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大姨媽

港人很喜歡笑稱女生週期做大姨媽,而按一般女生都很討厭女生週期來臨的不適,大姨媽彷彿等同很惹懨的一個人物。

但我其實很喜歡我的大姨媽,我說的是兩者;經歷過近廿年很不正常的女生週期,在很多很多女性朋友聽後滿臉羨慕的樣子,我反而沒有很大的感受。說是省下很多使費?說是可以很瀟灑?喜歡何時就何時出遊浸溫泉游泳所有戶外活動?說是無痛無不適?

可是,當妳被婦科醫生警誡這都是身體狀況不好,並不是好事情時;大抵就沒這樣輕鬆。

不過,我也喜歡我的大姨媽,真人!媽媽姐妹不多,上面兩個姐姐都在戰事裡失去,襁褓中媽媽就去世。大哥哥大姐姐當時還小,只能跟著父親祖母安排;幾兄妹自小就分開在幾處親戚家裡寄養。長大後,難得終於長成,兩姐妹還猶幸還能多親近。可是,小時候有發生過什麼共同時間的記憶,早已經稀少得無以復記。

小時候,因為喜歡有表姐表哥們陪著玩,我很喜歡一有假期就去姨媽家裡小住。姨媽面惡但其實不苛,只是對生活上一些小節會有相當嚴謹要求,就是那種她不開口瞟妳面前的飯碗一眼,你就會自動趕快張口把飯都扒進嘴巴去。

媽媽也怕姨媽,有時會偷偷說,趕快做好,一會姨媽來又挑惕了。我小時候不乖,被媽責打,她氣還沒下,就會出動兩張皇牌;這兩張皇牌一出,我就什麼都答應;即使她試過把我趕出門外,我還只不過拍門叫:「給我拖鞋啊。」

什麼皇牌讓我那麼害怕?竟然是「把你書包丟掉,你以後不要上學啦。」今日的小孩應該會彈起來拍掌叫好吧!那年頭,孤單的小孩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樣上學去,是一件比死更難受的事;那那麼嚴重嗎?起碼就比趕出街的難受吧。

另一張皇牌是她去裝收拾行李:「我回姨媽家去,不要你了!」

姨丈永遠笑嘻嘻的一個好好先生,我爸爸多年來都對這姐夫很敬重,像親哥哥。姨丈精神還很健康,就是行動需要用拐杖幫忙一下。姨媽還是很精靈,而且人通透,眼神面容都比年青時柔和得多。有時我會想,這兩姐妹雖然年少失愛,卻得夫愛子女慈,而且人精靈話語靈活,容貌也仍亮麗;很是難得。

搬來這家幾年了,一直沒有恰當日期邀姨媽來坐,這日姨媽大駕光臨;還稱讚我持家有道,小雅舍很花過心思;然後我撒嬌說:「媽媽總是怪我興趣多,嘴巴爽手裡沒實料;今年終於當人家面讚我懂得比她的多,造小東西精巧又有創意啊。」

這日,聽著姨媽親口說起媽媽嬰兒時,她們的媽媽病重在醫院一住數月,新生嬰兒無人照料,大哥姐姐都只不過是小孩,卻要胡亂學著弄些米糊什麼塞小嬰,結果小嬰又病,求外婆來救,卻路遠無計可施;那時代的艱難,難以想像。這些事就連那時的小嬰即今日已為祖母的媽媽也是首次聽得……感覺複雜無比。

但感謝主!我們這兩家都得到主的眷護!忽然記起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某日,對我說:「能遷就媽媽的就讓她一下,她小時候並不好過。」那年太小,剛先跟媽媽嘔氣,如何能明這道理?

然後,再想起媽媽好像某些日子也跟我說過:「爸爸很重視家,家對他的意義特別大,他小時候家不成家,不好過。」

所以他們都能與另一半相愛到白頭!

familyportrait2

來源:http://jayfosgitt.blogspot.hk/2011_12_01_archive.html


發表留言

愛情日記

書櫃塌了,牆角露出一本厚厚的書。封面是我少年時其中一位好友最愛的漫畫人物;嗯–不對,是狗,牠叫 Snoopy。送我這本子的人當日應該誤會了——每次都見兩個女生一同出現,時常都見 Snoopy 出現在我們手邊。

那是我的日記本,是初墮入戀愛時,男友的好友送我的生日禮物;裡面夾著小箋記著:「女子戀愛都有很多心事,妳喜歡寫,相信這日記對妳有用。」

我收過的日記本其實不少,就沒幾本最後被完成或留存著。這本結果真的被我跟大塊的情事記得滿滿,而且因為我根本不打算每日記;也沒恆心持續著,每隔上一段時日就會被生活纏去了,把日記丟下。於是這日記本刻劃著我的人生段落;每隔幾年想起它,從舊物翻出它,勾起寫點什麼的癮頭……就寫著寫著……直至再次被其他事纏上,然後丟下它,擱著它,忘記它…周而復始。

今日打開,倒有一個念頭;再開新的一章吧。

因為有他,才有這本它。

他近年為我的改變,跟我之間重燃起一份夫妻甜蜜靠緊的恩愛,的確應該記下;無論有沒個誰會來關心。

為它,為他,也都值得!

432f631ffe9f052d880e2e8237332715


發表留言

black+blum 甜在心

老公大塊先生的工作常登門入室,遇有好客眼觀他全日落力異常的工作態度,常被感動,除了在服務問卷備注欄的 Good 字前,寫上很多個 Very外;有時就索性把家裡收藏的紅酒美食轉贈,而且大多的送禮人都不會說送給他,卻指定是送給他太太的。包括曾經讓他同行羨慕的——來自恆基兆業副主席李先生從酒窖裡抽一枝收藏超過20年份的法國名酒區紅酒。

為什麼都說是送給他太太,道理很簡單,大男人互送禮物,出師無命,一些看來不算很值錢的,怕不好意思;特別的,又怕這個粗手粗腳大男人不懂欣賞;加上這大塊先生工作多與屋中女主人交談,總是喜歡先行把老婆女兒抬出來打開話題,於是屋主夫婦自然會把「感謝紀念品」說成:「送給您太太吧!」

這日,他回家對我說:「有件看來很好玩的東西,妳應該喜歡。」是個水瓶。

black+blum eau good water bottle

black+blum eau good water bottle

black+blum設計的;這是一家瑞典的產品設計公司,尤其擅長在家居品設計,很多既玩味又體貼實用的。

在youtube找來這介紹影片,給大家分享一下。

IFrame

大塊向來不是浪漫人,從來也不曾花過心思為我搜羅小禮物逗我日常高興;可是也因工作關係,他把這些轉化為一舉兩得的事情;平素免費心為我張羅,但總贏得客人歡心,送他小禮物,他都樂於接受,來個借花敬佛孝敬家裡嬌妻。

年輕時對這些都輕不屑;年紀長了,倒會細味他另一番用意。

這瓶裡水,本來就甜!


發表留言

我願意讓你用晚餐寵養我

前些某日,考試失敗,老公說:「我給妳造妳喜歡吃的,讓妳開心。」

飯開出來,女兒問:「今日慶祝什麼?造這麼多的菜?」

她爸答:「慶祝妳媽今日考試肥佬。」(肥佬是考試失敗的意思)

「……」

 

今日,為一些工作,心情煩燥得很。

老公打電話回家,如常問:「今晚晚餐想吃什麼?」

「沒心情。」轉問:「不如陪我去海灘散散步。」

「我們家又沒小狗,有什麼好散步;外邊好冷。」

「……」

「陪我去買菜吧。」

好吧!

去到市場,他把常幫襯的菜檔介紹給我。

踫上也買菜的媽媽,然後回家途上,老公把以往在市場跟他丈母踫上的一些趣事說著。

 

記得一年前,年輕的業務合伙人總笑我:「妳平常怎麼都總用很嚴肅、很專業的演說方式說話;但跟妳老公就變成很無聊的亂扯亂鬥嘴。在旁聽著覺得你倆很幼稚似的。」

他還沒有好好的跟他女友渡入戀愛的另一重關係,不能怪他不理解老夫老妻的。

「我從前就是將我老公當同事,就出事嘍。」我說:「將來你成家立室,你跟老婆步入中年,你才會發現只有你老婆願意跟著你無聊。」

「我才沒你倆無聊幼稚。」

 

很無聊嗎?是情趣啊!

也奇怪啊!從前我都總抱怨我家夫君說話沒趣,無聊透頂!

但近年,心境變化;夫君說話行為其實沒大變,變只是變得積極了,對我的注意力提高了,願意花的心思多了。

其實,方法不重要;領略當中情意才最重要。

從前我並不懂,我偏執於事件、情懷、氣氛編排的方式,而去達到我認為浪漫的模典中;其實只自我規範了感情的表達。

現在,偶爾我還是會罵大塊:「你好無聊!」但這是他的表達方式。他的目標,只為讓我高興一下,有時那管笑話只能讓我很勉強地牽一牽嘴角,又或甚至反反眼,狠瞪他一眼;回心一想,他還是只為著在表達給我知道,他很在意我高興不高興。

這不就是已經是一個長久關係中不可或缺的嗎?

 

這廿多年中,有時無論他讓我多生氣,又或我有多怨懟他時,也不得不承認:「他一直很寵我。」

好吧,今次,轉換一個大塊應該聽了更高興的話——

「老公大人,我願意讓你用晚餐繼續寵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