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有些管理真的糟糕

家住小區有家規模不算小的茶餐廳,開業都有好幾年。

今日同大塊罕有地偷得浮生嘆個茶,聽得一個侍應阿姨同個看來新丁的侍應小哥在準備外賣單。

新丁問:「這WP樓,怎麼走?」

聽口音,阿姨不是本地人,又或定居未幾新移民,答:「我只知係條村裡面,不知哪一幢。」

新丁又問收銀大姐,教道:「應該是後面那幾幢其中一幢,你搭輕鐵看一個站還是兩個站靠近點啦。」

新丁茫無頭緒。

事實是,這個指引是叫新丁去輕鐵站的客戶服務處櫃檯問嗎?依我知,輕鐵站裡沒有一張地圖能顯示附近屋苑每一幢的名字。

而,其實,由這家餐廳過大馬路,面前那幢就已經是WP樓;兩個大媽教新丁搭乘兩個站,靠害乎?

本想出口幫忙,新丁與阿姨都像現今大部份的服務員一樣,越叫就越走遠;沒辦法,希望新丁不致迷路然後被責備或炒魷魚吧。

這類以街坊為主餐廳,時接有外賣單,櫃檯應該長備有區內地圖的。(這要用common sense,近年朋友都大嘆:「common sense 是求職時登報要說明備有,而都很有可能沒有兼備的。看來大學應加一系普通常識系 (不同通識嗎?)。」

大塊笑:「可能人家故意測試新丁應變,妳別多事啦,待會搗破人家訓練。」

嘖!我就不信!大塊其實也不信,只是叫我罷休。可憐那小子,得要吃虧。

曾見識過很多經營茶餐廳的,都親自掌店堂指揮;就是不能親掌,掌櫃這位置都必定是親人心腹;能做決策,能即時變陣,會應變即我們說的要醒目。這掌櫃的醒同若然添有親和,就繫住街坊幾代的情,門庭若市就幾乎必然。

可是,近年,香港的變化,豈止於租貴人工貴;而因之續而產生的,小若這種小區餐廳,都只求望有平價勞工,頂更撐著,收銀的會按單收銀懂按計算機找續,侍應會寫單(很多已經「進步」到不用/會寫,只用系統按鍵),會按檯號上菜。(剛才新丁就把我那盤菜,在我身邊掠過,再在餐廳裡遊歷一圈後才找上真主。)其他事嘛,管不了——

而確實管理的,也不甚了了!

image


發表留言

裝備

在家。

討論有關電腦的揚聲器裝備。

提到我喜歡在需要思考時,我會喜歡聽著我熟悉的歌曲,並保持著一個愉快調,但不吵耳的;那就是我覺得最好的工作輔助器。

藍藍說要不是公司的高層或老闆級,誰有這樣優惠;就是在家裡,有時媽媽要在客廳播著強勁音樂時,她戴著耳機還是被影響著;沒辦法,在家裡,阿媽就是大老闆。

哈哈,她越來越會拐個彎把投訴,一板的打過來。

「那不如我把原先在辦公室裡用的一套擴音連揚聲的安裝在妳房間裡,妳需要時就不必戴耳機;我也必不會把客廳中的音響跟妳房鬥聲啊。」我笑說。

「我有啦,妳上次不是已經買我一對迷你的嗎?我正在用的。不必總是給我那麼好的裝備啦,我都用不上的。」

「公主大人,我給妳的,有哪樣是爛貨?這就是爸媽總會給子女最好的嘛。」

「有的啊!不就是爸媽了嗎。」

又來欠揍,挑戰阿媽的幽默能耐,然後補上句:「不過最好的裝備還是有的多;例如,阿公與阿婆啊。當我無飯吃時,就會有『阿公外賣』送過來;這可是給我最強的裝備了。」

吼,出動到阿媽的阿媽當黃牌,這一鬥嘴,阿媽只好敗陣反眼撇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