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MeTime 在西岸看冬之日落

住有在這個有全港最美日落風光之稱的新界西岸,斷斷續續的也好算已幾十年;很多朋友都聽過我說我最愛看夕陽,也最愛所住地區的夕陽。

前居更加是整個廚房的窗就對正日落西山前的「鹹蛋黃」艷紅火赤的夕陽,由窗頂一直慢慢地滑落到窗最下面;當然由窗外頂部現出紅霞一抹時,還可以抓部相機或手機就衝下樓去,也可抓得住這片紅整個在眼前落到海去。

這是其中一樣事情,可能在我餘生都會想起的。

今日午後,有點事相約了朋友在黃金海岸那邊小聚,刻意跑了去坐在那遊艇會前,曬了些日光浴;最愛冬日裡坐著曬太陽。這處地方有我們一家很多回憶片段。從前售賣特色小物、家居裝飾品的店子及銷售小攤為主,現在卻幾乎全是食肆;有幾家是向來由一家飲食機構,在很多年裡逐一收購而變成同一集團但分餐類的經營;不過現在加了好些以討好內地旅客而營生的中式餐廳、快餐廳;則令這地方變得相當雜亂品味。不過,說到底這城市也成為只不過是中國眾多城市之一,這種還沒有變全部中式或仿西式,已經很給「發展空間」了。

一個人 MeTime 是近年網絡上最流行的用語,也相信最動女性的心。最初可能是在說帶孩子的媽媽們,再不自由的也要每天抽一點點自己的時光,說是一種沉澱,靜化一下因為帶孩子而可能不斷颷升的皮質醇。

然而,女性從來都不乏皮質醇颴升之時;於是很快地大家都喜歡用這個詞來鼓勵大家在繁忙奔波中,謹記要有一小刻鐘讓自己過得快樂,不為著誰,只為著自己。這個詞確實比早前少女們愛用的「小確幸」更加宏觀,不過大抵意思也是找一些時光去確定自己的幸福心情,這幸福,可以是幾分鐘逃離繁囂、可以是幾分鐘放空腦袋、也可以是靜靜的嘆一杯自己專心為自己口味而調的咖啡……

由囡囡開始長大有自己的日程去忙,有自己的社交圈子;我已經開始讓自己學習 MeTime。然後,她出國了,大塊先生腦踝出問題而不能太多走動,我就更多 MeTime;也不管是否有需要,反正簡單地說就只有我自己去進行那些我喜歡的事情,統統都撥作 MeTime 心情對待。疫情這一年,雖說社交距離,雖說要盡少出外;如果長年累月躲在 Home Office 或自己在工作室裡;大塊先生也會擔心我的精神健康。

出外獨自挑個地方喝杯咖啡,吃個下午茶什麼:也就這一年來成為我每週盡量給自己一個出外的理由。今天來到已經很久沒有到的黃金海岸,也趁好機會隨拍了些心情視覺的照片,就當留個念。

在回到屯門市中心地區附近,經過某處見幾個攝影發燒友都拿著手上「大炮」攝鏡,對準前面輕鐵軌道;本來就想,近年因為電影《幻愛》把屯門的美態盡呈現,令很多人覺得屯門原來是像個隱世的美境一直被忽略了;又以及某廣告把輕鐵站改圖,驟看就跟日本正大熱的動漫作家「新海誠」筆下畫境一般無異,而令屯門輕鐵變成一股新熱潮,每逢假日就有攝影發燒友慕名而來「參觀」,所以我也本未為意,只有一秒奇怪他們所站的地方按道理不會有什麼景致,特別到四五個攝影者圍著在等啊。

然後我由他們身邊掠出大概五步,眼前就出現了他們的「焦點」——怪不得啊!接下來,我就是另一個站在當地舉機拍照的人呀。


發表留言

動漫展的怪伯伯

女兒跟好友們對動漫迷上,有幾個好友更加是 Cosplayer (動漫角色扮演者),而女兒則享受當其專用攝影師;反正大家少年人都只為興趣湊熱鬧,也不太嚴苛當中的所謂「專業扮演」和攝影技術。

近年城中興起這股熱潮,縱最老套的老派人大抵或多或少都聽聞過這種名為「Cosplay」的玩意,只是鑑於當中有太多成人意識滲入,又加傳謀藉勢催動泛傳,再加一班靚模借熱潮賣弄性感;令得這個本來應該是一個熱鬧的城市派對,變得彷彿跟一些傷風敗德的評論連成一線。

縱使對孩子有足夠足任度的家長如我,打從年輕時已對日本潮流文化也有一定了解的成人如我;也難以避免一再叮囑女兒別太被這種風氣誤導,也得要小心那些乘機來執著數的咸濕伯父,對美少女如狼虎的男人們。 只是,再擔心,也不能使蠻禁止剛成長的大孩子和她的同齡好友去參與每年一度,被她們喻為城中盛事的「動漫展」。

從旁見她們已經早在展期兩個月前在MSN 聊得起勁,相約預備,誠將這個活動變成一個小團隊結伴去見識世界一樣。年青多好,看她們策劃活動,各展其長,各守崗位;撇除對這個展覽的一切家長式擔心,還是對這一班少年的動力感到高興。

「已經不是第一次去參加,別太擔心啦,我負責專攝,也就是她們的保安了呀;我們也沒有人穿那種暴露的Cos裝束。妳也該明白,除出暴露的,其實還有很多不同的Cos角色選揀啦。那些暴露統統留給靚模好了。」

囡呀,只是妳自己也都是個小孩子,能當個什麼保安;做媽的,聽到這麼說,不更擔心才怪!只賴那裡也是個公眾地方,當下只好又加一輪已重複過一億次的各項叮囑。

今年第一次去,藍藍回家咕噥咕噥的投訴場地不容許離場再進入,被逼著在那個場地中花費,場中盡是龍友(攝影喜好者),也不知孰真孰假,每個男人手提著一台長鏡在環迴360度全方位隨意任影,也不理人家是否準備好;食站只賣零食,一件不飽肚的三文治都賣得很貴……慳家格格又開始她那個算盤法!

「派對嘛,統共都是這樣,要不如何能賺錢,難道單靠那個入場費可以支付這一大棚佈置人手廣告等等嗎?」媽媽回她成人的城市經濟學說。

過了幾天,她又被另外幾個朋友約去;今次我替她弄了些飯團,讓她更加感受「日本文化」。

動漫展的怪伯伯

又怕她們大熱天室外曬室內悶,備了冰水,該她們來個小小室內野餐。

幾個大孩子高高興興圍在一起午餐,卻被人當了怪獸亂拍照。今次回來後,藍藍又咕噥著:「也都不尊重人,不理什麼也都舉機亂拍;當我們是什麼呀!吃飯有什麼好怕的呀!」

難怪她生氣,怪只怪現在城市實在太多怪伯伯,風氣敗壞。可是,女孩子的小心戒備,又何嘗只限於動漫展中呢。

 

原文記於:別緻BEE | 31/08/11


[1]

這類活動,基本上是健康的,但樹大有枯枝,孩子們也要學會分辨是非。知道誰是全智賢吧? 她是top model, 工作時,可以很性感,但平日的她,跟一般女生無異,Tee & jeans, 甚至不化妝。Cosplay 時cosplay, 要參加,就要投入,別人喜歡拍就拍吧,只要不跟陌生人走就可以了.

嚴明
[引用] | 作者 嚴明 | 31/08/11 17:16 PM
也賴因這博之名,藍藍結識了些「名人」也見識了一些演藝人真實生活,這些都令她很了解從事表演的都是一份職業,也有真生活,也慶幸她性格本來就比較沉實,從來對這些演藝事業沒有抱夢幻肥皂泡的渴望或盲目仰慕。她們不是怕人家怕照,只是不滿那些人不尊重被拍的,時時在人家沒有預備好,也沒問人家願不願意,介不介意,就四方八面偷拍這樣罷了。 雖是小孩子投訴,但卻也說得成理,現在很多人只消有機在手,懶理人家感受,也是的。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31/08/11 18:44 PM


1 則迴響

點點長洲之匍匐長洲隨拍集1

在長洲好友的推介,我覺得這樣一個導賞團看來挺特別的。

雖然負責這個計劃的是個女生,說因為這個計劃是一班友好一起想出來,他們原先是以長洲美景相片分享而設立群組,名為「點點長洲」,久而久之,大家索性忘記她本名,把她喚作點點。其實,點點這個名字不錯呀,小不點,頑皮的,平凡中總見到那一點,不平凡;倒是很有意思呢。

想著今年春暖花開,但一直忙著,沒辦法跟藍藍如願出走拍拍花照。想星期日跑一下長洲,就當成一個專程節目,順道探訪一下朋友,也是美好的。

雖然點點總說,她不想太過一套固有的導賞計劃那樣「匍匐長洲」去令大家太執著在長洲歷史上,她只想大大家輕輕鬆鬆隨意遊遊,聽她分享作為一個自小在長洲長大的90後女生,看著長洲的轉變,由她說身邊小故事。

她所介紹的,其實大多我已經知道;想當日90年代初,熱戀的新婚日子,無論兩小口還是跟大班好友一起,都常有選址長洲渡週末。只不過,我還是很讚她為這計劃所付出的時間、心思;還有她對保育文化的一份熱情。

這的確是一個很值得參加的 長洲遊賞團。最低限度,我的下一代,藍藍小姐即使來過好幾次長洲,但要親身聽得到在這裡成長的,才比她大幾歲的姐姐,所說的坊鄰情,也不是她這個在新界西新發展城市中成長的孩子可以了解。

我攝影技術一般,但要在長洲拍出一份獨特情懷,一點也不難。

黃昏中的小學課室外一片靜謐。

黃昏中的小學課室外一片靜謐。

DSC_2032_mono DSC_1979_mono

70年代開始,髮型屋愛改稱為電髮店,這算是高一等的技術領先者傲稱。

70年代開始,髮型屋愛改稱為電髮店,這算是高一等的技術領先者傲稱。

在中藥店門外,竟然放著一包包的藥等早上來看症的病人自來領藥;長洲的街坊情確實很獨特。

在中藥店門外,竟然放著一包包的藥等早上來看症的病人自來領藥;長洲的街坊情確實很獨特。

在香港已經難得一見的有人居船上的漁船。這艘算很小號的了,相信這家漁民都不會真的以船當為唯一居室了。

在香港已經難得一見的有人居船上的漁船。這艘算很小號的了,相信這家漁民都不會真的以船當為唯一居室了。


1 則迴響

女兒的快樂生辰

已經好些年沒有刻意為女兒生日挑禮物。 同樣地,我生日也從來沒有讓女兒給我買禮物。 不過,當然慶祝活動總是有的,我們都只當是一個去吃一餐精心的、又或買個新趣的創意蛋糕許個願而已;有時精巧點,有時很隨意。

這不是刻意釀成,但卻是一種自然的默契;因為在生日前,總沒想到有什麼特別需要買,又或說平常生活已夠充實,對額外的物質也沒有太大的渴求。

我了解在藍藍的年齡,這看來是怪常的;少女時代,應該總有很多個人渴望和追求吧。 有時我也會問問:「有什麼想要嗎?」她卻答:「想想吧,又不急著的,需要才買吧。」

是,我們都寧願選擇有需要時就買需要的用品,禮物嘛,都是些很額外的奢侈品,可有可無。

我和大塊都成長在七十年代,少年時生日禮物都像是每年必須的期待和激情;有時藍藍這些沒所謂回應,都讓我隱隱有惴惴不安;加上有些友人一而再跟我說:「女兒這應早就那樣豁達無為,太過份早熟,是不正常的?妳別硬蓋她壓力啊。」這些有時都令我滿腹疑慮。

是嗎?她這是過份早熟不正常嗎?思想早熟不是比努力讓身體早熟、卻又時刻在做著幼稚行為的,成長得更正常不必樂家長擔心嗎?

幾個海外好友們跟她相處過都說:「我倒很喜歡她,她有一份內藏的自信,她清楚自己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是很強安全感呢,不為一些無謂的東西,為想佔有而強變成慾望,都是現在年青女生常犯上的啦。她對金錢的不浪費信念比很多成年女生還要強。」

母親,總是對孩子的評論出現偏差,我也有時會反問:「是嗎?可是她洗澡還是會很費水,說了好多次世界好多地方食水短缺,她就是彷若不聞啦。」

「那妳想女兒怎樣?她還總是一個年輕人啦,嘎,她已經很好,很自律,不愛夜遊、不崇品牌、不戀購物、不希罕物質比拼;妳還想恁!」

也是。細觀周圍,這樣品性的孩子在現世代確實不易,我們都笑她是恐龍了。但笑歸笑,那卻是默許與讚賞的笑。

只是,哪個母親會充滿信心完全滿意;就是藍藍有時也說,控訴多嘮唆著,好像才像一個阿娘。

不!我不想當那種阿娘!像之前跟藍藍去看一個舞台劇 「國家級話劇 傳情香港 慈善首演 【四代同堂】」— 裡面的飾演娘親的演員一直在大嚷:「啊!娘心頭的肉耶——!」誇張死了! 那天,我們兩個笑翻了,完場一直模仿著演員,。

但今日,媽媽也只想說句:「藍藍,娘心頭的肉耶!」祝您快樂地迎接踏入成年轉變期。

繼續優化妳本身與天俱來的好品性份子、那些一直被讚賞的正確觀念,但也要朝著將一些不夠好的脾氣、性格、習慣丟棄而努力;因為成長,妳會更加從其他人身上引証我們教育妳的人生格言,什麼應該什麼不應該,什麼是對其他人好,什麼是損人不利己。

好的人,自有懂欣賞的人來愛;隨著妳的人生修煉越好,對妳欣賞的人,才會在最合適的時候出現,且更懂得珍愛妳,發掘妳好處。 朋友如是,愛戀如是。

而父母與家人,則很簡單——永遠愛妳疼妳,給妳最好的,一年365都相同。

image

特別感謝——藍藍契媽的安排,還有Paddy和柴姐姐;讓兩個小女生這天充滿難忘的體驗。

也順帶一提這個在趕急中,新蒲崗 mikiki thru shopping  一田超市 買到的季節限定梅子櫻花慕思蛋糕,裡面有紅豆、海棉蛋糕夾層、櫻花的味道、還用梅子鹽讓甜味的層次更立體,是個很特別的組合。我很少讚慕思蛋糕,但這個一點不膩口,值得一試。

晚飯選了九龍城新開的韓一豆腐鍋,藍藍舅舅舅母趕來,一起吃飯,滿桌前菜;都叫藍藍和好友這代孩子的日韓迷,心花怒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