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相約在台北這一鍋

之前兩度經過這家,門前都滿滿站著等位的人們。

就想一定要一會。

吃鍋——雖說台灣人實在很愛吃鍋,鍋店開得台北城圈滿目都是,但作為遊客,又若有時為工作而速訪,未必就有合適機會,去,吃個鍋。

吃鍋這回事,氣氛很重要。

想起某廣告:「打邊爐,最緊要係咩…當然就係個爐啦。」我說當然是個場地、氣氛;共桌是誰。

這次約在台灣,在台北只留很短時間,不敢約太多朋友。平日,不敢太打擾曾經共事的同事們。

不過,正如那位愛吃的氣球界好友名句:「飯總是要吃的。」無論多忙,都總有個晚飯時段,應該好好坐下來,給自己一個藉口,聚聚好飯腳。

問一位前公司台北分公司的同事:「妳會有時間一聚嗎?」晃眼,都幾年了,再稱她為同事太見外,就早把她和幾位常在Facebook有保持交流的,都列在好友單裡了。

她來,說很高興跟我們三劍見面。我跟理劍和絲劍都說了,這位 Tracy小妹,就是我說,早幾年陪著我們一家三口一起過年初一,又在藍藍在台北進行那藝術論文時,給予很大幫助的。

有兩劍,Tracy 怕提議了地方不適合,我就想起這裡;請 Tracy 先訂座;原來她還沒曾來過,說名頭相當響,但這地區食店都是旅客的多,不敢肯定食評。

就會它一會吧!先看看網上,這下可給吸引了!

說的是以清皇室的秘鍋為主題啊,大清皇族的專享秘藏級享受,還說食客可以免費穿一身清裝當一下皇帝老子,妃子格格呢;可惜在我們這號港人,這些早不是味兒,玩過太多早就濫了。

這一鍋.jpg

整體雖然不及無老鍋那種清新感覺,但這裡整體得分也很高;座位是小了點,四個女仕還算足夠,只是偶爾要主動叫侍應來把桌面收拾收拾;不過服務還算不錯的,就是不幸珠玉在前,有點比較罷了。

台灣吃鍋,這家還是值得推介的。

順帶一提,女生們進洗手間,都研究盥洗盤側櫃上一格一格放置好女生專用東西;是很體貼的考量,也好是一種店的特色表現。


這一鍋在台灣有好幾家分店,台北城圈裡也有三家的。

我們這天去的是中山北殿

http://www.toponepot.com


自遊小提示:我之所以幾度經過這地方,全因為它就在圓山步行返回台北車站、民生路那邊走去所必經的,路兩旁入夜都有光影裝置設計,是處很浪漫的散步點。在圓山公園、基隆河岸看了日落,就正好漫步在這街上盪回去台北車站,沿路餐廳食肆都多,由悠閒區一直步入繁忙的夜街和夜市;這一遊已經是台北日與夜,閒與忙的縮影了!

 


發表留言

旅程後感受

這個旅程很特別!也許每次旅程後,都總有一股這樣感覺;但是,這次的確有點不一樣。

已經很久沒有一個人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中,超過五天。今次整整十日!

旅途上有很多難題,也有很多可以靜靜思考的時候,遇上很多新的朋友,也將原先對這城市認定的感覺平反了過來……照片拍了兩千多張,這數字相對一家三口三台相機互拍來說不算多,但以一個人沿途要問路,要交友,要戒備隨身物品,要小心中暑,要跟家人保持聯絡,又要跟當地原聘我過去工作單位通消息;這可算夠誇張的;而且竟然精品不少。

沿路腦海已經不斷泛起很多旅記篇章必須寫出來 (不能再像前年跟女兒去英法之旅,回來連照片也懶整理),可是,原以為獨處時該很多空閒時間,結果預備隨身的水彩與畫紙完全沒拿過出來,隨行的娃娃也一直躲在行李箱裡沒見過天日,文章稿件自然更沒時間動筆。

最初一星期可能天氣實在太熱了,也可能一直在作戰狀態,也可能去到後頭太累了,反正最後兩天,城市終於下了雨 (據說已半個月來沒降雨,持續高溫),的氣溫急降,風大了,滾起塵埃,我體質弱了,過敏了,受寒了…

回程狂咳嗽,鼻水抑不住,狂打噴嚏,失了聲……

到港了,雖無發燒跡象,但耳鼻喉都病了。

錯過了原答應老人中心的水彩花字繪學習班教學第一課;歉甚!

休息,就讓旅程回來一切先擱在大廳裡,乖乖吃藥,睡覺!

這篇先許下遊記預告,也是叮囑自己要趕快回復正常。

注:感謝工作好伙伴,連忙為我送來兩大瓶的家造萍果雪梨蜜;這一刻太需要這個了!

有家人朋友關懷愛護,比什麼都重要,很感恩!

14102332_10153972892106896_2316285957936171853_n

 

 


發表留言

春雨歸來

2016-05-e698a5e99ba8e6adb8e4be86-e5aea3e582b3-e59c96e78987-e5a0b4e5888aposter

幸好女生週期嚴重腹痛,又沒約得同行人,要孤身一個人去看劇;還遇上出門前一波幾折,出門都知有85%會遲到入場。但結果都堅持去看 劇場道‬‪‎春雨歸來‬

這主要因為監製兼演員的萬斯敏小姐提我,這劇也是有齊我喜歡的四位演員同場,一定得要去捧場。

早就看過劇評,說這劇超洋蔥 (催淚)的。

不怕!我總是在看劇時會有手帕在身旁,可是,淚意依然比我預想的來得早;才只不過中場時分。因為——

勾起太多少年時。我相信場內很多觀眾也如是,離場時很多男仕女仕什麼年紀的都忙著印眼角。

人生裡好的經歷、好的回憶;很多來自少年時的友愛;那些總是在迷惘、絆嘴中,濾化成互相支持、互相鼓勵的感情基礎。

也自然是會在學校裡才最大機會遇上好的老師,他們都給年青狂妄又少不更事的那些日子,刻上很多,能夠影響一生的刻記。

這夜裡勾起太多…劇裡每場畫面都似曾相識…

就近年,三十年的友情,重新靠在一起;感情在人生各有遭遇後,重聚更見珍惜。又,那些年跟老師們賭氣;羽毛球場裡為著要贏比賽所提的無限氣慨;與隊友們一起練習,一起流汗,還一邊吵嘴鬥氣。在那些時光中,有鬧戀愛、有失戀、有說夢…

劇裡老師哼著的是電影《兩小無猜 Melody》 的主題曲 First of May。

當日發現我戀愛了而取笑我的你,也是向我唱著:「When I was small, the Christmas tree was tall….」;而不幸的是,這時,你已離開了這個世界

對於《春雨歸來》我沒有特別的讚,因為這樣的組合,我只有信任–歐錦棠與萬斯敏的作品,向來處理嚴謹。過去幾齣作品都能深刻在我和藍藍心上。

還有,向來都放明白是對劉浩翔 Elton 與鄭至芝 Gigi 的偏心;認識在舞台上的Elton 廿多年,是老朋友了。

的確好戲,一如期望。不過,今次希望開名讚一下飾演四位年輕版的演員,是意外的出色;在相同一個場景,很短時間轉換場景和情緒,去表現當年及配合係今日的回憶場景,都能處理得好,她們可是每次都在那台上的短短的跑道上練跑著,做著操練,裝作四乘一百的接力;實在是很困難的事情。而且年青版跟成長版都配對得很好,觀眾完全無半刻「究竟誰是誰的年青版呀」的疑惑;這是很重要的事,說認真的,某電視台近年一齣電視劇,也是幾個年青版與成長版緊密的轉換著;可是那幾個年輕女孩子出場嘩啦嘩啦的吵著;我卻看了好幾集都在問「她長大後是哪個啦?」。

我看完的那場次日還有一場,但聽說已經早就全院票都沽了。

錯過了卻發現有興趣一看的,就等重演吧!重演,若有緣,三劍俠這三個手帕交,都該帶同手帕去看一趟。


發表留言

麗思卡爾頓酒店102

明明白白這是人家酒店的官方中文名字,我唸來總是怪陌生的。

於是,我決定用來作文題——這102樓,其實就是位處現時全香港最高大廈 ICC 的102層。

今日是來跟一位1994年美資公司裡工作時相交的舊同事聚面,也是之後因為在 Facebook 重遇,另有其他故事把我們重拉近,進一步成為朋友。

相約嘆個高貴靚太們最愛的活動,Afternoon Tea!

相約嘆茶的這個地方,正式名字:The Lounge & Bar, The Ritz-Carlton.

今日幹麼一直在強調這酒店名字呢?

昨日 whatsapp 上朋友 P 很細心來訊提醒,「別忘了明日見面啊!」我還說:「當然,明日見!」卻沒有倒退到上一星期 P 說她訂了檯在哪的來訊重看細節。

今日出門,腦海出現的 afternoon tea lounge 影像 (後來才省起那是文華酒店 的咖啡室),Ritz-Carlton 這名字的連想記憶碎片,是1994年跟這班在美資公司裡一起工作的同事們一起午餐、開會…等片段。

人在和平紀念碑前,望著 Hong Kong Club Building;才猛然想起——天哪!Ritz-Carlton 在哪裡?已經在那 ICC 上面很久啦!

看!有時大腦分析是會因為記憶而混淆的。人越多記憶,明顯年份與分類會失效,也許應歸類記憶體老化或不足了。

連忙飛奔港鐵;終於大遲到,害 P 在等;連聲道歉。P 卻笑著跟我說了兩個類同的大烏龍——她也試過本想訂四季酒店的下午茶,卻原來訂座電話是撥了去 Ritz-Carlton。

難怪我們這些不顯老的媽媽,首要條件,都總是孩子眼裡一個傻媽。

當年,我和 P ,跟兩位總監級的女仕,輪流懷孕;亞太區總裁就一直笑我們這邊辦公室很旺生育,他說的沒人會覺得他話含嘲諷,因為他是五個孩子的父親,其中三胞胎更加是他的寶貝。那年頭,美國機構都很鼓勵員工育兒,聚餐裡,無論職位高低,男或女,已婚或未婚;環繞著孩子們的話題總是不少,那七個小矮人的每人名字,也是一位美籍的五歲孩子父親教會我,他說:「自從我每晚要趕回去跟孩子說bedtime story 後,我就要把這七個人的名字牢牢記下了。」今日,我和 P 的孩子們都成年了;那年我們間的初生嬰兒熱,卻好像不久之前一樣。

今日雲厚,102樓的窗一片白茫茫。可是,這家週末英式下午茶,一般要可週之前預訂;我試過兩次跟海外來的客人,見相會就設在附近,辜且試試看有沒可能取到位,結果都是門外排隊,即使等到的也不是最佳觀景位置;日雖仍保持兩時段的下午茶,但兩段時間都不滿;於是,雖窗外無景,卻方便我們很專注地談天說地,時跨兩節時段。

前生意夥伴 CK 曾經說:「見週末手邊閒著無事,辜且陪妳兩母女去吃個英式下午茶。」他見到那塔甜品就皺眉:「我還是喝杯雞尾酒算了,這些都是女人只愛的事情。」我打了個哈哈,這不是女人愛的事情,只是因為你沒興趣女人們坐下就沒完沒了的的那些話題吧。

不過,觀乎今日餐廳裡的,男性來嘆下午茶,絕不比女性少。看來,很多男性除了陪著女性來之餘,也開始喜歡三五個聚聚,嘆個茶,食件餅了。

2016-03-12 09.27.19

Afternoon Tea 小評:咖啡只屬普普通通,甜品裡並非因為我個人最愛栗子,但確實只有那栗子和紅苺的最精彩,小方杯的是盬漬野苺配慕思算是有本體三個層次,但味道跟旁邊的 Rasberry fruit tart 撞了。頂層的鹹點 pastries 只有捲狀的三文治比較具心思,但整體來說,就是沒哪個印象深刻。Macaroon 不是我所愛,但我覺得這個還算好,不太甜,軟靱度不錯。要數最差,就是結果給我咬了一口丟低的,那個在最底層,看上去像迷你杏仁圈的,一半是朱古力另一半是脆曲奇,可惜咬上去太厚又硬,感覺不好。

整體,配果茶、薄荷茶之類比配咖啡來得好。

 


發表留言

花樹與咖啡睹物思人

image

一客咖啡,一個檸檬鬆餅。
一束鈴蘭…

一田田的迷你櫻花樹。很多年前曾經在朋友娘家的玄關處見過,很驚奇問:「真的會開花嗎?」「樹苗,遲下會種入前園的花圃裡,希望它長大,每年開花等妳來。」

睹物思人,也是這種。

這年後沒有再跟這日本朋友連絡了,她結婚了,所有時間奉獻給家庭與孩子;最後一次通信,她寫了很多個抱歉,說再沒用英語,開始看不太懂了,要花很多時間去看一封信,所以實在抽不出餘暇回信給我,繼續聯絡,也生活中著實沒什麼好寫。

人生,也許總遇上些太容易放棄友情的朋友。只希望人生越往後走,越少這樣的丟失友情。

2016-02-24 16.52.37

@旺角花墟道62號地下花粉熱鮮花附設的小咖啡座

放鬆,香港人!


發表留言

日本神戶:有馬街道溫泉 Suzuran

有馬街道温泉 すずらんの湯泉

在好友家裡住了幾天,對於晚上與晨光時份的氣溫轉變適應了,她家裡男人們生活行程也習慣了;這天終於有種想賴床的意欲。

一連幾天,天天都全天排得滿滿的行程或節目,也不可謂教人累的;尤其第一晚到步的深夜,單身婦人出遊的無形繃緊神經,遺了在家裡轉換尺吋用的手機網絡卡用的卡套,而無法在當地找上補替,時差與陌生地方的煎熬,餐食時間的顛倒,對次日清早相見的牽掛…我根本等同一夜未眠。

可是,正進入重眠,手機第一響,就是緊張兮兮的大塊先生來訊,他在香港提早出發去機場了。再來,是被逼跟著早起出發的藍藍來投訴老爸的短訊。不理他們,反正他們很快就進飛機裡。

日本的清晨總是讓我太過清醒;我從來沒試過在日本睡過八時,而且總是自然醒,醒來一片澄明清朗,這樣是很難再眠的。

窩在被褥中跟兩父女隔空在談;直到聽到好友在收晾衣服的聲音,好友兒子輕聲趟門聲音。

好友總忙著替大家準備朝食,日本的傳統女人,沒有事比為家人備餐更是重要。

「B-chan,藍藍父女要下午到,妳今早要做點什麼嗎,有什麼要購買的嗎?」

「沒有,往後幾天大有時間購物,不急,也懶帶著走。」

「那,我們去一趟泡湯吧!」

「那夠時間嗎?」

「妳忘了這裡是神戶北嗎?」

「妳是說這過去有馬溫泉區嗎?」

「不,我們有引泉過來的,不必去有馬泉區。這裡過去15分鐘車程就到。我們泡了,還有時間吃個午飯才去接他父女倆。」

「是上次那家嗎?先生給我們駕車過去也是15分鐘左右的。」上次來,去的一家好像叫什麼銀星之類的,那比較像獨立幢的澡堂類。

「應該不是,這家可是近幾年才經營的。妳來時應該還沒有蓋成。」她反催著我:「快換衣服,我們快去快回,我已經很久沒泡湯,就是等有妳陪著我。」聽見她這樣興致勃勃,我反而笑了。這人向來懶洋洋,我常笑她是標準的大阪吉祥物——貓。這次來預想她休養中應該更懶洋洋地,誰知她一天比一天,甚至比我還活躍似的。

不過,這眼前不是真的她正常生活,我知道;從她和兒子一些對話上,以及她說起這幾個月裡的生活改變等;她是因為我來了的興奮。

suzuran

在溫泉樓側的停車場外區,就建有泉引的活水系統;而這家すずらんの湯泉 解作鈴蘭之水,因為地處很靠近神戸電鉄北鈴蘭台駅,指引說由車站步行過來只需15分鐘,這對於自助遊的朋友也是相當不錯的選擇。當然這個區附近沒有太多旅遊點,要是只為旅遊順路一訪的自由遊旅客未必合適,自駕的可能也寧願多駕段路直駛入泉眼區吧。

不過,我倒很高興這處的雅致幽靜,室內取竹林為題。設有室內泉間、蒸氣房、岩浴同露天風呂;都是區內人仕來用。泉水屬弱鹼性,適合神經痛、肌肉痛、關節痛、肩周炎,血液循環不良,和病後復原所用;很適合好友用啊。

入場費用,平日,成人¥800,小童半價。六日及公眾假期收費,大人¥950,小童¥500。溫泉池,會在不同日子將男用「男湯」女用「女湯」交替的。

這日人少,我們倆交替著在兩個露天石池裡孵著聊天,寫意得很。她告訴我,要不是我來,陪著她,她自己好多次想來也放棄了,因為康復的治療藥物令她全身長出密密的紅點,雖不傳染,但讓人家盯上兩眼也尷尬難受死了啦。

要不是肚子餓得怪叫,這樣的舒暢,實不願爬出池來。

「這裡附設的餐廳很不錯的,有時我們也會專程過來為用餐的。」

suzuran lunch

也許泡湯後人特別餓,也許單是餐櫥窗裡的展示品也實在太吸引;我等不及衝入去試吃他們冬季限定的冬の三種丼 (¥1566 稅込);太精彩,我還有點猶疑自己是否午餐可以吃四砵滿滿的,結果,一顆飯粒也給我刮乾淨;唯一我覺得稍不夠完美是那鯖魚的汁煮法不算我所喜,但頂多只能從滿分中減去三分,烤牛肉用的是他們特製的一種照燒汁,味道很特別,甜甜的,汁很豐富,但牛味依然香濃。

他們平日有設¥1000「週替膳」(每週精選套餐),每日限定20客;是好抵價錢呢。

怎麼呀,只不過是香港一個商務午餐的價錢,但質素高出那麼多;享受得有點過份

2016-02-05 14.01.45

泡完溫泉,素顏也特別精靈爽利。


 

  • すずらんの湯
  • 神戸市北区山田町小部字妙賀11-1
  • 078-595-2600

 


發表留言

神戶探親記:港婦難為無料炊

本來就是個廿年不入廚的無飯婦人。

近兩年才開始全力為頭家,努力學習。猶幸長年有媽媽的美食浸淫多年,大塊先生也是個大廚將軍,還有這個世界有互聯網,一眾無私分享,一於努力自習。遇有問題,有媽媽即時補習,還有大廚程度的一眾好友。

大言不慚,說今次去日本為好友和她丈夫造一席中華料理;蓋因之前那次造訪,大家去了他們家住小區裡一家香港大廚經營的私房菜,好友丈夫最喜歡那裡的菜。可是,這家「鄧家莊」年前己經易手,新經營者的手藝不過已矣,他們嘆喟很久沒有好好的吃過港式菜。

原打算去神戶的中華街買菜,那裡大概需要的都齊全。結果因為好友每日可支體力有限,不便去太遠,於是,我轉念就小區超市吧,我應該可以應付的。

原來,殊不容易!!

設計了菜單,找得這樣沒那樣。在超市裡團團轉,不行,得先要好好走一圈,先記下大概分類位置,再寫下菜單,需要食材醬料,再逐項打惕。

菜單擬了十二項,結果只能買得到五個菜的齊全。也得要照顧前一夜剩下的沙律菜,這夜重點是教會好友燉湯,那個對她康復食療的湯水。

日本人對湯水不算一竅不通,但卻對於什麼配搭什麼可以放到一起入鍋、什麼功效、煲、燉、煎…是一塌糊塗,最糟糕是對漢方這兩個字似懂不懂,可是又不敢試著。很嚴謹,套諸於所有生活小事。

給友帶了滿滿一行李箱的各式湯包,主要給她挑對腸胃好,補身活血的,她這個人長年都是血行不好,長年最好掛隻流動暖爐在身上。以前在香港工作,每到冬天,我就堅持離她遠遠,因為她那腳邊的暖爐會把我烤乾皮的。

結果,最後擬定餐單:

  • 猴頭菇響螺雞湯
  • 胡麻奇異沙律
  • 茄汁明大蝦
  • 漁香茄子
  • 煎釀孖寶
  • 紫蘿牛肉
  • 別緻小炒

2016-02-04 13.52.11_副本

雖然是湯包,要教得好友不要怕煩,把雞皮起了放湯裡連湯包材料慢火煲兩小時;對於平常只造簡單料理的她,已經是件頭號學習大事。

我把奇異果加入前一晚吃不完的沙律菜,加入些青椒生菜等;好友丈夫驚奇:「這是平常的造法嗎?還是也是 B-chan妳的創意?」這幾天他們已經不斷發展我常有各式各樣家居小創意而已慣常用這詞來問我。原來他們吃菜從來沒試過用水果入之。

在小區買得的李錦記麻婆茄子醬,日式的完全沒辣味,我要將那醬再調一調味道;找不到鹹魚 (這可是奢想),我買了鹽醃了的鮮魚代之。煎釀的沒有剁魚肉,只好自行造,不過這可是大功夫,起魚骨花了我近半小時,然後雙刀剁蓉,看得好友夫君大開眼界。

所謂別緻小炒全是取巧,怕兒子這小男生不習慣,問明白,他要配飯吃,反正我上機前帶了點果仁,這個小炒也好濫芋充數;要知道要造我懂的中式小菜,那東欠西缺的材料讓我頭痛。幾個菜已經夠好友夫君嘖嘖稱奇。日本人家居飯菜很簡單,平常烤條魚,造件漢堡,烤個豆餅或些少魚乾配點酒,一碟沙律菜就是一餐。我這樣擺將出來,對他來說就是大廚身手。

大塊隔遠洋也嘖,不過是責:「幹麼要選中菜呀,非妳擅長啦。」在潑我冷水,不過,這餐雖非大滿意,但我也給自己80分,加上在日本小區超市,能任務達成,10分是必須獎勵的。

tomoko chi dinner

好友兒子這晚急不及待由學校趕回來,一入屋就大叫:「好香啊,好餓啊!」

然後,一個人幾乎把整碟蝦都幹掉,我看著也高興。他爸向來吃的少,這晚也動了好多著筷,給面的啊,連叫:「吃的好飽。」

老遠跑去神戶造這晚的菜,因為廚房不熟,買食材又花很多時間,一整天都磨在廚房裡。不過,看午後好友可以慵懶在起坐間裡盹,我覺得這一天花的精神時間太值得。

嗯,中間還在趕來相會的好友一位朋友真理子,三個女人一個墟;快樂,讓人精神活骼。


發表留言

神戶探親記:好友與她的小男生

友於15年秋面對了一個令她非常難受的診斷結果,她患了胃癌,醫生囑她立即進行手術,把三份一個胃切除。

兒子正準備考大學,先生比她年長很多;這個消息令這個家庭很震動。從她的電郵裡,我能見到她從來沒有的徬徨。

可幸的是家裡男主人們這時給她的力量,面對手術是第一重難關,面對康復才是第二關的難。我只簡單告訴她:「年前我也做了個手術,雖不是癌,但也知道面對這種手術的忐忑。這時候什麼都不要去想,只要乖乖聽從醫生指引,一步一步走過去,康復,適應,一切會很快回到正常。」

收到她手術完成,在按醫生指示,一步一步地進行復康中。我在電郵跟她說:「好好休養,我過來看妳,檢查妳有沒好好的康復。」

遠隔重洋,文字能表示的真的不能多;況且,自從我們彼此建家育兒,中間十多年其實書信往來不多,每隔上幾年,我過去日本,還是她有機會停一停香港,我們就見面,滔滔不絕地互說近況;可幸是,相交早年,大家清楚對方性情行徑,很多事不必詳盡解釋,幾句話就能領會全概。

自從女兒十歲後,她決定兩件事,一不設生日會邀請客人慶祝,生日只留為與最親家人慶生。二每年新春必定一家三口出遊。原打算這16年新春,是想過去北海道。可是,心懸著好友的情況,我提出去是去日本,不過去關西;而我率先出發先幾天去相伴一下這好友。感恩大塊很支持,說到底,認識這友人時,我還沒有答應下嫁他;這友人也算是其中一個看著我們戀愛成家的一位。

為爭取時間,我選了夜機,在神戶三宮市中心裡睡一晚,次日,好友駕車去醫院覆診,先順路來接我;對於要客人陪著去醫院覆診,日本人覺得很過意不去;我花了很多話告訴她,我不是客人,我是朋友,我來的目的就是要監察一下她的康復進度。

這個是我,就從廿多年前她認識我時一樣;當時,我跟著她和另一位來自大阪的傳統日本男仕工作,跟她就時時執拗:「這裡是香港,日本傳統那套不能100%套用的。」「我是香港女生呀,我不認為一定要跟著日本女職員那樣呀。」當然,當年,我是個很勤奮,很好學的小丫頭,也很為日本人做生意上的禮儀心折的。只是在一些私下情況,我會對智子這個上司很堅持;她受學於美國多年,雖然在日本那過百年歷史的總公司裡很得寵,她也很受傳統日本文化禮儀規限,但畢竟是留洋過的年輕駐外交重員,只要有一點可行使權力範圍,她也很寵我,讓我去。這廿多年過去,當中,我比她早婚早育兒,這種上司下屬的關係早就磨滅盡。她人本來就相對我來說比較柔,對我這妹子又比較多偏愛,於是我們就有這樣的對話——

當她又盛讚大塊好男人,看來這些年也一直寵著我時,我說:「大塊愛稱我女皇,因為他認為我愛下達命令,他自己做的什麼都不對。說的我像 Alice in Wonderland 的紅心女皇一樣。」

她卻說:「丈夫和兒子總愛私下稱我公主,因為他們也總是抓不準我喜歡什麼,想要什麼。不過,我又從來不會說我想什麼,不對,我就扁扁嘴。」

女皇也好,公主也好;都是受著家裡男人寵著的女人就是。我們相對一笑,對這樣的命,是感恩的。

上次來神戶時,她兒子還小,天天忙著上學,跟同學去公園玩;對於海外來說英語的阿姨沒留太多印象;今次來,互相觀察著。

幾日下來,看他對媽媽的叮囑,對她吃藥、飯後靜休、一天裡忙著什麼?有沒有累了……都關注著;小紳仕主動為我置床鋪;他睡在我貼鄰的房裡,第一個夜裡聽得我清晨在咳,早起第一件事就問我睡得好不好,要不要為房間加放濕機。這個男孩很窩阿姨心,有這樣的孩子,我為他媽媽我好友放下心。

我對這個小男生也竭盡所能把我認識的一些時事,他所關心的中日韓港台的世界政治金融關係…等等,為他解說;一個阿姨跟一個男生的關係給建立起來,他為了我能解讀他覺得最困難的大學漢學試題而驚訝讚服,發現這個阿姨懂的竟然遠比他想像的多。

不止呢,阿姨還會教他做非常簡易的甜品,用來哄他愛的女人——現時就是他媽媽。給他造的一席家常菜,讓他表現出他是這個家裡的最大吃貨;吃的好滋味,一直在嚷好味道。

2016-02-05 10.22.19_副本

用前一天在超市裡買得的一包25片的白雲吞皮,加入乳酪、香蕉和蘋果所造的簡易甜品——蘋果香蕉千層。

友一直在旁笑微微,起初小男生還不太會用英語對答,吃過阿姨做的菜,那些蝦碌就給打開了他英語竅門似的,他開始會慢慢試著說;其實這個阿姨還是會看得懂他們漢字和聽到少量日文的啦。結果,次日的早上,他賴著十時多還不願去上課。

2016-02-04 20.31.15

這一席「家常中華料理」要造起來比想像時困難。原先以為可以去一趟神戶的中華街,那裡好買材料。可是友人體力有限,於是我要在小區中的日本超市裡買齊要用的食材,「巧婦難為無料坎」啊!

友說:「他的課在十一時多,但他慣了早上八時多出門,會在學校裡備課的。這日很明顯,他賴著在家裡跟妳談得高興,不願去上課。」

想起有一年,他那雙生表舅父當年只有五歲,也是因為我和大塊在他們家裡,這對孩子詐病鬧不去上課。

「這雙孩子已經結婚了啦。」友說。

大塊與藍藍來的那夜,友又一番爭扎;她認為大塊是客,她好想大家好好坐下吃一頓好的。但她體力又不能應付,出外吃大多她都不能吃。兒子下課回來又晚,時間上無法把所有都遷就妥當……她堅持要讓大塊來挑選去哪晚餐。

我只好來小妹子使蠻的特權:「不用他來選,由我來決定,就回去妳家吃,買點什麼容易的,就鍋物吧,隨便買些肉 sabu sabu 就是,一邊吃一邊等兒子回來吃就好;反正在家裡,一邊弄一邊可以談。我們回酒店夜一點也無妨,在日本,我們不怕。這裡是神戶呀,有牛肉,大塊就可以的了。」她終於安心了。

2016-02-05 19.29.25_副本

Toshi 一下課也比平常提早趕回來幫忙。一回來就問媽媽遵天辛不辛苦,對媽媽的情感很細致,讓人安慰。

sabusabu.jpg

這晚時間其實很趕,在超市裡趕著買的都不能太講究。可是,兩家人能暢聚在一起,就是最好時光。

她這些天一直都很介懷沒有化好妝,因為藥物令她皮膚敏感,醫生叮囑不能使用化妝品。但大塊來作客,她刻意上了妝,大夥才一起拍照。

查看友前一個月的照片,她還是瘦得樣子都變了。難怪她一直不願給我送照片過來;看了就心痛。本來身型已經嬌小的帑她,這時她還是瘦得一如初中女生。她卻說:「為了妳來,我已經很努力把原先丟了的20kg,長回2kg。」我肯定那2kg都是先在面上長成的,起碼這時看她樣子還是回來了。

看著她這幾天裡很雀躍,很高興,時還主動喊肚餓,好想吃;我覺得這旅程很有價值。

 

 


3 則迴響

那一位校役叔叔

這日,陪伴小雪老師,去探訪中學時代一位老朋友,而他的英文名竟然是由當年才唸中二的學生,我,所改的。

他叫 Peter,是一位校工——

也許每位學生都總會記掛一位 (或更好運的有多位) 難忘的校役叔叔 (姨姨)——

當年一段小故事曾記在母校某期校報中;是我唸中二時,英文學會有個小手偶劇,我們幾個女生要擠在一起,匿在那木框後,手上倒穿著黑色工人膠水靴來演出,其中「我」需要抓著紅氣球在跟其他朋友在說話,不小心氣球飛走,我就在亂叫「Peter…Peter…Peter…」可惜氣球飛走了;當然氣球不能越出木框那個「小劇場」於是要勞煩幕後校工為我把氣球弄爆 (導演呀!我們的手都當了水靴偶的頭,哪有手去弄爆啊)。

當年這位被大家稱為蕭叔的校工,最為年輕,也跟我和兩位好同學最親厚,我好像記得那個木框舞台也是他作品;也只有他,最願意跟著我們這班學生鬧著,我們總有無窮複雜又煩瑣的怪項要求,創意多多,但手藝平平甚至全無,整天去求他幫忙這個幫忙那個;他木工電工也會,也總是一邊吟哦我們要求,一邊替我們想辦法。

因為那手偶劇,我整天都怪聲地喊他 Peter,終於他也就順理成章把自己英文名都用了 Peter。

他是個最可愛的校役叔叔,是我中學時代裡最能記住的一個人。

我畢業後很少踫上他,有聽說過他患了病要提早退休。然後,當我搬回屯門娘家的區裡住,我在街上踫上他。很高興,他那時跟我說:「我算是鬥贏了癌,現在中藥調理中。」人瘦了很多,但很精神:「看我像不像死門關逃出來?不像吧,我也好開心,生活很好,就是要注意飲食。」

之後,早幾年的校友會活動,我們也邀請了他來參加;他說跟太太在家裡為兒子帶孫兒,生活很愜意。見我那日手上有套手造的激絨布兒童玩具,還主動問我可否送他的孫兒玩。

這個嘛,當然樂意萬分。

他知道我有 Facebook,也加了我,偶爾都來留言,年紀是大了,但見他奉佛茹素,還很積極佛壇事務,雖然我看了也不太懂,但就是替他高興。見老朋友生活如意,也就是我在 Facebook 上瀏覽的樂趣。

不料,上週接小雪老師的電話,說 Peter 咳久了,終於不幸發現是肺癌復發;剛做了化療,要靠氧機。擬我隨她一起去探望一下。

在家裡工作的最大好處,即使再忙,重要的事情還是可以先調一調動的。

小雪老師在校要監校,不肯定下課時間,而且午飯應該要留在學校當急改卷的科老師當後援及顧問;我造了懶人蕃茄蛋飯回去跟她一邊吃一邊談。然後趕去探 Peter。

他明顯地瘦了一大圈,但這日精神還相當好;說前兩天做了化療,沒見到預期的副作用反應,反倒很好;但前一天開始反應來了,他開始嘔吐,不能進食,氣促,不願說話。

還幸好,這天我們來了,他多了活潑,跟我們談著,也有點胃口。

有時候,病人需要什麼樣的安慰?探病的都只是勸著要多休息,不要想太多,要正面抗病;可是對著本來就很有正面能量抗病,注重養生,誠心拜佛的,熱愛家人朋友後輩的——

我選擇盡說些讓他愉快的話題;而且也對他說:「我和另外兩劍去完旅行,找個週末就來再探望你。」我希望這是一種振作鼓舞;雖然可能並不能發生很大作用。

三劍俠的遊韓旅途中,就接到小雪老師轉過來的訃訊:

「蕭的殮葬事宜……」是Peter家人寄出的通知。

我們都很受震動!但人生無常,想到 Peter 能少受些痛苦,也許是他多年頌依佛學,篤信觀音,苦心虔誠修行的善果。

10710990_10152501291269685_7965380136714674749_n

 


 

這文原記於2015年10月30日,當時未完成,趕出遊了;就只打算回來後有好的更新消息,可惜…


發表留言

三劍俠 M Club 之旅

當女兒都成年人,把「少女心」這字用在自己身上,總會有一陣別扭。

早前電視劇《女人俱樂部》 裡所掀起的一份熱潮,都是認識幾十年的當年少女們的友情見証。

兩個好朋友議起多年來沒試過有機會三劍俠一起出國旅遊;2/3 的機會曾經不少,但回頭,原來我們三個在不同時段中結婚、忙家庭、忙事業、忙孩子……就是沒有踫過頭一起優哉悠哉渡自己輕鬆的假期。

選期在今年的 thanksgiving day,用來慶祝相識33年吧!一同渡假去。可能上天刻意為我作這個安排,好多事務都自動讓路;而最重要是,大塊最先支持。這檔期原屬我跟他預祝結婚週年,臨時抽起,這一跳,他要放假就得跳到過年。

但大塊只說:「妳跟好友去吧,難得這麼些年,能有機會一起同行呢。我們就等過年,順就囡囡學校假期啦。」在廚房裡的一番話,令我好感動。他隔天就專程替我去買「自拍神棍」和「自拍遙控」,說是讓我們這個旅程多拍照回來作証。

已經很多年,慣於急行暴走,很久未試過這份超過一週的期待;今天想起小時候路家敏一首兒歌:「…明天跟老師攀山野外,宜家經已掛住野餐,明天需要的東西有限,無奈總掛住難閤眼…」估唔到這種少年心的感覺又回來了!

我們在 Whatsapp 中討論去哪裡喝一杯看晚霞、要認識什麼人、要學點什麼、要帶些什麼……要做些什麼。

然後每日會浮起很多少年回憶,那些枕頭戰,玩得累了一人倒在床的一小角綣著睡;輪流擔水給另一位洗澡、家裡都不煮食卻給整營的人造早餐、一起衝入教員室說要跟老師理論、一個鐘頭都在燒烤爐在搞起爐火、烤雞翼惹來一班野狗嚇得都在石凳上亂叫……太多太多!

當日的三劍俠也好、三絕師太也好,今日回頭都是一笑人生;今日能健健康康地,走在一起,一起去嘆頌這個世界,都是上天送我們一份恩緣。

這晚想起大塊一個由他會認得人起,就一起長大的好朋友——

阿勳,您在上天好嗎?

我代你給大塊一個擁抱,他想念您,把思念都寄托在我跟好友們情誼上,我能了解!

這個 Thanksgiving 我特別心軟,想起太多過去;像這篇短短幾百字,我一直在流著眼淚,悲悲喜喜,難以名狀之。

Thanks 我的好朋友們,Thanks 我的家人們!

Thanks 上天讓我們相識,讓我們這生相遇相持!

Thanksgiving – 感恩人生旅程上的豐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