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台中:逢甲商圈當夜貓子

這遊行程一改再改,原先我打算獨自遊台南回台中,接幾位閨密續玩南投。後來突然插入一個要到成都去的工作,我也索性順遊樂山和峨嵋;另一邊廂,一位閨密也決定提前起行,跟我一同會會大家在台北的朋友。

於是兩個女人選了個週六夜晚飛台中去。

由香港國際機場飛台中,航程只不過一小時35分鐘;輕鬆非常。台灣剛有颱風,正向高雄那方向掠去;氣流不算很穩,但也不讓人吃力。

而由機場搭計程車去逢甲商圈,也只不過是20分鐘的路程,車資依咪錶約NT$300;整個時段中,都輕鬆舒適。

在酒店放下行李,心癢,兩個女人也不怕夜,恃著夜市人旺,跑出去喝一杯。

其實所住的逢甲商旅所處的西屯路,與逢甲夜市中心旺點還是有大約15分鐘步行,逢甲商旅的地區仔細稱為商圈,不算夜市,但附近食肆也有的營業到凌夜兩時。

初到步,時為十一時多,人也有點累,只好在附近見合適的就算。

見到這家,就在酒店對面路不遠處——

14355004_10210345484377077_6800619989353332573_n

有點餓,不想點酒;兩人就點了 地瓜拿鐵, 浮球冰咖啡,香料烤雞翼。

14316785_10210345642901040_8497188813774032026_n


咖啡不過不失,雞翼做得很好。所以,再來,應該只點酒與送酒小吃才對。
地段很好,營業至凌晨2時。
西屯路2段282-9號


發表留言

四川行:夜探健康館

工作的那幾天,我們每日從早到晚一直忙;有時整天下來,只有餐膳時間可以坐一下。而我的工作偏偏是大家吃飯時最忙。

原因是幾位氣球老師都會爭取在席間交流;當翻譯的,當然不可能滿口飯菜地給兩方交談作傳譯啊。不過,每日飯間也是全日最有趣的時候。

主辦方的統籌女仕,自然比我更忙;晚飯後,她問我:「要不要去按按摩?我下盤痛死啦。」

我年紀比她大出好多歲,而且也算是個多年練成的「骨精」,她這個邀請,怎麼能拒絕?!

只是——夜裡,兩女都是第一次來成都,兩個女外出,街上看來也挺靜的,成都不比我認識的城市,行嗎?安全麼?這邊靠近雲南和西藏啊……長居中國南方繁華都會的港燦,有大量恐懼湧現,也份屬正常吧。

她興致勃勃;而大家真的有點見累;她說就打的直往直回就是。她說:「我找到家在高地中心,那邊夜裡都很熱鬧的,有KFC,幾家快餐通宵營業,我看還是不錯的。」兩人UBER,就直闖過去。

20160822_235810_%e5%89%af%e6%9c%ac

%e4%b8%89%e6%9c%a8%e6%ba%90

高地中心在城區還算是交通交叉點,附近幾幢樓都通宵營業,卻還算在商業區中,人流不太雜。下車時還見不遠處停有警車在巡邏。這地方靠近我們安排幾位氣球老師所入住的酒店,原意是把他們帶過來消譴的,但外國人一位來自時差的—北國,兩位來自慣於早睡靜夜的日本;都回絕了這安排好意。

三木源健康館,夜靜,確是非常靜。前堂人員都不在,但一見人來即出現,安排換拖鞋存放鞋子;我們只想速決速回,回絕了沐浴更衣,反正我們本來就是在酒店房間裡洗好澡,穿短Tee短褲出來泡的嘛。地方以南方近年發展的華麗型沒得比,但卻正正很有健康感,兩人的房間也很寬敞,電視、音響設備都齊,用的按摩床也是新穎貼心經過設計的。

最重要是服務嘛,來了兩位技師,穿著很整齊企理,中年,這我放心了。她們都很心細,細問好我們兩個體質,對空調溫度的要求 (這比從來的體驗重要,這幾天在成都每日都時不斷經歷全背衣衫盡汗濕復曬乾再全濕的時光,室內能感到涼快冷靜的空調是一種渴求)。

兩個多小時;按了腳底睡半響;再去按全身,半夢半醒間;終旅兩女睡夠了,爬起來,UBER 回酒店;舒泰得不得了。

 


四川成都成华建设路成都成华建设路9号1栋5层高地中心

 


發表留言

四川行:太古里 airBnB-小童民宿

由四川郊外,重回到成都時,我選擇往近太古里。

因為跟朋友見面,喝一杯,也可以步行回家;問當地朋友,她說以前也住過這幢小公寓;遠洋太古里就正正在這幢公寓後面,樓下街角拐過去就是,要不在旁的睿東中心的雙大廈之間穿過去,就更快捷。

對面有兩家開24小時的便利店,樓下有川菜館,看來還挺出名的;不過,反正整個春熙路、太古里、天仙橋北路上都滿滿大大小小不同類型的菜館食肆,平宜實惠或國際品牌的都齊備。

airbnb.jpg

入住民宿,最大優點在可以自由管理時間。這麼說難道酒店會有人監視你禁足嗎?非也,我指的是,洗衣、空調、煮食…等等。

這次所選的地方,比我以往所入住的來說相對教人失望;是一幢很舊的小公寓式樓房,裡面一層改造,就是近年台北地區及很多大陸城市都很多這種改裝小公寓單位。

看得出花過心思的佈置,可惜;潔淨不能算達標。還只幸好屋主算好相語,抵步時她來過幾個訊息很擔心我找不到地方;離開那日我出了點狀況要比原定時間延遲才走,她倒也很幫忙。這幾天根本懶煮食,衣服在之前工作中已經天天在洗,這最後三兩天也就懶得再動手;看看屋裡的洗衣機——嗯,還是算了吧!

我把小陽台外望的景色拍照給當地的朋友:「這望過去就是太古里麼?」我約了她明日在那裡相會。當她在電話裡說:「你住的那幢樓,我住過的,我最初來成都時也住這裡的,很方便啊。」這讓我感覺好一點點吧。

「不!那邊應該是蘭桂坊。太古里是你住那幢樓的後面。」

走下樓,黃昏晚暮,我站在大街上有點不辨方向;見一男一女老人家正各推著一輛嬰兒車,我問:「請問這方向去太古里對嗎?」老太太很熱情:「我們也去那裡,一起走吧。」

沿路同行,不好意思太過沉默跟著走,主動跟嬰兒車裡的孩子打招呼。老太太反而主動跟我談:「來成都唸書的?」我怪不好意思,雖說天色開始黑街燈不多,但我這副容貌不似學生吧:「不啦,我過來工作,停一週,聽說這兒熱鬧就溜溜。」「這邊多交換生那類的年輕人住。」呵呵,原來這樣。

走過去,幾分鐘,老太太一直抓不同話題跟我說著話,很健談;她老公也是個很有禮的人,只一直微笑,偶爾點個頭和應著。

到進入太古里範圍,太太還是很擔心我不會找我想找的地方,我這溜其實都只是亂逛,不好意思說,只好笑著道謝,急急道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