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大家的辛亥禮堂

Image

昨晚在母校禮堂中舉行的「盤菜宴」,很溫暖。

這暖有褒意,也另有別意——

褒意,到了一定年紀,好友都紛紛忙工作,忙家庭;難得一聚。這晚校友會設了盤菜,一席十來人一起吃著煲裡熱騰騰的,說說近況。

校友會還為一位老師慶賀生日,大家為她唱生日歌。  請了物理治療師為大家示範一些熱身運動。又請來魔術師Aden Mak 全程游走各桌為大家搞氣氛。 席間提到鄺老師的病情反覆,大家在一張鼓勵卡上寫上一些祝褔和支持的說話。

又相遇一位當年服務的校工回來跟大家一聚,他九年前不幸患上肺癌,經過電療化療,後不屈不撓堅守中藥調理,與病魔博鬥,現在健康起來,茹素拜佛後,人也變得沖和大悟。

陪著我出席的,自然是現讀的小校友藍藍。 同席,還有當年的同班同學們,帶來孩子來的好友,當年被喻三劍俠的兩位好朋友;還有兩位曾經跟我在校友會中一起服務過的幹事學妹,兩位在校在私都跟我關係緊密……

這種跨越兩代、十來屆前後畢業的校友們有緣相聚,同檯吃飯;感受自是暖在心頭。

縱使這種聚宴,設在四樓的禮堂,是那麼讓校友感到親切,但有經驗的統籌校友,就知道這同時也帶來困難重重;那條長樓梯,總是為聚餐徵表著資源配套的問題。

這一夜,我們這個充滿著美好回憶的禮堂,也不幸地同時為大家上演了它的缺憾——

先是大家來到,見到桌面上熱了的罐裝飲品;大家回心微笑吧,禮堂裡沒辦法設冰櫃,校工不可能為我們把冰箱扛上四樓去。

燙熱的盤菜,令我們的禮堂氣溫上升;大家在香汗淋漓中聽見了校長呼籲,學校的空調系統需要維修換新的,報價一百多萬,剛獲得一位總理捐助三十萬,另外的七十萬,還需要籌募。
image

請來的魔術師在舞台上為大家表現魔術,學校禮堂沒設有無線耳機,魔術師把咪高鋒整個掛在胸前;說的話我們聽不清楚,因為音響也是三十一年前開校時沿用至今。 只是在旁的女兒提示:「媽,妳現在知道我們在考英文聆聽時,這音響令我們有多大聽障阻礙了吧!」

席中,大家都懷想著禮堂的趣事;羽毛球隊的練習統統在這裡發生、我們在舞台上出任一個典禮的司儀、在音樂會裡葉副校是我們當時班主任,為我們贏獎時跳起歡呼、在週會悶得打瞌睡,大家輪流捏鄰位的大腿一把……

身旁的藍藍卻說:「早前考試遇上暴雨,我們一邊考試,水就從天花正中橫樑一直滴水。」

老了,不是我們,是充滿我們美好記憶的禮堂。

它是一處迎接我們在辛亥裡展開人生的一處地方,也同時是我們告別它奔向我們更大更遠人生路的地方,如果我們叫母校是母親的搖籃,禮堂就是我們的學行車吧;聽來是一笑的比喻,不過,我只是想博大家一個迴響,一起思考一下,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幫它,讓它繼續保持它的最大效能。


發表留言

飯堂中的隨意書架

曾經跟藍藍好熱愛看幾米的書,我們努力儲下了這些;但近年藍藍也開始了繪本的畫作,這些書一而再再而三搬入更深的角落。

聽說母校的飯堂現在設了個書架,讓學生隨意借走並自發地還回去。這看來是一個很好的信任和自律的訓練。

今日決定把書送回去母校,讓更多低年級學生可以分享。

image


發表留言

論畫後畫

話說,上星期東華三院中學聯校視覺藝術展,引來我和藍藍之間的一番討論。

我問藍藍那件展品最引起她感覺,她選了自己學校的展品——

那幅有七個人站著,每個人前面是一幅代表著X-光片的黑布,而每個人眼前都被綁著一條黑布帶,布帶上都是一些障礙標記;例如:讀寫障礙、聽障、肥胖……

畫述中寫:那是作者想藉著這畫表示,人總愛用不同的標籤去界分其他人,尤其人家有一點障礙,就會被孤立被歧視,但X-光片其實大家都是那副一樣的骨頭。

藍藍說這畫好有深度,令她佩服。

而且最令她觸動的,是周校長身體力行成為那在畫中站著被標籤的示範模特兒;只跟他們一班當展覽導賞員的學生囑:「低調呀,別告訴人那個是我呀。」

我倒對那畫有點想法。於是把想法說出來,然後藍藍補充著;我們就在車程中一直增減變換,最後結論是:

畫評

引用  Andy Warhol 的 Pop Arts 表現方式,將這畫同樣多變三幅,當然上面的人物都不能只是照樣複印過去,而是總共請來28個不同的人,被綁上更多不同的,常被歧視的理由。

Pop Arts 代表普遍人們的思想,四色代表人總帶著有色眼鏡的思想,也代表著不同的人種。

藍藍卻說:「可惜啊!作這畫的那位學姐,已經畢業離校了啦!」

四年一次的聯校視藝展,相隔太遠了;我還是向聯校校董委提出了,好希望能縮短年份,三年,甚至兩年一次就更好了。

場地也應該更大更寬敞,讓更多大型小組創作能展於人前。

 

 


1 則迴響

東華三院中學聯校視覺藝術藝展

image

四年一度的東華三院聯校視藝展,今日有幸受邀出席開幕禮。

聽說今年找展場不容易,設址在沙田大會堂,地點還好,可是場內不算很合適,只因空間偏小,而今屆參展的作品不乏大尺碼的畫、多元素材的雕塑及立體藝術品;有學校展出近百張一隊學生去東京美術探學團的歷程照片;也有學校開始利用視屏去展視多媒體視覺藝術設計品。

展品中,這幾件來自我母校——東華三院辛亥年總理中學;都算是場中相當出色,叫人注目駐足欣賞的展品。 今日原想為其他學校一些漂亮展品也拍拍照;但今日在跟隨學生導賞員,逐一細賞過各校展品時,嘉賓都往來如鯽,等待開幕禮,所站的空間不太足夠,於是放棄了拍照。

image

在東華三院聯校視藝展中,有一幅是自己寶貝的作品,作為媽媽,怎麼能顧此失彼呢!今日可是從觀賞的嘉賓旁邊,都聽到很多讚賞對她的讚賞,我是深感老懷安慰啊。

短短受教視藝兩年,藍藍畫技有明顯的大躍進,可見她下過苦功沒有白費;視藝老師對她的開竅,給予她發展她那很獨特的調色也非常重要。

就只望她百尺桿頭,在藝術上的知識與視野,且要更高更闊;但產品要學習更自律更有效率 (因為這作品展出仍報稱未完成,老師向其媽媽投訴,她的出產超慢工;這習慣不好,要改)

image

這是藍藍按校本評核試,預選的主幹人物:人偶。

配這畫題 《被孤立的人偶》。

是電腦繪圖;想表達出學校欺凌,或人和人之間一些,以各式各樣的孤立來製造欺凌。

這展覽,不單止讓修讀視覺藝術的同學有機會觀摩其他學校的作品,也讓學生們在擔任導賞員的過程中學會社交應對。 今日有些學校的導賞員預備不足,或不夠信心表達,對接待嘉賓也未領會到活動所需具備的禮儀。 可是,當中也有表現相當出色的。

這個展很值得一看,沙田大會堂展覽廳將公開展至星期六5月4日下午5時,免費入場。


發表留言

母校卅歲生日

上月底,母校展開一連串慶祝開校三十週年的慶典活動。

作為一個由開校第二年入學、新校使用第一年的用家、第一屆中五畢業生……去到出任第一屆校友會主席、第一屆334學制的在校學生家長、還有,正進入第三年度出任校友校董的我;這個慶典,有著太多的意義。

不過,即使沒有上面這些緣由;單就是曾經在這裡就讀過,就夠值得為她自豪。
這些年——

不少人都覺得我那樣熱心去支持母校,是否只因為她給予我很多名頭。 問的人可能不太認識我,不奇怪;問的人抱的心思真誠關心的不足,不值解說;問的人根本就跟這學校沒關連存在,也不必太理會得。

又或者說,一個人和一個人要是建立起一份感情,也不必任何人去揣測解釋;更何況,一個人跟一間有歷史的學校所建立下來的感情;自然就更加只有她和她才清楚,那重密切的、扣心的感覺。

從前,我只會說,這學校的魅力可能只予我一人,大家不了解原也難怪。心縱熱,還是壓一壓,別太過高調;這不比愛情,不是高聲呼喊我愛您,人家就覺得受落;再說,就是愛情,也得看什麼年紀,旁人大抵也還都是受不了。

而事實上呢,這種關愛,更像美酒;要到一個年份,香醇才開始出現,適當的存放,加定時去檢察,檢測存放環境,酒就能越放品醇的價值就越高。不過,還得要找到有心人,懂得在相合的環境和心情去品嚐它,要不,還是枉費了原初的一切。

這個卅年慶典,正正就是一個最好的環境,讓我重新去品嚐,今日母校的各處作品。

並,與她的其中一個,與我攜手合作的作品;正正就是跟我分享這個品嚐的好伴兒——藍藍。
由她為這個好機會大顯身手,躍躍欲試,滿臉好機會來臨,不容放過的期待;到她主動結集同學想為學校想點子,出錢出力出熱情;再到挺起胸膛,邀請與接待居住 其他區域的同齡朋友們來訪;也因為這些原因,她擠出大量時間參與製作,開放日,不離不休的守崗;投入得興高采烈;為貪心多拿那些他們辛苦手造的紀念品而憤 慨,進而想辦法刁難那些白想多拿的人;還有陪伴媽媽出席全場只有她學兄學姐的餐宴;還有……

「……來過了的校外朋友都說:『眼界大開啊!』……」她興奮的報告著。

「這是褒還是貶意?」我淡淡的問,他們這些年齡的孩子,說話倒愛顛三倒四地,掩飾著自己的真心話。

「是真心的,她們都覺得我們學校的開放日,好棒好精彩啊!她們的學校也快辦週年開放,我也打算過去看一下。」這是最直接也最真誠的交流,很難得!

「交往有往有來雙向,不要自滿,還沒到看人家的不能妄信人家讚美就作比較;要好好的,認真的去看,看了就更知道自己家底子多少,確實是好的,還是應該更有進步空間。」言下,別當井底的蛙,還且是只有耳朵的蛙;那是不要得的態度。

彼此兩方都有參上一手,有投入過血汗,勇敢的比較,習人家長改自己短,欣賞對方獨特的,自信自己獨特的;這樣才是有得益的交流——無論交情上,還是學術上。

看見藍藍閃爍著的瞳孔,按不住的嘴角得意的笑,連連的點著頭,嗯嗯嗯的同意領教。我好欣慰!

至於我自己呢?我何嘗不是因為這個慶典,而興奮了好一些日子呢;捐出去為校友會義賣籌募校友會營運行政基金的作品,得到很多老師欣賞,藍藍在期待日後踫上 哪個老師胸前正別著媽媽親手做的作品。在各個展覽廳欣賞過學弟妹的努力,當然更加高興藍藍的幾件作品竟然出現在兩個科系的展覽廳裡,還得到老師大力向我推 薦,對她的好評,我只好一邊笑微微的受過,一邊連說她哪有這麼好。校友慶祝宴上,我這個大師姐還能在台上擔一角司儀,雖然對自己當晚表現不滿意,但那晚不 講求個人表現,只要是有幸在那晚珍貴聚會時光中,已經與有榮焉;跟榮休多年的林校長見面,跟退休了的、移居遠洋多年了的老師們重逢、看著不同屆別的校友們 熱烈地組成不同隊伍拍照留念;這些,這些……我不必照鏡子,也肯定自己也同樣——閃爍著的瞳孔,按不住的嘴角得意的笑,連連的點著頭,嗯嗯嗯聲的。

母校卅歲生日

外注,幾段小插曲,不可不記:

首先,在官方慶典開幕禮上,嘉賓座位行列中傳來幾位來自不同中學的校長,對舞台上的幕牆設計讚賞不已。的確,那印刷上做成陰形的字體效果非常突出,驟看, 還真難分辦出是真的做了立體字還是只不過印刷效果。我相信,這是因為下面有手造立體的,不同跳舞動作的人兒剪影,而影響了大家視覺;不過能使用這種真亦假 時假亦真的想法,學生的視覺藝術設計,確不容少覷。

當合唱團唱出「You Raise Me Up」台兩側播放出三十年來的學生在校各樣活動照片回顧,叫人感動不已。

 

[1]

真是一個極有意義難忘的校慶,我想別緻媽當年一定是個巧乖的學生!另我想問別緻媽今次參與母校校慶活動,會否看見當年的同學仔,男的已變成發福男人,而女既已變為人母帶同小朋友前來參加呢?

藍秋哥哥
[引用] | 作者 藍秋哥哥 | 15/12/11 12: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藍秋,你這問題真不好答,一回害我說錯話讓人家亂猜我安什麼心。不過,有話在心不說,也不是我。重點是,藍秋,我都什麼年紀呀,我自己都發褔漲大 了兩倍,藍藍都上高中啦。見到舊友,只要大家都健健康康,生活舒適,就是大家福氣,三十年,身邊有些好友是一生,也不都快半生。我們年紀除出我的學妹藍藍 有出席,都沒有出席。相反帶著小孩子來的都是我的小學弟小學妹;不過,他們平時也有把孩子帶來我家裡探望我這個安蒂的啦。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5/12/11 14:06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