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媽媽這個名詞在我

我時常覺得我是個極不合格的媽媽,我時時不知道一個媽媽應該說什麼,應該教什麼,甚至不知一個媽媽應該做些什麼。

我絕對不是刻意自謙,也不是故作議題;有時候,我會想:「我可能因為藍藍成長中,給她的時間那麼少;會不會在將來也影響了她去當一個好母親的呢?」

她從小只能在週六日跟著我;說來慚愧,家長日我好像只有那麼兩三次出席過;而且,九月一日開學日,我竟然從來沒有試過一次在這被普遍稱為很重要的一天,陪著她去上過學。

今天告訴一個老朋友,在藍藍上小三那年一個長週六,我去到幼稚園校門才發現自己正在發傻,我要去的是小學耶!去年撥電話去她學校趕急找她,拿著話筒發了愣:「糟糕!藍藍唸哪一班?」

是的,藍藍的媽媽就是這麼的一個「大頭蝦」;辦公時間中井井有條,過目不忘;偏偏最不該忘掉的,自家獨女的事情就給糊塗得透頂。每次夜靜,都自責三千次:「這樣當一個媽媽,該不該打?」

在計程車上家教,訓話待人處世;十來分鐘更勝絮絮滔滔。時時遇有司機在我下車時一疊話:「很少有客人像妳,在車程都不忘教晦孩子。」但就不知背後事實是,我就只有那麼半時一刻,能跟女兒有靜下心情做這件事。

見過太多人家媽媽,都不是我這樣的,就是藍藍她同學的媽媽們也不是。

我有問過自己我這樣還算不算一個稱職媽媽,都說兒童畫最寫實心裡感情;藍藍由小畫的「我的媽媽」,就從來沒有穿過圍裙,從來沒有在做飯;她畫的媽媽,永遠是戴著一對珍珠耳環一串珍珠頸鍊,一套端正的套裝。

多年來,我的確有點愧意,我時時覺得有欠她的很多——為何我就不可以締造一個「好媽媽」的標準模樣?為何我總令她的週末跟著我瞎忙?為何我就不能好好造個叫女兒很嬌傲對同學說最愛媽媽的好菜式?

幸好,她最優良的遺傳來自佢爸爸,懂得知足。

原來她不謹懂得安慰我,還會安慰自己;媽媽不很一樣,有點特別,但因為她就是她,她可以有自己的喜愛和感覺,正如媽媽從來沒有給她壓力,她不必像媽媽,可以好自由建立她自己。

她成長了,我也必須學會放鬆沒有做好媽媽的壓力,轉而盡一切努力去好好當她的朋友。

甚至有時她會覺得她才是比較像一個媽媽,因為我有時會不乖,有時會傻傻地,只要不在工作時間,個大腦像丟了在辦公室一樣。於是出外旅行會行錯路,更加會看錯地圖,甚王會亂購物;甚至有時像今日忽然失了控,好端端地看戲,人家流淚我又跟著淚珠滾滿一面。

不過,越來越多像今日的對話;討論著香港法律與內地法律的大不同、法庭上的佈局和禮儀、立法會裡的司法制度、立法會裡出現的不同聲音、什麼叫問責制;再進而討論人生的真愛應基於什麼度量衡;不止,還有論及各色人 種在同一個城市中生活的的諧和與接納……

很天馬行空,但無窮享受。

針灸腦門為我再次打開夢中夢


 

此文原記:別緻BEE | 28/09/0
[4] Re: 藍mama

藍mama :
一直認為能夠與子女維持朋友關係的父母,定是好父母!

Yes, I agree! 😉

8241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02/10/09 09:08 AM

[3]

一直認為能夠與子女維持朋友關係的父母,定是好父母!

[引用] | 作者 藍mama | 30/09/09 21:02 PM

 

[2] 不要緊

我的媽媽也從來沒有在9月1日送過我上學,可是我也很明白啊!

我依然覺得她絕對算是一個好媽媽!

聽你一直說的,包括跟藍藍相處的事情,我都覺得你是一位好媽媽呢!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28/09/09 09:40 AM
有你這段話令我好過一點。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28/09/09 13:05 PM

 

[1]

係每一個子女心中,媽媽永遠都是好媽媽!

藍秋哥哥
[引用] | 作者 藍秋哥哥 | 28/09/09 02:35 AM
感謝您,藍秋哥哥,你總是會來安慰鼓勵我。我曾經跟媽媽關係超惡劣,曾經覺得有機會我就一定飛出去不回家。所以我一直害怕我會步我媽和我的關係後塵。雖然現在我已經跟媽媽關係好了,但有一段成長的日子令我的少女時代有很大的迷失,我不希望我跟藍藍有這個情況。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28/09/09 12:08 PM

 


發表留言

進入少年十五廿時

女兒十五歲生日,她打算在提前幾天的週日,跟她幾個好同學一起在家裡慶祝。

踫巧那天的早上是家長日,她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禮物是測考的成績單。今次測考成績看來是大多學生的敗羽,好幾個同學都忽然不獲父母批準參加生日派對,讓女兒有一定程度的失落;對於一個進入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孩子媽媽,除出沉默的支持,並不適合有什麼其他太大的反應。

然後,生日的正日,她還是因為身體不適不能吃生日蛋糕。

而且,這天還是她選科的決擇日。

不過,這就正正是人生,不會天天都快樂,更不會在生日時,有特別優待。

明顯地,我這個孩子已經進入她的個別人生新一段路程。 我的一班久別重逢的同學在提起各自孩子的事情時,也說:「十五歲,已經擺脫反叛期,已經不必擔心她學壞了。」

對於我的女兒,我好像從來也沒有太多的擔心她會學壞;向來最令我擔心的,只有她過於鑽牛角尖,令自己不高興,讓情緒不自控的波動。

我希望我的女兒快樂,這就是我一直很致力培育我孩子的一個最重要方向;她的名字由來,希望她像放晴的天空一樣清朗;希望她有能力去承啟更多大智慧,再回饋到社會普愛別人。

我會說我們家是幸福的,我家女兒是幸褔的;因為我們從來不打算期望她如何在任何特定的模式下成為怎樣的專材,我亦從來不打算為她設定一個怎樣的未來。

教育她,從小地,她是一個獨立個體,她的人生屬於她自己,爸媽只能無了期無限量的愛她,支持她,可是,她的命運將會來自她的性格,她的命運又會由她自己一手開創;她毋須沿著爸媽什麼的路,因為要給她的人生法器、武器、魔法、錦囊;統統在她成長的過程每一刻都已經刻在她的腦海,能不能在未來遇上困難之際克敵制勝,就在於她臨場的智慧。

爸媽和女兒合成的家,是個常在充電座;我親愛的女兒,不必擔心,那裡愛的能源永在。

2014-11-29 13.58.02

回顧著我十五年前的今日,由護士抱來面前的小娃娃,給我看她肚上那新剪臍帶處;我隱隱覺得那還是縈繫著媽媽的身體裡那部份。


 

原文記於:別緻BEE | 20/04/11

[2]

十五歲,要帶身份證外出了,意味着是個獨立個體,因爲不能跟警察說沒帶身份證,要對自己所做的事負責。的確,又跨前一步了:)

[引用] | 作者 嚴明 | 20/04/11 16:44 PM
其實自從藍藍入中學後,一直已經自行帶著身份証。那天才訴苦,每次去哪裡辦什麼會員証,同學們都推她出來辦,因為只有她身上有身份証,搞得她收著很多「代辦會員卡」,常常要「應召出示」,哈哈哈。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20/04/11 17:39 PM

[1] 藍藍

Happy Birthday to you~~~

[引用] | 作者 tracy | 20/04/11 14:25 PM


發表留言

不想當16歲媽媽

最近,弟弟弟婦的漂亮小女嬰出生;家裡添了好多的歡樂話題。

看見老爸媽媽一提到孫女,就按不住甜絲絲的笑。

這個小女嬰,成為新寵兒,家旅中新星,每次出現都讓眾大人們忙著爭相抱在懷。\

嫲嫲把原來叫了十多年的「孫孫女」由藍藍身上,轉到新的小孫女去;有時忘我地喊「阿孫孫女呀,孫孫女啊……」藍藍就問:「叫我呀?」

我想起藍藍小時候,時常被她阿姨作弄——

她總是把「叫我呀?」唸成「釣我呀?」
那時,她大概兩歲吧,整天在客廳中爬沙發和蹦蹦亂跳著。

阿姨總愛有事無事都把她的名字喊一次,讓她忙著丟下手頭上的玩具也好,好不容易爬下沙發也好;跑過去阿姨那邊問:「阿姨釣我呀?」

阿姨就好笑問她:「是啊,釣妳啦,妳是不是魚呀?」

藍藍長大了,生活逐漸完全進入她個人時空中;有時候,我也想在看電視途中,喊她一下,讓她跑出來問:「媽媽,妳釣我呀?」

生活確是有點寂寥,雖然大家都問我:「妳這麼忙,也會覺寂寥嗎?」會的,雖然只偶爾那麼一瞬。

想過重新接一頭小狗回來,可是每想到大廈公契所限,上落樓都得捧著牠走出屋苑,外面可讓牠走動的空間又那麼少。再想到媽媽對小狗一發不可收拾的情緒,又想到自己不能時常在有規劃的時閒中撥出固定的給牠照料……停一停,想一想;就是了!

新生嬰兒近年彷彿忽然頻繁地發生在身邊,公司裡接連收到同事懷孕的消息。

就連老好友終於找到他人生,說要以最快速度把以往落後太多的人生路程追上;結了婚有了孩子,我在醫院看了他的小男嬰,回到家忽然鬧生育情緒。 問大塊:「如果我現在懷第二胎,會不會有點危險呢?」甲狀腺手術完成,免了當年因之而來的危險,這一役是不是值得呢——我忽然很認真地去思考。

「別鬧吧!妳老啦!」大塊的答案。

「別鬧啦 ,我不要讓人家誤會我是16歲媽媽啊!」藍藍嚷著。

想起當年16歲,住在同一層樓一戶鄰居的少女,15歲跟男友弄了個未婚懷孕;我跟兩個好友私下討論,好友A說:「我家鄉風俗,這歲數不算稀奇;別忘了我媽也是十六歲時誕下我。」

我和好友M說:「說是這麼說,但妳媽當時在鄉下,是循合法途徑結合生兒育女,是當地文化使然。但像我們現代,實在無法想像我現在這個身體、這個年齡、這個智商,如何生育教育一個幼嬰。」我和M妳看我,我看妳,一身校服素白,還沒有發育完成的胸部,未穩定的經期,甚至自己還沒有對自己身體有足夠的認識。想一想日後,可能會有翻天覆地的生活體驗,對自己承諾要做好的理想,還有,很多很多,希望一遊的地方,希望一試身手的事情……

重看好友A媽媽的事例;三十出頭的A媽,跟剛成長到十三歲的女兒,A妹,頻繁地出現極大衝突,整天吵鬧,結果,A妹妹整天離家出走,在我們這些熟知彼此家裡事的好友眼中,A嫲才是真正的治家媽媽,然後一家人在吵無可吵下,一怒氣把A妹送回偏遠的家鄉軟禁。

都笑唱「16十六少女會轉變…」,十六這個年紀每天都不斷在轉變,如果只因為一時浪漫玩趣,就換來一條讓自己往下的前途和生活,都珈於一個媽媽的角色中,除出養育,自己是不是也得要將前方的夢,統統丟棄呢。

人生在不同年齡適合體驗不同的角色和生活,十六歲,前途正美;就在這裡替自己加上負累,多不值得。

在熱情前,是否也應該停一停,想一想?

4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7/06/11

[1]

不要說十六歲,現代的人三十歲還是大細路
看著這種人,真不知他們會如何擔起一頭家呢?!

希樹
[引用] | 作者 希樹 | 07/06/11 17:56 PM
用十六歲這個定位只不過想起那件少年事,並沒有特別意思。年輕的爸媽和孩子可以玩在一起,構圖的確漂亮,可惜現實歸現實,無論經濟、心智和育兒能力都不是像小說家筆下或虛擬世界的一樣。真實世界的問題和困難並不能說笑,那是一條生命,我時常對藍藍說,要對一個生命負責和尊重,何況那是自己的血肉產品!我同意希樹妳說,沒有足夠的心智準備就別生產好了。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07/06/11 18:09 PM


發表留言

牽掛

這夜有事,夫婦倆罕有地丟下藍藍夜出,吩咐藍藍自行料理自己的晚飯。

她畢竟長大了;自己的家課、自己的社交、自己的事情一籮筐;變得整天孵在房間裡拼殺。有時我會故意入去磨蹭她,說她很久沒露相客廳。

有些朋友聽到這裡,就勸我要多注意她,孩子成長多了太多私隱會很容易學壞。 我把整段說話直接轉達她,她卻笑著:「嘿,要學壞還得等到上了高中選了科,開始拼命嗎?很多事情在等著我處理,我才不會笨到選在這個時間來學壞,回頭又要費時間重新學好。」

都說這孩子最現實眼。

擔心她;不在於成長學壞危機了。
擔心她;而在於更深層,怕她出入的安全、怕她不慎選友還要為朋友強出頭、怕她傲視世界目空一切、怕她離群過份孤高、怕她不擅交際將來孤單曲高和寡……

父母擔心兒女,豈有盡頭;不同年紀總有不同的擔憂與掛心。

牽掛她做家課又做到不分時候,撥電回家問:「弄了吃的沒有?」

「給公公婆婆兩個挾持了去樓下酒家吃晚飯啦。剛回來妳電話就到。他們啊,只不過是樓下不遠,都要挾持著我回到家裡,要看著我鎖好大門才離開啊——呀——你和爸出門,我一定會好牽掛著你們啊!」

「妳是牽掛妳的自由,是吧!」
「媽媽這個詞不是解作自由呢,嘻!」
「但媽媽總是讓妳自由的嘍。」

婆婆早在我說起預備和大塊去旅行的開始,就一直唸著在我們外遊期間,她要過來粘著她的寶貝外孫,整天在跟公公商議床位安排啦,日間時間表啦……我們原還以為她在說笑,其實她不知有多認真。

「婆婆要睡我的床,要我去睡你們主人房的。我的床那麼小,婆婆一定會滾下床去。」

「妳的床不是小,是妳那堆毛公仔佔地大而已。那妳索性跟婆婆睡到主人房去啦。反正婆婆很久沒有抱著妳睡,妳又再做婆婆的小寶貝,讓她唱噯咕乖呀。」

「才不要!我要我自己的床和我自己的毛公仔。要她和公公睡主人房就是!」

她這邊廂一邊抱怨婆婆藉口過來監管她,一邊廂又一直討論爸媽不在家的這個星期,她要怎樣跟公公婆婆一起「渡假」。其實,她還不是也挺牽掛從前跟著公公婆婆的生活嘛。

牽掛,總是父母愛孩子的一項附帶就是牽掛。但我總會先提醒自己牽掛要具理性,所以從小,我從來不會強逼藍藍在宿營給我撥電話,也從來不會發瘋的四處抓她。 當然,也同時因為她自小很自律,她給自己朋友定個規定,說:「我『家規』要在六時半回家吃晚餐的。」

「我哪有定過這樣家規?」我笑她。
「是我自己定給自己的家規!」
「那你的朋友跟你出外玩會不會覺得很倒胃口?」
「懶理他們,我有我的生活方式。況且,我也有好友支持,她也說:『最怕玩了一整天,還給別人拉著去晚飯,又花錢又不好吃,有妳結伴回家正好,媽媽又高興,一舉幾得!』。」

也有試過,在該放了學的時間過久了沒回來,嚇著了婆婆,公公趕到學校四處問老師,亂找人。原來是跟同學去文具店買點東西,買興奮過頭,忘了撥電回家去報告行蹤。

「過了預定時間,的確會擔心個死啦,別怪婆婆囉唆,妳向來守時,這下不嚇壞兩老才怪。」
「我明白,所以我每次一定先給她撥個電話啦。」她這麼說,是代表真正的懂事,我也安慰。

有時候她身邊帶著電話,總是沒注意放在包包裡丟到一旁,撥幾通電話找不上,我也會心焦如焚;只好安慰自己,她向來有交帶,守時,也懂得自處,先鎮靜,別慌張胡亂假想意外……

牽掛,也需要理性,我總認為。給予孩子一定的自由和信任,才能建立雙方對「失蹤事件」的理性牽掛。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3/10/11

[2]

給自己訂家規?
這位女兒不用粗心囉!

[引用] | 作者 海羊 | 12/10/11 13:44 PM

[1]

看來有個乖乖女兒,孺子可教:)

嚴明
[引用] | 作者 嚴明 | 03/10/11 17:42 PM

20120709_090319


發表留言

動漫展的怪伯伯

女兒跟好友們對動漫迷上,有幾個好友更加是 Cosplayer (動漫角色扮演者),而女兒則享受當其專用攝影師;反正大家少年人都只為興趣湊熱鬧,也不太嚴苛當中的所謂「專業扮演」和攝影技術。

近年城中興起這股熱潮,縱最老套的老派人大抵或多或少都聽聞過這種名為「Cosplay」的玩意,只是鑑於當中有太多成人意識滲入,又加傳謀藉勢催動泛傳,再加一班靚模借熱潮賣弄性感;令得這個本來應該是一個熱鬧的城市派對,變得彷彿跟一些傷風敗德的評論連成一線。

縱使對孩子有足夠足任度的家長如我,打從年輕時已對日本潮流文化也有一定了解的成人如我;也難以避免一再叮囑女兒別太被這種風氣誤導,也得要小心那些乘機來執著數的咸濕伯父,對美少女如狼虎的男人們。 只是,再擔心,也不能使蠻禁止剛成長的大孩子和她的同齡好友去參與每年一度,被她們喻為城中盛事的「動漫展」。

從旁見她們已經早在展期兩個月前在MSN 聊得起勁,相約預備,誠將這個活動變成一個小團隊結伴去見識世界一樣。年青多好,看她們策劃活動,各展其長,各守崗位;撇除對這個展覽的一切家長式擔心,還是對這一班少年的動力感到高興。

「已經不是第一次去參加,別太擔心啦,我負責專攝,也就是她們的保安了呀;我們也沒有人穿那種暴露的Cos裝束。妳也該明白,除出暴露的,其實還有很多不同的Cos角色選揀啦。那些暴露統統留給靚模好了。」

囡呀,只是妳自己也都是個小孩子,能當個什麼保安;做媽的,聽到這麼說,不更擔心才怪!只賴那裡也是個公眾地方,當下只好又加一輪已重複過一億次的各項叮囑。

今年第一次去,藍藍回家咕噥咕噥的投訴場地不容許離場再進入,被逼著在那個場地中花費,場中盡是龍友(攝影喜好者),也不知孰真孰假,每個男人手提著一台長鏡在環迴360度全方位隨意任影,也不理人家是否準備好;食站只賣零食,一件不飽肚的三文治都賣得很貴……慳家格格又開始她那個算盤法!

「派對嘛,統共都是這樣,要不如何能賺錢,難道單靠那個入場費可以支付這一大棚佈置人手廣告等等嗎?」媽媽回她成人的城市經濟學說。

過了幾天,她又被另外幾個朋友約去;今次我替她弄了些飯團,讓她更加感受「日本文化」。

動漫展的怪伯伯

又怕她們大熱天室外曬室內悶,備了冰水,該她們來個小小室內野餐。

幾個大孩子高高興興圍在一起午餐,卻被人當了怪獸亂拍照。今次回來後,藍藍又咕噥著:「也都不尊重人,不理什麼也都舉機亂拍;當我們是什麼呀!吃飯有什麼好怕的呀!」

難怪她生氣,怪只怪現在城市實在太多怪伯伯,風氣敗壞。可是,女孩子的小心戒備,又何嘗只限於動漫展中呢。

 

原文記於:別緻BEE | 31/08/11


[1]

這類活動,基本上是健康的,但樹大有枯枝,孩子們也要學會分辨是非。知道誰是全智賢吧? 她是top model, 工作時,可以很性感,但平日的她,跟一般女生無異,Tee & jeans, 甚至不化妝。Cosplay 時cosplay, 要參加,就要投入,別人喜歡拍就拍吧,只要不跟陌生人走就可以了.

嚴明
[引用] | 作者 嚴明 | 31/08/11 17:16 PM
也賴因這博之名,藍藍結識了些「名人」也見識了一些演藝人真實生活,這些都令她很了解從事表演的都是一份職業,也有真生活,也慶幸她性格本來就比較沉實,從來對這些演藝事業沒有抱夢幻肥皂泡的渴望或盲目仰慕。她們不是怕人家怕照,只是不滿那些人不尊重被拍的,時時在人家沒有預備好,也沒問人家願不願意,介不介意,就四方八面偷拍這樣罷了。 雖是小孩子投訴,但卻也說得成理,現在很多人只消有機在手,懶理人家感受,也是的。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31/08/11 18:44 PM


發表留言

少女的歌聲

在中學同學聚會中,大家都會說:「別緻總是記得最多,我對唸書時的事都忘掉八八九九。」

我只好笑:「我腦退化症發現得比你們早,只會記遠古的事情;近年的,見一個面孔,忘一個面孔。」其實我並不記得很多從前事,但這些年為校友會辦事,自然有很多人和事來提醒我在記憶亂檔中翻出碎片,我只不過善於將這些碎片編串,畫面自然就能出來。

今晚,決定每記起碎片,都儘快記下;的確,就趁未真的有腦退化症發生前,做做準備。

一個人去 Karaoke 練歌,忽然見到一首陳慧嫻唱的 「逝去的諾言」;我想起那些年——

我們還在抄歌詞的年代。

三劍俠,把這歌詞抄了好多份,分了給當時班裡女同學。那段時候正正是 Ms Man 在為合唱團挑高音部隊員的日子。

我們放學,一行五六個少女,一邊盪著,一邊高歌;誰也沒有這歌的盒帶,就憑一位在電視裡聽過,回來唱一兩次,大家就跟著唱;一個教另一個,一個接一個,然後很興奮地合唱。

少女時代,快樂,就是那麼的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