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心中有情

image

情人節,老夫老妻的夫在忙,小情人又已長大有自己約會,我自約好老友午後短聚,晚上回娘家。

這個偷出悠閒早上,獨個兒清靜的另一種甜蜜;練練字,繪繪畫。

image

祝大家都有個快樂的情人節!


發表留言

今天很開心?!

https://www.dropbox.com/s/7dm7hqmnpf5rhjo/10232_158096418866_2237713_n.jpg?dl=0
藍藍小時候,剛開始學寫日記;幾乎九成的記事,由這一句開始:

「今天我很開心……」

那其餘一成會寫:

「今天我不開心……」但結尾總會說「……然後,我又很開心了。」

現代成年人,每日都在Facebook上與朋友分享即時心事。「開心share…」成為現代人口頭禪之一。

但我們都不會以「今天我很開心…」,也許直接地想,這種表達看來文筆幼稚,年紀還小嗎?

我今日卻深深覺得,這根本不關文筆事,那只是因為我們心思複雜了,自己也說服不了自己就這樣顯白直接的表達最簡單的開心。

然後,只是更想寫「今天我很不開心……然後,我就開心了!」

因為事情怎麼可能這樣簡單就解決了呢?!

於是,成年人的世界,就永恆地徘徊於好像值得開心的,到不致於因為什麼然後立即就開心了的模糊水平中。


發表留言

秘與不秘

 

跟前老闆重聚,問起公司近況,問起負責接我棒的同事工作近況;老闆只說:「還不錯的,她很能守密。」

那一秒間,我按住自己有嘆息的衝動;是我從前還不夠口密嗎?我只希望是我想太多了,不過,那也只能代表現在不必再為守那些完全不關自己的大堆機密而該高 興;是的,我現在可以回隨性公開。我肯定我並非不能守秘的人,否則我也不會為他們服務那麼長歲月,可是,那並不是一件令自己有得益的事情,相反,我害上週 期性噩夢,甲狀腺不穩定的病症;最終,我在病榻上,我堅持,何苦。

當日,為生活為興趣,我意外地當了令人驚讚的「才華飾物手藝師」,報紙雜誌相約來訪;思前想後,惋拒了。產品由著名商場的名師時裝店隱名,卻自行躲在偏遠 地方小攤真名擺賣,卻還是讓人一些看著眼紅的人,秋後算帳。建博,在這種全私人的地方分享心事,所見所聞;贏了共鳴讚譽,生活姿彩。不敢出版,我忍下了; 還是給人翻了出來,隨便斷章取義,胡作議論紛紛。這事,我真的動了真火,只不過那並不即燃態火,是熅了的常燃火。

更為今日,我為我自己而活,我板直腰;我自己的事情,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是我自己責任,自己受益,公開的是我自己,說的是我自己事情,交友是我的朋友,教學是教導我喜歡的學生、喜歡的論題。

從前,工作中,我教的不少;並不見得誰會感謝一句。當然,都只為賺老闆的工資的。我也不敢厚望感恩,那是我們初出道時那年代才會懂,一日為師,終身受感。我也慶幸,誰個還回頭把我當朋友,會打個電話來說:「想找妳吃個飯,告訴妳我近況,我升了職。」

現在,大家面前,只餘下一個最大的疑問 (秘密?):「何以妳懂得那麼多?妳從前的背景中如何學到這些知識?」我只笑不答:「就只有默默的學。」我學了什麼,不必向人交代,但我認為值得我教的學生上一課,我還是相當樂意聽到一聲:「張老師,感謝您教了我很多。」

我也是學生,我自己的學生;在接觸了內地新一代勤青,總不忘對諄諄善導過的前輩,感謝;也學了很多,不斷的學,不斷的交流,不斷的改進,也該向自己還有這勇氣、這份胸懷而感恩。

比前看上去,青春了;才是最大的守秘。

這兩張照對比,前者反而是那年算精神不壞的一天,如常美妝行政人員服;後者隨意素顏家居照。沒有人工整形修正過;只有最人工的努力快樂了自己生活與心情。

小注:當我發現一位比我大十年的,身子也比我弱很多好友,頭上一條銀髮,不該驚訝吧,我自己也已不少;好友卻說:「我是第一條,好高興!我終於有這個第一次,要把它珍藏起來,快替我拔了我要放好。」我覺得,活得像她那樣從容,才是我這刻在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