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韓楓遊:梨大區

昨晚在航機上沒有睡好,但不知怎地,一直覺得餓。

DSC_3140_副本

梨大地標之一。 這家髮型屋連鄰旁美容店的屋外牆童話繪本設計,引來很多遊人來拍照。可惜髮型屋看來已關門大吉,只餘美容店還在營業。

在梨大逛了一圈,大多是年輕人時尚店;我們購物的興致好像還沒見高漲。

DSC_3148_副本

今次主題是賞楓遊,正值韓國紅葉期;梨大小公園裡也初窺楓紅美。

上一次來梨大,正值隆冬,樹都禿禿的,沒甚興趣;今次大學前正銀杏轉黃,兩路旁中黃綠相間,大學內區還滿山翠綠。

2015-11-03 14.05.02_副本

銀杏的黃灑在地上,清潔工人身穿高光奪目的工衣,在街上成為一景。

銀杏的黃灑在地上,清潔工人身穿高光奪目的工衣,在街上成為一景。

梨大的大街改變不大,但走入小巷會見到今年明顯經濟有點下滑,好些小店新近關門去。大街上招客也比上次的緊張,不過,對於鑑認是港人遊客還是內地遊客的眼光及態度也更明顯了。

DSC_3177_副本

DSC_3180_副本

梨大

無論店裡賣的時尚品合不合買,梨大也很值得細細一遊;滿街外地特色輕食店、充滿異國風情的店子設計、抬頭滿眼歐洲色彩的建築物、間插著充滿玩味的裝置設計及大廈。

聽說梨大校園也滿佈花樹,下次來首爾,必定再遊;而且直入大學校園裡感受學術氛圍。


發表留言

滿不在乎的

【前序:這是一篇寫於2012年的文章,原先因為對工作夥伴間的尊重,不作公開。但時如過隙,我的工作已經跟這幫夥伴再沒關連。認識我的大抵都知我就算私下,也甚少個別評論一個同事;這事當日是曾扣成過一些高層討論及開除了這小女生。今日記回來這裡,只是分享,希望有緣見文的對於職場社交能有悟處;亦希望這女生兩年間已見成熟不再犯上這種毛病。)

深圳分公司聘有一個行政小女生。就在這分公司新辦公室啟用,借題讓員工們見見面的場合中見面。

原想這樣輕鬆的場合,我也不便對年輕小女生抱有太多嚴苛的禮儀要求。

但原來我對這種國內新成長的小女生還是太不認識。

當我們的首席設計師企圖搞氣氛,問她在哪裡來的時候,這小女生答:「算了吧,反正是說了你們也不知道。」設計師還很耐性地說:「不會啊,我也去過很多地方,比方北京、上海、武漢……」

小女生:「廣西吧。」答得很含糊地,一派敷衍。

「噫,哪裡?」

小女生擺擺頭:「都說你們應該沒聽過。」

我本來都很隨便地跟大家笑著聊,這刻,我都忍不住把身伏前,把臉拉下:「大抵我在這裡是普通話最爛的一個,妳說得快我沒聽懂吧,你剛才說廣西是吧,那也沒什麼罕奇,我也有朋友來自廣西。」

我不知道旁邊設計師已感到我聲音的不悅;很努力把說話接過去:「是桂林那裡嗎?」

小女生還是那種態度:「嗯嗯,也是吧。」

問的:「那你有沒去過桂林?」

答的:「我沒去過,只不過在那裡住了廿年。」

我這刻臉色不會好看,只是看來這是用在這種小女生身上,一點也不管用,因為她根本沒有覺得自己這種對答是不對的。最低限度,她那種在公司的晚飯中,雖說都是小公司規模,但共桌的都是前輩、上司、香港管理高層;我會評:「誰把這樣女生挑回來?一點規矩都不懂!」

這只是晚飯上一小段,還有兩段,都在在讓我從旁,大家笑聲中細視這個小女生品性。

素質好不好,不能只在於在聘一個員工,拼上一注的。

當然,我還是撇著沒說,因為她上司我也得尊重,這點內交外交我還會注重,只是,我會說,這樣性子的女生,不教也罷。

事後,我還是吟哦了拍檔,他大抵年青,對這種年青人對答,竟然不大察覺;只是也知我向來對下屬要求嚴謹,只好解說國內現在聘人難。

我不打算跨區跨界去干預每個小職員的培訓,不過,我會問:「世界上哪個城市的聘員容易?」

「但現在國內流失量大,大抵一年都要換上一個。」拍檔說。

這也許不錯,可是,一個團隊,要是只為聘一個猜斷一年就會換人,而不必教育糾正,那麼長時間下去,要是任何理由這員工恰恰相反留了下來,一個不幸,成為長期員工,那屆時,是公司適應她還是隨她這樣目中無人下去?

結論下來,我還是認為:趁還早,教!受教,還可先留!不受,則不可留!

若師不嚴,學亦不尊師;只壞旁枝。

Russian_Spy_Girl_clip_art_h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