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執到寶貝一對

好友住台北,過去幾年雖無太多共話,彼此兩家下一代也有連繫。

Facebook 本意甚好,像這種遠方好友,不必時常記掛問候,想起就去她頁那裡看看近況,留一兩句。不過,幾次Facebook 過訪,已見好友再沒任何更新。問之,她說近年家遇新變;忙著,把精神時間都留給子侄,子侄長大了,相伴著的就是老了的媽媽。於是走動出埠的機會更是難。

說著說著,上一次去台北而有時間相會的,晃眼有好幾年。見手邊工作快成,就說我多走一步,我來台灣相會吧。

踫巧,兩劍也說了好幾趟,夏盡抓下個週末加上前後,又出去短跑一次;見我計劃要出走台北,就說一起吧。

IY 原是我網友,跟小時候一起長大的兩劍完全不認識。這下先得問明兩方朋友都願意,也幸好有 Facebook,IY 常見我近年跟兩劍外遊,先就感覺不錯。

約得兩方合成,主要的核心在我,偏偏我的工作時表總是每每在出發時多變得最厲害。工程上的瑣事,常規工作又突插有事;我遲遲編不出出發日期。原也好想先行早兩天出發去會會台北另外些朋友,再接兩劍;結果在出機票的最後一刻,還是得改回去三人一起出發,那前面兩天的呢,就是取消了嘍。

面對這種隨時在變隨時在改的,沒幾人能明白,可能兩劍之採「隨緣」「妳自會盡力安排,我們不吵著妳」「我們去哪裡都一樣開心」的態度才能配合。今次旅程的順利,還當然要有賴這位向來比我還要細心體貼伴兒的 IY ,都說台灣女人比較熱心心思細密。我才只不過看上她早前替侄女拍下的一張照片,宜蘭這旅程就告啟動!

21104442_10209012705746464_1456719271_o

在開始記宜蘭一旅之前,先跳到由宜蘭回到台北一件瑣事。IY 為了我們的行李,專程開輛比較大的車,也因為這樣,在台北市街難於穿梭,於是就在台北車站對外的路上放下我們告別。

兩劍未來過車站前這舊商貿區,見前面就是家幾層的精品批發零售商店,又有行李箱暫泊服務,就進去逛。

店裡地下層都是些很老派的飾物,我原本沒打算買啥,卻結果讓我看上一對放在偏角不顯眼處的一個小籃,裡邊亂七什八幾件大概是櫥窗裡的裝飾;躺著一對——

KEWPIE BABY

22045639_10155251006201896_4334297590590358302_n

他倆身穿一套灰色情侶晚裝。男這件 tux 衣料還相當堅實,那頂小高帽的黏貼膠已溶,因為太小,不易修復。女的是高質雪紡配蕾絲的拖尾紗晚裝,可惜雪紡部份太薄已老化都裂開了。

因為沒有註明價錢,我還以為是非賣品,還幸好我問店員,她見我有興趣,很熱情問我知不知道這種丘比天使,還不停游說我她們只是一直在櫥窗裡,要不是整幢店要進行大裝修,才不會要丟棄他們。於是我花了二百台幣,把他們帶返我家。

他們臉上的眉目眼神都讓人看著歡喜。在網上翻看過 KEWPIE BABY 出品的,看他們背上的翼、頭髮都比德國出品所造的精巧,而眼眉和黑眼珠,也較近似是出自日本作品。只可惜,近廿年,這 Kewpie Baby 大多已被改成塑膠製品,像這種陶瓷擺設精品已蕪。

我像獲寶般高興,來到我家,還怕沒有新衣服麼?!以後就好好的住進我家裡啊!

22049898_10155251009806896_5901192192585294003_n

每個旅程我都買一件具代表性的寶貝;這一對正好表現,標價不代表它本身價值。

我看一件事的價值從來不因為任何外人評語因素,我活到這個年齡,自有自己所厘定的方程式;讓我感到高興的、有緣、難得互相配合的;都會是主因。有說這是自我不理旁人,靠近的人不認同是,我也就毋須太多顧慮,反正我可不能為讓全世界看懂我選擇而反令我自己不高興。

反襆,不止於言行,應是心境;也之所謂初心。Kewpie Baby 背上還沒長出的翅膀之時!


4 則迴響

告別娃醫B爸

今日突然接到一位因為我和藍藍的娃娃,而加盟了娃友行列,近年對收藏那些大眼睛有關節的洋娃娃發生巨大興趣的女友通知,說專為大家娃友們醫治娃娃的B爸不幸過世了。〈前有撰文:娃醫

B爸——娃界的一位大國手,用仁心仁術來形容他絕不誇大;他從來不懨其煩各位登門造訪的娃友們的奇難雜症(娃娃的問題),他一直無私地教導各位娃媽娃爸們 (注:娃娃收藏家都愛稱自己收藏的娃娃為孩子,而自稱娃媽/爸)。

他總是常常跟大家笑言,又鼓勵大家在玩娃這事上多學習;要知道玩洋娃娃、洋娃娃收藏家這圈子裡其實不存在年紀分歧,這類具有關節的洋娃娃,每個本體最基本的售價由$1,000-5,000以上不等,有收藏價值的有甚至可以超過萬元市值一個。而且,很多娃娃的關節都需要「拉根」這根不是錯字,是指拉動關節位的橡根;需要特定的工具和技巧;還有每個洋娃娃可以經過重新打磨五官、改妝容假髮、換眼色、改身體甚至重新噴色加雕塑打磨……等等。很多經朋友轉介找上B爸的店來求救/教,像我和藍藍。

我大概2006年在網上見到一個改娃,面頰上有一顆小小白色的心型,就像「娥羅納英雪花膏廣告」,娃娃樣子好甜美,眼睛特別的水靈靈的;我就與當時一位彼此因為 Barbie 收藏系列 Pink Box 而結識的台灣朋友說:「這娃好可愛,想買一個,知不知道在哪裡有賣?」

娥羅納英雪花膏廣告.JPG

這台灣好友一有空就替我在網上搜尋,然後我們開始留意上一個大眼娃娃——韓國設計,日本出產的 當時購價只不過三百多港幣;Dal 系列中 Coral;她好像小時候的藍藍啊,整天都嘟著嘴巴的。

568160994_cd43ccf657.jpg

就這樣,我和大塊就買了這個娃娃當藍藍11歲生日禮物。而由此,我這個本來就喜歡收藏 Precious Moments 及 Pink Box Barbie 的媽媽,就開始陪著女兒,一起開始我們與這些關節娃娃的生活。更具趣味的是,因為網絡科技,我們在娃娃論壇中找到大班同樣喜歡收藏娃娃的同好者,我們會搞聚會,會在網上分享各式資料,會互相學習。

然後,我們認識 Chic の 堡的一家專賣娃娃各式假髮的店子,叫 JOSEPHINA DI VENETIA,名字總記不住,但大家都愛稱店長 B爸。他是這娃娃假髮的生產商,但更愛修整各式娃娃。

他從來不介意誰介紹而來、有沒幫襯買他店裡產品、究竟上次給詳細講解後有沒學好、有沒聽教如何好好保養娃娃、是否新學初手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去求他幫忙;他都不厭其煩,一一都給我們送來店裡的娃娃們醫好、弄好、換身驅的換好,全不收費;還每每搞好娃身上給我們亂七八糟搞出來的,各式各樣的壞損,和給娃娃改造的古怪要求。

他敬業樂業,初見他會覺得他強嘴不好相與;但其實他說話神態這樣,手裡可從來沒有拒絕幫忙;時時捱不過大家磨蹭軟語,他就手不停給娃娃弄弄這弄弄那。他從來不硬銷自己店裡產品,可是大家都很樂意跟他買配件;而且說實在的,他工場出品的娃娃假髮質量非常好的。

只要相見熟了,他會一邊手給娃娃改身,一邊笑著跟大家打趣。

大家總記得他手裡一管紅色膠漿,他稱「血」,有時會跟娃娃做手術時,笑著:「總要流一點點血的啦,沒血怎麼像樣?」

他店子背牆貼著大家的「孩子」照;有一天,他跟我另一個也玩娃娃的好友說:「妳們還沒送過我孩子照。」

「你背牆都滿啦,我們不好意思送你,怕不及你背牆上那些拍的好看。」

「笑話,各有各好看。誰說沒空位,挪一挪就有。」著我們給送了一幅,又說:「遲下搬店,得再送一張更漂亮的給我掛著。」他身後大大說說都有近幾十幀,他卻張張珍如拱璧,如數家珍;每個在他店的熟客問到,他都能指這個是誰的孩子,那個又是誰家的。

他對大家的笑語,實在難以忘懷。

離去的這樣突然,我們像損失了一個娃娃教父!

只希望 B爸 你一路走好,太太和女兒都能節哀順變,勇敢未來。

我知道日後每次摸上 由B爸店出品的娃用假髮時,我們都會懷念 B爸你。

朋友,好好安息吧!

送上都是曾經得過 B爸 細心照顧過治療的孩子們,他們還是用著 B爸 店出品的頭髮。

puppehouse 副本.jpg


歡迎瀏覽其他我們娃娃的世界分享


1 則迴響

娃醫

「博文重貼」

原文記於:mysinablog 別緻BEE | 08/01/08


 

自從上次在室內運動場上,皇子玩得太興奮,連頭都掉了出來後,我和冰藍都為他的頭而苦惱。

先是哭著臉求大塊爸幫我們當急症醫生,冰藍連忙在網上各個娃論壇翻資料給爸爸,可是大塊研究了老半天,不得要領,正打算拆掉頭後兩顆螺絲後,要把皇子的頭割開兩半——一聽到這話,我們立即把皇子搶回。天呀,給大塊這樣瞎搞,皇子還有剩嗎,他可是粗手粗腳的大粗人一個。

自此,我們送了皇子進「袋袋醫院」靜養。 (把整個肢解軀體放入一個布袋裡靜養)

憑四周娃論壇所傳頌的一位「B爸」,登門去找,不果。

以為皇子都不能重新啦。

誰知,上週末跟冰藍重再去旺角Chic の堡,原來之前相傳的店舖樓層錯了,應該是三樓。今次,我們找到了!

更想不到的是,B爸竟然是不收費;這令我好生尷尬。

原來B爸本著跟太太同樣愛這些大大小小娃娃,太太這店原開來是為賣娃和娃用小配件,只是見娃破損改動的問題也多,久而久之他也就成了替太太的娃娃們修整,反正幫太太在店裡幫忙,於是很多有娃娃的人們在遇有問題時都來找他,他也就成為了娃的專家——傳說中的娃神醫。

聽見B爸女兒也是我女兒年紀,也是一家子在玩娃,感覺好親切。

原本接下來幾天都有事忙不能去娃爸那裡把皇子接回來,卻竟然大大出乎我所料,大塊自動請櫻說替我去接皇子。

大塊本來一直對我和冰藍玩娃的沉迷,雖不至於嗤之以鼻,但畢竟一個昂藏六呎的大男人不好意思太出手搞這些娃,對冰藍玩娃還沒什麼,反正她第一尊娃還是大塊買的;可是嘛,對我玩娃就難免有點嘀咕。

上次赫然在街上踫見不少女生爸爸都主動過來問這娃娃,還請冰藍讓他們為娃娃拍照,才不至於對我們又娃袋又娃箱的太厭煩。

也許是這些天,他發現老婆又轉了風向,整天到晚在為娃娃們造衣服,每朝早又見娃娃穿著新衣裳站著向他微笑,他也只好接受了這感染吧。

當他向我報告:「剛向B爸請教了怎麼醫治妳的皇子啦!」還在裝帥跟談論頭先不要上膠黏合,手臂有破口,難保很快又得要做點手術時,他才好做。

我不禁芫薾,我知道他疼我,疼冰藍,所以他疼我們的娃娃。

大塊啊,難道你不知,我們其實好想你來當娃醫塵博士』啊!


B爸 (8201 8680)
Josephina Di Venetia – DOll’s Accessories
彌敦道Chic の堡三樓327室

18-oct-08-by-bigi_2960990931_o.jpg


發表留言

台灣娃友的聖誕禮物

對於我是一位「娃友」這個話題已經說過不少。

(有興趣翻翻我舊文我是個怎麼樣的娃娃玩家可擊這連結裡的幾篇文章。)

或許有些朋友已經慣了我這麼大一個人還玩娃 (恐怕還夠膽量在我面前說這個話的,一定得給我吵著個小時);可是,還是有朋友認為玩娃是我堅持天真的原因。

給大家介紹一些我因為玩娃娃而認識的各方各地朋友;近我年齡的人們,如果你還是覺得自己的社交世界很寂寥,可能就是時候認真地去發掘你的興趣,別再閉起門來呻吟難交友,難有知音,和老化得太快。

上次與一班中學同學聚舊,有位比較少見面的問我:「看妳 facebook 裡,認識的朋友可多哪,妳交遊廣闊呢。」我笑說我有好幾個朋友圈,他們可以完全無關連的;就像玩洋娃娃的都一大堆。

「那她們都是妳女兒的朋友嗎?」不一定,雖然藍藍都是洋娃娃收藏家,收的比我還多,但跟我交友的,未必就認識她。

朋友聽來一頭霧水——

來!今日讓我介紹一位——台北的娃友阿茶。認識2009於網上娃娃的圖片分享,以及在一些以娃娃為論壇的討論區;剛項我2010有個半工半私的台北旅程,可以騰半天時間,就相約一聚。

DSCF7203

談笑當然是共歡,才能繼續發展友誼啦。

之後大家都時有往來,在 facebook 裡互相開始有了更多娃娃以外的交流,又隨著她的女兒成長,我們有時也會說說孩子的事情,已經不單止於娃娃孩子(愛玩娃的都儘喜歡稱自己的娃娃為孩子)。

今年十二月初,茶給我短訊:「姐姐,我想送妳聖誕禮物呢。」

一直都好喜歡茶所拍的娃娃照片,「娃娃向前跑」裡的娃的照片都可愛得很。要知道,跟娃娃拍照,可以像初手那樣隨便把娃娃站住,隨手用手機拍;但,也可以是找場景,量好比例角度,穿好配場景的衣裝,調好光,拍了還得回去做電腦後製……是否很專業?像極了正式拍影片的?

的確是!可能只有更麻煩的,因為娃娃好處是不會動,任憑處置;但同時也就壞處不會動,要擺合適甫士表情就是要多做很多功夫,有很多制肘。

以為她在女兒出生後,也難像從前那樣熱愛替娃娃拍沙龍,可是2014 年幾張更叫我訝然她的心思更勝從前。

10259746_1627952550764860_1438640549178863569_n

這日收到她寄來的桌曆,裡面是以一個她改了容貌的娃娃為三眼觀音佛相,專題「月下菩提」所拍的十二幀照片集成。

照片都花過很多心思,是一件藝術品。

收到這樣遠方寄來一份心意,為這個聖誕添上一份特別的感受。


發表留言

娃:B1 & BEE2

Doll Bee2

Doll Bee2

Doll B1

Doll B1

在一些不玩娃娃的朋友眼中,我可能是個怪怪的媽媽,一把年紀,跟女兒一起玩洋娃娃;又很多朋友以為,為求跟女兒有更多共同話題,自己也陪著玩,真是難得。

其實我本身向來是個娃娃收藏家,自小已經只愛人偶娃娃,對毛毛玩偶感覺一般;看過我文章《我的寶寶—結緣》與《我的寶寶—相依》就明白。

我在90年中,向美國水滴娃娃(Precious Moments)總代理申請成為香港經營權網上銷售店。2000年又把珍藏的芭比 Barbie粉紅系列(Pink Box)限量版轉賣,從而認識了幾位海外朋友,聯絡至今。

玩洋娃娃,是由我影響我家藍藍;當然兩母女一起玩,一起為娃娃做衣服、拍照,帶他們去渡假;都是樂趣盎然。

但對於一般對大眼(或叫大頭)娃娃不大認知的,都會以為我家平常收藏的統統是Blythe(多稱B女),其實我以往都偏愛由韓國設計的Pullip品牌關節娃;直至近來,我家終於有兩個日本設計的Blythe了!

為何要解釋得那麼仔細呢,原因是我想為大家說說這兩個B女的背後故事。

B1 與Bee2(藍藍說媽媽改名越來越沒品味),來自一位本來自小就跟這款Blythe娃娃長得極相似的女孩,她叫Bella,是我好友的表妹。

Bella自小由她姨母帶,由幼稚園時候已常跟著我們幾個大姐姐和她表姐四處去玩。可以說她的成長就跟我少女期有很多共同的笑聲和回憶。

這女生,是家中獨女,人很聰穎懂事;跟父母關係甚至姨母家各人,同住的祖母都非常親厚,是個人見人愛的可人兒。家裡收集了很多跟自己相像的blythe 娃娃,她閒時還去醫院替兒童病房髹牆畫,又跟病房的孩子們說故事。

可是,某日夜裡傳來噩耗,Bella在睡夢中離開了人世所有愛她的人,親人教友朋友們統統在她喪禮中哭乾了淚。她媽媽反而勉力安慰大家,女兒生來像小天使,這是天父恩寵,將來還是會在天國相會。這喪女之痛未復,翌年,丈夫也隨女兒到天堂去。這媽媽一直細心打理著家裡的blythe娃,以慰一腔思念。大家看了不忍,多勸她展望自己在世時光,天父把她留在人世,必有意旨與安排。

我們都靜靜地守望這位安蒂,在Facebook 中看見她這幾年重新在社交中活躍起來,把更多關愛傳播開去;都暗暗為她高興。終於等得她決家把家裡重新裝修,決定把blythe送給有緣人。

好友為表妹安排這些收藏品,把其中兩個送來給我。

其中上面的Bee2,就說一看,就覺得跟我相像。

我把她的頭髮修好,換了個新的妝容;看來就跟我更像了。

這是代表著Bella也在天國守護我這個大姐吧,這娃紀念著我們的相識;那個小時候向我鬧別扭要抱的,像天使般的笑臉,依然在腦內飄著。

Bella,您在天國好嗎?我會好好為妳照顧B1和Bee2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