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PLAYTIME 出席新界區傑出學生選舉2014頒獎禮後記

「新界區傑出學生選舉2014」頒獎典禮,由新界青年聯會、新界青聯發展基金會及香港傑出學生會主辦之「新界區傑出學生選舉2014」總決賽已於2014年8月2日圓滿舉行。  為隆重其事,本會謹定於2014年8月23日(星期六)下午3時半假香港沙田大涌橋路34-36號沙田麗豪酒店1樓聚賢廳舉辦「新界區傑出學生選舉2014」頒獎典禮 暨「香港傑出學生會第三屆執行委員會就職典禮」,嘉許品學兼優的學生,同時為傑出學生的努力作出肯定。」 這是主辦單位新界青年聯會的官方報導。

我出席了兩屆,2013 與 2014。

2013 為大會引薦唱作歌手姚嘉兒,是一個恰巧機會;當然也是因為我認識嘉兒,知道她唸書時學業成績非常優秀,也得過類同的傑出學生獎項。於是,很順理成章,大會委任嘉兒為2013 年度的傑生大使。在頒獎禮上,嘉兒分享讀書時的奮鬥過程;這些在我們日常交往中未必能有機會詳細提到;那天在台下,我是她聽眾之一;而我當然早已不是一個學生,我也從來不是一個唸書很厲害的好學生 (也許初小時是吧,幾年裡得全級頭三名排名的,不能這刻抹剎那幾些老師、我的表姐為我補習的一番辛勞);但同樣地會感受到,只要經過無比勤奮後,總能有些值得跟大家分享的光榮;無論是我這個在學校沒什麼學業成續,只憑社會上打拼的無極勤學精神;還是台下我身後那些剛得了獎的品學兼優學生。

今年年初,大會請我再提名合適的演藝人受委為2014傑生大使;就在 PLAYTIME 四子拉隊到我新辦公室為我打氣的那個下午。 對於 Anjo 對我的友愛,我不諱言我總會有點偏心;提名他們的一刻,我也並沒有太多信心,畢竟那時他們好些作品還沒有正式在市場中讓公眾所認識。

有緣份的,也許都是會在最適當的一刻把一切合該發生的拼合;今屆傑生委員會遲遲沒有跟我問及 PLAYTIME 資料,當我還以為他們大抵都落選了。那邊廂打來說抱歉呀,以為之前已經回覆我了;結果,時間也吻合,PLAYTIME 四子很高興被委任為 2014 傑生大使;而且這時,他們很多作品都在學生群中很到支持。

他們說:「可以讓我們有20分鐘的表演嗎?」這可不是大會習慣啊,我試試看吧,那為什麼要這麼長的時間?他們只打算讓你們說說分享啊!

「就是『說說』呀,那是我們的新歌歌名啊!那麼,我們可以唱新歌嗎?」當然是表演你們新歌!

合該緣份,大會回覆,今年開幕及頒獎嘉賓都可能遲點到,前後相差時間有點長,正在煩怎麼不讓得獎學生悶坐,但又能等齊嘉賓。

結果,以為是難處的,結果湊巧地得到完美達成!

2014-08-23 15.15.50 2014-08-23 15.29.34

10292467_354581384695770_6262626222610719348_n

PLAYTIME 這廿分鐘中的分享中,花上心思鋪排了戲劇、輕彈結他的小段獨奏、棟篤笑式的自談來歷;目的都是以自己進入演藝的一些經歷和過程,跟台下得獎學生互勉;最後送上他們新曲「說說」。

結果沒有令大家失望,前段對象是台下學生;他們的那種闖娛樂圈的蠻勁,不怕挫敗不怕被澆冷水,到最終都達到自己理想,在理想的目的地繼續推進;我回首見很多學生都在微笑。 後段,嘉賓都到齊了,歌的節拍打動了台下任何年齡,大家都拍掌和應;PLAYTIME 帶為以往都相當嚴肅的頒獎禮來了一抹清新。

(有興趣率先聽聽他們當日在典禮中演唱的這首新曲,可擊以下之前在奧比斯Super Power 嘉年華的演出) : 19-7-2014 PLAYTIME-說說@奧比斯Super Power嘉年華

表演後,一些籌委的學生都來後台問 PLAYTIME 的那齣電影「夏日國際電影節 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呵!這下,連我都產生了莫大興趣。

當然,更喜歡這四個大男孩,是因為他們對工作的態度。

噢!我忘了說;在典禮後,我代收到很多個對 PLAYTIME 的讚美,都說:「佢地好靚仔呀!」

會後,我在手機裡轉告他們,傳回來四個快樂的聲音留言,哈哈不絕。

的確,輕輕鬆鬆,兩小時完成兩個任務(這天其實後台只那麼一小節時間,也趕拍了另一個錄影),就該覺得快樂!


發表留言

年青飯聚連感

這是一個很讓人興奮的晚上,即使吃喝後很累,回家的路途很遠,次日還要上班;但人在返回家躺到床上時,還是難掩那份青春的懷想、青春的快感。

懷想的是,記得當年身旁也常有一班思維相近的好友,組成一夥,時光結伴吃喝玩樂;那時剛潮起叫這種能夠「急速腦風暴」群組,話題往往天馬行空,時刻共同無 意間刷立各種各樣創念的;都叫「轉數快」,那其實是比喻像電腦底板中的中央處理器 CPU 的速度;當時幾乎每一季有新型號電腦推出,主攻這 CPU 的速度提昇;城中無論用電腦還是把電腦看成洪水猛獸的年長、落後一派,都得向這個用來被捧或是被嘲的比喻低頭。

那些年,是九十年代的初旭。

大概所有廿歲的少壯一派都有這種樣的活力和抱負;好友論壇,話題總是充滿著對未來的各種發展的熱熾;這就是青春;對所有面前的事情都充滿期盼、充滿理想;身旁還總有著愛戀著的人支持。

問我,是否早把這十多年的起跌教訓忘了?不是的,要身體力行去跟這些年輕人一起闖蕩,即使滿心青春,現實還是不容的;他們有的是經很起錯誤的修正期而預留了的時間,他們不必為太多家庭牽絆,體力有無限量足夠透支……慨歎自身嗎?不是沒有,但也不是全然。畢竟也曾經。

看著他們的勁兒,只覺得高興,只覺得享受,因為保有這種具清析目標而努力奮進,思維不被固有教育裹困,敢於向前邁步,接受外邊與自己的不同,取優棄短;沒有憤青、沒有慨世豪邁而不設實際……我們怎麽還能說:「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注:摘自近日在城中引起廣泛討論的一齣電視劇【天與地】,對社會上人們忘記了理想,失去了衝勁的抱怨)

年青人們,請加油!即使後天就是預言中的末日,也要讓這日精彩;在瞌眼的一刹,想起隹生精彩處,末日又何妨?!問那明天呢?明天,不就是留給這一生最親的 人嗎?像我女兒說:「世界末日來臨的話,停下所有身邊的事兒,留在家裡,跟家人手拉著手,回想一生開心的事情。也就無憾。」

428791_10150986987296896_1926241971_n

生活每一天也可以很精彩,生活每一個小節也可以很別致;這是一個生活的態度;令自己心靈滿滿實實而自豪,全身上下發著閃閃亮光的基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