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曼谷機場之你要講咩先

有日整理板腦的小記事,拾獲滄海遺珠。

去年跟兩位好友,三個傻阿太去泰國小遊 (傻太遊),甫到步,兩好友嚷著反正等車去巴堤雅,餓,先吃個湯河吧!

我因為負責連絡更新在水療、酒店等的到步預訂,我只好看管行李;就在兩位好友離開座位,我又忙著撥電話時……

聽到相連的鄰桌有把聲音:「你要講咩先?」是廣東話,不算很純正,但也很清析。在泰國聽見其他人說廣東話絕不稀奇,所以我沒有理會,甚至頭也沒抬起過。然後聽見同一個人再說一遍:「你要講咩先?」聲音很堅持。

我只好抬頭看過去,我怕是人家正跟我說話,而我不知覺。

幸好,站在桌對面的,穿著紅色制服的服務員面對著的,是她身邊,我的桌斜對面坐下的兩個男人:「你要講咩先,你知唔知?」

那兩個男人明顯原先完全沒理會這個服務員,見她再一次說,一臉茫然;然後低頭低語交換:「怎麼搞的…幹什麼的…杵在這…跟我們說什麼來唄…」聽上去估計是內地人;我看他們一身也乾淨企理,看似生意人。

那穿紅衣制服的阿姨一直喋喋不休,但也放棄堅持,只手裡忙著收拾,嘴裡忙著叨叨的唸……直到收拾好,轉身準備離開,才吐了句:「…就是沒禮貌,我替你收東西,就不會說聲:『唔該!』。」

啊!連我都晃然大悟!原來阿姨問:「你要講咩先?」是叫那兩個男人說:「唔該!」

這嘛,應該說阿姨太堅執?太不懂世情?還是太有種了!

一個食場清潔女工要求食客在她服務時說:「唔該!」孰對孰錯?

這個對我來說是有一種思想衝激的,少年時代在酒店業裡受業,學的是給予客人無微不至,賓至如歸的服務,我們不會主動要求客人回饋感恩;當然客人在欣賞服務時回贈一句多謝、一些打賞、一封推薦信、一件小禮物都是我們稱之為最大鼓舞。

消費的顧客有沒有需要對服務員說「唔該」呢?這點在以前來說,是有點匪議所思;幾乎肯定大家心中都依一個固有習慣,就是認為「一般服務當然不必啦,那是服務員的本份;除非有些額外的麻煩了人家,當然就得表示感謝。唔該是輕量級的感謝表示。」

為什麼時至今日,我非但沒有覺得這阿姨過份了?而竟然覺得時世有這種阿姨,才能把一些陋習反正過來?事實上是,近年,內地遊客出遊全球,卻為全球帶來極多抱怨,其中一項是他們對於提供熱心服務的視為理所當然,只稍不稱心,就大刺刺強霸式漫罵、動粗甚至大造文章,為想得到額外的現金賠償。很多亞洲熱門旅遊城市都首當其衝,見中國遊客都敢怒不敢言,因為奈何中國大量出遊新客量,為各地城市所突然帶來的爆炸性增帳,都是所有國家既竭力招攬的收益。

可是,旅遊、商戶及一切服務業,都得被逼頂著悶氣,低頭侍候;越低層的服務人員所面對承受的晦氣霉氣就越大,他們對之恨,又不敢表露,想理責又沒膽持,為的不就只怕一啖意氣丟了份工;管理層都不挺,大家都只單向錢看,有事必定用低層開刀最爽快了事。

就是這種風氣,讓內地旅客越益野蠻,越益眼中無人,簡單直接用廣東話說,就是有錢大哂。作為首受其害的港人,就更深其苦。

明明一句「唔該」是何等輕輕一語,卻總能讓這些服務員,心暖一暖。

我想輕輕拍一下那清潔阿姨:「他們聽不懂你話,他們是說普通話的。」可是阿姨已經轉到餐廳另一頭在忙。回頭,那兩個男人若無其事地,根本沒有打算探究剛才的事,也可能他們只以為那個阿姨是發傻罷了。

跟服務員說一句:「唔該!」是應該的。香港人最明白,唔該只不過一很簡單,既沒有成本,又不見會有何損失,但往往最直接讓對方感到他所付出是獲得到欣賞的,這代表一個很簡潔的感謝有勞,就令相互愉快,

何妨呢?!

以後無論對方是誰,無論為你做的那點事有多小,也記得說:唔該!

 

6

在網絡見台灣設計師「爵爵」在網路上和大家分享他在香港工作、生活上的觀察下廣東話與華語的大不同,當中提到這個「唔該」 原文網址: http://www.niusnews.com/=P2suij09 © 妞新聞 http://www.niusnews.com

 

 

 

 


發表留言

傻泰遊:曼谷往芭堤雅快車

三位之中兩位去過芭堤雅;三位之中有一位一直都是跟旅行團;三位之中有一位每次都是一出機場就揚手打的……但,這不是 IQ題時候。

我領隊,行程依我;於是拉著兩位傻太去買車票。一般來說,每三十分鐘就有一班車,旅遊巴士還算舒適;車程約兩小時。從前這時段去泰國玩,車票都即買上次一班。

然而,今日可不是啊,機場地庫一層的車站售票櫃檯,站著滿滿是人。

Pattaya Bus

我看看錶,問兩位:「要不要先吃一點,休息一下才上車,事實上我們並不趕時間,預約了的Spa就打過去延到黃昏吧。」一聽見吃,A立即說好啊!我們去美食場那邊等妳辦好過來吧!」

買好票,坐下;正在想才只不過要等半個小時罷了,兩位各買泰式湯河又吃芒果糯米飯?今早吃的不夠嗎?

再看售票處的鐘;天啊!原來我們在飛機上只管談個興高采烈,我沒依機長調好時差;所以不是等半小時,是一個半小時才對呀!

哪!我們幹麼不放棄乘巴士,改去打的呀?打的才大概Baht 2000,可快多了!

兩位見我鼓幫只笑嘻嘻:「是啊!我有想過啦。不過試試那巴士也不錯嘛,又不趕,好坐的下次輪到我帶一家人過來渡假,那我就懂這方法嘛。反正這湯河也不錯。」

曼谷機場的書店中,熱門新書架上赫然見很多中國近代流行的穿越小說,真是意想不到。

曼谷機場的書店中,熱門新書架上赫然見很多中國近代流行的穿越小說,真是意想不到。

有這種豁達團友是很不錯的。湯河吃不掉的一小時,我們慢吞吞去上個洗手間,在地庫二層買零食,看看人家泰文翻譯書是哪種類在火紅;自然還有,坐下雞啄不斷的扯談。

話說這旅遊車,幾年前不設劃位,現在已經改成劃位的。上車時明明白白聽見那車務員說是往芭堤雅的,但上車時司機一看我手上的票顏色不對,把我們指去前面另一台車,奇怪,但只好連忙叫停負責在車身上行李的A。

原來,現在去芭堤雅的快車在買票時會問你酒店名或下車目的地;我沒在意,反正作為旅客,很多服務櫃檯都很自然先問你下榻哪一家酒店。看來可能人流多,往芭堤雅的車班次增加了,還分開了站頭,倒是方便了的。

因為劃位的關係,三個傻太自然有一位被分到另一列的席,坐了位XXXXL碼的歐洲男仕在三位傻太最小號的旁邊;嗯!真是會挑的!

還好是位君子,他每隔上十分鐘就重新調正一下他一身橫擠,霸向了A那邊的肥肉;我們坐在後列看著,也覺難為了A。

A反而說:「沒什麼呀,倒是他自己也怕弄到我,是他難受點。我的座位很可以呀。」老友原來同老婆一樣,都可以越老越可愛。

抵達巴堤雅,我還在打算認認路,旅遊車就轉入了一處停車空地;全車人要下車,我這時才晃然大悟,原來這是近年建出的芭堤雅車站,所有走公路的大車停到這站來,再將乘客分流。所以旁邊會停好小型車,車頭會貼上靠停的酒店站;這些都是靠乘客買票時所報的酒店分人流。於是,我們又得把小行李搬上小客車去。 (注:上一次來時,車有設幾個站,我們只知酒店很靠近,但下車的地方還是大馬路,一時間都搞不清方向,在路邊找篤篤車也一時不容易,提著行李箱的女仕,不能算是很安全的。)

2014-11-27 15.53.21

這下好了,有了個比較完整的站頭,有售票客務的地方;那樣,就是第一次到訪的旅客也不用擔心了。

我們見車頭酒店單所排我們入住的酒店是最後一站,其他幾位外籍男仕見我們自然 Lady First;我們也順好爬到最後一排座去。可是,全程我們都被後面堆得高過椅背圍柵的行李,隨著車子在還不算平坦的馬路上一跳,我們的驚心也跟著後面最頂的兩三隻行李箱在跳。


發表留言

傻泰遊:行李

三位傻阿太,中學時代,被老師稱為三劍俠;出入有影皆三。無論多難的項目,上頭(老師) 交下來的挑戰,無論是一週要設計13個壁報板、將4隊社啦啦隊合成一隊一百人大隊,設計制服啦啦球隊型、還是學會搞活動;也不理其實誰是屬哪個學會,總之要出現就三人同在。

但在搞鬼的男生眼中,這三個叫三絕師太;對人冷淡、說話絕、手段絕 (有事告到底,還曾因為男同學失誤跟老師吵起來) 。

結果呢?今日中年後的三個婦人——都變了傻阿太。

孩子都大了,終於可以放下家庭一點,這年終於達成一起結伴出遊。

年紀不算小了,對旅遊的探奇期望不熱熾,只求一起去休閒幾天,談談心事;簡稱充充電吧。

不過,雖說三位阿太輕鬆遊,每人都有自己工作,又要照顧家裡主君的旅期優先權;其實要落實幾天出遊也真不易。以前遊韓國,聽說韓國女人每年只有逃離家裡出遊幾天都會玩得異常盡情,瘋態極端,都只因平常太過於抑壓。那時我就想:出遊玩玩能有多難呢?人人家裡都有嚴夫嗎?現在我雖不致於有這種狀況,但要放下一切牽掛,全心跟好友出遊,也絕非提件行李出走幾天的小事。

平常我慣於統籌,訂機票任務就歸我。兩位多年好友,也素知我性格,她倆好當順得人,大家談好目的地,一切在可接受範圍的,就全交我決定。朋友信我若此,也是一個很讚的事。資訊越普及,大家競比的訊息就越多;過去好多次試過,也聽說過;計劃旅程這回事,莫說多年好友,就是快要準備結婚的情侶,也可以來個吵翻天。更有說現代人挑選另一半最好大家先去幾趟自主旅遊,沒吵架的才有信心繼續步入紅地毯去。

幸好,三劍俠之中最為挑惕的總是別緻;兩位總會在我一輪報告比較後說:「沒所謂啦,妳決定的就好。」這說很多人客套也會,但這兩位一同成長的,我們比較容易在眼神中看到有沒存在問題;沒有,好吧!我安心去辦啦。

三人女人一個墟,一個傻裡傻氣的墟;的確,我們會因為吱吱喳喳,又或太過寫意,會忘記時間,然後就說:「放棄那項吧!這樣就很好!」一派懶洋洋;結果好像幾天下來,什麼都沒做過。

不過,大塊倒是鮮有地主動鼓勵我們出遊,這令我有點感動。十一月這檔期本來一直留著給他,他在個多月前已經一直吟哦說好想跟我去一趟日本關西二人遊;反而是我工作期不穩,一直不敢訂行程。誰知我一提出三劍俠想去旅行,大塊爽快說好:「難得妳們老友多年,去遊遊吧。」也不止口頭上推動,隔天還替我購備自拍神器,說:「多拍些三人照回來留念。」有時候,他確實相當可愛。

清晨上機;三個傻阿太集合,我笑:「幹麼三件行李跟主人體型排序相反?最小身型那個提件最大,最高大的卻提件最小。」

其實行李大不大都不在重點,三個傻阿太放不放得下家裡才是重點。看來行李並不代表身型,只代表對家的牽掛。

2014-11-27 06.37.34


發表留言

泰優遊:Curries & More

留在曼谷的最後一夜,才發現天天忙於四出找特別的美食,卻還沒有去吃一頓最傳統的泰國菜。

奇怪,記憶中 Siam 中心點有好幾家尖尖屋頂的老派泰國菜館,現在都不見了。 用 iPhone 上 Openrice.com Thailand 的 App 找,找到一家比較近我住的飯店,撥電話過去電話不通,只好再請前堂的女生再替我撥過去;半響,她說:「看來,號碼不對,或餐館不在了。」

我們住的那家是小酒店,前堂不算得很具資訊性的服務,不能要求像入住國際級大飯店一樣,要前堂人員代找這個代找那個;加上,外面又開始那種傾盆豆大的雨。 看著外面的雨,開始發愁。最糟糕的是,我並不覺得餓。   過去一個星期都一直跟大雨在玩捉迷藏,留在曼谷的幾天,統統是黃昏後就灑滂沱,雨水直下得叫人無奈,根本是哪裡都去不得。

「你們要吃泰國菜?」前堂漂亮女生問。

「妳有好提議?」

「我沒有吃過,不知好不好。只是就在外邊轉角,聽客人們說那是挺著名的主廚,只是,那是吃新派泰菜。」

「附近再也沒其他選擇了?」聽見新派,有點沒精打彩。

女生攤攤手。

大塊最怕我在吃飯前猶疑不決,諸多挑惕;在他,只要看來不壞,有地方坐下,就成。

「下這麼大雨,也別去太遠,麻煩。」 步行三分鐘即到的地方,就像吃即食麵一樣,我不認為有多好。我扁著嘴巴去想,一臉無奈。

這餐廳我們幾日以來出入都經過很多遍,有一天,我就這樣說:「Curries & More…by Baan Khanitha;按這樣改名來看,這個餐廳蠻有自信的呢。」可是,那餐廳外觀就直像家英式酒吧,不像是我要的那種風格。

原來,用餐的地方要再入去;大門打開,經理在問我們可有訂座。我督見裡面;與其說像餐館,我會說更像去了朋友家裡吃飯;小小的用膳間,放的幾張長檯子都坐滿 了人;是當地人;而且,看來都是有識的講究品味的一群;就從小孩子說話的家教和衣著,看得出這裡招呼的都是城中對飲食較為講究的熟客。 Curries & More2 - CopyCurries & More1 - CopyCurries & More3 - Copy 直覺告訴我,沒有來錯了。 坐下,在 Facebook 掛上Check-in,因為正在跟女兒在隔著空氣在談天;幾日來都只靠在 Facebook 上報告行蹤,讓她知道父母在途上玩得高興,不用掛心;直到這是回家日的前一夜,我們才在 Facebook 直接對談著。 有朋友見我在這家餐廳,回應道:「這是家好餐廳。」 連忙打起精神,點幾款精品菜,把那僅餘的胃口空間送上。 可能因為連日來美食豐富,前菜冬蔭公凱薩沙拉、泰式蝦餅和主菜燒大蝦,雖然質素都相當高,但我竟然覺得沒有驚喜;相反甜品…… Curries & More6Curries & More4Curries & More5Curries & More7 打開甜品餐牌,每款的圖片都已經吸引得想尖叫,看那個價錢竟然才大概$40-60港元一款,真是,會不會有點過份耶! Curries & More8Curries & More9 還不連忙打開另一個「甜品胃」來,等啥!


Curries & More…by Baan Khanitha 31 Sukhumvit 53 (Soi Paidee Madee). Sukhumvit Road, Prakanong, Wattana District, Bangkok 10110 (Tel: 02-259-85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