] Re: HaPPy

HaPPy : 我媽媽從來沒有和我講過類似的說話

上一代的感情都比較內斂,我媽也從來沒有跟我說這種話,但我覺得愛孩子要讓他們知道,一個懂得愛人和珍惜被愛的孩子不會學得壞。而且我也好需要渲洩一下這種感情,小時候我會覺得既然媽媽在我小時候會說「過來給媽咪錫錫」幹麼大了卻不會叫我們:「回來給媽咪錫錫」呢?就是因為我們長大了?有時我傷心失意,也真的好想躲回去給媽咪錫錫啊。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23/02/09 10:30 AM

[2]

你地兩姊妹好似樣。 🙂

[引用] | 作者 艾力 | 21/02/09 19:21 PM

[1]

我媽媽從來沒有和我講過類似的說話

HaPPy
[引用] | 作者 HaPPy | 20/02/09 22:02 PM


發表留言

媽的肉

2012年,跟藍藍去看過一齣舞台劇《四代同堂》;裡面最讓我和藍藍記在心頭,每次提起都對望笑得花枝亂顫;就是飾演慈愛母親的女角一直在台上,拍打著胸脯,大哭大嚷:「啊!娘心頭的肉耶啊!媽的肉啊……!」

文章記在《女兒的快樂生辰》

媽的肉!在我母女倆這樣整天鬥搗蛋的詮繹中,變成真正的「媽的肉」——是媽媽身上的肥肉。

很多朋友分享說,懷孕時先要老公答應回饋禮物,裡面要包括一份纖體套餐的費用。我不敢去評,起初,我只驚訝,因為我一直以為這只不過是有錢太太們的一項生育手段玩意;在朋友間聽到,原來纖體「運動」早已成為城中年青夫婦的生育談判「條件」。

我有時會跟藍藍說:「媽在生育妳之前身型很標準 36 24 36,比很多香港小姐候選佳麗還要標準。」藍藍嗤之以鼻;難怪的,因為她從小見的媽媽都是圓圓肉肉派啦,況且,小女孩時代,這些尺吋對她毫無意義。直到這次她跟我和兩位少年時代閨中密友一起去旅行,姨姨對她說:「妳媽以前一點不胖的呀。」這刻,我這個媽媽大有: you see!我可沒騙妳耶!

但藍藍後來靜靜說:「我知呀,我送媽咪妳一個大禮物嘛。」——這禮物,記文在《可愛豬腩肉》中。

在孩子眼中;媽媽的肉是一個最安全最舒服的地方,有媽媽親切的氣味,有媽媽的體溫。所以,孩子眼中,媽媽的美,只要令他們覺得幸福和溫馨的,就是美;可是,這些卻往往正是我們自己總看不順眼自己的那些肉。

今日在博友 Sidekick 的 facebook 轉載,見到這樣一篇;來自另一位 blogger Bridgette White 所記的一件生活瑣事《Exposed by my children for what I really look like》,很有意思;也跟我當時感覺那麼相同。

時至今日,藍藍眼中的媽媽,每在工作以外時,都還是她的傻媽媽,所以她的相機獵影中,媽媽的樣子總是很胖的臉、很傻氣的,但很幸福的笑。的確,有時我都會覺得那些照片醜死了,可是,我接受那就是我女兒眼中的媽媽,她喜歡這個樣子的我。

原來,不知不覺中,也都成為身教;我和大塊有時也難免愛用相機拍女兒的不為意照片,也自然像大多的家長一樣無異,總是覺得什麼角度下拍的,女兒都那麼可愛動人。而在成長的女兒就覺得額外別扭,尤其近年她們這種進入少女時代的女生總愛自拍,把自己裝萌裝可愛,永遠只讓大眼睛削下巴瞪著手機鏡頭擺同一個甫士。雖然藍藍有時都會吟哦我總在拍她進餐滿嘴油時、沉思皺眉生氣時、甚至有時連她自己也記不起正在做著什麼時。

同樣地,在這些鏡頭下,很多時她都覺得醜死了;可是,她最後也不反對我們把照片放在家庭電子相架中。

我會認為——這是認知自己,接受自己。

終於,在巴黎的第一天,藍藍親眼見証了;天下的孩子眼中,最舒適的枕就是媽媽的肉。

在一輛擠逼得不得了的臨時安排巴士中,這邊廂未滿周歲的孩子被擠得哭,結果中東籍的褓姆把孩子的頭按到那片宏闊的胸前,讓他乖巧的睡去;那邊廂站得腿發軟的小男孩,在悶熱的車裡快受不了要發小少爺脾氣了,他那胖壯的媽媽問道:「睏?要睡嗎?」把小男孩一把摟近,小男孩不消三分鐘就在媽臂彎裡睡去了。

「媽媽,都好棒啊!」

不就是嘛! 所以,上天都會讓媽媽們發胖,長肉;因為那都是孩子們所需要的。


發表留言

失禮的母親

有時候,我真的對那種「家長集會」產生一種恐懼。

女兒都十七歲了;但我真正參加很多家長聚在一起的那種會面場合,其實算來少之又少;如果以這方面去評審我是否好媽媽,我可以直認,我並不。

沒幾次,我在這種家長會面場合中,表現得體;我承認。雖則平常要我在什麼大宴會中都可以當穿花蝴蝶,八面玲瓏;我就是不懂跟人家的媽媽們打交道。

很明顯,如果人家媽媽都是地球人,那我必定被算在另一銀河系的外星人。

今日,出席一個全港校際的慶祝典禮,我又不幸見識到一些令我大開眼界的母親們。

首先,在那大堂中等候入場時,我不斷聽到身旁兩位人家母親在討論。我並非想偷聽人家說話,可是,我實在被一個「我個女好叻架喎」句子打擾;試想想,在每隔上不足三分鐘,就會聽到一句,無論是一句開頭,還是一段話的總結;都夾著這句。 太太,請問可否用另一些詞語去讚美妳的產品?不過,我覺得這位太太大有可能是傳銷的硬將。

在那個空調不算很足夠的大堂悶焗了個半小時,小腿都快要斷開時;工作人員開始指揮大堂的母親大眾並排成二列,準備持票入場。此時,我身邊忽然插了一位太太入隊;好明顯,她見我衣著打扮雅致一族,大概不會跟她吵,她身後,即是應該站在我側的一位男仕不好意思而稍稍站後了一步;於是那丁點空間,就給她看準了。

不!這並非裝高貴時候,或禮讓的時候;我向這位沒規矩的太太,提高音調聲量的說:「這裡很多人都站了很久,妳插了那麼多人的隊,那不是太好吧。」她竟然還撒潑:「不要緊的啦。」立即引來後面的人不滿她。我也再不去看她。在我後頭排隊的,可是有大概有三四百個家長啊!

到得入場,雖不設劃位,但也都請大家儘快沿最遠的坐下好嗎?那可是伊利沙伯體育館,那石級上的座位列,可不是妳的購物商場。先坐下才視探妳的孩子正安坐哪,好不好?後頭還有幾百個家長在等著入場的!

還有,為什麼要挑位子?孩子們自行入場,早已安頓好,妳現在招手她就能過來跟妳坐嗎?別做些不利人又沒利到自己的,好不好?

還有,究竟,旁邊的妳有沒有家教,人家都坐著,妳卻為求照相機去拍那個舞台、四周、四處去探索她的孩子身處何方。Okay,我能了解,我也會想看看我女兒究竟坐在哪,但不見大家都站起來誇張地張望,狂搖手吧。太太,妳不必這樣 High,妳的孩子不是今日演出嘉賓吧,否則,妳該已被邀請坐到下面台正面了,我還需要受妳這樣在我身旁擾亂嗎!

妳站起來,把妳的屁股對著正我面前不出10厘米,晃來晃去,這是做什麼?工作人員來回叫了三四次,直只跟妳說,場內不許拍照,妳還是拿著台超小型全傻瓜攝影機,所以,就得站起來把整個上身儘量腑前為求拍到在對面山上的孩子 (還只是比3mm 還小的頭) ;還不斷不願坐下,整個龐大身驅在妳面前撐著我整個外望視線,一直向遠方揮手!

太太,妳可知道妳的屁股在我面前帶來一股難聞氣味。 我快窒息!

我知妳好興奮,也顧及下公眾感受,好不好!

這些母親,家教如何,孩子也必如何!

今日母親表現如何,他日我們的棟樑們如何;教我如何不擔憂!


發表留言

媽媽神奇戲法

image

前兩天藍藍野外探索營,回來又畫了一整天畫,累得不似人型;拍了兩次門也沒醒來,只好隨她去睡。

終於睡到午時才起來,叫著好餓,於是媽媽當然去想辦法弄吃的啦。

她洗好澡入廚房一看:「神奇啊!我洗一個澡,妳竟然會做好一盤沙律!」

沒什麼神奇,只不過雪櫃有什麼就切切,拌一拌就是。

「對我來說就是特技。」

寶貝,這種習藝,妳遲早也學會的;現在不忙,因為現在還有外婆疼媽媽疼,遲一點也不妨。

遲到什麼時候? 當了媽媽後,就會啦!


發表留言

Twins MaMa 在韓

image

小表妹嫁到韓國,當起全職媽媽;每日親自帶她一對雙生女兒。

在facebook見著她兩個小妹頭由初生到成長,看著表妹很努力去適應彼邦的生活;學做韓菜、學帶孩子。

由這對娃娃的睦愛,一時絆到一起,一時玩人疊人,有時看兩個的互動,有時兩個會互相攜持;每日看著兩個成長確是一份無比樂趣。

只是媽媽過來人,帶過孩子都知要帶大一個孩子有多艱苦,同時帶兩個孩子,並不單止是兩倍難而已。

但難得表妹都樂在其中,早前更一個人帶著一對娃娃回港省親;相對我在香港見得多一個媽媽也就不敢帶一個孩子上街,總說照顧不來,表妹這種強的媽媽,就很叫人欣慰。

現代因為Facebook的方便,常常見到遠方的她跟夫婿和孩子的生活,兩個小娃娃的小樂趣,也讓人看著微笑。

喜歡看這個韓國小媳如何每天每天學習著當好一個韓國太太,相夫教雙兒的生活分享;有機會,也給遠方的她一點鼓舞吧!

http://blog.yahoo.com/soontracyriyuna


發表留言

媽媽安全帶

image

車上,遇上這位媽媽和她的女女。

大塊笑:「曾幾何時…」

那些年,都這樣帶藍藍出外,回家夜歸的車程,我會在甫上車就問:「要媽媽安全帶嗎?」

她總很用力的點頭:「嗯!」兩眼的期待和渴求。

然後上了這條「媽媽安全帶」後,她就覺得很安全的在長程車上睡去;媽媽手臂會麻掉嗎?會!但還是每次都樂於侍侯著寶貝。


發表留言

母親共融

公司附近商場有家小小的咖啡店,賣的即造又帶有南美風味的三文治,是我所喜愛的。

當日辦公室初搬來時,見他們店子不算旺場,於是,我就看上這點,什麼時候進去都不必像其他食店大排長龍。

但近月,這附近的店子因為大業主加租並銳意革新,接下了某百貨品牌,由從前根本不可能被考慮建地,今日忽然受寵,業主把所有小店急急趕出領地,準備迎接這新嬌客。

這一改動,平常佔客流量相當高的一家已駐地多年法式咖啡座消失了;我上面提到的那家只備高吧凳的小店也隨即變得客似雲來。

為了不跟大多的朝九晚五時刻爭吃,我寧願退後一點時間,而且,我喜歡在這小店悠悠閒閒的咬著三文治,喝一口咖啡,看看電子新聞;也順道看看其他客人。

這店風味比較「老外」,而且所選的咖啡都多來自南美,三文治、熱狗、薄餅……都不太本地同化,也許因為這樣,不算得很受本地白領歡迎;時時相遇的都是外國人。

就像今日,兩個店員都忙著做三文治,連錢也懶得先收;那女店員總認得是我,會打個招呼,今日,我跟她打趣:「我來了十分鐘,還沒付,我以為今日我得了免費午餐哪。」

對面一位高大的華藉男仕對我笑笑,他操一口標準美音英語,我先猜他是ABC。

他同伴而來的一位穿一身很貴氣優雅的套裝,一直在說普通話,手忙著在電話上覆電郵,是個百份百的事業女強人;男仕一直為女同事打點午餐,面帶微笑,是個很有禮的男子。

這時,有個外藉中年女仕帶著個小女孩入來;那女強人忙著,就是跟男同事對話,眼睛都沒抬過一下;男子轉過頭望向那個金髮小可愛,問同行她的母親:「她多大?有沒有四歲?」

那位母親有禮地說:「不,只不過剛過了兩歲半。」

男子好驚喜的喚同事轉過頭看看,雙雙讚道:「好精靈的五官呢,健康BB!」就這樣,跟那位母親搭起訕,還把自己手機裡女兒的照片也遞過去給那位媽媽和那金髮小可愛看。

男子說起自己的女兒六歲,我遠遠一督,那小女孩裝扮得很艷麗,是亞洲新一代孩子的招牌沙龍照。

我之所以會一督,是因為這男仕一直很有禮地向我打招呼,大家雖然沒有對話,但感覺就像大家很友善地分享著一些東西;對,事實上我們真的很融洽地在分享著——美味的新鮮做三文治 (他剛才看看我的烤羊肉三文治,我也瞧瞧他們那份小薄餅;彼此交換過一個微笑。)

那外藉媽媽很有禮也很親切的謝謝大家偶遇下對她小女兒的讚美;很自然的跟面前的華藉男仕說起了家裡廿二歲的大兒子剛得了份工,到遼寧一家小學教英語;言談間,請教了那位女強人遼寧當地的風土天氣等等。原來那男仕是星加坡出生華人,在國內唸書做生意十來年了。

我,只是一直靜靜的聽著;我可沒有讓他們覺得我是竊聽人啊;相反,他們偶爾會看看我,我也報上一個微笑,只代表我有聽啊,只是沒意見。(那男仕剛才在聽到我跟店員在對話,又問過我是不是剛才問了店員WiFi 的金匙;所以我們彼此都知道了大家都會用英語普通話就是了。)

這氣氛很有趣,但也很和諧,大家本來陌路,這刻卻都好像老朋友在聚頭說著近況。

不多久,那位女強人接到訊息,看來要趕著離開;男仕也連同向大家告別。

這氣氛下,我只好接上;笑問面前這位來自南非的女仕:「剛才提到妳家大孩子廿二歲,跟這兩歲的小妹相處如何?」

這話絕對是好問題,放諸全球母親都一定會覺得好親切,想找個人傾訴一下。她好自豪地展開了一連串,像老朋友間的,告訴我;她大孩子在香港可能比較受亞洲地 區的同齡朋友影響,比起她和丈夫在非洲在美國成長來說,相對依賴也遲成熟;也可能是現代大都會中玩樂為尚,孩子的自立意識不夠堅毅,這下去遼寧只希望他好 好學習和成長,就只怕他群了壞人罷了,事關他最喜愛當DJ,總是交上那些日夜顛倒,不好不壞卻難以定論卻多枉費時光的人們。

看!果真天下母親擔憂的都無異。

她又告訴我這大孩子早兩天打電話回來哭著思家,她費了好大心力默默鼓勵著他要克服,不能就這樣敗陣。 憂大兒子的,還接著又到十七歲的女兒,整天忙著找愛換男友,也是叫她擔心個死。

這下,我接上讓她覺得更親近的,就是:「我女兒也快十六了。」

 

「母親!」我們異口同聲;這點,肯定是無國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