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正面對抗負能量一線間

話說某一個夜,我帶著藍藍去拜會一個他唸藝術設計類的一位學長級朋友。

這朋友交來有點特別,大家曾在年初一個活動策劃的項目中,當客席隊友;開過幾個會議。客客氣氣交手幾次。

直到在好友的 Facebook 中發現大家在私人朋友圈有連上,這位更加是他友好學妹;通過這位學妹引介,提議不如大家去探訪一下這位學兄的新工作室。

也是在新的活化工廈中分割出來一小個單位,設計人,近年都愛這種工作間;小小尺碼,附廁間,搭個來去水,放個冰櫃電烤箱,一張工作檯,加引沙發床;一日生活所需全備。

對象永遠是客戶,死期就是交客的作品!

一腳踼,包下跑郵局、銀行不止,連辦公室裡一切清潔都要一手包辦。

但好處也多;一個人靜靜工作,與世隔絕,連與同事社交胡謅的時間都省下,自然也不用煩惱升職加薪,誰人背後金手指,爭相贏得老闆歡心或趕交報告然後被上司退回來改三十次,最終原來那報告沒到過老闆手裡。自己做老闆,一切自己負責,做得好,客戶的錢與續下的訂單到。做不好,吃西北風也是自己的事。

一個人的公司,做得三更夜半,昏掉都沒人理你;直如獨居老人的生活。這位學長介紹著他工作室裡的90度列窗:「有時工作至半夜四時,早上陽光這裡來,照著沙發,不得不起來繼續拼命。夜裡實在餓不過去,再忙都得去冰櫃翻點吃的,有時倚著冰櫃見到月亮初上,心靈一刻安靜。」幾句話,道出一個人拼殺的愛和恨。

這一夜,一談幾小時,到有離意;已是夜半。幾個不同年齡的女生同樣怕黑,但也只好裝堅強。學長還有工作在趕,我們三女同行拍一拍胸口,有伴莫怕。人踏出舊工廈,寥寥幾盞昏黃小路燈一照,心當下一怯。

電梯幾個按鈕叫P, UG, 1, 2….就是欠了G;三人都沒為意來時是哪樓。「都按吧!不對就即關門再去。」

電梯到了最像的P,人走出去,是個死胡同,不像樣;走回電梯裡,打算按UG,對講機響起:「你們是要走嗎?我來接你們。」聽來是看更(大廈夜更管理員)聲音。

不久來了個看更伯伯:「這麼夜!」這句很正常,我們就答:「來探望朋友工作室。」話還沒說完,他下一句直教我們一凜!

「你們真夠膽的!這裡死過人,你們也夠膽這樣下來!」他可能見我們都有點僵在那裡不敢答,他再下一句(慌我們還還不夠慌的):「在這幢跳下來嘛,你們不知嗎?」

天哪!伯伯,你這是工作太悶找我們消譴嗎?前面那句不夠嚇人,誓將我們的呆推至怯!我相信我們三個面色那一刻都煞白了。

為禁止這位伯伯再進一步胡言亂語下去 (我要立即催眠自己面前這位老伯一定是生活太沉悶,難得有三個女性物體送到面前供他說兩句話,他只是一時太過興奮胡說),我立即拉著藍藍朝伯伯背後身位方向快步越過,嘴裡用比伯伯高的聲調一直密著說話,不容有空隙讓老伯又把話插入來:「啊,就是這裡啊,牆身建得有點迂迴啊,老大廈也難怪,那時的設計根本不太打算計較門面啦,這裡轉下去嗎?是停車場的嗎?啊,前面是街了,有燈光了……」其實我也胡言亂語中;還有一絲悟起,連忙小心感應背後可有涼風拂頸項,毛管有沒有顫動。緊拉著女兒手,催動一些從前學回來的「集氣」是否有念力貫到她手,暫不去理,先信!

走了後,其實有點猶有餘悸,但心裡趕著要集中精神澄明一片;這是很遠久以前一位得道師傅教的,人要保持心鏡澄明,一濁異物則易闖入控制;我覺得這說法很科學,一點不迷信,所有說法什麼入侵,無論名詞是光波也好,邪體也好;都是欺人的本體思想混亂。

直至在街頭明燈下,一切定神,覺得再無驚懼感,去買瓶飲品定定神,叫車直送回家。迷信不迷信也好,上車前,心裡還是默唸一次:「各歸各,路過也,你不侵我,我不犯你。請勿跟隨,各走各路!」

事隔幾星期後,某日早晨,才跟藍藍提起這事,幸好,母女連心,那刻大家所做的無大異。

負能量襲來,很多時只靠一念間驅之受之。對抗負能量,唯一種方法,來自自身的,無比大正能量!

各位平常多積認福德,解說可為多積厚正能量也。動用正能量,也就有說是一種正氣量,中外教派所說也皆同源。多為善,多積善德。正能量自是源源有之,負能量排之。

161709main_crystal


發表留言

人生時刻表看似奢侈的花時間

有朋友問我近年靜態究竟在做什麼,我其實從來無靜態過,我只是在適應轉換或尋找新的樂活慢活模式,這是一個濾化和沉澱的過程;我不知道需要多久,但我很享受在這個過程中,我尋回跟老公阿女的相處方式,也享受著每一天守候能跟阿女談人生的好時機,哪管只不過是她放工回來在廚房裡說兩句,還是早上吃著早餐的半小時。

這在多年營營役役的生活時刻表中計算的話,這是非常奢侈的一回事,我根本騰不出一副好正以暇,優哉悠哉的好心情,去面對女兒提出,或我從她反應中感應出的;一些困惑和煩惱。 現在能有那麼的從容,我覺得比什麼事都來得更重要。

就像今早,我們談論少年的瀟灑與人生的資產,少年踏入社會的不安與不斷想逃避現實的壓力。作為一個吹末世紀風的社會中一個家長,這些的啟悟就越是重要。

回想當年,我這年紀,從學校踏出社會工作,時常遇到不稱心的事情;同事們以大欺小,儘要我做一些懨煩的事情。簡單地說,每有揹鑊風險都先想到我頭上來;現在當然了解他們這些都不是故意欺我,只是看我年紀小,又偏偏得最上管理層的大頭頭們喜歡;才上班沒幾月,新禮聘而來為公司開天闢地的行政房管,直當我是誼女一樣。

公司員工派對,新到步的總經理邀我共舞。當年年少,怎麼會想到後面固然有花生派的人、持小刀恃機在旁的陰險派也自有、更有見風駛裡,把我當成新一代幸運女神,打算盡把惡行霉運轉嫁的。當年少女迷惘,自不像今日思想清析;也沒有誰能給我指點迷津。

有時,被彷如好意被安排,被逼一連幾星期更表早晚相連著,這晚工作至十一時回到家裡快深夜一時,次日就清晨七時得候命派樓層鑰匙,讓那些房務樓層主任簽到。那些日子,我直累得吃不下,話都不懂說,一下班兩眼直勾勾地腦袋空盪盪的。

可是,年輕的母親大人,還是會抱怨我下班一定是去了玩沒讓她知道;一直不停碎碎唸我外頭引誘多,別以為一出來工作就是大人,喜歡怎樣就怎樣去,待會給騙了也懵然不知……而我,心裡也倒抱怨她,要不是沒讓我出國去唸書、要不是每個月要求我得拿多少錢養家、要不是我好好的在中環一家洋行上班又被說沒出息、要不投考了空姐又不讓我去當……我,早就想罷了,回家從早到晚磨著也就罷了!

磨在家,沒錯;雖然家裡地方小,雖然家裡總是有弟妹在吵著,雖然家裡一天到晚總有車衣女工出入提料交貨,雖然家裡總有個很嘮穌的阿媽;但能夠磨在家裡自己那張書桌前,做自己喜歡的繪畫、做點字耕,做點媽媽常評為無無謂謂的手作,總是快樂的。

從這點看,我大概能明白隐蔽少年的心態;更何況現代有互聯網這一回事。

可是,我們都需要生活,生活就需要營生。

人生於世,本來就只為努力令自己好好生活,精彩生活,而將生命完整完全的走到盡頭。

不同的時段,努力做不同的;但恰當的、該做的事情。

年青時代,是學習期;有的是精力和吸收消化力;我愛形容自己這段時期是塊海棉,把所有水都吸,吸不盡了,也是經由海棉才滴出來。

進化期,已經儲下相當多的經驗和智慧,把自己當成一個液體狀;遇上什麼容器都能盡每個空間填滿它,適應它。

然後,像我現在;只是一個人生偶然出現的短暫休止符。樂曲不會在一開始就來休止符,也不會在最後來休止符;它只會在高潮過渡中來一個,讓聽者有一剎靜止、回味、期待……沒有前面的高潮,這休止符並無意義,沒有後面再來的高潮,這休止符也都毫無用處。

所以,休止符這時間是值得花,也必須花得適合準確;前面的勤奮換就精彩,也是為日後有好機緣,靜下來一小段,或轉變新挑戰的籌備蓄勢。

感恩上天安排我在這麼一個時刻,在人生路上放上這麼一個休止符;無論是我對人生的頓悟、還是對家庭的付出的量值、對伴侶感情的重新出發、還是作為一個剛踏不惑之年面對剛成年子女的路引;我都恰如其時,恰如其份地達成。

金錢固然不是萬能,也絕對認同沒錢萬萬不能;但當金錢值與人生路上適休值同時踫上之時,我願意作這麼的一個花時間。

在女兒為投考學位課程的未如意上,我對我的小雪老師說道:「我和老公眼中,就從來沒有過認為女兒可能是一個天才;我們自她出生就只祈望她天天生活都是晴天開心快活就是了;從來都灌輸她凡事盡力而為,從容足夠就好了,一切學習可以慢慢進展,最重要是好好享受過程中的得著。」 所以,她考不考進具名氣的大學,公開試有沒有5分,我們根本就不曾太過上心,我們一直只比喻入大學是人生其中一個遊樂場,裡面究竟好不好玩,要先拿得一張入場票,進去盡情玩過,才能作出中肯評語。

小雪老師——我人生良師,聽我說了後這樣回我一句:「這本來就是一種積極處世的哲學。」這其實是我在學校裡某天聽解關於出世與入世同道的一種積極處世態度;於這道中,未必於眼前受惠,卻是在人生歷煉過、濾化過後的智慧。

珍惜當下;就應時做好當下本份;隨緣作業——也都同理。

CHB207

文章記於 2014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