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長者只不過是鬧情緒嗎

有關這一系列〈家中長者患上腦退化〉歷程文章,請擊入看文章列

轉變比預想快太多

2019年的社會運動,已經引起媽媽很多情緒不安;她不想外出,整天擔心家中各人出來,要求每個家庭成員都給她行蹤報告,以慰她安心。

這種時勢,大家都會嘆一句:「誰不擔心家人呢?」「誰不患情緒病呢?」看來很正常,是吧。

我們明知道媽媽是緊張,可是,我們全都是成年人了,每天需要上班去,工作可甚至比運動之前還要忙,還得時刻關心著各處新聞;身心俱疲,對於媽媽的叮囑,頻繁的回應,開始很累,甚至有時我們都會煩燥,把壞心情在按壓不住下,都有不爽說話回敬了媽媽。爸爸知道大家心煩,例是時常勸媽媽不要那麼頻密去煩仔女吧。

我們都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所有人能理解的狀況;卻殊不知媽媽在積壓著、囤起了大量的恐憂。

2019年深冬的旅行中,同遊的朋友訴說她正照顧媽媽和奶奶(婆婆),她們都患有此症;她介紹我打電話去沙田賽馬會耆智園,這地方一直替她家照料著家中這兩位長者。於是我在年初就給他們搖了個電話問詢,那邊的建議是:「很高興有家人像妳這樣在這麼早期發現就主動連絡和查好照料的資料,不過,我們的照料服務是專為新界東一些家有困難照顧或已不能自理的長者,而且妳媽媽情況看來還很好,先不必太過擔心,可以保持觀察的。又或者建議妳打電話去負責新界西的有關長者護理的中心問問。」

我再打去香港復康會,他們回覆是:「老人家的腦退化有好多不同程度,按妳說的情況,妳媽媽未必一定就是腦退化病徵,也未必現在就要接受腦退化的治療。不如這樣吧,我們先派一個評估員來替妳媽媽做個測驗,看看她是否真的需要被安排見醫生吧。」如是者,在幾個星期後,一位評估員來到我家,在我旁聽下,替媽媽做了一場評估。然後,給我們結論是:「老太太的狀況看來只很輕微,也斷定不出是老人家的記憶退化,還是腦退化症。我會見到她確實有點焦慮症,也有很多個案,在焦慮下會帶來記憶力衰退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會建議就去見醫生,家人可以保持密切關注,如果發現她出現異常,可再安排另一次評估。」

坦白說,我當時就對評估員的總結好具疑竇!但我們沒什麼可以做。什麼叫異常?我們不是已經發現媽媽出現異常嗎?這種變化,甚至兩年前已經知道媽媽患上腦退化,都說不需要見(政府的)醫生,是什麼的判斷?我們當然知道一切的政府提供的治療和服務都是由「專科轉介」開個案才能接續進行,服務配對的。我們是不是就聽從評估員,在這個位置停步?去等媽媽更嚴重到評估員認為可以見醫生嗎?

母親節,我們在市面上的城市運動加疫情攻襲下,以為已經很極盡努力,為媽媽安排個節目,一家人短聚,讓媽媽見見大家安好,盡量放鬆心情吃喝一下補充一點快樂能量,是為做兒女盡孝的努力。

回頭,才能想起,媽媽整個晚上的眉頭都是緊緊皺著的。(當時不會為意,因為媽媽在眾多年份,尤其在我們都還沒成年的時代,幾乎一直就是這種表情;每遇有頭暈不適、疲累頸痛、心情不佳、若有所思……統統都是這個模樣;也許我們倒是習慣了媽媽這個不滿的、不高興的、挑惕的、對我們有要求的種種情緒加在一起的樣子;卻在她變得開朗,會開玩笑,會頑皮的快樂祖母時代的改變時期,我們都再沒好好的仔細的留意媽媽的表情。)當時,我也一心只以為近期全城氣氛,本來就是那麼低沉,要是我們媽媽和我們都嘻嘻哈哈,才好像有點不對勁是吧。

既然醫生都証明媽媽有了腦退化症初期狀態,對於媽媽比我們年少時的吟吟鬱鬱,我們就直接理解為正常。

直至,看著媽媽想把錢包放入手袋,而三兩次都不能成功,以廣東話說她的「論盡」令我忽然驚覺,媽媽手腳協調開始有狀況了。我跟妹妹說,看來不能再拖,應該要帶媽媽再見醫生了。

在之後很多的日子裡頭,很多朋友都會問:「為什麼當時不打算見第一次見的那位腦科女醫生?」我反思過很多次;依然給自己否定,原因是當日在她會診時,她跟我媽媽的對答,媽媽完全是一種「表現」的狀態。簡單地說,媽媽在見醫生時會比平常顯得更鎮靜,更理智,甚至一種:「我根本沒事,只不過我兒女們太緊張,才把我帶來,你快點完成,我好交代,就是。」而醫生好像對這種「太過醒目,長年在命令人的上把」性格病人,沒有太多引領或佔風之勢。

搜尋醫生

當日,找個什麼的醫生,是我非常為難、非常迷惘的事。腦退化不比傷風感冒;吃了藥多休息就會復原。我看著奶奶(婆婆)在短短三四年間,就由最初有點健忘,認不得交通路向,到除出下樓買菜就哪裡都不會去,回話搭不上對話到站不起來上廁所,完全失去自理能力……

我清楚這是個長期的病症,由現在開始一直延至媽媽離開我們;而情況只會越往下坡,下滑的勢子是快是慢才是我們有可能勉力地拖延的。

換言之,這刻看來,找公立醫院的治療是不可能,起碼不可能是隨要隨到。找私家醫生,這門醫療費用負擔可大卻應該不會可小的了。

跟弟妹商議也不得要領;大家都對這個情況面對太多「無知」和「不可預知」。

在這當中,媽媽出現過睡夢中自行起來在家裡搬動粗重東西,敲打窗框,甚至開門出戶;把爸爸嚇得大驚。但這些狀況好像都跟之前幾位專家就腦退化病者的行為都有點偏差;我們能不能理解為「老人情緒的科目」?

心裡不免總結著之前第一位腦科醫生、青山醫院老人科派來的評估員的總結;媽媽看似受情緒影響較大。好像太理所當然地,這年頭城中的不安情緒在我們常人的影響都這麼深,不能真實了解世情的長者自然受的情緒影響更大。

在懤懤惴惴中,四出問醫;有朋友提議一位腦科及情緒治療的專科醫生;我上網搜尋過一下,獲診康復的好評如鯽;決定帶媽媽去見一下。

Photo by Negative Space on Pexel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