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香港台北兩地情

很多年前,帶著還沒滿八歲的小藍藍,母女倆第一次踏足台灣,說要花十四天的時間,儘遊台灣。

看我博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十四天要租車、自駕遊的,絕不困難;不過絕不是我本色。這遊最重要目的是親子教學遊——就是去到哪裡,都以教育為主。

2004 還不算太流行這類親子自遊行;由各處大家在我問路後,問道:「妳自己來玩?帶著這麼小的孩子來玩呀?不是跟團呀?哎唷!妳好厲害啊!」而知,當時像我這樣的,還算少。

當時駐台灣的JL老闆知道我這個打算也替我緊張,交帶台北公司同事替我安排接送幫忙預訂什麼,公司司機管接時說:「陳太,妳們打算來玩幾天?我哪一天送妳們到機場?」到送我們到機場時:「哎唷!妳們竟然玩了這麼多地方,我來台北住了十多年,妳去過的有些我還沒去過咧!」

其實,那時交通不算便利,我們單是去宜蘭都花了三天兩夜,還只不過只是在羅東一帶。

不過,這個旅程讓我跟台北好友 IY 一家交誼。

(有關這旅程的幾篇雜文記在舊博中《台灣:要跟筆友見面了》)

一轉眼,當日替一個新交朋友的孩子在家裡辦小生日會的這家人,相交已十多年。當中有兩家人過訪相聚,也有藍藍拉著大隊同學過去家訪來完成一個越洋文化對比的研究論文;也有我因利成便把一些台北的其他朋友引薦相交。不過,來到今次,是把我兩位自少年時代一起成長的閨蜜介紹相識。

以往幾年不是商務的原因就是個人速遊,很久沒有看過陽光中台北的上空。

20170921_111815 (1).jpg

晴空萬里,透過機艙的窗折射了彩虹色。卻不知道我們錯過了家裡上空真正的一道雙彩虹。

2004年那次遊,正值前總統陳水扁連屆競選,政治鬥爭鬧得正熱;當時媽媽心得很,擬出面截停我帶藍藍到那邊一遊。幸好有台灣朋友們指引,知道哪些地方去不得,哪些地方市面一切如常。

也是那年一遊,我透過跟不同層的當地人對話,才真正了解到台灣兩黨的分野;更進一步了解到外邊如我們這年紀的一直在香港中國歷史書本中看的中台歷史,裡面的大誤。

也是那年一遊,之後陸陸續續去過很多次,每次都得當地好友接風,還帶我去探覓各處好玩新奇之地。

這十多年,隨著兩地交通發展、政治環境、政治壓力相近,港台兩地驟變非常親近友好。有時跟台北的朋友談到兩地發展,都總愛「天涯若比鄰」一笑互持。

港台尤以台北,尤來越相靠近;不單止年輕一輩愛之自遊自在,我們一輩對之背景採國際上國之平等待視;也更是港台兩地交流、文化、思維越來越接近。

此行臨行前收拾行李,大塊笑:「妳現在飛台灣大阪,根本一如過海去澳門無異。」是,近之,因,友之情之所在。電話另一頭,有移民加國多年的兒時同學來訊:「我十一月跟老公去台灣自由行,知道妳最會玩,替我編的行程給些資料和意見好麼?」這是出遊前加我一點甜蜜壓力啊!好的好的,好說好說!


1 則迴響

四川行:拿破崙再不失落了

如果沒有遇上,就沒有忐忑;沒有遺憾,就沒有想念——

因為那塊拿破崙與那把破壞力強的膠叉,我可能沒有那麼渴望著再吃一塊;成都,我希望我能在離去前給你多一次平反的機會。

這天,跟蒙蒙約在太古里;我人生至今還沒有長時間獃過在內地,卻能在內地認識幾個疼我的朋友,我應該很榮幸;愛屋及烏——是我認識的那幾位內地朋友也是很得人愛,所以愛她們的,一聽到有個大姐要幫忙,都來跟我親愛一番。蒙蒙就是我內地認識一個小妹的大學裡好同學,是成都人;聽說我要到成都來,立即先行在 wechat 裡替我速速補習補習。

她一直在當我線上即時旅遊指導,對我的行情很細心關注,每天也很體貼,給我來訊看我適不適應,吩咐我別要忙壞。

我提前在峨嵋趕回來也為著要跟她見面;可是,這天我沒有了網訊 (這在另一篇裡會說說我的窘況,港人的中港通竟然就會出現這樣!) 從峨嵋回到城市,完完全全沒有電訊的陌生地生活,心裡一直不安穩。也怕蒙蒙認我不到,相約時出錯…忽然像回到中學時第一次見筆友,那種不見不散的約…

不同的是,我們約在 GUCCI 店外,而我早到,就穿著一身破爛的走入這家名店裡逛;還好,沒受白眼之餘售貨員都很有耐心陪著我遊逛了一趟。這很可能我穿的實在太怪誕,他們一眼就知我並非本地人。約到這裡來,其實無非只為好讓蒙蒙容易找到我。

可能因為這些天都一直跟蒙蒙在網聊,甫見面她已經認出我;而我們反更像大學裡的同學沒見多年一樣,太多太多話要趕著聊。

只好趕快找家咖啡店。

「姐,星巴克嗎?」蒙蒙問,見我皺皺眉,她說:「那邊有家好像靜一點,容易讓我們談個天昏地暗。」然後,就在拐那角過去那家,她踫上真正的大學同學一家,蒙蒙回頭說:「姐,跟著妳也交運,給我撞上這老朋友,她大學後結婚都沒再跟大家連絡過啊!」

我覺得我才沒這個彩,不過,看她跟老朋友遇上很高興,我也在旁感覺高興。有些朋友,就是明明白白彼此都在同一個城市裡,十年廿年卅年不再踫上一面的還是比比皆是。我也有這麼些同學、曾經很多一起經歷的好朋友…也如是。

The Temple Cafe 是家意大利菜餐廳,餐膳那邊裝潢典雅得讓人有點氣為之一窒,旁邊只做早餐咖啡的輕食間也相當寧靜;服務生告訴我她們店裡有賣拿破崙餅,而且相當受好評的。

我這一天去到這裡,都太順利了,感恩!

的確,在這樣一個好地方;一杯紅茶,一件高水準的拿破崙餅,一個好聊的美人兒;這個午後,實在美好!

the-temple-cafe


The Temple Cafe,成都太古里

 


發表留言

四川行:太古里 airBnB-小童民宿

由四川郊外,重回到成都時,我選擇往近太古里。

因為跟朋友見面,喝一杯,也可以步行回家;問當地朋友,她說以前也住過這幢小公寓;遠洋太古里就正正在這幢公寓後面,樓下街角拐過去就是,要不在旁的睿東中心的雙大廈之間穿過去,就更快捷。

對面有兩家開24小時的便利店,樓下有川菜館,看來還挺出名的;不過,反正整個春熙路、太古里、天仙橋北路上都滿滿大大小小不同類型的菜館食肆,平宜實惠或國際品牌的都齊備。

airbnb.jpg

入住民宿,最大優點在可以自由管理時間。這麼說難道酒店會有人監視你禁足嗎?非也,我指的是,洗衣、空調、煮食…等等。

這次所選的地方,比我以往所入住的來說相對教人失望;是一幢很舊的小公寓式樓房,裡面一層改造,就是近年台北地區及很多大陸城市都很多這種改裝小公寓單位。

看得出花過心思的佈置,可惜;潔淨不能算達標。還只幸好屋主算好相語,抵步時她來過幾個訊息很擔心我找不到地方;離開那日我出了點狀況要比原定時間延遲才走,她倒也很幫忙。這幾天根本懶煮食,衣服在之前工作中已經天天在洗,這最後三兩天也就懶得再動手;看看屋裡的洗衣機——嗯,還是算了吧!

我把小陽台外望的景色拍照給當地的朋友:「這望過去就是太古里麼?」我約了她明日在那裡相會。當她在電話裡說:「你住的那幢樓,我住過的,我最初來成都時也住這裡的,很方便啊。」這讓我感覺好一點點吧。

「不!那邊應該是蘭桂坊。太古里是你住那幢樓的後面。」

走下樓,黃昏晚暮,我站在大街上有點不辨方向;見一男一女老人家正各推著一輛嬰兒車,我問:「請問這方向去太古里對嗎?」老太太很熱情:「我們也去那裡,一起走吧。」

沿路同行,不好意思太過沉默跟著走,主動跟嬰兒車裡的孩子打招呼。老太太反而主動跟我談:「來成都唸書的?」我怪不好意思,雖說天色開始黑街燈不多,但我這副容貌不似學生吧:「不啦,我過來工作,停一週,聽說這兒熱鬧就溜溜。」「這邊多交換生那類的年輕人住。」呵呵,原來這樣。

走過去,幾分鐘,老太太一直抓不同話題跟我說著話,很健談;她老公也是個很有禮的人,只一直微笑,偶爾點個頭和應著。

到進入太古里範圍,太太還是很擔心我不會找我想找的地方,我這溜其實都只是亂逛,不好意思說,只好笑著道謝,急急道別。


發表留言

春雨歸來

2016-05-e698a5e99ba8e6adb8e4be86-e5aea3e582b3-e59c96e78987-e5a0b4e5888aposter

幸好女生週期嚴重腹痛,又沒約得同行人,要孤身一個人去看劇;還遇上出門前一波幾折,出門都知有85%會遲到入場。但結果都堅持去看 劇場道‬‪‎春雨歸來‬

這主要因為監製兼演員的萬斯敏小姐提我,這劇也是有齊我喜歡的四位演員同場,一定得要去捧場。

早就看過劇評,說這劇超洋蔥 (催淚)的。

不怕!我總是在看劇時會有手帕在身旁,可是,淚意依然比我預想的來得早;才只不過中場時分。因為——

勾起太多少年時。我相信場內很多觀眾也如是,離場時很多男仕女仕什麼年紀的都忙著印眼角。

人生裡好的經歷、好的回憶;很多來自少年時的友愛;那些總是在迷惘、絆嘴中,濾化成互相支持、互相鼓勵的感情基礎。

也自然是會在學校裡才最大機會遇上好的老師,他們都給年青狂妄又少不更事的那些日子,刻上很多,能夠影響一生的刻記。

這夜裡勾起太多…劇裡每場畫面都似曾相識…

就近年,三十年的友情,重新靠在一起;感情在人生各有遭遇後,重聚更見珍惜。又,那些年跟老師們賭氣;羽毛球場裡為著要贏比賽所提的無限氣慨;與隊友們一起練習,一起流汗,還一邊吵嘴鬥氣。在那些時光中,有鬧戀愛、有失戀、有說夢…

劇裡老師哼著的是電影《兩小無猜 Melody》 的主題曲 First of May。

當日發現我戀愛了而取笑我的你,也是向我唱著:「When I was small, the Christmas tree was tall….」;而不幸的是,這時,你已離開了這個世界

對於《春雨歸來》我沒有特別的讚,因為這樣的組合,我只有信任–歐錦棠與萬斯敏的作品,向來處理嚴謹。過去幾齣作品都能深刻在我和藍藍心上。

還有,向來都放明白是對劉浩翔 Elton 與鄭至芝 Gigi 的偏心;認識在舞台上的Elton 廿多年,是老朋友了。

的確好戲,一如期望。不過,今次希望開名讚一下飾演四位年輕版的演員,是意外的出色;在相同一個場景,很短時間轉換場景和情緒,去表現當年及配合係今日的回憶場景,都能處理得好,她們可是每次都在那台上的短短的跑道上練跑著,做著操練,裝作四乘一百的接力;實在是很困難的事情。而且年青版跟成長版都配對得很好,觀眾完全無半刻「究竟誰是誰的年青版呀」的疑惑;這是很重要的事,說認真的,某電視台近年一齣電視劇,也是幾個年青版與成長版緊密的轉換著;可是那幾個年輕女孩子出場嘩啦嘩啦的吵著;我卻看了好幾集都在問「她長大後是哪個啦?」。

我看完的那場次日還有一場,但聽說已經早就全院票都沽了。

錯過了卻發現有興趣一看的,就等重演吧!重演,若有緣,三劍俠這三個手帕交,都該帶同手帕去看一趟。


發表留言

幸福要多行一步

朋友踫面都說:「看妳最近好幸福啊!跟老朋友們去旅行玩得好高興啊!」

是的,我的確好幸福,我知道。

這三個死黨老友,中學時代老友得一天到晚黏在一起,無論老師稱我們三劍俠也好,同學喊我們三絕也好;我們就像所有女孩子閨密什麼事都一起做哪裡都一起去。

然後也像所有女生密友一樣,戀愛了,結婚了,各自忙自己那頭家去了,再下來,工作和孩子,把我們所有精力時間都磨個一乾二淨,每日張開眼只管匆匆去上班,下班匆匆去買菜做飯看功課…還有夫家娘家的一切要事瑣事都擔在肩上。撥個電話給密友嗎,旁邊孩子拉著喊叫了,說不上兩句只好掛線。

人同人關係維繫需要雙方共同付出。多少朋友間的友誼就在這些忙得喘不過氣時丟到腦後、雪房、甚至垃圾房、填海區。丟冷的情誼時間越長,能復修圓鏡機會越低;直至一日陌生,甚至無踫觸機會。

就在這兩個結交三十多年的閨密相約這第二年度出遊時,我接到一個相識四十多年的朋友來訊:「我有事回港,此行匆忙,但想跟妳見上一面聚聚。」當我見這個訊息時的震撼一如氣球高速漲滿直噴射開去,在室內瘋狂洩出空氣而亂飛一樣。

20年朋友,憑藉現代通訊科技,要相聚不難。

30年朋友能一起去旅行,已非常難得。

40年朋友,一直天涯海角,沒有通訊,只不過近年得有小學同學在 whatsapp 上設群組,我們就在連點再連點中重逢,也憑藉 Facebook 她與夫君靜靜觀察我最近生活,偶爾來訊閒談幾句;大家都在努力覓尋重熱彼此遠舊童年時友情溫度。

淑儀在我初開始寫博時記兒時趣事的其中一文中出現過,那是十年前 2005,當時,我們已經失去聯絡十年多,己經沒想過會重聚。《共浴三

回憶,最後一次跟她見面是她準備移民,我剛新婚,猜是1992, 1993 吧;這次聚面,再上一次已經是我新遷入屯門 1982,她專程老遠來探望我,最記得一段對話:「屯門是在哪裡?」「妳打開 Geography 香港地圖,最西面有兩個叫大和小磨刀州,對面的新界土地沿海處就是。」「哦!很遠的是吧!」「嗯。」「我乘車來,要三小時嗎?」「也不需要。不過錯過了每小時一班的公路巴士可能會需要三小時…」

那次相聚,我被轉校的不愉快打擊著心情。她也見彼此再無太多話題;於是除出接下斷斷續續的聖誕卡後,友情丟著冷了。

之後,我新婚,把丈夫帶去拜訪她家,今日才明白這情況可能令關係更尷尬;我早婚,她還剛大學畢業,她父母可能並不希望我這婚訊會影響她,她也覺得很無言,兩人之間的角色都感到陌生難以同步。

之後,我好像也曾透過她哥哥傳達過問候,但要重新打開直接對話,好像都是積著無形的雪霜。

我曾經以為,大家再不會連上了。人生往往如此,但年輕也不覺可惜。

06年,大塊的兒時好友離世 《認識另一半的從前》,我開始越加想念我兒時的朋友。可是,你想念人家,也要人家同樣有這樣意思;也許她在忙著她在彼邦的生活吧。想到這裡,又停在遙遠的思念。

卻原來,我一直沒為意,我在遷入屯門後,根本無意識跟小學時的校友聯繫。近年這班熱心同學,在 whatsapp 與 Facebook 間把兒時同學一個一個找回來,包括我和淑儀。

然後,有賴 Facebook,我和淑儀偶爾交談,說說大家這些年的生活與近況。然後,這夜——

她夫婦來到,跟媽媽聚話當年。我同大塊為他們準備一席菜,酒醉飯飽;對彼此關注一如這些年從沒冷淡過。

朋友間緣份,要在相隔多年後再連接上已經不易,這次加有彼此的家人,而竟都能談笑無間,笑聲不絕;豈不就更難能可貴!

依依送走兩位,大塊問:「中間年月,好像沒聽過妳們有聯絡了。」「是,廿多年了。」「可是,看來不像啊,好像大家都相當了解呢。」「感謝有 Facebook 吧。」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交往、保持友誼都不要因為一次對方反應不及預期的熱就那裡打住了;連繫,需要主動一點,幸福,需要多行一步。

感恩,因為彼此還有一份相見歡的心思;也感恩,我們身邊都有一位願意愛屋及烏的好男人。更感恩,我們的父母,當年他們間的友愛才能造就了我們成為兒時小友,今日四位都壯健,生活安好。

img1447391882042_meitu_1


發表留言

博客友聚

不經不覺間,建立起自己的部落格,成為一個 Blogger 都已經快九年。一件事情幾乎不間斷地持續了九個年頭,有時連自己也幾乎不敢相信。

曾經每日對來瀏覽的讀者點擊很緊張,也算攀過新浪博客榜前位。近幾年隨著博客這回事不再是什麼潮流,加上自己的動力也再沒什麼剩下,這博客一項「工作」變得可有可無,對於一班支持的朋友,對我的關注其實沒有太大淡去,搬到 wordpress 後也新增了些個關注的新朋友,但那種關注已非因我文筆或感想,而只不過踫巧在搜尋器找上我一些紀錄的資料罷了。

繼續寫,可能只餘下兩個原因:

一是,我自己也把這個地方變成我私人資料庫。
二是,我在這九年間,結交了一班人生的朋友。

這晚,我們竟然還能以博客這個目的而聚面的一班,坐到一起吃晚飯。

這是個很高興的下午。

源由,只因為「黃傘運動」,一班早已經轉入 Facebook 聯絡的博友,大有感嘆近日城中的事情,令身邊很多朋友感情撕裂,生活氣氛極之不和諧;遂提起,不如大家借機聚聚,消解一下那負能量。

這說,在普通日子,最為簡單不過;只是,在這種風雨飄搖天,選址在運動「場地」以外聚會,只怕還是免不掉談政論事,要是什麼意見不稍一觸礁,那是衝著來破臉了。

能消負能量,大概不是久別聚面,而是 Oku 的初生寶貝– Kooku (一班 blogger 老友甚至替這個寶寶安了這乳名)。這小寶寶滿月了,這位從前在博客眼中的沒腳的小鳥,不止召集了一群博友親去觀禮,見証他的第一個人生不可能(結婚)成為事實;這次還召喚大家去見他的人生另外兩個不可能(置業+生兒)成為事實。

於是,我們當中幾位還在堅持著寫博文的,都因為這事,而令靜止下來的部落格再新添了另一重意義。

看著當日寫博而認識的「blogger」結婚的一對 Masaya Jacky 與 Hymn,和他們的愛情結晶兩位小千金,Ronald 的布林一家三口;還有原先是小孩blogger,現在已長大成人的藍藍和靚女Aunt的孩子皇;跟九年前幾乎找不出改變的不吐不快慢熱人杜麗

這晚被笑要升格為金太婆的金婆婆 (她02年後再沒有寫長文博,但沒有丟低過她的「社區中心」角色,仍然是博友們的核心)。

這群人的聚會,大抵已經相熟到不好意思再用「博友」「博聚」來命名;卻因為還有一位特別嘉賓——Sam,當年大家熱於 mysinablog 時,他還只是中學生,現在的博士生「隨意爽齋」的Sam,現在已經轉為「翔太的喫茶館」——一個日本文化分享的網站。他的出席,令大家重提了這過去九年的友誼源由。

正是引証「十年人事幾翻新」——十年博事幾代傳。

再一次感恩,人生竟然因為在網上分享文字和生活感受,而相交的朋友;在大是大非上,大家竟然想法和諧相融,都成為家庭朋友,分享著家庭瑣事、工作、笑話……

我當日自稱 BEE (B姨姨),是媽媽博一系;只希望,香港安好,我們能堅持十年八年,在看著博友兒孫們的分享;我會很高興升格為 B婆婆。

祈安!

img1413103264655