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是苦是甜

女兒越長越高,於是……

媽媽本來已習慣多年在週末讓兩腳履回平地,現在只好都堅持與惡魔高跟鞋不離不棄。——喂!媽咪,妳好像連我嬰孩時都穿著高跟鞋帶我上街的啊!(咦,又好像是這樣呢!)

媽媽本來隨身帶備一個肚型咕臣讓女女可以在長途車程躺下,又練有麒麟肉臂方便女女依傍。——喂!媽咪,妳上兩次車程好像一直睡在我臂上啊,還大叫好冷,要吸我體溫啊!(所以是時候要拿走那個肚型咕臣和麒麟肉臂囉!)

媽媽本來被要求在家住地區,必須穿得一個標準媽媽模樣,怕老師們見到會訝然!——喂!媽咪,現在我的老師不也是妳的老師嗎?(咦!那麼我以後可以穿得跟女女一般樣囉!)

媽媽本來想將一些自己再無機會穿在身的青春潮流款式,把美麗幻想投射一下在女女身上。——喂!媽咪,妳買這衣服誰穿得下呀,妳看我小腰有腩會凸出來呀,妳別再買這種裙子好不好呀,好短呀!領口好低,太暴露啦! (所以媽媽還是叫娃娃穿啦,她們不會大呼小叫投訴啊!)

哈哈哈哈,以上情況並無虛假,只不過將生活中小節誇大了點;實情是,看不慣藍藍比我長得高,說話還要比我老成 (她說:「媽咪,你乖啦!」),穿衣還要比我保守 (她說:「我是個阿婆嘛!」);但其實我心裡怎麼可能不甜甜的;看著她長高長大,我還是老懷安慰的啦(究竟有沒有形容詞沒有老這個字呀,老老聲!)

 

下載


 

此文原記:別緻BEE | 24/07/09

[1]

好溫馨呢, 藍媽媽!

傲雪
[引用] | 作者 傲雪 | 28/07/09 12:01 PM


發表留言

好的鏡子下才能教養出擅社交的孩子

我對自己所住的屋苑感覺很好,原因是我常會踫見一些有教養的孩子——

在電梯中,孩子主動說:「姨姨,早晨!」(注:我並不常踫上他,所以並非識得我而叫。) 而且,不止一家的孩子,很多時都有不同家的孩子也這樣做。

在電梯中,孩子在彎下身弄鞋帶,跟我說:「姨姨,不好意思。」(注:她跟我的身位之間還有很多空位,她並沒有弄到我。)

電梯大堂中,孩子的女傭會叫早,會提孩子說:「早!我上學呀。」「我放學呀。」「伯伯,吃過飯了嗎?」

……

當然,之所以遇上這些,也先要讚一下大廈的看更伯伯;他喜歡站在大堂裡,有時又會在入口閘門透一口新鮮空氣,見住客都先打個招呼,見孩子都一定會笑著說:「早呀!去哪呀?」「今天穿這麼漂亮整齊啊?」「今天頭髮梳的很好看呢。」驟看文字以為他輕佻?絕對不是,他是很樂意跟孩子們說話,問問老人家,有時也跟女傭們說兩句新聞。就是下班了,在小社區其他地方遇上他,都會笑著打個招呼。

他是很敬業樂業。

上面說到的那個小女生拾東西故事,我當日就記過在面書上:「今早出門,電梯裡面有個四五歲小女孩正同爸媽一起,她站我身邊;我忽然聽到她說:「不好意思!」原來是跟我說的,她想要彎下身去弄好鞋子的魔術帶。我讚她:「我極少聽到小孩子說不好意思呢,妳好有禮貌啊!」她竟然只低低頭笑了一下,媽媽代答:「她比較會留意大人做的她就跟著做。」這麼輕輕一說,一家既坦然接受好家教的讚美,又簡單一句就表現出得體優雅。我已經多久沒有遇上這種感覺的對話啊。」(記於2015年9月某日)

另一個小故事,是今早發生——

樓下一個小男孩,正同一個正在修剪幾棵米仔蘭的女花王對話:「我們要清潔香港,不可以滿街垃圾啊。」「對呀,所以我正在清潔它們啦。」「我不想見到滿地都是葉子。」「那所以我把它們剪好,都剪好後就會掃走啦。」「你把葉子都剪落地上就弄得地方不美了。」「它們太多亂枝,得要剪得漂漂亮亮過年,而且,那些枝就不會弄到路人的啦。」「哦這樣,但是我仍不喜歡地上有垃圾,一塊也不應該……要清潔香港的…」「得得得…」女花王還笑容滿面的。這小男孩看上去不足五歲,說話伶俐,很堅持意見,但竟可以保持不高聲爭辯,在這細節上看就知道是來自有教養的家庭。另一邊女花王也一直保持笑容,能看出真心享受她手上的工作,和跟這小朋友的對話。

我很幸運恰恰看到這兩個身邊發生的小故事;而我深信,只要細心感受周邊,你也能踫到。

見過很多孩子在家長面前表現著很聽話很有禮的模樣,可是,當家長不在身邊,而都能夠見人打招呼,對答如流,面對不喜歡的人或事或對話,都仍然保持有禮,而且不謙不卑;這才是真正的,家裡長年耳濡目染的好教養。

我們試將上面一些角度換換,就知道形成這樣子的,在現在都市中,隱隱變得不易了。

首先沒有一個這樣笑容滿面,日日充滿正能量快樂值勤的看更伯伯;女傭帶孩子下樓,有多少個會主動叫人?莫說女傭,我相信早上起床也不見得有家主會愉快的跟家傭說句早?孩子呢?爸媽不先習慣說,孩子就會慣性忘了說。乘電梯,見到外人,都是鄰居,又有多少個會照面叫聲早……這些場面,相信大家都絕不陌生!又或許回我一句:「有……不多嘍!」

其實,都是鏡子效應;快樂,睦鄰,欣賞,回應,互動……都是鏡子;孩子們會在旁仿照著,學演著,然後——成為好習慣。

我聽過有家長跟我說:「這些日常禮貌,我們都有教;但不提他(孩子)就不會主動做罷了。」我直接答:「因為你們自己沒做嘛。你只一味指示他做,那是命令不是習慣。」

我親眼見著;看更伯伯在跟一個鼓著氣的孩子說嗨,他看一眼不答。另一個孩子歡天喜地從電梯跑出來,見到伯伯就叫:「伯伯早!」伯伯問:「今日上課不是穿校服?」「我去開生日會。」「哦!好開心的啊。」那個鼓腮的孩子也不示弱:「我今日也有生日會!」

想孩子成長後擅社交,會跟不同的人溝通,會交得同樣有好教養,好家庭背景的朋友,會懂得尊重人,會敬愛長輩;家長們,今日起先調整一下自己日常,對家裡人,對孩子,還在在外對其他人的主動性和反應了。

34

 


發表留言

住天台還是住露台

從澳門回航,後面的一對父子令我從半夢半醒的船晃中醒過來;無意細聽——

「爸,我好想住天台。」

「不行的。」

「我喜歡有天台,我要住天台。」

「天台不住人的。」

「為什麼?」聽聲音語氣,孩子大概六至八歲間。

「天台不是住人的。」

「有的啦,我有見過。」

「不行,天台不是住人的。」那父親還是這樣答著。

「……那好像是叫露台嗎?」孩子忽然說。

天台跟露台是兩碼子事情!我反好想聽聽他爸怎答。

「露台也不住人。」

「為什麼?」

「露台不是住人的。」

「我好喜歡露台啊!可以望得好遠,我好喜歡的,爸,我要住露台,住露台,讓我住露台……露台啊…住露台,我要…」

無錯,裡面只夾雜著他爸的回應:「不行。」「露台不住人。」「不能住露台。」

這裡,我想討論的有幾點;

如果你是那孩子父母,你會如何回答?

如果那孩子一直糾纏,你會如何做?

我們會說:「看!這孩好瞎纏,所以他爸爸才沒理會他的力氣!」這樣嗎?

其實我女小時候也是個每事問,我也不見得每一次都極具耐性,不過;一,她不瞎纏,二,我們從不重複回應。

我們要求有質量的對話,對小小的她有這要求,對自己也同樣。

所謂質量的要求是;逐一解破孩子的好奇點。不要認為孩子問問題是胡來瞎扯;他們只是不懂問,但我們若不懂就問而答,或引領向前移到下深一層的話,那他們得不到滿足,就會出現瞎纏。所以,每個答案之後,通常我會加上一個小反問,讓孩子靜下來,思考!

如果我是那孩子的父母,我在第一個間題裡就答:「天台不是用來住人的,天台是用來作為一幢大廈的公共使用地方。」孩子自然會問:「什麼是公共使用。」於是我們就會接下去變成「公共使用」的延伸探討。要是孩子問題又回到住露台去,我也會反問:「你知道露台和天台有什麼的分別嗎?」引導孩子去思考他曾見過的環境,從腦海影象中做對比,例如:「露台在自己家裡連著的。」「天台有可能從家裡連著的嗎?」「露台有頂蓬的。」「那麼天台有頂蓬的嗎?」「如果連著家裡的露台,你可以讓樓上樓下其他鄰居來睡在那裡嗎?為什麼?」「如果那天台是公用的,又可以樓上樓下鄰居隨便上去天台睡的嗎?為什麼?」「孩子你見過的天台又是有些什麼?那些應該是單供應一個家庭的,還是全幢樓宇的每一戶家庭呢?」

看文字,可能懷疑這對初小的孩子很深奧嗎?並不!這是日積月累的討論和思維組織的逐點建設;正是萬丈高樓從地起,談到哪裡不明白,孩子自然會進入靜態思考,父母也可以稍透一口氣,又或試向孩子記憶影象旁敲一下。

孩子的理解力從來不能看小,這是我的真實經驗;不止用在我自己女兒身上,而是每個走來跟我說話的孩子們。所以,人家的父母,不要奇怪孩子都愛找別緻姨說話,因為我從來沒有當他們是「什麼都不懂的臭屁孩」。

別忘記!我們當初都希望下一代比我們看得多看得寬看得更遠更大!

別忘記!我們當初都希望下一代比我們看得多看得寬看得更遠更大!

 

 

 

 


發表留言

中秋節娘家團圓樂

自從藍藍長大了,雖然她還算是很「群腳」的女兒,節日總也撒嬌,買點小玩意;但總是應節的多,真正陪著她玩的童趣,畢竟越來越淡。

家裡孩子樂,就恰有弟弟的一對兒女補替上了。

這日當藍婆婆忙準備晚餐,待我們三弟妹三個家回去跟爸媽吃中秋家庭宴前;侄女抓住藍藍大表姐先玩一個下午;切甜甜大白桃、摺小船和彈跳青蛙。藍藍表姐終於找到陪她玩森林家族的伴兒啦。晚飯後,兩個還一起造湯丸。

而「張家細佬仔」 Karsten 已經三個月,會認得人,要跟人「對話」,會笑,最愛看著自己的拳頭沉思,然後,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吃這一回事。

這種菱角,是傳統民間小玩意;老爸在我們小時候都給我們造過來玩。我們都記不起這回事,但今日他又給他的孫女造一個,我們又重溫了兒時的中秋事。

節日是小孩子最愛的日子,而中秋更加是孩子們「夜遊」「夜樂」的特別御准日;那些燈籠總是掛著孩子們的期盼,然後四周掛著彩色繽紛的歡欣!

20140907 collage_cheung family mid autumn

 

 


發表留言

長輩

這一晚,參加了夫家的下一代的一個婚宴;是大塊大姐姐的大兒子小登科了。

迎娶的女生已相戀七年;原來那年介紹我們夫婦認識時,晃眼已是好些年前的事情。

大塊是家裡小兒子,上有幾位哥哥姐姐;在我第一次以大塊女友拜會未來夫家各位時,今晚當新郎官的這個大孩子,才上小學不久。

婚宴前大姐姐這位新奶奶,在娘家趁冬至晚飯,召開家庭會議;為的就是通知各弟妹,這晚兒子婚宴的安排。

這家人向以男丁眾多,過往都是自己以上門親家辦迎親,霎時不慣是大姐姐夫家迎親,大姐自己一時也沒意會,說了老半天,大家才發現今次角色位置都誤會了。

我這個向來是這家裡最小的媳婦,卻也不能避免,多了個「舅婆奶奶」名號。 當然這稱號,現在早已不流行——

只是話說古時,新入門媳婦,正是初歸新袍,等同落地孩兒;被視為家中地位最小的,要服侍尊長們。 入門時就是要受各長輩訓話,在入門斟茶禮,一跪叫人,均以將來孩子的稱呼為稱論;那即是說,新婦本來在閒時可跟夫稱媽媽兄弟為舅父的,在入門新袍斟茶禮時,大衿姐就會代稱舅父為「舅公老爺」,道:「新媳婦向舅公老爺請茶!」如果夫君要稱伯父的,新媳婦就在新袍斟茶禮時,喊句:「新媳婦向伯公老爺請茶!」

現代人婚宴,這斟茶禮,留是留了個傳統,但有否大衿姐在旁侍茶,代這羞答答的新娘子叫各位長輩,就大多被免俗了。

以為當眾面對新媳婦迎面喊我「舅婆奶奶」一名,得以免疫了?

卻誰知早前閃電結婚的另一個侄兒,太太肚裡的孩子下個月就要出生了;呵!這下避無可避,下個月這個新生命將直接稱呼我為「叔婆」。

看著這夜新郎新娘的成長影片中,有一幀是他和妹妹在一棵聖誕樹下,戴著紅的聖誕帽咧著嘴巴笑的孩童樣……

那些年,我新婚,聖誕為孩子們辦聖誕派對;為夫家當年十個侄兒女、姨甥們;那些被我笑稱為小魔怪的孩子們,為他們選禮物,構思遊戲,安排有趣派對餐單。

現在,小魔怪們都長大成人了!我,這個「細舅母」、「孻嬸」,往下就是,等待新一輩的小魔怪們來臨,稱我聲「舅婆」、「叔婆」來啦。

認老?!倒不!加倍保持青春,當個青春叔婆也不錯啊。不過,想起小時候,媽媽總說我對一位「叔婆」總不允喊一聲「叔婆」,無論用什麼甜頭誘之,我都一臉狐疑,緊閉著唇,一聲不響;就猜我認為這位叔婆看上去過份年青,我覺得成年人是在捉弄我的。很快的將來,我可能會見到同樣的狀況?要是如此,這倒反覺有趣吧。


發表留言

我家孩子的第一個娃娃

侄女上次一直指著想要我那個限量版的水滴大娃娃,但那個的鬈鬈金髮和髮上的小頭飾配件,實在不適合讓太小的她玩。

見她喜歡,我專程去訂了個小號的水滴娃娃,名叫 Alice;原來她倒沒騙姑媽,一見到小洋娃娃立即摟著不肯放。

想起女兒小時候,我那時年輕媽媽,只管把自己喜歡的都買給女兒當玩具;結果一個限量版的16″娃娃,就是女兒自小都珍愛玩具,都給搞得滿頭金髮打結,衣衫襤褸;結果上幼稚園前把頭髮剪短的女兒,要求我把娃娃的頭髮也剪短。

好吧,可是,剪了後,她又嫌娃娃的頭髮不會重新長長,覺得她不再漂亮了,就慢慢轉愛她的 Toy Story 紅心小馬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