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大富人家

今晚在這家酒家晚飯,是媽媽生日,因為是閒日,妹妹日間緊急召集,兩姐妹先跟媽媽正日慶祝。

原定是同區另一家,可能是例休吧,店沒開門;大雨,趕忙挑一家;這家上次已吃過一趟,覺得不錯,再來一次。

老闆娘由迎客、吩咐安排安置雨傘,到點菜提議,主動過來替我們拍家庭合照;用女大將的氣度形容之,絕不為過,熱情好客,大體控場,八面玲瓏。

侍應生今夜也特別熱情週到,敬業樂業,客吃得開心,工作也自開心;服務行業的滿足感本來就是來自互動,也是鏡子效應的直接相對論。不過近年的市面,能一遇這種上下一心都對客人細致用心的,還是覺得太值得一讚,多作鼓勵!

在 Openrice 也讚一下女大將的氣度與侍應生的摯誠服務去。

大富人家

順時針:三重富貴、壽包、特惠$29豉椒炒蜆、蘿蔔炒蟹。


大富人家  2457 3939


2 則迴響

紅酒黑椒磨菇醬漢堡

上次大塊先生吩咐要他那在 759阿信屋買的,在冰櫃中剩下了的和牛漢堡幹掉,替他給他寶貝女做漢堡早餐!

然後看到照片,就呱呱叫為什麼做得那樣好看,他卻從來沒有享用過。

11665513_10153073593736896_5873891261732046575_n

事實上,我從前少下廚;大塊先生只會做中菜。就算就過有朋友到訪,大家鬧著玩弄漢堡包、熱狗;都只不過隨便煎香塊免治肉扒,抹些茄醬芥茉那些就算。

今次來個認真版——

先把磨菇、鮮蕃茄、紅燈籠椒、洋蔥剁粒,加入紅酒、黑胡椒、少許蒜粉;用橄欖油煮成濃汁。

2015-08-12 19.04.09_副本

漢堡上抹牛油、放好芝士片、生洋蔥圈、鮮茄片自然是不能少,不過今次我加抹了 Pasti GENOVESE basil 醬,用來配襯我另外自家種的 Genovese Basil 鮮磨的醬汁另煮意粉醬。

和牛漢堡扒,按大塊先生慣例,只熟3-4成,但外層要烤得香香。

2015-08-12 19.26.09_副本

2015-08-12 19.38.36_副本

好味到不得了,醬汁在煮的過程中已經香味滿屋。

辛苦了個多小時,又忙切菜、煮醬……

然後,大塊先生與藍藍小姐,不消15分鐘,替我將全桌上的食物全殲滅;只剩餘……嗯…嗯…嗯聲。

可惡呀!


發表留言

星洲遊:SMRT 地鐵站名

星加坡地鐵 SMRT 的發展已經相當完善,狀況也跟香港的非常相似。

唯一要注意的是,新車站都以中(簡)、英及印三文報站;可是,並不是所有車站都這樣。而對於慣於在外地使用英語但又又會看中文的家庭像我們;有時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我上一次來星加坡時,是跟藍藍住在 Bugis 這個站不遠處;所以對這裡的環境比較熟。跟星加坡朋友的交往都用英語,而且,上次來星,所有站名都以英語為主;於是我慣性對於所有站名都會以星加坡人慣唸的星加坡特有英語語調,或英拼音行先。

這是大塊先生第一次到星加坡來,他對於那些一時是以英語拼音而來的中文名較敏感;而對於那些由印度音譯中,再對照英拼,一時看似用普通話音譯,一時又比較似以廣東音 (其實有好多星加坡人的英語音都混有粵音);而覺得好奇。

就像 Bugis 這個被譯成「武吉士」,他就淘氣大發,每日都要跟我說上幾遍,還專程拍照,說每次他銷售同事對客先敗陣,他就會送這照給那位同事,以示「鼓舞」。為什麼是幾遍呢?因為他每次說乘地鐵去「勞明達」我跟藍藍都毫無反應,因為我們只能記住所住的酒店是在 Lavender 站。他不唸這個英文站名,我們都完全聽若罔聞;於是他只好說我們回去「無吉屎」(粵俚語解作沒氣慨) 下個站就是。

2015-02-18 16.05.23

我相信這樣的情況,就是在星加坡本土人氏間也常出現,因為我們在站內好多次都能聽到大家對話中對站名的發音有差異的;只是,這就是星加坡文化,一個多國文化集中地,就會出現這樣不同卻又能和諧的相處。

又好像我們在小區中迷路,問路用英語,對方耍手搖頭,用蹩腳英語簡單答我她不懂英語,那我猜想她說普通話的,甚至可能是內地移居星加坡的。我用了普通話跟她說,她卻走去後面找了個同鄉說褔建話,然後那說福建話的老人家叫了個印籍的替我們問。

又像當我們在地圖上已經很靠近小印度範圍時迷路,問了幾個印裔孩子:「知道哪裡是小印度嗎?」全都搖頭。後來才知他們都只會直接叫小印度裡面正中的那幢印度廟,而不會稱他們那個活躍的社區為小印度。

去星加坡旅遊,使用隨時隨地互聯網 Google Map 其實不算很管用,原因是那些中文名不會在Google 出現,於是當你只知中文常稱而又發現 Google 出現的都是官方英語,又或者那些看似英語,但其實是由印度文譯過來,編的好長又拼不出正確的發音時;你會立即在大太陽下覺得頭暈。不過,多跟四周的當地人對話,問問路,一定會發現更多有趣的文化狀況。

迷路——看地圖的有老爸;問路的有老媽;藍藍當然只管在隨拍,說是在為日後學習項目先作資料搜集啦!

combo singapore lost way

連結:星加坡地鐵地圖


發表留言

你的孩子會吃你不喜歡吃的食物嗎

有一次跟同事午飯,同事把碟裡的小甘荀全都撥到牛油碟去。

同席一位男同事問:「妳這是一點也不吃的?」我提議這男同事幫忙把這小碟的甘荀代吃掉,不要浪費。

我問這女同事:「那麼,妳兒子也不吃甘荀嗎?」

她說:「不知道,好像也不吃的。」

我又問:「有讓他試過嗎?有沒有把甘荀磨成蓉或弄很可愛的樣子,讓他習慣吃?」我這糾纏不休,一時間令女同事出現尷尬;我見她這樣,只好讓話題撇過。其實,我出自真心的關心;只是一時情急。

對於孩子的偏食,我是有點微慍的。尤其親眼看過好多人在抱怨自己孩子挑飲食,然後又剛才給我看到什麼解釋都是枉然,源頭根本就來自家長本身。

「我不吃自然不會煮給他吃。」聽過這答,這人還算夠坦率;可惜不能因此獲同情分;因為這不是值得鼓勵的。

我不愛吃芝麻糊,但藍藍自小很鍾情小孩子都認為怪色的食物,尤其是黑色;她試過看見人家甜品店前聽見人家說最馳名黑芝麻糊,也不理自己穿著一身白裙子,要求吃。她四歲,吃不完一碗,餵了白裙子一大片黑。作為媽媽當然有過一分鐘很生氣,但回心一想,她沒有因為我說:「不好吧!媽咪不想吃,妳又穿白裙,弄不好搞髒了不好洗……balabala…」而放棄,那她是真的喜歡,而且,她是會爭取,而且她真的好喜歡。好吧,這一碗後,我們協定日後穿白裙時最好避免一下。我跟她說:「媽媽不是很喜歡吃這個,妳愛吃就請儘量吃多點,真的吃不下去才留給媽媽吃完好了,因為我們不能浪費。」

這說,是為著令她明白,因為她堅決喜歡,我才從她,我不為她任性生氣,讓她自己明白任性一次後需要承擔後果 (那天裙子上一直有一灘灰灰的印子),她喜歡的不一定是媽媽喜歡的,我們在互相尊重喜好。

她易上火,外婆保持給她煲不同的湯水,性涼的食品等;涼茶廿四味,她統統骨碌就一口氣喝完,視龜苓膏為恩物,很小已懂分辨幾家涼茶店的龜苓膏味道。幾年前試過在涼茶店前喝廿四味,遇上另一家,女兒的當下就對老爸說:「要我喝這碗東西,我寧願死呀。」她老爸勸了兩句,女兒拉下臉走快步去另一家店。涼茶掌櫃望著藍藍,陪笑:「喝一碗,不需說要死吧,真是!」我們莞爾。

有一次在飲宴中,藍藍很興奮地在餐碟旁檢起飾碟的一棵茜菜,我按住她:「人家還沒有吃完,不得無禮貌。」在旁的人打圓場,替她拿過來她碟上,笑問:「這有趣?」以為她是想拿來玩。誰知她拔下來就放入嘴巴;我只好跟其他人解釋,因為有過一次我給她介紹過茜菜可以清洗嘴巴裡上一個菜的味道,就像法國菜裡吃雪葩的方法那樣;她覺得好玩,就很喜歡吃這些茜菜。席間的大人們都覺得好驚訝,其實沒什麼好驚訝;教孩子吃,也是有趣的故事。

時至今日,她成年了,嘴巴挺尖,但不挑惕;好的吃不好的也會吃,頂多分別在主動多吃還是吃完這餐後說期望明晚吃什麼罷了。對於「怪色」食品嘛;她最愛這款——芝士菠菜咖喱。

今夜這家做得比較嫩綠,因為水牛芝士都是一磚一磚在裡面,試過另外幾家都是溶芝士煮在裡頭,看出來是鴨屎綠的顏色,有時造得還真挺難看的。

一家三口的對話——

「這碟東西很難看的!」大塊面無表情的說。

「我很醜但我很美味啊。」

「人家又要說妳專是喜歡吃這種怪東西。」我說。

「我就是有這樣的父母,會陪我吃這醜怪的食物嘛。」

所以,有孩子的父母們,要孩子不偏吃;先要自己有所犧牲的。然後將來準會聽到你的孩子親口說:「我好幸福,因為我有這樣的父母。」這句就是最大的回報。

10983156_10152819096346896_6097142121837292023_n


發表留言

星洲遊:V Hotel Lavender

一家三口,只不過出遊避年為目的;住的酒店,首選交通最便捷的。

今次大塊出馬去預訂機票行程,他向來只有一個選擇條件;酒店附近吃的要夠方便,次選位處沿地鐵站。

於是旅行社給他提議這家,說很多港人都喜歡住這裡。它正正就位處 Lavender MRT Station 上蓋,一個站就能到 Bugis 站和Clarke Quay 去。

坦白說,這酒店並不算得上家很高質素的酒店;只是過年高峰時候,能夠提供三人房間的酒店少之又少;以交通便利,酒店旁邊有24卜時便利店、食肆和各品牌快餐店;鄰近公屋舊式小社區;實惠價錢,倒還算是可取的。

房間比較小,住客以中國內地的、日本的、香港年輕一族的為主;也有少量歐洲遊客;大堂服務員的態度還算不錯。室內設計也很明顯是國內近年的商務酒店管理的格式、用料、陳設。反而是四部電梯服務卻是難明的狀況;總是叫人久等,即使住中段樓層的也往往要等兩至三班次的電梯,奇怪得很。

2015-02-18 16.32.172015-02-18 16.32.12

2015-02-20 07.56.34

倒是沒料到,第一個清晨,先是床屏的茶色鏡把陽光灑滿一房;然後喚醒我的是晨光!(我家小懶豬還在窩裡孵的時候)

DSC_1640

於是,大年初一的晨光,我自然更加不能錯過。

想起小學時校長每一年都會跟我們說:「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

2015-02-20 07.34.18

這房間頓時變得可愛多了!


發表留言

爸爸眼裡有魚魚

侄女紀紀繼續著用一種食物去形容著每一個家庭成員。

「大姑丈是魚。」因為姑丈時常去釣魚。

「那爺爺呢?」

「爺爺也是魚。」

「我知道妳爸爸也是魚。」她偏過頭思考,好明顯給我難倒了。 (跟孩子對話,不能總是他們說,大人聽;要訓練孩子思維快捷,大人必須跟他們鬥天馬行空,讓孩子思考,然後在那些思考中探索出趣味。)

「不是。爸爸不是魚。」

「真的,沒騙妳。」

她又好認真皺著眉在想。

「那麼,妳要不要知道為什麼妳爸爸也是魚?」

她點頭。

「妳叫爸爸笑,爸爸眼有兩條魚會游出來的。」

她去叫她爸爸笑;她爸爸已聽到我姑侄倆的對話,故意把眼尾的紋弄得更深;紀紀看到了,哈哈大笑起來。

「妳待會找爺爺,也把爺爺的兩條魚也叫出來啊。」她看來知道給我作弄了,還在嘻嘻笑。

「嫲嫲呢?」她開始煞有趣味去找這些「小魚」們。

她祖母也故意弄出眼後深深的魚紋給她看。

這時推著點心車的那個相熟阿姨經過,見到藍婆婆懷裡抱著的小男孫;就問候寒喧起來:「……這BB像誰呀?」

紀紀爭著說:「像我!」她這陣子最喜歡要人同意,她弟弟最像她。事實上,弟弟也真的長得跟姐姐嬰兒時一般無異。

「那麼,妳又像誰?」我又去考問她。

「我像爸爸。」

「妳爸爸像誰?」

她嘻嘻地笑:「爸爸像媽媽。」

大夥兒已經笑翻。


發表留言

「童」話帶來的家庭樂

侄女紀紀三歲,像她爸爸小時候一樣,遲遲不善言語;在我們家庭,女孩子們都能在兩歲不到能清楚表達句子,即使有時句子文法亂排,但總能以說話表達喜惡要求;所以當大家發現紀紀大概跟她爸爸小時候同樣,上學前還只是搖頭點頭來表達時,都受到全家人關注她的說話能力。

藍婆婆這個祖母一直很緊張,就怕弟妹倆在家裡帶孩子時間不多,不在意下就像很多年青家庭帶孩子,過於著重孩子三文兩語訓練,或過於縱容孩子用手指來表達要求及指揮大人去達成;而對母語表達欠缺鼓勵的訓練。

還好,細觀弟妹也沒有以上兩個問題;私下我也總勸解這個新祖母別太過份緊張;反正女兒像爸爸,看現在她爸爸不是時刻嘴裡不饒人嗎,不必事先擔心!

紀紀結果在上學前班之前已開始說話,也是一不說,一開始說就清楚利落。

看來孩子學話都主分兩類,一種像藍藍小時候,很早不停發音,經過我們不斷糾正,堅持她要說得整句清清楚楚才作準,軟性逼令她要組織語句;但她開始時一段時間會先說一堆BB話。所以我們家當時向她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我聽不懂妳的BB外星語,慢慢組織一下再說一次好嗎?」

另一種就像紀紀,無論大人如何以猜到她說話,鼓勵她自行說一趟;她就只點頭、搖頭,就是嘴巴不動。

不過,無論孩子表現出以上哪一種;重點都在於大人,必須有所堅持。堅持在孩子面前以孩子立場把整句話清析地說一遍,他跟著表達固然好,只點頭也好;這個堅持不能做一兩次見孩子不大反應就放棄,他指什麼給他滿足了就算。

現在的紀紀,上學了,話可多了;不單表達喜惡,還懂挑惕大人,抽大人後腳,會說笑 (知道說了什麼就逗得大人們哈哈笑)。

這天回祖母家中秋造節,姑媽姍姍來遲,祖母正跟她談論著,她對每個家庭成員以一種食物形容之;祖母是蘿蔔 (呵,小秘密遲下才教會她,她那頑皮姑姑可是叫她的祖母為砵仔糕呢),她祖母問:「那麼,我是什麼顏色的蘿蔔?」「紅的。」

「大姑媽呢?」她祖母指著我問。

「朱古力蛋糕。」

「為什麼我是朱古力蛋糕?鬆鬆的?肥肥的?」

「甜的。」呵,這還不甜到入心去。

家裡有孩童,童言樂無窮。

2014-09-08 02.21.28

紀紀說:「兔兔,你要返學啦!你唔可以係度『蛇』落去呀。」她說的「蛇」是粵語中滑梯上滑下去的「Sir」音,唸不好,變了蛇。我們聽見,嗤一聲笑了出來,「蛇」音也沒錯,要返學啦,不能「蛇」(蛇王,意解懶惰)下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