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男人你的 dress code

去宴會,西方文化,向有習慣在邀請卡上列明大會主題衣著——Dress Code。

Dress Code 沒有正式的中文翻譯,因為中國人社會根本沒有這套。

香港很多國際機構,從前單用英文請柬好端端地,從來沒有人接到後鬧看不懂,因為英文公務請柬幾乎千篇一律格式:誰請客、上款、地點日期時間都直接清楚,亦付上請回覆誰,聯絡號碼。

不是所有的請柬都必須注明 dress code 的,因為若然都已在請客原因中說了是教堂式結婚禮,或雞尾酒會…等,都已經說明了哪種衣服合適。遇有一些主題玩味的派對、特色宴會…等,主人家會希望客人一到埗即能進入那宴會氣氛,於是訂明 dress code。

Google 硬將這組詞譯為「穿衣規則」;而又有些食古不化的裝文明,硬把英文版中的 dress code 位置,依樣葫蘆在中文版相同處印上穿衣規則;將一件本來是善意的禮儀變了命令。

近年香港的中文改為主文化,英文次要;原先西式的請柬設計精美,就索性硬按英文格式排,填入中文字。

這倒也算了,見過機構的請柬中文版上硬將這些 dress code 作翻譯,笑話百出。

比方說:硬要在中文上訂「行政服飾」、「端裝晚服」、「企業便服」……這些是什麼樣對來賓的服飾所作的指令?行政服飾,我們當成套裝好了,端裝晚服是什麼意思?不能露胸露背嗎?企業便服又是什麼,是公司的制服麼?

其實,香港這華洋雜處超過一世紀的文化下成長的,對於不同的宴會,大概都懂得應請客的身份品位、所選宴客場地、宴會目的…知道如何穿衣,真的極少參加宴會的,身邊怎麼都能抓到個會點撥一下的。穿錯衣服的一般只會是個人問題,例如太過於想表現自家身價,把整副家當都戴到身上 (我在某個教學場合見過某學校的家教會校董,把身上所有可戴鑽石的地方都配有鑽石,可惜不是整套,全都是零散設計,又搭配不上,衣服也不搭配)。

所以,如非特色主題宴會,例如大會希望全場來賓穿動物皮圖案衣服來配襯以非洲大草原的場地設計,又或其中一款最受歡迎的晚會主題:大上海,dress code 注明請女賓們穿上旗袍……之類;否則,這 dress code 大可免了。

我年中收到很多女性朋友打來請教:「我要參加XX晚會,不知該穿什麼?長的怕 Over 太過了,短的又怕不夠莊重失禮了。」單是討論宴會該穿什麼就夠寫一個專集主題博,而且跟時尚一樣,每年都有更新;就是同一個主題,不同年份都可以有不同玩法。女性在宴會中都是焦點,所以花的心思時間都是心飴之。

也遇有男人來問,不過,通常簡單幾個問題就能打發他們。因為,一張圖就清楚表明:

夠清楚了嗎!

不是不能玩味,那是另一個層次的了;如果你的穿衣品審眼光、對自己身型的認知、對自己形象的明確、最基本的自信心都未夠好;就先走穩陣派好吧,畢竟品味不單只靠一夜裡穿件什麼,就成令女人一見注目的紳士男的了。

台灣宜蘭:錢塘江餐飲工藝會館

發表留言

台北的好友為我準備了一席菜。

前往的車途上,試圖相告我們比原訂的人數少了,尤其是同行男仕只剩下一位,怕訂的菜過量,吃不完就浪廢;誰知,菜館那邊回覆:「改預定人數要在48小時前辦,否則不能改。」

什麼菜館?好囂張的規定啊!

「他們只訂剛好合用的精選食材,所以不能改動;說是減不得,增也不能。」負責打過去的朋友說道。

嘩,這口氣更大。好!我忽然好想去會它一會!

地方剛好就在當年我和藍藍老遠跑來手作了一天鄉土玩具和捏土的一家叫客人城的附近;朋友車子停了在一列大招牌前泊車空地——錢塘江餐飲工藝會館——這名字令我好奇,餐飲、工藝、會館;好像三個從來不連在一起的,各有個別功能的環境名詞,忽然連在一起,說怪不怪,但說容易理解也不易。

途經餐廳裡每檯的桌面都超大,單是這點,香港就一定做不到。

原來桌面這麼大,為的就是每道菜都非常大;盤子固然大,裡面奉上的食物也會用非比尋常大的裝飾盛配著。

不過,相信也因為這樣,廚師在盤子上的擺設和配搭的藝術空間也就更大。

食物超過八成都具有非常高水準,但不能蓋括到哪一種菜式、哪一種造法;引用香港常稱之「私房菜」一類去,當然我們得了解,怕且香港是沒有一家私房菜,能提供這樣大的排場了。

這一頓,大家都飽得不能動,無論平時是否都熱衷於網上發佈生活的,都禁不住拿出相機,一於先來個「美女廚房式的嘆喟聲」,接著手機相機先嚐,再下去才是祭我們的五臟廟。

DSC_6082DSC_6110  DSC_6088 DSC_6092 DSC_6093 DSC_6094 DSC_6098 DSC_6099 DSC_6085  DSC_6102

DSC_6084

This gallery contains 13 photos


1 則迴響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飛大馬已經不是第一次,但飛到沙巴東面某個小島則還是首次。

對這個小島不算陌生,早在二月開始,協助集團成立那邊的離岸分公司時,已經稍稍對當地作過些文獻上研習。

這個小島叫——Labuan 納民

最初聽得大老闆指示,要在這處成立離岸公司,並將協助有連繫之銀行集團,申辦一個離岸銀行業務牌照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掩不住嘴角笑意:「什麼,沒聽錯吧,難民島?」

終於,連繫之銀行要開幕了;我被指派過去協助他們的開幕盛典。那是在開幕前兩個星期才接到的通知;當接到手上所有資料細看時,進行狀態把我嚇了一驚:「什麼?什麼也都還沒有開始?」

怪不得要我出動!可是,我對當地不熟悉,去當空降將軍,人家一眾原公司的籌委人員又會如何想法?

老闆說:「那邊的總經理已得他上頭指示,會絕對配合你。」話雖如此,眼前只剩下兩個星期,大家不是以為我真懂魔法吧!

天 幸,那邊公司早已有一隊八員,被委派作為這個開幕禮的籌辦單位,只是這些人員還都是新聘的,本身也來自不同部門單位,只不過沒誰個有這方面經驗。 這樣的大盛典,直是他們平生第一次面對的大宴會;雖然請柬早就發出了,秘書也早開始協助 RSVP;但左右除卻這些,統統都還停在「等候指示」的狀態中。

沒 辦法,最快得在隨後一個週五,就得拖著行李上機獨自起程。一隻30 吋的行李箱,放得滿滿的不是衣服化裝品,而是一應要從香港帶過去,作開幕禮用的道具;計有,剪彩用的金剪刀十件、真皮托盤附手造真絲織錦緞墊子、送開幕嘉賓 的紀念品、送給主禮拿督的紀念品、十五位女生當日所穿著的制服、到場嘉賓簽名冊、絲帶花球……等等、等等。

秘書所訂的機票是週四早上,方便我到達時先跟大家會會面,休息一個晚上,次日早晨就到那納民辦公室去跟籌委們見面,之後週末可以預先作一點場地考察。

在 香港機場登機,無任何困難;相反,我一向好享受獨來獨往的自由感覺。買下幾本娛樂雜誌,是小鹿的要求,他在早前被派到那邊工作,認識他是另一個有趣故事, 希望將來有機會提及。 好些日子沒有見他,雖說偶爾他會在MSN 裡要求我開動小眼,讓他看我一下;這個昂藏七尺大男孩,有時會像個小男生跟你瞎纏,怪討厭地,但作為老大姐的,有時也總自暗裡歡喜。

抵達 阿庇機場是中午,由於早就知道要耽在這裡轉機層兩個多小時,滿想挑個好餐廳慢慢嘆個悠閒午餐,就好先消化掉一個鐘頭。跟大馬很多小島機場一樣,阿庇的機場 還算相當光亮清朗了。   我時常都以提取行李處的運輸帶作為機場規模的評估 (當然有些只專當國外轉機、運輸機等的機場則作不得準)。面前兩條舊式運輸帶在轟轟轟轟地運作,抬頭班次指示燈還是那種固定式亮燈號碼……我告訴自己,還 是別要抱太大的寄望。

過海關時,忽然發現手上的行李單,目的地竟然是列著「阿庇」;一定是港龍那位空姐的疏忽,剛才不是已跟我確定過我目 的地是納民而不是阿庇嗎,結果還是要出錯,真氣人!只好先提一次行李,再跑去登記處轉航班去。  海關人員指示我要先提取了行李,到下一樓層入境登處重新登行李,自己才再回到這層轉機處。

阿庇是旅遊區,英文不是個問題,但溝通有時不因為語言;這位包著頭巾的馬拉關員,在我問了好幾次有沒有電梯可達時,就好不耐煩地指著那個唯一離境通道——那是一條高樓層轉兩個大弧圈的步行樓梯耶。

「我需要行李員啊!」我指著我那30吋行李箱;女關員沒有改變她的語氣和手勢,只有更肯定地把她的食指向下指,可能是想說樓下有。

沒錯,我是用我一雙手,跟這個又超重又超大的行李箱,博鬥著地逐一逐一階級爬下去。 感謝關員,她先替我花掉十五分鐘,只可惜我還沒有吃,連丁點早上吃奶來的力,都使盡了出來。

總 算甩掉行李箱,爬回轉機層;細心一看,一條直直迴廊,通共只得八間小店:書籍的、馬來傳統衣服的、小吃的、巧克力的、玻璃陶瓷的、書本的、香水化裝品的 —— 只有一個開放式的吃攤;統共放著三個自助餐使用的有蓋銀盤子,打開蓋來,是那種抄雜碎拌著濃茨汁,賣相倒胃口之極的菜汁物體。

肚裡正餓得咕咕直叫,還是只好買了巧克力、薯片和冰條來充飢。 冰條方方長長一條一條很可愛,有點像泰國賣的那種模樣;但這裡是比較重奶的份量;第一次能吃到大樹菠蘿和榴槤味道,還頂不錯啊;然而,用來當午餐就實在很不是味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3年10月

有關這個旅程的文章: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納民之旅二大陸小巴式飛機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納民之旅四休息和憂心

納民之旅五週日小鎮風情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納民之旅七開幕閉幕再開幕

納民之旅八高潮一夜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